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了!那人吃人的年代(组图)

铁流:“怪事年年有,就没那年多”

2014-05-09 11:00 作者: 铁流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3/03/20140303152907144.jpg

2014/05/08/20140508215253386.jpg

【看中国2014年05月09日讯】那年,1960年。毛泽东异想天开的“超英赶美”的“大跃进”不足三年时间,给锦绣的神州大地带来满目疮痍。巢禽无树,赤地千里,饿殍盈道,鸡犬销声,不少地方发生“人相食”惨剧。我不但目睹人吃人的惨剧,还与一个吃人的人生活近半年时间,再有我的继母就活活饿死在这个年头。

1987年我在雷马屏劳改农场马家湾中队“改造”,同组一个叫刘发贵的犯人就吃过两个死孩子。他是个大高个子,凹额头,细腰长腿,肋骨爆突,火气特别旺。他是长工,有一手绝好的农耕技术, “解放前”长年帮地主干活,三顿白米干饭尽肚皮装,年终还有一石二斗"米的工资(约合400斤大米)。从来没有饿过饭,也不知饿饭是什么滋味。想不到解放后“翻身”十年后,连肚皮也撑不饱。

1960年公社食堂的大锅饭全是清水汤汤,除几片菜叶外没一颗米粒。他正当四十三四岁的壮年,饿得眼花头昏,浑身无力,走路老西看东瞅,只要能进嘴的东西就往口里塞。在生命垂危的此刻,大队支书五岁的小儿子患急性痢疾死亡,埋在住家后院坟坝里。他饿,他馋,一下贼胆包天,竟在半夜三更摸去扒出死孩,拿回家洗洗涮涮,偷偷地煮来吃了。一月后村里又死了个三岁孩子,他又扒来吃了。因做得不干净被村干部发现告到公安局,法院以“伤害风俗罪”判处他有期徒刑20年。他不认罪,经常当着狱吏吼:“我犯了什么法?政府不要,供销社不收,人家丢的,我捡起来吃了,就该劳改么?”

狱吏不理搭他,让他吼去。一次我悄悄问他:人肉什么味?他说:挺细挺香。说完了补白一句:“作孽啊作孽!狗都不吃狗,人却吃人。为了活命有啥办法?伤天害理啊,伤天害理!”看得出他很忏悔,这叫昧良心出于无奈。

1980年我“改正”回归报社,重操记者生涯。一次去灌县采访(今都江堰市),住在县委招待所。亱里睡不着,发现屋里一只大木柜里放有一叠陈年老账的旧文件。偶来兴致,随手取出一份翻阅,一看竟是1960年3月26日县委办公室的一份工作简报。题目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现摘录如下。简报称:

蒲阳公社八管区三队潘素华,女性,四十一岁,地主成份。一九五一年丈夫病死,为逃避改造,一九五二年便与贫农唐前武结婚。三月十六日晚,唐前武落水淹死,次日晨被发觉,管理区用棺材将其埋葬。其妻潘素华以假悲之情,叫社员埋浅点。回家后将菜刀磨得锋快,当晚夜静更深,带上锄头、菜刀、背兜等物,把坟墓挖开,将头、四肢砍下,并挖取肚腹及全部上躯背回家中煮熟自食……为及时有力地打击敌人,已将潘素华依法逮捕。

崇义公社三管区二队富裕中农周玉光,女,现年三十九岁。周对现实极为不满,资本主义思想严重,直至公社化后才入社。三月十六日下午竟将社员杜之田已死了两天的小孩(两岁多)从埋处挖出,砍去头部并将肚腹挖出丢在河里,将身拿回家煮吃……”

有了这些背景材料,再阅读此章时不会认为作者是在编造故事。

这桩骇人听闻的故事发生在川南宜宾。宜宾是“万里长江第一城”,抗日英雄赵一曼的故乡,前总理李鹏之父李硕勋的出生地。它是个古老的小城市,公元前250年左右,李冰通僰后纳入蜀郡范畴。这里山川秀美,物产丰富,地杰人灵,名士如云,自古以来是个不少吃不缺穿的好地方。想不到在中共治下的1961年,却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川的特大新闻:以人肉当兔肉卖。

那时传播都是平面媒体,没有电视、网络,加之当政者拼命封杀,知之者甚少。虽然此事相去四十多年,在小镇宜宾五十多岁以上的人还记忆犹新,谈起来仍不免摇头咋舌,连声不迭:那个年代真可怕、可怕,太可怕!

笔者以为,可怕的不是往事,可怕的是对历史的遗忘。如果毛派势力卷土重来,中国会再次出现“人肉兔丁”和“人相食”的悲惨局面。这不是作者的设想,是百分之百可能的事情。因为天安门城楼上还挂着他的头像,中南海门前的红墙上还有一行大字:“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人吃人”与“人肉兔丁”就是这个“思想”制造出来的。

卖人肉兔丁的人姓刘,住在小南街,世代经营兔丁。味道好刀工到位,在宜宾城里小有名气。在那个三月炒菜不见油,半月不闻肉香的1961岁月,哪家还养有兔子?生意关门,街市无声,饥肠辘辘,食不果腹。刘兔丁两口子和千千万万老百姓一样,惶惶不可终日。一天他在街头厕所边捡回一个死孩,偷偷拿回打理,贪利的老婆眼睛一亮:我的老天,财气来了!

他老婆是个嗜钱如命的人,会经营会盘算,且胆大妄为,什么钱都敢赚。她立即煮熟砍碎加上佐料,拿到街口叫卖。一城是饥汉,一街是馋嘴,不到半个时辰,一盆人肉兔丁被抢购一空。买到的欢天喜地,没有买到的垂涎三尺,谁也不知道这是人肉,还说好香好香。

有了钱就能够买“高价粮”、“高价点心”。钱在任何时候都通神遣鬼,可货源怎么办?他老婆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竟然用糖果把不懂事的孩子哐骗到家里来,用索子勒毙,然后下锅煮切。刘兔丁吓得发抖,连声说:狗娃他妈,不能这样哟,万一被公安局抓住要掉脑壳的。他老婆是出了名的河东吼狮,把眼睛一鼓说:这年头谁还管它公安局不公安局,听说公安局的干部也在吃死人。我弄好了,你给老娘拿到街上去卖,卖了把钱拿回来存银行。

刘兔丁不敢反抗,乖乖地拿到街上去。每次都疯抢一空,生意好得不得了。他们一连弄死了好几个孩子,赚了大把大把的钞票。人作坏亊得了利贪心更大,就像赌徒在赌场里收不往手

俗话说“久走亱路必然碰到鬼”。他老婆贪心太大,一次把个弄死孩子穿在身上的毛衣扒下,竟给自己的狗娃穿上。那失踪孩子的妈遍街遍城找孩子,一天终于发现了这件穿在狗娃身上的毛衣,再一打听是刘兔丁家的,立刻心生疑窦,向公安局报了案,一追查兔丁货源,刘胡编自然对不上,再去家勘察,床下一堆孩子白骨。还有什么说的,证据俱在。老婆是杀童主犯,剥夺公民权利终身,判处死刑枪决于市;他是从犯,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刘兔丁对到监里来改造很认罪,从不赖账。每晚政治思想改造的学习会上,都能痛哭流涕把自己臭骂一顿:我有罪,罪大恶极,感谢党和政府不杀之恩,我一定好好改造,脱胎换骨早做新人。我犯罪的原始思想根源,是好逸恶劳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在作祟……

他在说,我在记,心在骂:妈的,资产阶级是人吃人吗?你和老婆贪利杀童和资产阶级有什么关係?资产阶级是个伟大的阶级,它开创了工业世界,推动了科技文明发展,出了多少思想家和伟人!在人类发展的史上何曾有“人相食”与“贩卖人肉”的丑闻,是谁颠倒了历史,制造出这一桩桩目不忍睹的悲惨事件?回答只有一个:这就是残暴专横、没有人性的“无产阶级专政”。这是个万恶的专政,没有人性的专政,从不尊重生命的专政!我们一定要牢牢记住。

中国啊,古老文明的中国,为什么在20世纪60年代竟然还如此野蛮、如此无耻,到底是谁之罪?

2014/02/09/20140209212914247.jpg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