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花光家财为妻治病:她让我享了福(图)

2014-01-24 01:13 作者: 华青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
照顾病妻20年,殷孝忠无怨无悔

【看中国2014年01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华青综合报导)他曾经是远近闻名的煤老板,有钱人﹐如今却成了花完百万家财的“穷光蛋”﹐这一切全是为了她。

他带着她四处看病,听说哪儿能治就到哪儿去﹐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二十年无怨无悔﹐理由很简单:“那些年她让我享受到了很多男人没享受到的幸福。”而她也创造了两个生命奇迹。

据大陆新文化报报导﹐他叫殷孝忠,今年55岁,她叫周志兰,今年59岁。

回忆幸福 他很自豪

1978年,小殷经人介绍认识了小周﹐仅见了几面两人就成婚了﹐那年他才19岁﹐她23岁。“当时我就是个小孩,啥也不懂,就听老人说,找个比自己大的媳妇知道疼你。”殷孝忠说。

殷孝忠在家中是老大,既要照顾父母又要管兄弟姐妹﹔周志兰嫁做大嫂后包干了家里的大小活儿,照顾他的6个兄弟姐妹更是精心尽力。从来不懂什么是爱情的他,自从和她结了婚,才真正体会到了家是多么的温暖。

她做得一手好面食﹐用秘方发出来的馒头松软、香气扑鼻,吃过的人都忘不掉﹔还有各种形状的豆包﹔面条做的更特别。“面条煮出来,用水焯完,用筷子一挑,中 间是黑色的,是地瓜粉,两边是白色的,是白面。直接倒上她做的三鲜卤,一吃,那个筋道、那个好吃!”直到今天,他仍然津津乐道。

“不管多晚我干完活回家,菜一定在桌子上做好放著,旁边一定放著一个烫好的酒壶,她就坐在那等我回家一起吃饭。”“家里有一个鸡蛋,她也舍不得吃,一定会留给我吃。”他说,“直到现在都相信,刚结婚的那三五年,自己享受到了一般男人都没享受到的幸福。”

1979年大儿子出生,从坐月子到照顾孩子,她完全没让他伸手。“连尿褯子都没洗过一条,都不知道孩子怎么长大的。”“我有时都不明白为什么,尤其是现在的两口子,什么谁干多了干少了的,我媳妇家务全包了,从来没让我伸过一下手,从来没说过累。”他回忆起来,仍很自豪。

1981年,殷孝忠承包了一个煤矿,而与客户结交的“秘密武器”,不是别的,就是他妻子的馒头和面条。家有贤妻,煤矿的生意日益红火,到1990年,他已经有几十万﹐成为远近闻名的煤老板,有钱人。而妻子还和以前一样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甚至从来没问过他有多少钱。

“她只知道今年情况比去年好,到底赚多少钱,她从来不问,从来不要,她说反正要了钱还得给我,她要钱也没用。”他说,钱多了,扑上来的女人也多,可她总在他心里,家是他应酬后最想去的地方。

噩耗突来 生活变故

1994年6月的一天,他正在煤矿忙乎,有人来找他,说嫂子病了,又吐又拉,他赶紧回家,发现家院子里全是人,她正躺在地上抽搐﹔送镇医院检查说是中风,要到大医院﹔他直接把她拉去延边大学附属医院。医院诊断为脑淤血,马上进行手术。

手术后,她几天昏迷不醒。医生告诉他,她的脑血管有三条先天性畸形,现在破裂了,淤血导致运动和语言神经受损,已无药可救,醒不过来了,回家等著吧。言外之意就是宣判她死刑。

他求医生救救她。“我说既然这样的话,能不能有奇迹出现啊?”说起当年恳求医生救她的情景,他潸然泪下。在他的恳求下,医生又为她做了第二次开颅手术。

“昏迷20多天后,她清醒了,创造了第一个奇迹。但左半身瘫痪,语言受损,说话唔噜唔噜说不清楚。”他说,医生告诉他,能醒过来就是奇迹,这种情况最多能活8年,有个心理准备。

他不愿相信,从此带她踏上求医之路。北京、上海、天津……所有听到过能治这种病的大医院都跑过了,哪怕有一线希望。

她不能吃硬饭,一日三顿他就换着花样做软的给她吃﹔她不能动弹,大小便失禁,有时一天不便,有时一天几便,他默默给她收拾﹔他一心扑在她身上,承包的煤矿不得不交给别人管理。

妻子倒下后,家务、照顾孩子的任务也落到他身上,洗洗涮涮、忙忙碌碌之后,他才知道,这些年,妻子承担了这么多,却从没有一句抱怨。

深夜,躺在床上,他问她冷不冷,饿不饿,而她总是用那还能动的右半身搂着他,就像刚结婚那时的样子﹔他总是忍不住转过脸去,不让她看到眼睛里溢出的眼泪。

为妻治病 卖掉房子

煤矿到了承包期限后他没能再续,因为已无暇顾及。从此他俩没了任何经济来源,就靠剩下的那点积蓄维持生活、给她治病。熬过了医生说的8年死期,创造了第二个奇迹。

之后,她的情况并未好转。2008年,他终于为她花光了最后一笔钱﹔他不得不卖掉了房子,租住一处小屋。

当年他是有名的百万富翁。妻子有病后,他就带着妻子四处看病,一听说哪能治就到哪去,一直不放弃﹐钱就这样都花光的。

一万、两万、十万、二十万……全部积蓄都花在了她身上,他眉头从来没有皱一下。他只想换回那个会做馒头面条、会烫好酒等自己回家的女人。

他大儿子结婚时,他一分钱都没有,在婚礼台上,儿子朝他行礼,他啥也拿不出来,抱着儿子哭得那个伤心,台下的人都哭了。

2010年,她再次脑出血,他靠亲戚的资助送她到医院手术﹔出院后,她无法说话,全身瘫痪。而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他几乎绝望,“兜比脸都干净,那种滋味有多难受……”

“好多次,就想把两个孩子一扔,和她一起离开人世。”

“她能说话时还劝过我,找个女人吧……”

“有她在,这是个完整的家,孩子回来进屋能喊一声,妈,吃饭了吗,冷不冷,没有她……”说起这些,他捂住了眼睛。

来源:新文化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