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文革受害家属来说,单纯道歉是不够的(组图)


文革宣传画
某些人做过了之后可能以后会后悔

【看中国2014年02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王勇编译报道)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月17日发表文章“道歉是不够的”(Saying sorry is not enough),以下是译文。

卞仲耘在1966年在被一群红卫兵毒打致死,而他的先生,拒绝了其中一位当年参与杀害他老婆共犯的道歉。现年已经93岁的王晶垚称,对于他老婆卞仲耘的死的道歉是虚伪的,在文化大革命暴发的时候,卞女士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任职副校长。根据《北京日报》称,在今年的1月13日,其中一个涉嫌参与杀害卞副校长的女红卫兵,现年64岁的宋彬彬,在回访她的母校后,在卞副校长塑像鞠躬鞠躬默哀,“允许我表达对卞校长的永久悼念和歉意”,“允许我表达对卞校长的永久悼念和歉意,没有保护好校领导,是终生的伤痛和懊悔”。

卞女士的死经常被视为毛泽东在鼓动青少年挑战权威走向动乱的第一个牺牲品,王老先生称宋彬彬的道歉是虚伪的,说他将永远不会接受道歉。同时,宋女生的忏悔也招来了谴责,以及对于文化大革命重新的反思。

宋彬彬不只是老红卫兵,她父亲是宋任穷是毛的开国上将,而她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了一个有名的参与者,在卞女士遇害两周后,宋被拍了在天安门城门上俯视着天安门广场,给毛戴上了红卫兵的红色袖章的照片。

卞仲耘丈夫发表声明拒绝宋彬彬的道歉
(看中国配图)

文化大革命之后,宋彬彬前往美国求学,在著名MIT学府完成博士学位,在2003年前回到中国以前,他都为堪萨斯州政府工作,她是最近几个月第二个高调道歉的红卫兵,在去年十月,中共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以文字及亲身致歉的方式表达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对北京学校老师带来的折磨以及牢狱之灾表达忏悔。

历史学家章立凡说这些高调道歉举动激起两方的忿怒,一方是毛的拥护者,一方是要求清查文化大革命的死伤人数的团体,章立凡表示,“甚至假如宋彬彬和陈小鲁的道歉是为了个人或者政治的原因,他们的语言以及举动也是仍然相当重要的”,“这总比那些直到他们死了也不愿道歉的好……。”

这些来自于开国元老子女的公开的自责之举,并不意味是一个中国已经准备好全面清查毛泽东灾难运动下数以百万计的死亡人数或作一些补救措施,但很明确的,宋希望她的行动是一个开始,在她的道歉中说道“一个国家如何面对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如何面对它的过去”。

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