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离骚,一碗茶(图)


【看中国2013年10月14日讯】吟咏上口的“一曲离骚一碗茶”,撞击心扉,引人遐想。古琴曲《离骚》与“茶”入诗,境界神妙。屈原的《离骚》吟咏了一千多年,到晚唐,琴人陈康士把它谱成古琴曲。人们在循着琴声重温着楚地的香草美人的凄婉寂寥之情、孤傲之心时,又有了自成庙堂的禅境。

这是元代著名诗人耶律楚材的《夜座弹离骚》诗中的首句。

全诗:一曲离骚一碗茶,个中真味更何加。香消烛尽穹庐冷,星斗阑干山月斜。

耶律楚材的名字隐喻着《左传》“楚虽有材,晋实用之”的典故,名楚材,字晋卿。在随从成吉思汗西征大帐,寒夜不眠,弹奏古琴神品——宋徽宗时称天下第一的“春雷”古琴。宋亡后,“春雷”琴曾陪葬金章宗。在地下埋了18年复出,又成元宫珍宝,后来“春雷”琴赏赐给了耶律楚材。

“春雷”琴声亮如洪钟,细如涓流。耶律楚材在帐中操琴品茶,心生屈平《楚辞》,弹奏《离骚》“始则抑郁,继则豪爽”。琴茶相伴,不觉月斜星稀,萦绕的故国旧梦,令人神往,但在这大自然衍生出的意境之美,是还要陪伴成吉思汗左右度过西域7年。那大漠寒夜琴曲中楚国文化闲处飘香的情怀,那“一曲离骚一碗茶”的日子还长着哪!

耶律楚材出生在高度汉化的契丹贵族家庭,世居金中都(今北京),生长于燕京(今北京),住在玉泉山一带,是辽皇族子孙,幼时习儒诵经,自称读过“五车经史”。及长,博览群书,旁通天文、地理,尤精律历术数及释老医卜之说,是在汉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异族子弟。个人归属是文化的认同,耶律楚材下意识里可能没觉得自己是契丹人,似乎已完全汉化。他非常熟悉由宋入元的汉族文化传统,在喝茶的享受上,与汉族文人一样地追求喝茶的时尚,他的挚友如王君玉等,就是汉族当时爱茶的儒士。

所以他喝茶不仅有汉族文人的特色,而且也相当热衷于此道,茶对他已是生活必需品,用茶的需求须臾不离,哪怕是在军旅征战中,也得有茶喝,甚至直言不讳地向人家要茶。他的诗集 《湛然居士集》中,就收有著名的《西域从王君玉乞茶因其韵七首》,第一首写到:积年不啜建溪茶,心窍黄尘塞五车;碧玉瓯中生雪浪,黄金碾畔忆雪芽。卢仝七碗诗难得,谂老三瓯梦亦赊;敢乞诸侯分数饼,暂教清兴绕烟霞。

诗中说的是:很长时间没喝到建溪茶了,心像塞满五车大漠的黄尘,忆及“碧玉瓯中”的“雪浪”,“黄金碾畔”的“雪芽”。现在不能像卢仝诗中说的连喝七碗茶,也不能像赵州的从谂禅师那样连续三次地叫人“吃茶去”。你是有茶的“诸侯”,快分给我几个茶饼吧!让我也高兴地过一过茶瘾。从中看出一个秉性质朴,不好繁礼缛节,向正在岭南任职的好友王君玉要茶,急急道出嗜茶人没茶喝的那种真切的感觉。

第二首诗写到他收到了王君玉送来的茶:厚意江洪绝品茶,先生分出满轮车。雪花滟滟浮金蕊,玉屑纷纷碎白芽。破梦一杯非易得,搜肠三碗不能赊。琼瓯啜罢酬平昔,饱看西山插烟霞。

大意是:圆圆的江西产的极品茶饼几乎装了一小车。碾碎的雪白的茶芽像玉屑一样飘落,烹煮后茶汤涌现出白色金蕊似的沫饽。喝一碗难以入梦,喝下三碗才过得茶瘾。喝罢似琼浆玉液般的茶汤,总算满足了往昔没茶喝时的心情,现在可以心满意足地欣赏那暮色中西山插入霞光的美丽景色。

茶滋润着诗人的心情,接下来又连续写了五首,描写喝茶时的不同感受。最后一首写,茶喝的他心满意足,诗兴奔涌,逸兴遄飞,陈兵笔阵,挥毫成诗,茶驱逐了睡魔,这时神采飞扬地躺在帐中看如血残阳。

耶律楚材在因茶而诗的诗中,写茶的幽雅、飘逸、清新、灵动,又写茶的内在力量和气势。可是茶在他的心目中可不是一般文人的月明清风的闲常之举,他是在人们不经意间,用茶普及大元蒙古的汉化,他的诗中没有元代汉族画家赵孟俯茶诗中的乳酪味!他为历史选择了汉文化,他是在续接茶文化历史,并以一种责任感去继承茶文化历史的优良传统。 “一曲离骚一碗茶”多么容易上口的诗啊!

元代著名政治家 、一代贤相、诗人耶律楚材卒于1244年,终年55岁。元世祖中统二年(1261),忽必烈遵耶律楚材的遗愿,将他的遗骸移葬于故乡玉泉以东的瓮山,即今北京颐和园的万寿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