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精选】毛泽东后辈的天堂生活(图)

2014-02-10 00:50 作者: 钟波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2月10日讯】在政治运动、阶级斗争如同狂风暴雨击打、摧残每一个毛统区中国人的灵魂的时候,毛泽东的儿女不但不受摧残,还能独享摧残他人的乐趣。


毛泽东的女儿李讷(前右)

1967年8月23日,《解放军报》社肖力(李讷,毛泽东的小女儿,1966年大学毕业)等人根据中央文革碰头会的意见,贴出大字报《反复辟,反保守,誓将革命进行到底》,打倒了总编辑赵易亚。随后,肖力被指定为总编辑。[1]

在那个浩劫世界,《解放军报》总编辑是地位很高的职位。1967年10月上旬,在《解放军报》三楼肖力的办公室,肖力向总政治部卢前安、魏建群、杜嘉等7人传达了林彪的“要彻底砸烂总政阎王殿”的指示。第二天,卢前安在总政礼堂的大会上,又向总政的同志作了传达。[2]

在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革浩劫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被迫害致死;早已经为共产主义革命理想献身的中国共产党早期领袖阶层的人物李大钊、彭湃、瞿秋白等等革命先烈,其坟墓与灵魂,其留在人世间的亲人,遭到了残害。[3]

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最高领袖陈独秀,他的小女儿陈子美(1912—2004),是一名技术高明的妇产科医生。因为父亲的原因,陈子美被打入牛鬼蛇神的行列,几乎天天被造反派揪斗或强迫写反省。在被逼走投无路之际,生的欲望激起她逃生的决心。那时已经半百出头的陈子美,在一个漆黑的深夜来到深圳大鹏湾,用她卖了首饰的钱和所有的积蓄请人将她绑在一个锈迹斑斑的汽油桶上,便开始冒着生命危险,顶着大风大浪,在海上漂流了十多个小时,终于偷渡到了香港[4],脱离了人间地狱。敝人的二叔公钟佛慈,一个与毛泽东同龄的农村老人,年过七旬也必须参加莫名其妙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在学习班无端遭受那些深受充满暴力的毛泽东思想毒害而显得没有一点点文明教养的年轻人的斥责、谩骂,有点不想去了,所幸我的小堂叔钟詠钦比较高大、硬朗,而且放出狠话给父亲壮胆:“还是要去,你不用怕,谁敢打你,我就打回来。”使得我二叔公免去有些老人一样被人掌掴颜面的侮辱。

在长期政治浩劫中的不倒翁、毛泽东的诗友郭沫若,一子郭民英于1967年4月苦闷自杀,一子郭世英于1968年4月19日被绑架,当晚郭沫若陪周总理会见外宾也不敢吭声。郭沫若舍车保帅,舍儿子保自己,终至郭世英被害[5]。那些被打倒在地、再被踏上一只脚的刘少奇、彭德怀、张闻天、王稼祥等等,其亲属受残害、折磨自不待言。

相比较亿万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思想自由被奴役的毛统区中国人,毛泽东的儿女在精神领域无疑处于自由自在的天堂之中。在物质领域,相比较长期饥寒交迫的亿万毛统区中国人,毛泽东的儿女也处于衣食丰足、无忧无虑的天堂之中。

1975年,毛泽东送给三个妻子所生的三个子女(毛岸青、李敏、李讷)各一份财产:一台20英寸彩电,一台电冰箱,八千元现金。[6]

1975年的8000元,是巨额财产,毛泽东送给儿女们的20英寸彩电、冰箱,更是不可思议的奢侈用品。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下面举两个例子简单比一下:

①文化大革命期间,邓小平被流放到江西省新建县拖拉机厂监督劳动,他想给被红卫兵迫害成了残废的儿子、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学生邓扑方找点事干,问一个老工人有没有坏了的收音机可以让邓扑方修理。老工人坦率地告诉他:“哪里有钱去买收音机呀!”[7]②1972年,福建省莆田县小学教员李庆霖冒死写信给毛泽东,反映他的孩子插队落户在农村所遇到的生产和生活方面的困难,间接反映了那里农民生活状况的困窘。信中写道:“说来见笑,他风里来,雨里去辛勤种地,头发长了,连个理发的钱都挣不到。”
在中央电视台举行的1999年万众瞩目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的赵本山,骄傲地表示自己当年还是有一件家用电器的,那就是手电筒。相比较毛岸青、李敏、李讷的家用电器——20英寸彩色电视机和电冰箱,赵本山的家用电器——手电筒实在是太寒酸了。鄙人当年的家用电器也仅仅是手电筒。我家离兴宁县城不远,但是没有电,只能用煤油灯照明。

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死后,关于他违规违法榨取来的版税遗产如何处理,中共内部是有争议的。毛泽东遗孀江青,曾先后5次声称她有权继承毛泽东的遗产,并提出要提取5000万元给两个女儿和亲属。但她的要求被拒绝了,说她没有资格和权利。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也申请过,也被婉拒了,其后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先后给她们二人拨下近200万元,购买住宅和留作家用。如果江青没有被华国锋、叶剑英等人采用断然措施打倒,而是当上了革命“女皇”,她要继承毛泽东的遗产,那就一点问题也没有。

如果毛泽东不违规违法地谋私利,他的儿女在穷困至极的毛泽东时代又怎么可能过上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天堂生活呢?如果毛泽东不违规违法地谋私利,他的儿女在改革开放时代怎么能够购买豪宅过上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天堂生活呢?

在李敏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我的父亲毛泽东》一书的封面上和扉页上,都有这么一段话:“父亲留下的遗产是可以使我与广大民众共享的思想,而没有半点儿的家私。因为我是毛泽东的女儿。”对于毛泽东家传的人而言,大概不说谎难受得很,闷得慌吧!!在北京的国家图书馆,我跟一个工作人员探讨李敏说谎这件事,他幽默地给我进行了解释:毛泽东留给女儿李敏的是一大块金钱,确实没有半点儿家私。恰如给了一大坨金子,确实没有给半枚铜钱一样。对于毛泽东及其后代的行为,我想借用别人的一句话来形容也许最合适:“见过无耻的,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毛泽东儿女的天堂生活,应该还包括对身体健康的保健护理。前面提到毛泽东儿子毛岸青有吃公家饭的教授级保健医生,下面介绍一点毛泽东小女儿李讷的生活。

1971年入冬以后,中南海的护士马晓先被派去照顾独占丰泽园菊香书屋的毛泽东小女儿李讷。其实李讷也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发了一阵高烧。李讷痊愈后,到东北搞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马晓先全程陪同照顾。从东北回北京后,马晓先离开了李讷那里,有关方面从中国人民解放军305医院找了两个护士,去菊香书屋照顾李讷。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改制为警卫处后的副处长、中央警卫团团长亲自找马晓先谈话,说她走后派去的两个护士承担不了李讷那里的工作,还是得让马晓先回去照顾李讷。从这以后,马晓先和李讷一起生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李讷很像毛泽东。她说:“我连头发一边多一边少都随我爸爸,而且哪边多哪边少也都和我爸爸一样。”李讷是在北京协和医院生孩子的,为她接生的,是我国最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林巧稚。孩子出生后,李讷回到中南海的家里,对孩子的护理工作,也是由马晓先来做。后来,为了更好地照顾李讷母子,中办方面又找了一位南方的老太太,住进了菊香书屋。工作出色的马晓先,直到1974年3月被调去难以伺候的江青身边工作,才离开了李讷。[8]

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1949年10月1日就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按照“人民政府”对高官提供的特殊待遇,他每月有200元办公费,但他从未动用,他的一切开销,均从工资里支付。他的夫人虽已年老,但仍然洗衣扫地,操持家务。政务院事务管理局曾安排一个保姆帮他料理家务,但被张副主席婉言谢绝了。[9]我估计毛泽东领取办公费毫不含糊,因为我在塑造毛泽东伟大形象的众多书中,毛泽东穿旧衣是必提的,但是没有关于他不动用办公费的表述。毛泽东在秉公对待自己、秉公对待家人的生活这方面,比张副主席差得实在太远,不但不替公家省钱,而且还随时随地占公家的便宜。

文中资料引用来源:
[1]苏东海、方孔木:《中华人民共和国风云实录》,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122页。
[2]王年一:《关于“军委办事组”的一些资料》,北京:《党史研究资料》2001年第7期,第45页。
[3]李星华:《回忆我的父亲李大钊》,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1年版,第5-6页。雷力行:《严肃处理反彭湃烈士的事件》,北京:《人民日报》1979年2月12日第4版。杨之华遗著、洪久成整理:《回忆秋白》,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71页。
[4]吴东平:《走近现代名人的后代》,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83页。
[5]龚济民、方仁念:《郭沫若传》,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第450~453页。
[6]龙剑宇、夏佑新:《毛泽东遗物故事》,郑州:大象出版社2002年版,第89页。
[7]冯建辉:《走出个人崇拜》,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81页。
[8]王凡、东平:《我在不寻常年代的特别经历》,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版,第284—289页。
[9]戚如高、潘涛:《张澜与中国民主同盟》,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22页。
(原内文以毛主席称毛泽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