【千日精选】毛泽东一生最怕的是这个(组图)

2013-08-17 12:40 作者: 萧良量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8月17日讯】根据真实的党史,而不是戏说和野史,毛泽东一生最怕的是想甩老婆时甩不掉。毛第一任妻子是家里包办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且不说。第二任妻子是杨开慧、第三任妻子是贺子珍、第四任妻子是江青。毛最失败的是临死前想与江青离婚,但终未成。

弃妇杨开慧是因毛而被处决的

1928年5月毛在井岗山与贺子珍“同居”时,杨开慧带着毛的三个亲骨肉在苦苦等待着他。

毛围攻长沙时,开慧和三个孩子的家就在毛去长沙的路上,而且毛在长沙城外待了整整三个星期,也没有给日夜思念他的妻子写一个字或带一句话,更没做任何努力把她和孩子们送到一个安全地带,或者退一万步讲只是提醒提醒她,这其实很容易办到,只需举手之劳,但毛也没有去做。女人对他不过是个玩偶,玩腻了就扔掉。

1929年6月3日,不到20岁的贺子珍生下一个女孩,1930年11月14日,29岁的弃妇杨开慧因是“毛匪首之妻”走上刑场。

杨和毛是自由恋爱的,先同居后结婚。那个年代,同居是令人不齿的事,只有撒旦教马克思的子孙才干这种事。真正的中国人是要三拜九叩的,首先要得到天地、父母的承认。杨开慧是在毛泽东反复诱惑下才答应同居的。结婚之后,毛勾引的女人中竟然还有杨开慧的表妹!

2010/11/17/20101117104205714.jpg
毛岸英、毛岸青小小年纪被父亲遗弃!

毛的二打长沙给他的家庭带来巨大灾难。这年,他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带着三个儿子就住在长沙市郊杨家老屋。毛离开他们整整三年了,没有看过孩子们或给杨开慧捎上只言片语。

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杨开慧之死》中,张戎得到这样的消息:从报纸上,开慧不时看到毛的消息。毛被称为“共匪”,“焚杀劫掠于湘东赣西之间,惨毒不堪言状”“屠杀之人民,焚毁之房屋……猖撅异常”,等等。

杨开慧看到自身的危险。她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会连自己的孩子都置之不理,于是把抚养孩子的希望寄托在表弟“一弟”杨开明和毛的大弟毛泽民身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人民网)2009年11月10日发表文章《“对毛泽东最好的女人”贺子珍的沉寂晚年》,报导说:1927年盛夏八月,18岁的贺子珍随江西永新暴动队伍来到井冈山;深秋十月,34岁的毛泽东辗转千里上井冈。在万山丛中,毛泽东第一次见到被称为“永新一枝花”的贺子珍。他愣住了,没想到井冈山上竟有如此年轻貌美的姑娘。

贺子珍的外孙女在《听外婆讲那过去的事情》中写道:在井冈山,外公经常去看望外婆。每次他要远行的时候,就会敲敲外婆的窗户说,“我要走了”。外婆就把窗户拉开一条小缝。她很奇怪,“你走就走吧,为什么要对我说?”当时外婆有个心上人,叫欧阳洛,也是一个革命者,后来牺牲了。外公懂得外婆的心思,他看中外婆有文化,也有性格,一直追求她。通过在工作中的接触,贺子珍渐渐对毛泽东有了依赖感,遇到什么事,总喜欢找他倾诉。有一天,贺子珍轻手轻脚地走进毛泽东的房间,见毛泽东正伏案工作,便一声不响倚在门框上,深情地注视着。不知过了多久,毛泽东停笔沉思,一抬头,正遇上那双炽热的眼睛。两个人的目光仿佛撞击出晶亮的火花,贺子珍赶紧把目光移到了自己的脚尖上,不自然地揉搓着衣角。毛泽东搬过一把竹椅,让贺子珍坐下。沉默了一会儿,他温存地说:“你是个好同志,好姑娘,我很喜欢你。”1928年5月,毛泽东和贺子珍在井冈山结婚,开始十年婚姻生活。

据张戎的书中说,杨开慧表弟杨开明1928年6月作为中共巡视员去井冈山,杨开慧请他带给毛一罐毛爱吃的辣豆豉。东西收下了,但毛竟没有回信。原来一个月前毛刚刚结婚,正在度蜜月。想必杨开明知道,但他不敢告诉表姐。

1929年1月,井冈山待不住了,毛泽东和贺子珍随部队一起逃亡。1929年3月,湖南《民国日报》报导朱德的妻子被杀,头挂在长沙市街上。开慧产生不祥的预感,给“一弟”杨开明写了封信(注明“没有发去”),通篇是她的孤寂无助。她哪里知道6月3日,贺子珍已经分娩生下一个女孩。

1930年2月,“一弟”杨开明被捕枪决,埋在老屋后面。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也走上刑场。

张戎写道:守长沙的国民党长官是坚决反共的何键。三年来他没有骚扰开慧,因为开慧没有进行任何共产党活动。甚至彭德怀一打长沙,差点打死何键,何也没有在开慧身上泄愤。但毛泽东又来二打长沙,何键极为恼怒,决心报复,在10月24日逮捕了开慧和长子岸英。那天正好是岸英八岁的生日。何键给开慧留了条活路:只要她公开宣布跟毛脱离关系。开慧拒绝了。她死在11月14日这天。次日,湖南《民国日报》以一个可怖的标题报导了她的死讯:“毛泽东之妻昨日枪决,莫不称快”。这仇恨的对象显然是毛。

而杨开慧死时到底还算不算是“毛泽东之妻”?!这个问题中共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更不敢让人民知道。

两网友评论:

**真相是掩盖不了的。记得文革刚结束不久,我爸爸的一个年轻同事曾在我家跟我父母探讨过毛泽东的“重婚”问题,他从公开的资料中发现毛泽东与贺子珍同居时杨开慧还没有过世!当时我爸妈一再告诫他不要出去乱说,所以我反而记得很牢。杨开慧……是以怎样心情走向死亡的啊?

**毛泽东与贺子珍同居的时候,杨开慧还没有被害。我觉得,杨开慧应该不知道毛泽东已经与贺子珍在一起。即使何健告诉杨开慧,杨开慧也不会相信,认为是敌人挑拨离间,蛊惑她背叛毛,给毛抹黑。(何况何健并不知道毛在井岗山上的事)

张戎写道:行刑人后来在中共牢里的口供,揭示出开慧生命的最后时刻。赴死前,她穿着青裤青鞋,青长旗袍,被带进军队司令部的法庭。法官桌上放着一支毛笔、一瓶红墨水、一张写着她的名字的押签。法官草草问了几个问题,便拿起毛笔,蘸着墨水,在押签上画了个勾,把押签掷在地上。这是传统的签署死刑判决书的方式。两个行刑人把她的长旗袍剥了下来,算作他们的额外收入,外加衣袋里一张手绢包着的两块五毛钱。

在冬天的寒风里,没穿外套,年仅29岁的开慧,被绑着押过长沙的街道。路上,一个军官下令给她叫了辆人力车,士兵们在两边小跑。刑场在城门外,四下是一片荒坟。行刑人开枪后,把她的鞋脱下来扔得远远的,怕死者的魂魄追着他们索命。

行刑人回去吃午饭。饭后听说开慧没被打死,他们中的七个人又回去补枪。他们看见她脸朝上躺着,在极度痛苦中,手指深深地戳进了冻硬的土地。

2010/11/17/20101117104205336.jpg
毛岸青、毛新宇和东东。

亲戚们把开慧的尸体运回故乡,葬在老屋的后坡上。岸英被释放了,1931年初,毛的大弟泽民帮助三个孩子去了上海,由中共地下党照顾。后来地下党组织被捣烂,这些孩子们成了小乞丐,毛的第三个儿子至今生死不明,剩下的两个毛岸英、毛岸青被送到苏联。回国后,因为和领导有些矛盾,毛岸青竟被父亲毛泽东整成了神经病。毛岸青晚年去老家看母亲的故居时,签名是“杨岸青”。而毛泽东也从来没把他算作自家人,毛对外宣称他一家有5口人:毛自己,江青,两个女儿和侄子毛远新(大弟毛泽民之子)。

杨开慧从毛抛下她到死,被发现写的文章共八篇,其中述说她对毛的爱,反思她的信仰。开慧文稿中有几篇是写给表弟“一弟”杨开明的。她把这八篇东西用腊纸仔细包妥,藏在老屋里。1982年维修房子时在墙的泥砖缝里发现七篇,第八篇于1990年再度修缮时从她卧室外的屋檐下霍然露出。她说如果不是为了怕母亲伤心,面对绝情的丈夫她早就不想活了。

毛没看到这些文章,世界上也没几个人看到它们。这些文章大部分至今仍被捂得严严实实,有的连毛的家人都看不到。在开慧的笔下有她对毛强烈而宽容、偶带责备的爱,有被毛遗弃的痛楚,有对毛忍心抛弃三个儿子的伤怨。这些情绪在她最后一篇文章里表现得最为明显。

对毛不寄任何希望的杨开慧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会失去生命,但她舍不下孩子们。她把他们托付给表弟杨开明,托付给靠得住的毛的大弟泽民,她写道:“我决定把他们──小孩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

殃视黄金时段播出的《毛岸英》里重点戏说毛父子是如何情深的,其实真正的党史证明毛遗弃了第二任妻子杨开慧,是其被害的直接原因。毛是个没有人性的畜生不如的东西。

九个字就把十年生死与共的妻子打发了

2010/11/17/20101117104205206.jpg
贺子珍和外孙女孔东梅在上海。

毛的继续淫乱对第三任妻子贺子珍的精神错乱负有直接责任。自从贺子珍嫁给毛后,就开始了她漫长的苦难生活。贺子珍在艰苦的环境下一共为毛生了10个孩子,每一次都把孩子送人了,最后只剩下李敏。贺子珍对朋友说,毛有一句话使她很受“伤害”。毛对别的女人说:“你们为什么怕生孩子呢?你看看贺子珍,她生孩子就像母鸡下蛋那么容易,连窝都没有搭好就生下来了。”

1934年,贺子珍跟着毛踏上漫漫逃亡之路(中共谎称“长征”)。途中,贺子珍成为解决毛性欲问题的工具,由此经历了太多的精神和肉体上的磨难。在云南贵州交界处的行军路上,追兵就在几十里外,贺子珍突然临盆,生下一个女儿。她只看了一眼,留下13块大洋,写了一个字条,便被扛走了。接着,她遭遇敌机扫射,身中十几弹。

张戎写道:那是四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三架敌机在一片梯田尽头出现,飞得很低,连飞行员的脸部都看得见。子珍跟战友正在一条小径上歇气,猛然机关枪扫射下来,炸弹跟着落下,一时胳膊腿横飞,鲜血和脑液把土地搅成一滩滩红色的泥浆。显然,贺子珍身边的战友已经被炸弹炸飞了。

书中写到贺子珍的受伤:十多块弹片切进子珍的头上、背上,其中一块从背上划开一道大口子,一直划到右胳膊。她浑身浸透了鲜血。医生把伤口表面的弹片夹出,嵌得太深的只好留在里面。虽然用了白药止血,但血还是从不省人事的子珍的伤口里、鼻子里、嘴里淌出来。医生给她打了强心针,说她也许只能活两小时。毛就在隔壁的村子里,他没有来看子珍,据说他“很累”。一个女人在她最需要丈夫的时候,他开溜了!

也许是命不该绝,贺子珍又活了几个“两小时”还在活着。直到第三天确定死不了时,毛才来看妻子。随后,毛完全不顾妻子的死活,他只在电话里说不能把她留下,并派来他的医生,和两个担架夫抬子珍。书中没有着更多的笔墨去描绘贺子珍内心的痛苦,但下面这几句话已经够刺激了:那时子珍已苏醒过来,但说不出话,也哭不出声。再往下的行军中,子珍实在忍受不住痛苦,哀求身边的同志给她一枪,让她死去。

1935年10月,杨开慧死了近5年,贺子珍随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不久来到保安县。在那里,贺子珍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孔东梅的母亲李敏,乳名娇娇。后来又到延安,凤凰山下的吴家窑,贺子珍总算有了安定的日子,但让她想不到的是,这里成为她一生中最大的痛。

延安来了一批又一批愿意为民族兴旺而付出的理想者,其中很多是有知识的大学生,贺子珍的新危机来了,这个危机比机关枪扫射还厉害。其中最大的危机来自史沫特莱的女翻译吴莉莉。

1937年1月,被知情人称为婊子的史沫特莱来到延安。她的翻译是一个叫吴莉莉的漂亮女人,就住在史沫特莱隔壁的窑洞。吴来到延安,立刻成了明星。她的雅致时装和风度使土包子共产党控制的这个地方的人大为倾倒,中共妇女只有臃肿的棉袄可穿,莉莉甩来甩去的披肩秀发更牵动着无数男人的心。毛泽东看上了美丽的吴。不久,用贺子珍的话说,毛就跟吴小姐上了床,毛贺婚姻中进来了“第三者”。

事情是这样的,说是要接受史沫特莱的采访,毛来到史沫特莱的窑洞,吴莉莉作为翻译也必须在场。他们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一整天,有时吃饭也在这里。他们海阔天空,无所不谈,从红色革命、抗日战争、苏联、美国、德国到浪漫主义的爱情……,史沫特莱看出这两个人在调情。

一天半夜,史沫特莱刚上床睡觉的时间不久,忽然听到隔壁吴莉莉的窑洞门前又响起了熟悉的毛泽东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吴莉莉窑洞的灯熄灭了……

贺子珍忍耐了很久,那天为了亲手捉奸,她跟踪毛到了吴莉莉的窑洞,当她看到灯熄灭时,感觉万念俱灰。愤怒到了极点的贺子珍撞开吴的窑洞门,对着毛大叫大喊,毛感到在吴面前失去了面子,于是给了妻子一记耳光,要她停止。无依无靠的贺子珍唯有大哭着冲向缩在墙角的吴莉莉,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史沫特莱走过来干预,贺子珍开始大骂史沫特莱,说她是帝国主义分子,在这个革命根据地败坏了共产主义道德。史沫特莱看到毛不但不愧疚,而且还扇了妻子一个嘴巴,于是也给了贺子珍一个耳光。最后,贺子珍由毛的警卫员强行拉走了。

这件丑闻迅速传遍“革命圣地”,很快,毛(也就是党组织)就把她送往苏联,治疗“精神病”。吴莉莉也无法再在延安待下去,去了西安。

1938年10月初,怀着孕的贺子珍抵达莫斯科。一岁的女儿娇娇(李敏)被留在延安。不久,贺子珍就生下了她与毛泽东的儿子,取名柳瓦。不幸的是,小柳瓦6个月大时得肺炎死了。子珍悲痛欲绝,经常坐在埋葬这个小生命的土丘前的长凳上,久久的流着眼泪,低低的喊着他的名字。孩子出世时,她写信给毛,说她生了个男孩,长得就像他。毛没有回信。孩子死了,毛也没有反应。对待贺子珍与对待杨开慧没有两样,对待亲骨肉的冷漠更是让人不可理喻。

此时,毛正处理江青怀孕事件,中央为了遮丑让她打胎,江青要当正牌夫人,这是张王牌,自然坚决不肯打。毛什么态度?毛提出结婚。于是毛又一次在有老婆的情况下结了婚!

1939年夏天,他们分离还不到两年,一天,子珍等人一起听中文翻译每周例行的读报。有篇文章是苏联电影导演曼卡门(R。manKarmen)写的毛泽东访问记。突然,子珍听见读报员读到毛和“他的夫人”踏着月光在窑洞外送行,被惊呆了!从此以后贺子珍彻夜不寐、心如刀搅,又百思不得其解。终于有一天,她收到毛的一封极短极短的信,除了“希望你好好学习,政治上进步”的官样话外,只有一句话点名来信的目地:“我们以后就是同志了”。

十年患难与共的夫妻就换来这一句话。不仅如此,当同子珍一块来苏联的朋友回国时,延安特别发电报命令把子珍留在苏联,因为毛再婚,不希望30岁的子珍回国。1940年,江青生下女儿李纳,毛把贺子珍生的女儿李敏送去苏联。

贺子珍每月发70卢布,还自动照顾毛与杨开慧的两个儿子。毛只睡女人、造子女,却毫无责任感。

2010/11/17/20101117104205311.jpg
贺子珍、李敏和外孙女孔东梅。

李敏的女儿孔东梅曾经读过外婆贺子珍晚年写给外公毛泽东的一封信,“那封信很长,看后让人心酸。外婆说,在苏联的日子比长征(逃亡)还苦。为了养活我妈妈、岸英舅舅、岸青舅舅,她要彻夜织毛袜子,洗衣服,周末还要去伐木。家里有时还没有吃的,没有劈柴,冬天屋子里都结了冰……”

这就是“伟光正”没有建政前的历史。一个对妻子儿女如此冷酷的人,却在党内越来越树立了绝对权威,这是一个怎样的党?这个党执政后会怎样对待人民?61年的历史已经做出了答案。

李敏结婚后生下儿子不久就被迫搬出中南海,以后她几次来到中南海门前“要见爸爸”,却被毛泽东(不是江青)下令挡在门外不见。毛正大床同眠时,女儿来“搅局”怎么可以呢?!直到毛死,孔东梅都没有被外公召见过一次。

毛的外孙有“一个馒头和五个馒头”的理论学说,他说中国之所以有“今日”,现领导别把“功劳”(人民眼里是罪恶)都归于自己,吃五个馒头饱了,别忘了他外公毛泽东奠定的第一个馒头。

馒头是馒头,但这是怎样的“第一”个发馊发臭发霉的馒头啊!

1946年毛岸英回国,直到1947年8月,在王稼祥夫妇的帮助下,贺子珍才带着李敏、岸青回到中国东北。中共非法建政后,李敏和毛岸青回到毛泽东身边生活,贺孤独一人留在了东北。1950年,贺子珍接受安排,离开东北,定居上海。起初住在泰安路,后来搬到徐汇区湖南路262号,期间,只有彭德怀和陈毅去看过她。她提出一个心愿,希望见一见毛,“说句话,握个手就行”。这个心愿,直到12年后才实现。

贺子珍晚年,身体一直不好。1954年9月,收听完毛泽东在一届人大闭幕式上的讲话录音后,突然发病,被送到上海华东医院。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思毛心切。以后毛一发表讲话,贺子珍就会晕过去。

1959年第一次庐山会议期间,毛安排贺子珍上山见面。1959年7月9日,贺子珍被领到庐山“美庐”别墅的一间屋子里,抬头一看,不觉一惊,里面坐着的是毛泽东。贺子珍没想到能见到毛泽东,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哭。

经过那么多年的磨难,贺子珍不再是那个“永新一枝花”了,她激动的说话颠三倒四,让周围都是年轻美女的毛失去了最后的一点耐性。会见时间很短,就让人把她送走了。这是毛与贺子珍自延安分别后,22年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1976年9月9日0时10分,毛咽下最后一口气,当心电图成一条直线时,周围的人才暗暗放下心来。3年后,1979年9月,中央接贺子珍到北京。9月8日,贺子珍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在献给毛的花圈上,她落款写“战友贺子珍”。

1984年4月19日,贺子珍在上海华东医院病逝,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孔东梅说,外婆贺子珍是一位最好的历史见证者,但是她最终选择了在沉默中走完人生。

贺子珍用“沉默”书写了一本谴责毛泽东罪恶的白皮书。

让毛最终成为离婚失败者的江青

非常具有戏剧性,连父母亲在内,毛这一生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但唯有一个人毛拿她没辄,那就是江青。

毛临死前看到江青就烦躁、就病情加重,于是江青总是站在毛床头的后面,让毛既看不到她,又知道她离自己的距离最近。

毛玩弄了杨开慧,直到她被枪决,都没有听到来自毛的一个字;江青怀上孩子后,毛用九个字就把同患难10年的妻子贺子珍打发了。可无论江青如何痛苦流泪也黏在毛的身上,扔不掉、甩不掉。毛没辄了。

1966年毛搞文革是为了整刘少奇,因为他在党内的威望远远超过毛。此时毛提出与江青分居,并且决定赋予江青极大的权力,这样事情搞糟了,就有回旋余地。从1939年结婚直到1966年之前,江青没有担任过任何政治上的要职,老百姓甚至不知道谁是毛的老婆。

2010/11/17/20101117104205331.jpg
毛给了江青权力,就是借刀杀人!

文革刚一开始,陈伯达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江青任副组长,这个权力太大了,比总理的权力都大。江青一下子晕了,就好比一个跑龙套的突然成了万人仰慕的女主角,甚至还有权决定让谁演,不让谁演。这个时候人很难把握的住,江青的政治野心突如其来的膨胀,她真的不知道她是谁了,走到哪里都说“代表主席”。该整的人都整的差不多了,一切人的灵魂都被触及了,毛出来说话:她不能代表我。然后用宣传工具散风说,已经与老婆分居,她干的事毛一概不知。毛想全身而退。

毛晚年有两个随侧侍候的女友,张玉凤和孟锦云。没有假日,每四个小时两人轮班一次。孟锦云当时近30岁,想离开毛,与丈夫生儿育女,毛说:你告诉她,等我死了再说吧!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题为《走进毛泽东最后岁月》的书,其中有一篇是《孟锦云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

文章说,毛泽东说:“有人说,我的话一句顶一万句,言过其实,说过了头嘛。不用说一句顶一万句,就算一句顶一句,有时也办不到。我说要把有的人撵出政治局,分道扬镳,硬是撵不动,分不开嘛!”

听到这里,小孟知道毛是在讲江青了,这是小孟始料不及的。突然,毛泽东向小孟提出个意想不到的问题:“孟夫子,如果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和江青离婚的消息会怎么样?”

不等小孟回答,毛接着便自问自答了:“孟夫子,你是答不上来的。离婚,我到哪里去起诉哟。离婚,总要办个手续吧。到那时,不知道是法官听我的,还是我听法官的,那可能要大大热闹一番。”

看来还是当共匪舒服,前两位妻子杨开慧和贺子珍说甩就甩,连个招呼都可以不打,但非法建立了政权,虽然可以随心所欲的声色犬马,但离婚就要办个手续了。

不过,毛远新等身边最知己的人透露,毛最后拟定的政治局名单里还是有江青,只不过当有人提议江青代替毛的位置时,毛摇头说不行,说她积怨甚深。

是谁赋予江青权力去整“老干部”的?是毛泽东。他就是要用江青在中共高层制造一种人人提心吊胆,朝不保夕的气氛。又是谁把毛的老婆搞的臭不可闻?也只有毛泽东。在毛面前,江温顺的像只小猫,只有毛能够带给她灾难。

为了摆脱政治上的困境,毛连与江青离婚的办法都想到了。正如张戎书中所说:“他的脑子直到临终都保持清晰,清晰地转动着一个念头:他自己,和他的权力。”

2010/11/17/20101117104205849.jpg
谁也不能不承认江青是毛遗孀!

但是,毛最失败的是,无论如何羞辱江青,她都逆来顺受,然后把气撒在别人身上。江青再被搞的稀臭,毛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他的妻子。

1976年江青被捕,1981年1月,毛的妻子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1983年1月改判无期徒刑,1991年3月发现患咽喉癌,

1991年5月13日,自杀的前一天,77岁的江青在一张《人民日报》的头版一个位置上潦草的写着:“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25年前的这一天,文化大革命中的1966年5月13日,政治局召开会议,毛任命江青为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的第一副组长,这次会议毛制定了新的斗争路线,而妻子江青是具体执行人。江青还写道:“主席,我爱你!您的学生和战士来看您来了。江青字”。这是她在生前留下的最后的话。

1991年5月14日凌晨3时许,江青在监狱上吊自杀。6月4日晚11时,中共才发布公告,公告没有概括江青的一生,没有提及她曾官居高位,也没有提到她是毛泽东的妻子。

张玉凤多年在毛身边,慢慢发现不管毛迷上了怎样的女子,日子都不会太长久,过一段时间玩腻了,就要换换口味,而且毛摈弃她们犹如扔破袜子。

但,直到1976年毛咽气,穿了37年的破袜子江青楞是还没扔出手,毛死了江青的身份又改为“毛遗孀”。所以没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江青的身份,其中包括“一句顶一万句”的丈夫毛泽东。

来源:人民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