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他死在“母亲”开设的刑场(组图)

2014-04-05 06:00 作者: 铁流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3/03/20140303152907144.jpg

【看中国20140404日讯】题记:他与《红岩》作者罗广斌同囚于重庆渣滓洞监狱,1949年新政成立前夕,是他撕下被面绣制了中共五星红旗。后从囯民党狱中侥倖跑掉,没想到14年后却死在母亲开设的刑场……

梓僮千载仰风高,壮士须死志未销;

墙外芙蓉墙内血,不废锦水泪滔滔。

此诗腹拟于19644月难友周居正被毛泽东杀害于四川永川县新胜劳改茶场当日。屈指,此血海寃案距今已整整快五十个年头了,我仍经常想起他的英容笑貌。曾先后十余次向中共中央和前总书記胡锦涛去信,要求彻查此案,为受害人平反昭雪,但结果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010年正是重庆唱红打黑闹得最起劲的时候,难友来信告诉我:周居正作为红色精典人物被推上了舞台。我立即给薄熙来去信说明周居正已经被杀,至今还未平反。一周后薄熙来秘书从重庆打来电話:黄泽荣同志,你写给薄熙来的信他收到了,十分重视,作了重要批示,已下令组织专组调查此事。两天后周居正的女儿也打来电話,说重庆政法委去了他们家里问了情况,并拿走相关材料。我好不高兴认为此寃要重见天日了,于是再次给薄去信感谢他重视历史问题。此亊再没有消息,圈内个别人却大造舆论说我投靠了薄熙来,想改换门庭。

通过此亊,我猛有省悟:重庆唱红是假,黑打老百姓才是真正目的,于是对薄熙来发起猛烈的攻击,先后写了不下十篇揭露重庆闹剧的文章。周居正的血海沉冤为什么不能昭雪?据说是毛魔头亲自批的,要想翻倒此案,除非彻底批毛评毛。

周居正,原中央第七中级党校教员,大学文化程度,四川合川人,生于1930年。 1945年在武胜县就读师专时即参加中共地下组织,当时还不足十六岁,后失去与中共组织关系。1948参予和领导反饥饿,反内战,要民主,要自由的反蒋运动和组织民变武装被捕,关押在重庆白公馆监狱,与《红岩》作者罗广斌、共产党员杜文博(仍健在,中共重庆市委机关离休干部)等同囚一室。19499月他们得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的消息时,撕下被面在狱中绣制五星红旗(此一事迹后来却移植到电影《烈火中永生》江竹筠江姐的身上);在194911月重庆解放前夕,他们又对监狱看守人员做策反工作。

当年白公馆脱险人士原重庆广播电台播出部主任郭德贤的回忆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述:“19491月,我在成都川西特委机关工作时,不幸被国民党逮捕,关押在重庆歌乐山白公馆监狱。常看到一个学生模样比较活跃的犯人,他就是周居正。19491127日晚,白公馆未遭杀害的人全部集中到平二室,我带着两个孩子仍被关押在楼上。平时受狱中革命者教育的看守员杨饮典和李育生,经罗广斌等人毅然反戈。他打开牢房叫大家冲出去,并告诉罗广斌楼上还有郭德贤和两个孩子。罗广斌便派李荫枫和周居正到楼上帮我背小孩,我的小波就是周居正背着闯出封锁线的……”(那个4岁的男孩已是总工程师在天津工作)

就是这么一个为中国共产党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赤胆忠心为党的革命者,1964年春,竟被他的母亲共产党以罪大恶极反革命罪,杀害于四川永川县新胜劳改茶场。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年重庆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红岩忠魂》,在幸存者人员的名单中,仍称周居正志士,仍有上面那一段越狱脱脸的精彩记载,历史啊,你叫我们怎么诉说是与非,善与恶,美与丑,黑与白?

1957年毛泽东设下阳谋陷阱,借帮助共产党开展整风运动为名,时年二十七岁的周居正已是中共重庆市党校马列主义教研室的教员,对空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他坚信不疑,执鞭课堂向中下层党的干部大讲特讲马列主义原理,视毛泽东为伟大领袖,相信他一切骗人的鬼话,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所以在大鸣大放中向党捧诉心曲,结果被划成极右分子被开除公职,送四川省劳改局所属的“415”劳教筑路支队劳改,经过近5年漫长时间的饥饿劳累的折腾,终于1962年初摘掉了右派帽子解除了劳教,但仍不能被放回家与妻儿老小团聚,做正常的平民百姓。而是作为三类人员(即劳改、劳教、就业)强行安排到位于四川永川县的新胜茶场(简称劳改营就业

他性格内向,喜欢写作。不但研究马列主义著作,还研究汉文字改革。在劳教期间曾写过数万字的汉字改革方案建议,寄给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若不是阶级敌人此书早已出版问世,大赚一笔稿费。

就在解教前夕的19621月,四川省劳教筑路支队留下几名解教人员在广(元)旺(苍)铁路沿线处理善后赔退工作,他是其中一人。他和职工三队留队就业的魏昭等5人派到薛家桥维修筑路损坏的民房。中间休息,大家在一起烤火,抽烟,闲聊,各自摆谈了自己如何被毛泽东整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后不幸遭遇,也谈了庐山会议他打倒彭德怀,反右倾、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造成三年人危的自然灾害,饿死数千万中国人等问题的看法。谁知这些吹壳子龙门阵后经人举报,竟成为恶毒攻击党和毛泽东三面红旗’”罪恶,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牵连的人越来越多,竟成为全省以致全国的惊天大案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右派反革命集团,先后被捕数百人。冤案的发生地——四川省公安厅劳教筑路支队,当时一片赤色恐怖,队队戒严,人人过关,抓人逮人随处可见。在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淫威压迫下,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的协迫诱导下,被关押的右派们人人自危,相互嘶咬,失去了做人的正常理性与思维,把同是天涯沦落人69难友送进了监狱,周居正也从新胜劳改茶场抓了进去,还罗织为首犯。

筑路支队的狱官们不少人立了大功,黄袍加身,妻贵子荣。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关押审讯,最后按照逼供信的原则结案,对供认的或是基本供认的定为反革命成员。其中周居正、杨应森(右派,原沪洲军区中尉教官,共产党员)两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分别杀于永川和灌县;魏昭(南下干部,中共党员,曾任重庆市九龙区政府卫生科科长)、陈仲伟 (右派,原重庆西南设备安装公司技术员)、廖廉康(右派,原简阳机制砖瓦厂医生.)三人,分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刑;彭恢荣(右派 原健为县粮食局会计)、杨全松 (右派,南下干部原重庆炮校参谋、教员)、朱文安 (右派原.四川什邡县,单位职务不详)冉茂涵(右派,长寿县小学教师)等四人,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其它彭福志(右派,地下党员,原铜梁县委农工部长)等14名人经中共四川省政法党组批准,由省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向四川省高级法院起诉,分别判处十年二十年有期徒刑,另外46案犯由各地公检法机关处理判决。此亘古奇冤大案,至今未获得平反,成为千古悬案。

我是“415”著名不认罪的反改造分子当然涉入其中,所幸活了出来。1962年我外逃西北,后通缉归案1963年解押回蓉,作为重犯与周居正、杨应森、魏昭、冉茂涵等关押于四川省公安厅梓僮巷看守所,还先后和他们同关在一个牢房。在周、杨两人被判处死刑前,还与杨应森囚入死牢整整两个多月。那日子真叫怵悚惊心,恐惧万分,成日脚镣叮当,刺刀逼眼,夜来探照灯在头上晃来晃去,每隔一小时警卫便来查仑,风声鹤泪非文字所能表达。

周居正时被杀我不在现场,难友李才义(右派,原省财政厅干部,现在四川省建行退休,今年已故)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1964年初,我们近千名被强制在永川劳改茶场就业摘帽右派正在给茶树修枝,打药,施过冬肥。一个天低云暗、霜风凛冽的日子,西山四大队所有的职工、就业人员和女劳教在黄泥塘红茶车间的大坝子里开会,大家估计又是教导员做形势报告,讲东风压倒西风乌鸦的翅膀遮不住金色的太阳那套老调。可是到了黄泥塘一看,两处制高点的山顶上架起了机关枪,环山坳的公路上也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连平时穿便衣的管教干部们腰间也别了手枪,气氛非常紧张。特别是在场部集训过的人,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幸而各队的人准时赶到会场,九点半准时宣布开会,原来是四川省高级法院的公判大会,一位法官首先宣读了一串名字,罪名是反革命集团罪,有的判15年徒刑,有的判20年,有的判死刑缓期执行。最后被武装押到前面的是个剃光了头,戴深度近视眼镜,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核对姓名、年龄、籍贯……时,才知道这人就是周居正。紧接着法官宣读他的罪行,主要是组织反革命集团——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自任总书记;书写反革命组织纲领——《新民主社会主义论》等等。最后宣判周居正死刑,立即执行。宣读完毕就给周居正的背后插了死囚标签,然后被架走,不到10分钟光景,天空响起了清脆的枪声……据说前面有人看见周居正听到执行死刑时好象在喊什么,行刑的公安兵马上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周居正个人的不幸,也给家庭亲属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长子周复生,次女周复甦因受株连被下放到边远山区当知青。周复生受了不政治上的歧视和生活上的煎熬,用镰刀抹喉身亡;文化大革命中周居正的妻子曾昭英(教师)被戴上反革命帽子游街示众累遭批斗,留在身边伴她的小儿子周复兴,受不了精神上的凌辱和折磨,于1968年投嘉陵江自杀。

几十年来的凄风苦雨,几十年来的孤灯冷衾,几十年来的凌辱折磨,曾昭英一直过着以泪洗脸的痛苦生活。现在年逾古稀的她在惟一的女儿周复甦的伴护下,靠微薄的退休金度日苟活,简直不敢去回想往事。真叫做休提起,休提起,提起来珠泪满江河。往事心惊魂断,雨血扑面,灯尽油干,不知幸福是何物?雪寒霜重,冷屋萧瑟,昏天黑地,此生何曾有片尔之乐?悲剧,悲剧,人世间重大的悲剧。

弱者的哀吟,地穴的声音,总能换起民间没有泯灭的爱与同情,原重庆市高级法院刑庭庭长、离休干部吴先生,出于古道热肠,向魏昭和周居正亲属伸出同情之手,无偿地向她们提供法律援助,花了几年时间自费跑遍省里不少县市,走访健在的当事人,对全案进行多次复查,又以律师身份看阅了所有卷宗,后深有所感地说:所谓周居正反革命集团案完全是沿袭反右派扩大化错误,强加于周居正、杨应森、魏昭等人的莫虚有罪名,此案不平天理不容!原判认定周居正、魏昭等人的犯罪事实多属刑讯逼供、诱供和指明问供的供词。全案查获的惟一铁证,就是周居正笔记本上的那篇题为《新民主社会主义论》的文字,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冤案错案,应从根本上推翻。

曾参与复查过周居正一案的部分法院审判员、副庭长、庭长,检察院检察员,从不同角度分析,均认为此案不论原判认定周居正等组织《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的事实是否成立,都不构成反革命罪。(按:所谓政治纲领不具有反革命目的,因此不构成反革命罪)。另外,周居正当年蹲国民党监狱的战友孙钢、杜文博、刘德彬、郭德贤、傅伯雍等也联名给最高法院和中共主席胡锦涛写信,为之呼吁复查。但当年此案的获功者硬是顶着不办,坚持维持原判,不予平反

活人继续流泪,冤魂继续呻吟……

2014/02/09/20140209212914247.jpg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