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说史】历史原来这样之秦汉篇(七)(多图)

秦时明月汉时关(七)

2014-04-27 06:50 作者: 刘翰青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罢建露台
汉朝这种富庶程度,用”富的流油“来形容也并不过分。可是在GDP这么高、国库又这么充足的国家作元首,刘恒自己却始终过着节俭的日子。历史上知名度很高的“惜百金之费,辍露台之役”(《贞观政要.卷六》),就是一例。 
 
所谓“露台”,就是一座露天的高台,多半用来乘凉观景。刘恒原打算在骊山修建一座,于是召来工匠计算相关费用,结论是需要耗费百金,因为修这个露台可以算国家工程,所以,这笔钱是从国库里出,不需要刘恒自己掏腰包。但是,文帝连连摆手:“百金相当于十户中等人家的家产啊,我住着老爸宫殿的这些房子,还常常担心给他丢了脸,哪里还能再造什么露台!”这项工程就此作罢。当地民众听说了这件事,感念汉文帝对百姓的体恤,在露台地基附近,建了一座纪念他的祠堂——“民感之,为立祠,其地有露台故址。”(《临潼县志》) 
 
当然,依礼制,天子和各级官员一样,生活标准都有相关的规格,如果超越了就是“逾制”,会作为过错被史官记录在案,也会遭到谏官的一顿挖苦。但是,这座露台的花费是完全合乎礼制的,依然被刘恒否决,却因此得到了百姓自发为他修建的祠堂,不能不让我辈后人感慨良多。 
唐太宗
“辍露台之役”节省的不仅仅是“百金”之费,更重要的是,刘恒为后世留下了一个参照。《旧唐书.太宗本纪》记载,唐贞观二年夏,众大臣知道唐太宗有风湿症,建议他说,按照《礼记》记载的制度,夏末的时候可以居住在台榭上,现在宫里这么潮湿,您修个阁楼住吧。唐太宗听了摇摇头说,我的身体不适合住在潮湿的地方,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但是,修这个阁楼要花很多钱,当年汉文帝“惜十家之产”而没建露台,我没有汉文帝贤德,花费却比他多,这哪里是爱护百姓的人该做的呢? 
 
却千里马 
 
人们的物质需要无非“衣、食、住、行”,豪宅广厦、宝马香车,成了很多现代人的终极追求,可是汉文帝不仅忽视自己的住房条件,对于衣、食、行也是如此。 
 
有一次,有人献给刘恒一匹宝马,据说可以日行千里,夜走八百。在那个汽车还没出生的年代,千里马的价值和作用,远在今天的“宝马”、“法拉利”之上,对很多人而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刘恒却说,天子出门,前边有打旗开道的,后边有卫兵的车子。出门打猎,一天最多跑五十里,随军出征,一天最多跑三十里。我骑着千里马,您让我老哥一个跑到哪去呢?“于是还其马,与道里费”(《资治通鉴.卷十三》)——他把路费给了献马人,让他把马牵回去了。而且,文帝还因此下发一道诏书:“朕不受献也。其令四方毋求来献。”——我不接受进献的礼物,请大家不要再来给我送东西了。 
 
古语云:“上好是物,下必有甚者矣。”(《礼记·缁衣》),好的政府是社会的导师,反之,坏的政府也会带动社会走向败坏。刘恒应该深明此理,他如果过上安逸奢侈的生活,很快就会形成一股上行下效之风,于国于民有害无利。正如《尚书》所言——“不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贵异物贱用物,民乃足。” 
 
《史记.孝文本纪》记载 ,孝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弛以利民。”——刘恒做了二十三年国家元首,没有为自己栽花修园子,没为自己盖新房子,当然更不可能修什么大剧院了,没给自己买豪华汽车、专机,甚至连条宠物狗都没增加,用的都是前任元首留下的。发现有给百姓造成不方便的政策,就立即放弃。 
 
慧眼识人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刘恒虽然是天命所归,但是单凭他一人之力,是打造不出盛世的,要成就“文景之治”,自然要有得力助手,大将周亚夫便是其中一位。 
周亚夫
周亚夫是汉初重臣绛侯周勃的二儿子。文帝后元六年,匈奴在边境大规模入侵,朝廷派周亚夫和刘礼、徐厉各带一支部队,分别到前线驻防。刘恒自己跟着去慰劳军队,到了霸上和棘门两处军营时,守卫听说天子来劳军,马上放“皇帝慰问团”长驱直入营内,刘、徐二将还带着属下骑马迎送。 
 
可是,到了周亚夫驻守的细柳军营,待遇完全不同了。刘恒的现行卫队到军营前通告:“天子且至”——皇上要来了,轮值的军官不放他们进营门,而且告诉他们:“将军有令:军营里只听将军的命令,不听天子的命令。”没多久,刘恒到了,守卫还是不放行。刘恒只好派使者拿着证明去告诉周亚夫:“我要进营慰劳军队。”周亚夫这才传令开门。守卫对刘恒的随从武官说:“将军规定,军营里不准纵马奔驰。”刘恒也只能缓辔而行。到了大营,周亚夫手持兵器,长揖到地:“末将盔甲在身,不能跪拜,给您行个军礼吧。”刘恒为之动容,神情严肃的靠在车前横木上,犒军完毕离去。 
 
出了细柳军营,众大臣都对周亚夫的行为感到惊讶。刘恒却称赞道:“此真将军矣!”(《史记.绛侯周勃世家》),他说,霸上、棘门两处军营,简直象儿戏一样,很容易被敌人偷袭,而周亚夫,“可得而犯邪!”——敌人能侵犯的了吗?一个月后,周亚夫被任命为中尉(公安部长)。 
 
有赖于刘恒的知人善任,为汉景帝刘启留下了不少贤才,除周亚夫外,还有窦婴、晁错等,都是安邦定国的能臣。 
 
薄葬霸陵 
人生之戏总有谢幕的时候,公元前157年,刘恒在未央宫去世。一生不曾奢侈的刘恒,要在死后也保持节俭的风格。 
 
他在遗诏中说:“我听说,天下万物只要有生就有死。这是天地间的理,不值得过分伤心。现在,很多人好生恶死,用很多东西陪葬,弄得倾家荡产,家人要长期服丧,以致于伤害身体,我非常不赞成这种做法。我很不贤德,对百姓也没什么帮助。现在人要死了,又要让天下百姓长期服丧,打乱他们的生活。让我变得更不贤德,怎么对得起天下人啊!我有幸当了二十多年皇帝了。依赖天地的保佑,社稷的福气,国内很安定,没有战争。我脑袋不太聪明,经常怕自己做错事,给先人丢脸。现在能有幸得享天年,又可以被供奉到高庙里,我能有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没什么可值得悲伤的。” 
 
以生荣死哀为梦想的人,并非少数。但是刘恒既不要生前享受,也不要死后哀荣。按旧制,天子驾崩,全国百姓都要服丧,其长短以年计。但是,刘恒要大家服丧三天后,就一切恢复正常。关于自己的阴宅——霸陵,刘恒嘱咐,保持霸陵附近山河的原样,不要大兴土木。而霸陵内部,“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史记.孝文本纪》)——霸陵里边的陪葬品,最多只能用瓦器,不准用金银铜锡等贵重金属装饰,就是为了节省一些,不增加百姓的负担。 
 
也许有人觉的,皇帝做到这个份上,未免太亏了吧。生前没吃好穿好,死后葬的也这么简单。可是,一百多年后,赤眉军攻入长安,据说,所有皇帝的陵墓都被挖了,唯独霸陵寸草未动。 
 
天子驾崩,依惯例要由群臣讨论拟定一个谥号,作为对已故“国家元首”一生的总结,谥有“美谥”、“平谥”和“恶谥”之分。为人宽厚仁慈的,称为“仁”,比如宋仁宗;荒淫无礼的,叫做“炀”,比如隋炀帝;杀戮无辜的,叫做“厉”,比如周厉王......而刘恒被众人认为“道德博厚”、“勤学好问”,所以被谥为“文”,因汉代强调以孝治天下,所以刘恒被称为“汉孝文帝”。 
 
汉孝文帝刘恒去世后,汉孝景帝刘启延续了文帝的治国方式,成就了几十年安定、富庶的太平景象。成为中国结束封建社会后的第一个盛世,被后世誉为“文景之治”。 
 
翰青叹曰:
 
地为氍毹天作幕,
浩瀚青史戏一出。
汉时关山留胜迹,
昔年新邑成旧都。
休咎福祸朝夕变,
兴衰成败有定数。
富贵荣华若浮云,
顺天应人莫自误。
                                    
刘翰青
                          壬辰年十月  于翰青草堂
(全文完)
 
 
参考书目: 
《左传》 (春秋 左丘明 著) 
《墨子》 (战国 墨翟 著) 
《史记》 (西汉 司马迁 著) 
《汉书》 (东汉 班固 著) 
《旧唐书》 (后晋 沈昫 著) 
《资治通鉴》 (北宋 司马光 著) 
《帝说图鉴》 (明 张居正 编辑) 
《楚汉春秋》 (西汉 陆贾 著)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