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谁说埃及民主失败了!(图)

2013-08-23 01:01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4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埃及:平静背后的紧张气氛

【看中国2013年08月23日讯】面对埃及局势,有个奇特的现象,中共人民日报的调子,跟海外某些反共人士的调子,竟然不谋而合:都是强调埃及民主失败了。很明显,中共媒体是通过渲染埃及混乱,来明示还是共产党的稳定压倒一切的专制好。而海外异见人士强调的“埃及军政府还魂”、专制又降临埃及,不仅结论太早,客观上跟中共官媒唱和,更重要的是,这种看法和结论,不符合埃及的真实情况。

共产党媒体的说法不值一驳。异见人士强调的两点理由——埃及临时政府最近任命的25名省长多是退役军官(说明军人干政),被关押的穆巴拉克被释放(证明独裁势力复活)——也是由于对埃及情况缺乏深入了解,只凭表面现象而得出的误判。

埃及临时政府任命25名省长,17人为退役军官是事实。但背景是,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当选总统后,把17省的领导人撤换,任命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现在穆尔西被罢黜,临时政府更换这些省长,是对穆尔西倒行逆施、往政教合一方向发展的一个纠正!

为什么换上很多退役军官?因为军方是埃及世俗化的强力主张者,甚至可说是大本营。这些军官在局势动荡、国家遭受伊斯兰势力威胁之际,出任地方首长,起码能坚定地推行军方支持的临时政府的世俗化方向,而不向伊斯兰势力妥协。

另外,穆斯林兄弟会的势力主要在乡下、地方省份。从上次总统大选结果可看出,穆尔西的穆兄会,在开罗等大城市的得票并不高,他们主要赢在乡村。因为地方省份的居民和乡下人教育程度不高,更容易被伊斯兰分子蒙蔽住,整天阿拉真主的,而不懂得国家走向世俗化的重要意义。那些退役军官被派去做了省长,起码有利于稳定地方省份的局势,因为穆兄会势力只要不从农村包围城市,他们就闹不到哪里去。

判定埃及临时政府是不是独裁,军政府是不是还魂,最主要根据,应该看埃及是否还举行全民选举。至今为止,埃及临时政府并没有取消已宣布的三项重要的民主程序:公投新宪法(去掉穆尔西们强加的伊斯兰条款),选举国会,总统大选。在公投和大选之后,包括25省的地方首长,也要通过选举产生。如果临时政府取消了所有这些选举,到那个时候再来说埃及军政府要独裁,还有点根据。而现在就下结论,明显妄断。

穆巴拉克被有条件释放,也不能成为军政府还魂的充分证据。因为穆巴拉克被赶下台后就遭拘捕,去年被判无期徒刑。后来穆巴拉克上诉,今年埃及最高法院重新审理,因检方的指控证据不足,所以没有被定罪。这些审理和裁决,都是在穆尔西当总统时发生的。最后这项贪污罪(接受金字塔报主编贿赂)也被法官判决无法成立。这些司法程序,并不是穆尔西被罢黜后进行的,穆巴拉克已经历49次庭审。而且根据埃及法律,嫌犯在候审期间临时拘押期限最长为两年,而穆巴拉克已在押2年4个月,所以在穆巴拉克没有被定罪情况下,再继续羁押就属违法。但埃及军方已表态,即使穆巴拉克被判有条件释放,也会对他在家“监视居住”,禁止离境。而且穆巴拉克涉嫌的其他案件还要审理,他还要出庭。当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让穆巴拉克走出监狱,对埃及军方和临时政府的形象明显不利,但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埃及有独立司法,没有在时间上配合当局。所以,把穆巴拉克被有条件释放当作埃及军方复辟的证据,既不充分,也不正确。

我在之前的“如果埃及成为第二个伊朗”等文章中强调过,现在埃及发生的事件,既不是单纯的,也不是仅限于这一个国家的,它是“伊斯兰主义”和“世俗化”两大势力在中东这个战场的较量的一个体现。硬用西方民主国家的党派之争来套用埃及情况,是南辕北辙;而用民主和专制的概念来划分,也是不得要领。

这从国际社会,尤其是穆斯林国家,对埃及事件的分歧反应就可清楚地看出。现在强烈谴责埃及军方的是土耳其、马来西亚、卡塔尔这三个国家;非洲国家基本沉默,大国只有曼德拉的南非呼应土耳其。而强烈支持埃及军方的则有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

这个“分野”很能说明一些问题:土耳其所以强烈谴责埃及军方,是因为目前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跟穆尔西一样,是个伊斯兰分子,他上台后,明显要把凯末尔将军创建的世俗的土耳其推向伊斯兰化。以往土耳其出现这种倾向,土耳其军方就跟埃及的赛西将军一样,出面推翻这种要伊斯兰化的政府,然后重新选举。这种情形在土耳其已发生过三次。但这次埃尔多安上台后,开始时小心翼翼(不像穆尔西那么鲁莽着急),待稳定脚跟后,就把土耳其军方强烈反对伊斯兰化的高层军官几乎一网打尽,以“阴谋政变”罪,把多达250名军官逮捕判决,其中最高军事首长被判终身监禁。所以,无论是从对伊斯兰的狂热,还是对世俗化军方的反感,土耳其总理都会对埃及军方镇压伊斯兰的行动痛恨。所以他才会近乎歇斯底里地呼吁联合国制裁埃及军方。

马来西亚支持穆尔西,也是从宗教角度,因为马来西亚把伊斯兰立为“国教”。美国被称为世俗化、同时又特别保护宗教自由的民主国家,是因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文规定,不可立任何宗教为“国教”,同时又规定不可限制任何宗教自由。这种立法,是对政教分离、信仰自由的最好平衡。而马来西亚之所以至今民主之路都很艰难,很大程度跟他们把伊斯兰立为国教有关。马来西亚的邻国印度尼西亚,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国家,2.4亿人口中穆斯林(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被称为穆斯林)占88%。但印尼即使在苏哈托专制时代,也没把伊斯兰立为国教,而是走世俗主义。印尼的民主转型比较平稳成功,跟这个国家没有宗教化有直接关系。而马来西亚的安华(前副首相)领导的民主力量,在近年几次大选中,虽然比分越来越接近,但还是输给伊斯兰化强烈的执政党,这跟马来西亚的宗教环境有相当的关系。执政的伊斯兰政党,仅靠散布安华是同性恋这一条,就可以影响很多穆斯林的投票选择。

卡塔尔是个很小的穆斯林国家(只有170万人口),在世界战略格局中不构成多大意义。但是卡塔尔政府有钱,因为地下有丰富的石油。卡塔尔的统治者也是强烈的伊斯兰主义者,他们办了知名的“半岛电视台”(卡塔尔是个半岛,所以如此命名),恐怖分子抓到人质要砍头了,就把录像交给半岛们,由他们导播到世界。现在这个半岛电视在美国招兵买马,最近就要正式开播(被指为要渗透美国)。这样的政权支持穆尔西,也很说明问题。

南非政府支持穆尔西,反对埃及军方,也不奇怪。因为曼德拉们掌权后,一直实行反美反西方的政策,并明目张胆地支持世界的独裁者们。曼德拉曾去拥抱卡扎菲,歌颂卡斯特罗,赞美江泽民,吹捧毛泽东(多是他当了南非总统之后)。在卡扎菲要被人民推翻之际,世界上最支持利比亚独裁者之一,就是南非政府。因为曼德拉是卡扎菲的朋友,卡扎菲曾发给曼德拉“国际人权奖”(奖金25万美元),曼德拉则称赞卡扎菲是“革命偶像”。卡扎菲的幕僚长巴希尔•萨利赫掌管利比亚政府的“非洲基金”400亿美元,卡扎菲被击毙时,这个幕僚长逃到南非躲藏。经过利比亚民选政府多次催要,曼德拉的继承人马祖总统才答应还给利比亚10亿美元,只是400亿的小零头。虽然萨利赫在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上,但他今年三月还公开出席南非班德举行的金砖国家首脑会议,因为受到曼德拉们的保护。

而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还有被视为西方盟友的开明的阿卜杜拉国王领导的约旦等,都力挺埃及军方。他们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他们本身立足中东,非常了解穆斯林兄弟会这种曾跟哈马斯一样的前恐怖组织对中东的祸害能力和作用。这些国家虽然都不是民主国家,但他们都反对政教合一,反对建立伊斯兰宗教国,因为那不仅跟他们信奉的世俗主义冲突,而且伊斯兰兴起,也威胁他们本身的世俗君主体制。

正因为有这样的认知和战略考量,所以在穆尔西被罢黜、尤其埃及军方强力清场时,这三个国家联手向埃及临时政府提供多达120亿美元的援助(沙特阿拉伯50亿,科威特40亿,阿拉伯联合酋长国30亿)。美国奥巴马政府正在考虑是否取消对埃及的每年13亿美元的军援,但即使取消,也对埃及军方不构成重大压力,因为美国的13亿还不到沙特等三国提供的120亿的一个零头。

另外沙特阿拉伯等国向埃及提供的援助,不像美国、欧盟那样要求制定项目,定期检查,有复杂的程序和要求。沙特阿拉伯等直接把钱汇到埃及国家银行,随埃及临时政府自由使用,没有条件和要求。

奥巴马政府迟迟没有取消对埃及的军援,因为有很多战略和技术问题难以解决。首先从技术层面,《纽约时报》报道说,如果现在取消的话,美国政府将因违反跟军火商的合同而被罚款高达20亿美元(超过对埃及的年度军援数额),因很多武器都是按埃及军队的需要特制的,并已提前订购下单,订单已到2018年;而且军援中有15%是埃及战机坦克需要的零件,美国军方也用不上。

另一个技术(也涉及战略)问题,就是取消对埃及军援,等于跟埃军决裂。那么埃及主控的苏伊士运河,美国航空母舰等就无法再通过。苏伊士运河是连结欧洲跟亚洲的南北双向水运,而不必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节省很多航程。一直以来美国都是靠这条运河,向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提供军火和物资。在埃及军方强制清场后第三天,美国《杜鲁门号》航空母舰和4艘驱逐和巡洋舰,还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阿拉伯海。

另外更重要的是,埃及是中东人口最多的国家,美国取消军援,不仅等于断绝跟埃及军方关系,降低自己对埃及的影响力,而且会引起倾向走世俗化的埃及民众的反感,认为在埃及关键的“世俗化”和“政教合一”较量的时刻,遭到美国抛弃和冷落。奥巴马政府几次谴责埃及军方,已引起埃及民众反感,埃及临时政府也发表声明反驳,认为奥巴马政府根本不了解埃及的真实情况,不是在事实基础上做判断。

目前美国国内呼吁奥巴马政府取消对埃及军援的多是反对党议员,尤其是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埃及军方武力清场前,麦凯恩跑去开罗“调停”,和赛西将军等多次会面,要求他们以释放两名穆斯林兄弟会领袖为条件,跟穆兄会做交易,因为穆兄会答应会因此将其两个抗议营地缩小一半。

但这个建议被埃及军方拒绝。很显然,把穆斯林兄弟会的头子放出来,等于放虎归山,那么穆兄会目前这种群龙无首局面就等于结束。那很可能产生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穆兄会说把他们的抗议营地缩小一半,并不构成实质意义。如果他们有诚意,起码应该结束占地抗争,尤其是停止暴力袭击政府机构和基督教堂等。

麦凯恩的调停失败后,可能有点恼怒,回到华盛顿后,就扬言推动取消美国对埃及军方的援助。而原来在军方罢黜穆尔西总统时,麦凯恩是支持的。

另外麦凯恩等反对党议员,也想用要求取消对埃军援,让执政的奥巴马政府难办,也有利用埃及事件搞政治、反奥巴马的意图在里面。其实遇到这种涉及美国国家利益的重大事件,国会议员不应该再以党派为重,而应该以国家利益、以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为重,尤其应该看重埃及等中东国家向世俗民主转型、保住中东茉莉花革命成果等重大利益。从这个插曲来看,麦凯恩也只是个政客,而不是政治家。

最近沙特阿拉伯的特使(王子)到了巴黎,跟法国总统等举行了会谈,详细阐述了沙特对埃及局势的看法,尤其是对穆斯林兄弟会的看法。据报道,法国被沙特王子说服,已决定支持欧盟对埃及的援助。实际上,只要真正了解埃及的局势,尤其是对穆斯林兄弟会来龙去脉深入了解,都会倾向支持埃及临时政府和军方。

今天,埃及局势展示三种体制选择:世俗民主,世俗专制,政教合一。最好的选择是世俗民主,最坏的是政教合一,因为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恶劣、最黑暗的制度。在基督教和政权联手的时候,也出现过中世纪的黑暗。今天任何文明人,都不愿看到(被毛拉们统治的)第二个伊朗出现在中东。

有人说,世俗专制的共产主义难道不比政教合一的专制更坏吗?这个问题里其实有一个重大的误区,那就是:共产主义是世俗吗?表面上看,共产主义者不信上帝,但共产主义却完全是一个宗教,只不过它的“上帝”是地球上的活人。

共产制度,尤其是毛的中国,金家的北朝鲜,那种对“伟大领袖”的崇拜,难道不是对“上帝”一样吗?如果反对了这种“活上帝”所遭到的惩罚,难道不比对天上的上帝不敬要严重多了吗?毛泽东的小红书(一句顶一万句)、北韩金家三代搞“主体思想”和“三位一体”,都完全是最反动的政教合一模式。

政教合一不仅更残酷,对本国和世界的危害更大,而且从“政教合一”跨向“世俗民主”也比从“世俗专制”到“世俗民主”更艰难。所以,宁可世俗专制,也不要政教合一。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何况现在还远不能下结论说,埃及民主失败了,军政府还魂了。

从目前埃及局势来看,穆斯林兄弟会的气焰已经被压下去了。埃及政府正在研究是否取缔这个前恐怖组织,恢复原宪法中的条款:以宗教为诉求的政党不可参选。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近日在《纽约每日新闻报》撰文,也是这个看法,认为应阻止穆斯林兄弟会进入埃及的民主进程。他说,就像欧洲国家在二战后不允许共产党进入这些国家的政治进程一样。因为共产党的目的是夺权、建立自己的专制社会,而根本不是你上我下轮流执政的制度。穆斯林兄弟会的目的也是获得权力后建立一个本质上和共产主义同样的政教合一社会,那是一个无数中国人经历过的、手举小红书,每天早请示晚汇报的毛教黑暗时代。

《纽约时报》说,经过军方武力清场、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暴力示威做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并逮捕这个组织的高层领袖之后,穆兄会已“陷入混乱和溃退”“几近瓦解”。

当然,埃及的民主之路还很艰难,但应该相信8400万埃及人民的智慧和勇气。他们第一次革命,推翻了世俗专制;第二次革命,推翻了要政教合一的总统。如果埃及恢复专制,埃及人民会起来第三次革命。第一次革命时,埃及人就在开罗广场说,谁要独裁,我们就起来革命,我们已经有经验了。现在他们更有经验了。(caochangqing.com)

2013年8月22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