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战“三国志”

2014-03-30 11:50 作者: 查尔斯•克洛弗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3月30日讯】过去几个月里,在北京的交通高峰时段很难打到出租车。司机不愿为招手的乘客停车,他们要追求更大的奖励——那些下载了打车应用(app)到智能手机上的乘客,因为这些应用会为每一单向司机和乘客双方都提供奖励。

打车应用给予乘客车费返款,并给司机发放补贴。这对出租车司机有帮助,因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抱怨车费被行政命令人为压低了。许多司机在高峰时段根本不载客,除非乘客是在网上订车。有了打车软件之后,用户可以预先选择向司机支付额外小费,由此形成前所未有的出租车市场价格。

嘀嘀打车(Didi Dache)和快的打车(Kuadi Dache)是两款彼此竞争的打车应用,分别得到两家互为对手的中国互联网集团的支持,目前乘客和司机都从中尝到了甜头。这两款应用已花掉了投资人的数百万资金。

低价出租车只是中国互联网三巨头(合称“BAT”)之间一场新战争带来的好处之一。在三巨头中,百度(Baidu)是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阿里巴巴(Alibaba)控制了中国电子商务市场80%的份额,腾讯(Tencent)是市值为1320亿美元的游戏和社交媒体巨擘。在投资银行易凯资本(China eCapital)的创始人、知名博主王冉看来,腾讯嘀嘀打车与阿里巴巴快的打车之争,可谓“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次大战”的第一场战役。

近几年来,这几家互联网集团都满意于和平地培育各自的自然垄断体系。它们都轻松地保持了全球互联网公司前10强的地位。但过去6个月里,它们发起了疯狂的收购攻势,在所有能想象得到的市场上展开角逐。

它们的扩张凸显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快速演化,这个市场造就的财富与实力已挑战了中国传统的国有经济。

有两个因素搅动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安逸的氛围。其一,互联网公司已成为中国市值与营收最高的民营公司,手握巨额现金。其二,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互联网公司有了争斗的领域。将近5亿中国人用智能手机上网,他们的手机有的只要50美元。

研究集团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葛艺豪(Arthur Kroeber)说:“以前,这几家公司都有各自独特的势力范围,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它们越来越向同一个模式靠拢,业务领域的重叠也越来越多。而它们竞争的战线就在这些方面。”

它们近期的收购举动大多出于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的考量。百度去年7月斥资19亿美元收购了应用商店91无线(91 Wireless),旨在让百度在移动用户那里赢得优势。阿里巴巴购入了中国头号手机浏览器——UC浏览器(UC Web)的股权,具体股权份额未对外披露。上月,阿里巴巴提出收购地图应用提供商高德软件(AutoNavi Holdings),对高德的估值达到16亿美元,此交易将使高德能与百度的手机地图应用展开针锋相对的争夺。

9天之后,腾讯表示将收购国内最知名餐馆评分点评类网站——大众点评网(Dianping) 20%的股份。3月10日,腾讯收购京东商城(JD.com) 15%的股份,京东是除阿里巴巴外中国最大的电商公司。随后一直有媒体报道称,腾讯正在与中国第三大视频平台搜狐(Sohu)商谈,希望合并双方在线视频业务。

去哪儿网(Qunar)的钱臻(Jenna Qian)说:“目前确实存在业务趋同的情况。大家争着提供最便利的用户体验,都有这样一种担忧,‘如果我不提供在线旅行服务,腾讯或其他公司就会提供’。巨头们现在可能轻松坐享当前事实上的垄断地位和可观的利润率,但这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这也是他们急于收购的原因。”去哪儿网是中国流量排名第一的在线旅行网站,而百度持有该公司股份。

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BAT三巨头希望变得无处不在,在日常生活中所有能搬到网上、兜售给公众的领域占据垄断地位。他写道:“它们拥有着同一个梦想,那就是无限贴近所有用户7x24的生活,黏你泡你占有你。”

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分析师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指出,中国互联网巨头正变成“科技企业集团(tech Kereitsus)”。这个词原来是指20世纪里涉足多个行业、主宰了日本经济的全国性领军企业。她说:“当中国的企业发展到如此大的规模之后,公有和私有的差别已不太重要。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些公司已变成了国家的‘互联网部’。”

BAT三巨头也向传统经济领域扩张,其目标是合理化改革出租车服务等一些低效的国有经济领域。首当其冲的是金融服务业。阿里巴巴去年夏季开始发难,推出了货币基金“余额宝”(Yu’ebao),其收益率达到官方设定的银行存款利率的数倍。阿里巴巴今年3月声称,余额宝刚推出9个月时间,便已吸引了逾5000亿元人民币(合810亿美元)的资金。腾讯也推出了类似的货币基金——理财通(Licaitong)。百度也通过旗下的百度理财(Baidu Wealth Management)推出了同类产品。

然而,BAT三巨头侵入金融业腹地的努力遇到了阻碍。上上周,中国央行暂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发行的“虚拟”信用卡,以及二维码扫码移动支付服务。电信业咨询机构北京博达克咨询公司(BDA Chin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他们已开始跨过银行业这条红线。在线市场几乎没有监管,而线下业务的监管非常严厉,遏制了一些活动。想想中国经济中效率最低的是哪些领域,那里将是他们最能发挥效率的地方。”

国有部门仍控制着中国经济的大部分领域,其出了名的低效率给互联网企业带来了机遇。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Robin Li)今年1月表示:“对我们来说,市场经济的发展只有几十年时间。我们的传统行业在尚未非常成熟的时候,便受到了互联网的冲击。”

零售行业正是这样一个领域。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Jack Ma)近期表示,美国消费者往往将电子商务视作补充线下零售业的“餐后甜点”,而中国消费者则将天猫(Tmall)和淘宝(Taobao)等阿里巴巴旗下电商网站视为唯一的现实选择。他表示:“在中国,由于商业基础设施非常薄弱,电商反而成为了‘主菜’。”他预计,电商在中国零售业消费总额中所占比例将达到30%,远高于当前的6%。

……

迄今为止,中国大部分私人财富都靠从国有部门分一杯羹获得,不过互联网正在改变这一局面。随着百度在美国上市股票的股价上涨,李彦宏在去年12月成为了中国首富。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显示,当时李彦宏的身价达到122亿美元。1个月之后,李彦宏被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超过。腾讯股价的大涨使得马化腾的身价达到130亿美元。不过,在阿里巴巴今年在纽约完成期待已久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之后,马云很可能成为中国新首富。根据一些分析师的估计,IPO将使阿里巴巴的估值达到2000亿美元。

如此高的估值令人瞠目。阿里巴巴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向未来的卖家出售网站上的广告位。该公司对外披露的信息微乎其微。目前持有阿里巴巴24%股份的美国雅虎(Yahoo),每季度只公布关于阿里巴巴的4项数据——营收、毛利润、营业利润和净利润,此外再无更多细节。一名分析师说:“考虑到我们对阿里巴巴所知甚少,目前对阿里巴巴的估值是非常慷慨的。”

根据去年第三季度的数据,腾讯QQ和微信(WeChat)的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8.15亿和2.71亿。而据中国工信部下属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估计,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仅为6.18亿。

虽然中国互联网股票的估值倍数非常之高,但与美国估值更高的同行相比仍相形见绌。不过,随着人们逐渐打消对全球互联网行业的疑虑,中国互联网巨头已成为国内市值最大的民营公司。

……

在中国,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界限并不清晰。民营企业并不能完全摆脱国家的控制,外国投资者难以施加影响力,大型企业也难逃官僚主义的影响。

杨思安说:“中国有两种民企。低层次的小公司不受关注,但一旦规模做大,就不得不将自己的利益与政府保持一致,否则便无法生存。”

BAT三巨头中的每一家似乎都在变成“诸侯国”。腾讯的总部位于中国南部城市深圳。阿里巴巴扎根于杭州,众多与其相关的公司聚集于附近的上海。百度占据北方,总部设在北京。杨思安表示,这反映出中国总体的权力分配,包括相互竞争的地区政治派系。她说:“商业是官僚体系的一面镜子。”

BAT三巨头规模庞大,与政治的联系十分紧密,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这为它们的生存提供了保证。其中一家公司的一名员工将BAT三巨头比作大洋国、欧亚国和东亚国——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一九八四》(1984)中的超级大国,这三国都非常庞大,无法被彻底打败,因此一直处于战争之中。

多年来,由于在搜索引擎服务上存在竞争,阿里巴巴阻止百度的网络爬虫抓取其网站的信息。腾讯热门的消息应用微信的出现,对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平台构成了主要威胁,使其对百度的思维发生了转变。如今,阿里巴巴的网站对百度爬虫敞开了大门。这名员工表示:“今天是大洋国总与欧亚国交战,明天就成了大洋国一直是欧亚国的盟友。”

互联网的自由风气似乎并未延伸至政治领域。当被问及对“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和普遍存在的审查制度有何看法时,一名互联网企业家立即退出了采访。正如西方分析师所言:“他们懂得应该避谈政治或监管。对这些问题发表看法没有任何好处。”

多数中国大公司都受益于长城防火墙。它将西方竞争者挡在门外,其中包括Twitter、Facebook,有时也包括谷歌(Google)。但这种情况也许正在发生改变。中国大型互联网品牌如今已足够强大,不再受外国公司竞争的威胁,而一个更自由、更开放的互联网可以让它们获得更高的股价。

不过,随着这些中国企业向海外发展,审查制度可能会使它们容易遭到起诉。

“如果它们想在海外扩张,长城防火墙会成为它们的一块绊脚石,而不是保护伞。”中国新闻撰稿人安替(Michael Anti)说。“但别指望这些人起来抗争。这是中国,与政府合作比对抗能挣到更多的钱。就连微软(Microsoft)和雅虎也选择了合作,为什么要指望一些中国人不这么干呢?他们只会在经营牌照太贵的时候挺身而出。”

----------------------------------------------------------------------------------------

延伸阅读——企业文化:轻松型、凶狠型、创始人崇拜型

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竞争互联网的主导权,但它们各自的风格迥异。它们经营的市场领域不同,运营中心设在中国不同的地方,企业文化的差别也很大。

百度是个由工程师主导的企业。它的标识是一只熊掌,企业名称的灵感来自一句中国古词,这句词描绘了对理想孜孜不倦的追求。百度的掌门人李彦宏是一名硅谷老兵,他掌管下的百度工作时间灵活,没有统一的着装规范,还要求员工在称呼对方时不使用敬语。

虽然设立了一个针对弱势和贫困群体的慈善基金,但腾讯却是以培育凶狠型文化而著称的公司。一个典型事例是腾讯旗下有两家即时通讯公司——QQ和微信,它们处于相互竞争的关系。

阿里巴巴的前员工会用“狂热”和“个人崇拜”来形容该公司的风气。据创始人马云讲,选择阿里巴巴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容易拼写、全球皆知。

阿里巴巴正在筹备上市,这家公司的文化建立在对马云的崇拜之上,这位商业领袖热衷于夸张的着装。他曾穿着重金属乐队Kiss成员的服装在员工派对上亮相,其他造型还有白雪公主和电影《终结者》(Terminator)中的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

面对BAT三巨头的市场主导地位和鲜明的企业文化,第二梯队的互联网企业需要想尽办法才能赢得关注。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的新闻秘书表示:“通往山顶的坡近来变得愈发陡峭了。”

今年1月,从事搜索和网络安全业务的公司奇虎360(Qihoo 360)在企业年会上送出了7辆奥迪(Audi)、一辆保时捷卡宴(Porsche Cayenne),并请了一名日本AV女优到场助兴。受此影响,AV女优也出现在一些第二梯队网络企业的活动中。

“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年会流行请AV女优?”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在1月份的文章中这样问道。“它们很在意年会的大众传播效果……确实是抢了‘头条’……有大量年轻的‘程序猿’与‘攻城师’是日本AV女优的忠实粉丝。”

 

来源:金融时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