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识看中国经济社会-财富转移时刻

2014-06-16 09:11 作者: 王海滨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6月15日讯】我提及橡胶贸易商未来要消亡九成的故事,当然指的是现在的贸易商,未来会有新的贸易商出现。业内的贸易商都默不作声,只有业外人士才说你太悲观了。很可惜,我说的是事实,一点悲观都算不上。去年我在保税区的时候,我推测从高位套牢的贸易商,一路买下来,大概成本摊销在3300美元左右。更早的时候由于财经媒体冒用我和李世强总的名义发布新闻,引发央视财经节目介入后,银行业受到约束开始收紧橡胶业授信,这些年贸易商摊薄成本的努力越来越受到限制。我认为目前如果能够持有成本在2500左右,就已经是做的很漂亮了。要是能到2000,那绝对是大师级的能力。

许多贸易商仍旧憧憬着最后一个希望,那就是经济转暖,刺激来到,从而获得救赎。我不做结论性的评述,只说逻辑。我也希望业内不要拿忠言逆耳的话来恨我,这些年恨我的人很多,然而你们扪心自问,如果这三年以来,一年一年的听下来,觉得王大爷不是坏人,虽然不懂得如何做人处事,但还能在大趋势上说对一点点,听了那么一星半点,就不至于这么惨。事实上,我仍旧为保税区某些贸易商做顾问,去年虽然没有帮一些贸易商赚钱,起码帮助规避了上亿的损失。

你把橡胶圈放大5000倍,就是中国经济。 这些年来,银行利率、影子银行、民间高利贷的平均利率是多少呢?银行给国营企业的是6-9%,民企名义加灰色,高过15%,非标和高利贷18%-6分利息。我只问你一句:哪一些生意能跑赢利息的?只有做货币汇率和利率套利的才赚钱,无论是地产还是大宗贸易融资,都是杠杆工具。除此外,无论是地方投资、国企运营、私企生意都是亏本的。我认识的南方制造业龙头,全球最大某门类冠军公司,利润只有1%。数十亿营业额,只有2000万盈利,连利息都没赚回,依赖套利赚了些钱。这个行业的老二和其余二十佳排名中的七八个企业已经轰然倒闭。 更不用说效率低下,成本控制差劲的国营体系;也不用说地方投资很多无效现金流的建设。中国去年基建43.6万亿,资产负债表背后的内涵分析一下,就全部是银行和影子银行贷款。然而每年债务上扬带来的利滚利,正迅速吃掉所有企业的资产和本金。

实际上,不需要去整理太多数据,只看逻辑,已经明白所有道理。批发市场里的批发店小工都可以告诉你,如果年年不赚钱,只有靠借钱,是支撑不了多久的。这是常识。我告诉大家一个亲身经历,我老王最早欠债的金额也就一百万多一点,卖掉房子还了一半不到,到我最终清账的时候,过了六年多,总金额超过四百多万。为何?因为我在经营下一个生意时,因缺乏经验、没有人脉、生存压力等等,迫使我不得不用两个方法解决:低价倾销、继续借贷。低价倾销带来的问题是亏本销售,因为表面上没有亏,实际上财务核算下来,运营费用会吃掉销售额的很大一部分。而借贷中的利息又增加我的成本。应对债主和讨债的过程中,律师费、灰色费用又叠加上去。我最终解决这些问题的核心在于我开拓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利基市场,但我没有成功成为主要竞争者,后来因累转行的原因是债务施压,逼迫我继续降低价格竞争,无法集中于团队整合和品牌提升。虽然我成功的还掉了大多数债务,却也只是维持生存,最终机缘巧合到了大宗行业。这个过程就是中国经济的缩影,问题是中国经济还没有找到利润丰厚的新兴市场。整个中国经济在过去的十几年以一种资源错配和货币双轨制的方式,扭曲着榨干了自己,现在正面临所有问题的反扑。你不用想象太多经济学原理,只要看看橡胶业和我个人的例子,就明白我们在什么路径上了。

我们做的并不是摘抄别人的文字和数据,而是我一个个字写出来的东西,可能转瞬间就被抓取程序抓走了,然后通过所谓的大数据整理一下,变成了别人的敛财工具。所以,在中国经济中没有创新。而没有创新的原因,除了不尊重知识产权外,还有无法保证基业长青。没有私权保护,就没有办法保证许多产业的企业家有永续经营的思想。我接触的绝大多数企业家,都没有长期经营家族产业的想法,老了就准备退休,把儿子送出国外,或者从事金融玩资本。这个问题延续下来,又不免回到货币的问题:为何人们喜欢玩虚拟资产游戏,不喜欢实业?

因为我们国家有了十几年的货币双轨制。在2003年之后,国进民退摧毁了大多数资源行业,国营体系就沦为廉价货币平台,房地产就成为杠杆工具。廉价资金不仅仅压榨储户的账户,而且通过无数能够获得廉价资金的渠道,向缺乏资金的民营行业倾泻高利贷。房地产是其中的一个杠杆,放大了这场货币双轨制游戏。大宗商品和国际贸易是另一种货币套利游戏。许多从事实体的聪明人,最终发现了这些奥秘,他们参与了房地产投机,也参与了货币套利,以此规避货币双轨制对他们的压榨,并获得浮赢。问题在于他们中间许多人最终把房地产和虚拟经济套利当做了中国经济的真相,而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一种杠杆工具,用来转移财富和放大杠杆,最终他们在国家经济无法支撑的时候,被自己编织的情绪套了进去,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执迷不悟。

普通老百姓更是没有办法理解,我身边的人还在问我,你应该买套房子。当我听到我妻子从乡镇回来,告诉我她两周看到的省城地市县镇的城镇化情况,我就知道大势已去,能够救助的希望渺茫,可能需要一次大手术同时一次大输血,或许能救的活。乡镇呈现噩梦般的圈地造房,底层的地方豪强正在玩这些年高层豪强玩的游戏。而农民们正在做和市民一样的梦,正在把一层层的砖头堆积当做资产,完全不顾楼下的铺面只能租一两百块。而地方上完全看不到产业形成。你如果和北上广的许多外地商人谈起内地营商环境,他们告诉你无数离奇的压榨和欺骗,地方豪强对他们肆无忌惮的抢夺,以至于完全不能生存,所以他们宁愿呆在沿海发达城市。即使不从软件环境考虑,当地的人工税收也与沿海相差无几,而产业配套、物流成本、时间效率等等,都远低于沿海的一个个产业基地。

在农民已经聚集到城市,常年有3亿劳工待在沿海,地方上只剩下建房一条路。当农民想要转变为市民时,前方的路被户籍堵死,因此他们的消费就没有办法在大城市形成内需。因为他们还要寄钱回去买一套空关十几年的房子,还要存养老生病的钱。对于农村来说,土地流转的路也被谨小慎微的堵死,于是大规模土地落荒就成了现实。这就又回到了上面的粮食危机问题,是如何形成的呢?没有创新,因为创新没有保护;没有基业长青的打算,因为没有人有信心保住身家性命;没有新的内需形成,因为农民无法在大城市落户,小城市又因为营商环境恶劣,没有产业;没有良好的宗教环境,于是丧失信仰的人只好在黑夜的灵魂蛮荒之地寻求指引,到处是居心叵测的人们,于是就危及科学的社会现实,而原本科学和宗教并不是对立的.....种种病灶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我们分崩离散的经济和精神社会。

既然利息吃掉了经济的资产和本金,总有人赚钱的,那些利息去了哪里?对,能量是守恒的,恒定的货币代表的财富也不会凭空消失,那么财富去了哪里?我们的房子还是价值数以百万亿,M2达到116万亿,汇率还是6.25,股市还有几十万亿,现实中许多企业主还人摸狗样的开着奔驰,住着豪宅。那老王,你是在忽悠我们吗?我们在太平盛世啊,背一点债算什么呢?当一个实体经济只有美国的一半,M2却超过这个老牌帝国强国的三分之一还多时,意味着货币滥发了,钱贱物贵。更糟的是这些滥发的钱,居然对美元还是持续升值的。于是人们争夺这些名贵实贱的钱,来买贵物,于是利率上扬了。利率的上扬导致货币驱动经济的成本上升,经济开始迟滞。经济迟滞的征兆开始,那些从扭曲的货币经济市场赚得大钱的人开始溜走,于是这个货币资产就会被抛售,货币汇率就应该下滑。如果这个国家还强行维持汇率,就给了更多的投机者逃离的时间,增加套利的机会。

很简单的一点,在人民币持续泛滥,币值坚挺,利率低下的过程中,人民币资产暴涨,货币双轨制导致的货币资源获得者向市场倾泻高利贷的时候,高杠杆工具地产和基础建设都引发了财富的转移:1,缺乏货币资源的,向拥有货币资源的转移了财富。很可怜,储户并不是货币资源拥有者,能廉价借贷的才是。2,国内的这些人民币资产工具在运用的过程中,大量财富通过大宗商品的进口、成品的国际贸易廉价出口、借给欧美的债券资金、海外购置资产等等转移到了海外。此时,人民币资产的升值叫做:浮赢。已经转移到了国外的财富叫做:变现。如果你能理解人民币资产,最主要是地产和基建,是一种杠杆工具,你就会明白这样的资产,在货币扭曲的汇率和利率之下,价格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浮华之下的财富已经被掏空了,终有一天会回到本来的价值。当那些货币资源拥有者收网的时候,当那些跟庄的投机者迅速套现离去的时候,就是整个沙堆开始坍塌的时候。此时,货币当局如果坚持维持扭曲的货币汇率,试图降低利率来维系,如果市场信心缺乏,货币资源拥有者不再决定玩下去,投机者不再认为还有太多的机会。

所有的一切都会塌陷到本来价值。巨亏浮出水面。而你,将会有机会在街头伸出你肮脏的手:行行好,给点钱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