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报道:乌克兰“变天”(组图)

2014-03-01 09:39 作者: 万厚德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2/28/20140228202930885.jpg
乌克兰一夕变天,前总统亚努克维奇立即被国会以屠杀罪名发出追缉通告。(Getty Images/AFP)

【看中国2014年03月01日讯】30小时大转折 总统一夕成逃犯

与反对势力签定协议后不到30小时,乌克兰总统亚努克维奇竟出人意料的逃之夭夭,乌克兰一夕变天。国会随后通过释放因遭滥权、贪污指控而入狱的前总统季莫申科,同时宣布以屠杀罪名通缉亚努克维奇。根据被揭露的文件显示,亚努克维奇原打算出动2万多名镇暴警察包围基辅广场,进行血腥镇压,然而在军方反对下作罢进而出逃,国会随后并解散广场警力部署。基辅的镇暴行动,造成至少88人死亡,被认为是乌克兰脱离前苏联后最血腥暴力的行动。

亚努科维奇21日先逃抵他的家乡,位于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并打算从该地机场搭机潜逃,他的武装随扈还曾出钱贿络当地海关但遭到拒绝而离去。23日他抵达克里米亚一间私人疗养院,在获知国会罢免他后,仓促前往当地机场,预备搭机出逃,但未曾出现,原因不明。最后得知其已转往位于东北部的第二大城卡尔可夫,并透过广播喊话,称自己仍为乌国合法总统,扬言绝不请辞也不出国。

为尽速成立稳定的政府以加速获得国际援助,乌克兰国会于23日表决通过,由议长图奇诺夫出任临时总统,并将于近日成立联合政府,直到5月25日举行大选。而获得释放的前总统季莫申科已正式表达参选意愿。

欧盟、美国与国际货币基金(IMF)都已表达协助乌克兰重建经济的意愿,同时为使过度政府得以顺利运作,欧盟与IMF也正研议对乌克兰提供条件较为宽松的钜额贷款,以避免节外生枝让陷入经济困境的乌克兰局势再度沦为俄罗斯的掌控。

乌克兰变天
乌克兰变天
极级奢华能事的落跑总统亚努克维奇的私人宅邸与中古车收藏品。(Getty Images)

在亚努科维奇成为落跑总统后,他的宅邸被人民卫队所接管,并开放供民众参观,一窥亚努科维奇贪腐奢华的一面。除了拥有极尽华丽之能事的豪宅外, 还拥有广袤的私人庭院,其中甚至还包含一座豢养著不少野兽的动物园,以及一座水上船形豪华餐厅。除此之外,对古老汽机车友所癖好的亚努科维奇还拥有一座停放多部古董汽机车的收藏馆。亚努科维奇奢华糜烂的生活面,还真让陷于贫困的乌克兰民众看傻了眼。

天然气公主获释 民众未必买帐

2014/02/28/20140228202931752.jpg
图为获得释放后在广场前发表演说的前总理季莫申科

2014/02/28/20140228202931934.jpg
图为居功厥伟的前拳王克里兹契柯(右)走上街头与民众同庆贺。(Getty Images/AFP)

此前遭到亚努克维奇逮捕并送往东北戒护就医的反对党领袖前总理季莫申科,在获释后不久旋即宣布将参加5月25日举行的总统大选。虽然季莫申科获得不少民众甚至国际上的支持,然而她在获释后的公众演说过程中,不少民众冷淡待之。

长驻莫斯科的英国记者卢卡斯表示,人们往往为季莫申科天使般外表所欺骗,此人既贪腐又无情,词锋与政治犀利,但情绪变化起伏不定,沟通拙劣毫无团队意识。分析指出,她虽为亚努克维奇的政敌,但并非完全与普京相左,普京甚至盛赞季莫申科是他可以共事的人,不满人士则称她只是“普京的另一只宠物”。她曾著述不赞同普京的扩张政策,但在普京盛怒下噤声收回,同时在2008年乔治亚与俄罗斯间的南奥塞提亚战争中,时任总理的她竟然违背信念,拒绝总统尤先科谴责俄罗斯的提案,原因是她寄望俄罗斯当局能支持她竞选2010年的总统大位。她同时还伙同共产党立法限制总统权力,并因此与当时的总统尤先科反目。

季莫申科虽顶着2004年橘色革命的光环入主乌克兰总理职,然而靠天然气致富的她却是竞选有力治国无方。两度总理任期让经济日趋下滑,最后还因涉贪与滥权而入狱。示威著对这些旧时代政治人物的劣绩依旧是记忆犹新,他们在国会前对季莫申科呛声,要求“新人新政”,甚至高喊:“我们不相信你。”在季莫申科半小时的广场演说过程,甚至有人趋前告诫她,不要忘记发动革命的是人民,还有人请求她勿再让人民失望。就连她身边的助理都觉得,她的参选“不是件好事”。

俄罗斯政界预料,此次拨乱反正的最大功臣之一,前拳王克里兹契柯(Vitali Klitschko),将会与季莫申科搭挡竞选。

俄虽挫败 经济筹码依旧

2014/02/28/20140228202931634.jpg
26日出席一场会议上的普京,神情内敛但仍不掩一丝落寞。(Getty Images/AFP)

乌克兰的政变成功对普京而言无疑是一重大打击。普京十分忧心,此将造成前苏联国家阿拉伯之春的骨牌效应,重挫他所力推的“欧亚联盟”扩张政策。
对俄国来说,视为兄弟之邦的乌克兰目前情势要比与欧盟签协定还糟上十倍,一旦乌克兰倒向西方,首当其冲的骨牌效应,就是今年11月举行选举的摩尔多瓦,由俄国所支持的共党希望重新执政,这也是摩尔多瓦是否加入“欧亚联盟”的关键。

至于欧盟则是忧喜参半,忧的是俄罗斯恐伺机出兵镇压,重演2008年俄国出兵乔治亚的不幸事件,以及东西乌克兰因民族主义导致分裂,造成巴尔干效应,形成东欧的新火药库;喜的则是乌克兰势将重回欧盟怀抱,并借此引发其他前苏联国家的仿效,加速欧盟东扩的政策。

为不激怒俄罗斯,欧盟目前言语低调,但仍迳赴乌克兰展开外交努力,给予必要之协助。美国则是高调警告俄罗斯勿出兵干预,却遭反呛。俄罗斯目前对局势发展则是保持缄默,让人摸不透这头北极熊的下一步,也更让西方阵营戒慎恐惧步步为营,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英媒指出,欧、美、俄三国势将卷入濒临内战的这场漩涡。

至于乌克兰是否就此全然导向欧盟,从这个国家残破得近乎破产的经济状况观察,仍在未定之数。首先是600亿欧元主权债务的绝大多数,都掌握在俄国银行手中,西方国家未必肯接手这个烂摊子,为了保障债权,俄罗斯可以使出不少手段威逼就范,乌克兰自是不敢大意;其次是吃惯了天然气这个吗啡的乌克兰,一时半刻是戒不掉的,一旦断气,乌克兰内部势必炸锅,就连欧洲都受不了,这有前车之鉴的。2009年元月,俄罗斯和乌克兰因对新年度天然气价格谈不拢,俄国在1月1日无预警突然对乌克兰断气,还引发欧洲天然气危机。当时欧洲正面临酷寒,气温为摄氏零下30余度,并因此冻死十数人。除了天然气,俄国也还是乌克兰的主要贸易伙伴。

美国驻乌克兰前大使毕佛就表示,俄国手上还有很多可用的经济筹码。原本同意的150亿美元拨款,除了之前已发放的30亿,其余均已于亚努克维奇向反对派让步后遭到冻结。西方国家是否能即时接手以解燃眉,将会是乌克兰未来走向的关键。

债务危机西方硬顶 欧盟IMF力挺重建

乌克兰变天
欧盟高级代表凯瑟琳‧阿绪顿与克里兹契柯于基辅会面晤谈。(Getty Images/AFP)

为了尽速解决乌克兰临时政府所面对的经济危机,以避免横生枝节,欧盟国际事务暨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凯瑟琳‧阿绪顿(Catherine Ashton),已兼程赶往乌克兰与反对派代表克里兹契柯(Vitali Klitschko)等关键人物会面,商谈后续的合作事宜,特别是乌克兰当前的经济维稳议题。

乌克兰目前整体债务高达600亿欧元,外汇存底仅剩187亿美元,而今年约需举债70亿到100亿美元,如无外援,将立即面临倒债危机。临时政府24日估计,今、明两年共需350亿美元金援,当局并敦促包括波兰和美国在内的国际伙伴能于一两周内先提出一笔援助贷款,先行度过眼前的危机。为避免因援助条件严苛引发乌克兰民众的愤怒,欧盟与IMF势必力挺,放宽贷款条件。据传IMF已考虑先提供150亿美元以为因应,美国与欧盟也同意在“政治问题依民主程序而获得解决”的条件下,将给予乌克兰大量协助,而这也是乌克兰国会加速成立临时政府的用意。

向为乌克兰重要经济来源的钢铁和工业机械等出口产品金额,近来因外部需求疲弱而严重衰退,再加上为支付进口与偿付债务而将汇价人为抬高,更加冲击出口,外加糟糕的经济政策,让整个乌克兰遭到重创。

观察家忧心指出,好不容易从债务危机中挣扎走出的欧盟经济体,是否能承受如此沉重的负担,实在令人怀疑,但是不这么做行吗?

向东还是向西?分裂还是妥协?乌克兰路难卜

2014/02/28/20140228202931566.jpg
基辅居民齐聚广场前向死难者致敬。(Getty Images/AFP)

亚努克维奇目前已潜回位于东北部的第二大城,也是航太工业及军需工业重镇的卡尔可夫,并透过广电表示这是一场政变,他仍是合法的总统,并已着手整合亲俄罗斯的东部与南部地区,徐图后续发展;而亲欧的西部地区立维夫(Lviv)则早于亚努克维奇出逃前两天宣布独立,当地安全部队并向人民投降。乌克兰一时间已陷入分裂的内战危机。而这也是普京以天然气与钜额贷款阴谋拢络乌克兰不成的后遗症。

于20多年前脱离苏联统治后的乌克兰,陷入当局贪腐的泥淖,同时也因过度仰赖俄罗斯的廉价天然气资源,不思结构性经济改革,导致国家经济一蹶不振;反观同时脱离苏联,经济规模大致相同的波兰,在当局亲欧路线与励精图治的带领下,人均所得已达22,000美元,为乌克兰的3倍。分析指出,这正是普京最大的阴谋,借由天然气资源牢牢掌握乌克兰的经济命脉。外加150亿美元的援助诱惑,几乎毁尽乌克兰橘色革命的成果,重新投向俄罗斯怀抱。

22日意外的发展,虽让乌克兰暂获和平,然而一旦亚努克维奇成功整合工业发达的东区与南区,势必与亲欧的西区展开政治对峙,进而引发内战。再加上目前南区亲俄的俄国海军基地克里米亚的港市塞凡堡街头已出现独立的口号,并重新任命说俄语的市长,这对一心想“收复”克里米亚半岛的俄罗斯,正好有了军事干预的借口。临时总统图奇诺夫也正式警告“分离主义份子”切莫轻举妄动,当局将会予以严惩。

不过亚努克维奇的整合是否成事,专家仍表怀疑,这起因于历史的缘由。19世纪末“乌克兰民族意识”的兴起,以及30与40年代苏联曾残害大量的乌克兰文化工作者与军官的劣行,使得即便以俄语为主的东乌克兰人民也未必全然认同俄罗斯。这可以从亚努克维奇本欲从顿涅茨克与克里米亚机场搭机出逃未果看出端倪;而去年底的一项调查也清楚显示,45%乌克兰人民认同与欧盟的经济整合,只有14%人民认同与俄罗斯经济整合。

究其实,乌克兰动荡局面实起因于对就业与经济发展的路线之争。是继续仰赖昔日老大哥救济的东行路线,抑或转向欧盟采取经济结构性改革与转型的西行路线,民调的结果很清楚,但中饱私囊尽享贪腐奢华的亚努克维奇,却甘冒成为普京附庸的大不讳,违反乌克兰人民的意志,片面取消欧盟协议,除酿全国性悲剧成为手染鲜血的屠夫外,也还遭致全国追缉的下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