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后 美作家出书披露“六四事件”新细节(图)


【看中国2014年06月01日讯】(看中国记者柳成荫编译报道)英国《经济学人》网站5月31日发表文章“Ageing rebels, bitter victims”,以下是译文:

1989年6月3至4日的夜晚,中国军队动用坦克进入北京市中心,镇压了一场抗议。在坦克开进之前,这场自发抗议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示威已经持续了七周。自那以后,中国政府在每年六四到来之前都异常紧张。今年的气氛也是风声鹤唳。中共政权十分害怕那些不同政见者在六四25周年纪念日那天更加勇敢的公开地悼念罹难者和谴责中共暴行。

现在中国各大城市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巡逻,特别在天安门广场,这个广场已经成了动乱的代名词。

林慕莲(Louisa Lim)是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的一名记者,她写了一本书《人民失忆共和国》,讲述了不同身份的中国人在那个血腥夜晚不同的遭遇和故事。虽然中国年轻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他们甚少知道六四真相,表现的也并不在乎。

当林慕莲把一张照片拿给北京高校的一些学生看时,(照片上一个青年男子站在一队坦克之前,好像是想用他的身体阻挡坦克前进,地点是天安门广场)大概只有15%的学生能正确说出照片上所发生的事件。中共的洗脑教育很有效,就象林慕莲所说,很多中国年轻人甚至为今天的所谓繁荣为血腥镇压辩护。

六四坦克

今年的六四纪念日在中共的严格监控下,国内媒体当然也不会提到相关的话题。两年前,中共的审查机构甚至在网上阻止那天上海股市跌到64.89点的消息,因为它正好象征了1989年6月4日。

因为信息的封锁,在中国国内也没有人去留意,只有那些亲身参与了那次民主抗争运动,有良知的人们和死去了亲人的家庭会记得和悼念死难者。但在国内哪怕是一次小范围的纪念活动都是被禁止的。但是香港是个例外。因为中共对香港的管制相对较弱。

六四的记忆是深刻而惨痛的。就象林慕莲的书中所展现的一样,为此中国当局一直在努力在压制。作者大胆而谨慎地在书中描述了一系列当时一些参与者鲜为人知的故事:陈广(音译),现在是北京的一名艺术家,而当年他只是个17岁的戒严部队的士兵,为了不让示威者们发现他们的士兵身份,他们穿得和普通人一样,乘坐地铁、巴士或是步行着到了人民大会堂,从里面俯瞰广场上的示威人群。而另一批武装部队则蜂拥入城,向抗议人群任意开枪。

在人民大会堂内的士兵非常紧张,子弹穿过了大会堂的天棚。陈广的手紧张地握紧枪支准备冲向广场,但是他的双手却颤抖得厉害。为此,有人给了他一个照相机,让他拍摄当时的场景。

共产党永远不放心军队的忠诚度,不想让象陈广一样的士兵长期经受这样的考验。另一名不知名的士兵也告诉林慕莲,在他所在编号的部队中,每一个士兵在清理广场后,都必须将手里的炸药上交,他觉得这是部队害怕他们叛变。一个叫鲍彤的前中共高经官员,自镇压后在监狱中已经服刑七年了,现在仍然被监视居住。鲍彤认为镇压是错误的,当今中国,猖獗的腐败,信用缺失的政府,崩溃的社会道德,国土的流失等种种各方面存在着危机。中国人可能还没这么快的意识到去指责中共1989的杀戮,但很多人都能够认识到中国存在的这些问题。

林慕莲在书中详细地记录下了当晚所发生的一切和后来的情况。非常好地展现了中国民众的觉醒和对民主的诉求,并用抗议示威的形式表达出来。当时在中国有80个城市暴发了示威游行或集会。她用较长的篇幅描述了从未披露过的动乱中的成都。为了收集在一家酒店后院警察殴打几十位示威群众的事实,她曾十分辛苦和费力的走访了很多的目击者,因为很多的当事人在当时就被打死了。和其他首都外的城市一样,成都的官方发现当他们用自己制作的官方版本报导后,就可以不受外国电视台记录下的镜头所约束。林慕莲说,成都当局提供了近乎完美的第一次重新“改写历史”的案例研究,再把真实的情况一并切除。这种情况悲哀的反映了外部世界在观察中国这样大而又秘密的国家时的能力有限,花了25年,成都事件的真实历史,才在某种程度上得以澄清。

点击看原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