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一刀切中国富豪 主流媒体力挺(组图)


1400多位技术移民申请人,状告联邦移民部“一刀切”方式废止28万申请案的做法违宪,该诉讼在去年被判败诉。而今年仍有包括近1400名中国人在内的投资移民,又以同样理由再告加拿大移民部。胜算如何,或将左右加拿大现行的移民政策。   

代理此次集体诉讼的一位律师莱希(Tim Leahy)认为这次的诉讼胜算颇大,但也有多伦多当地主流媒体认为,不应再用纳税人的钱来补贴这些富人。   

此次代理上千投资移民状告加拿大移民部的诉讼行动,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市同时进行。在多伦多的代理律师,除了莱希之外还有律师加拉蒂(Rocco Galati)。而在温哥华,代理律师是一位黄姓(Lawrence Wong)的华人。   

不惧败诉先例   

当地时间本周三在多伦多举行的听证会上,加拉蒂将向格里森(Mary Gleason)法官提出的诉讼依据,首先是移民部并没有在承诺的期限内完成申请审核程序。“申请人原本被告知需要一年半至两年的时间来完成审核,但往往一拖就是四五年,而且连估计何时能完成都做不到,对这样的拖延也没有合理的解释。”   

其次,联邦移民部没有对申请人予以公平的对待,因为当联邦的投资移民项目被全部取消之后,魁北克省却是例外,这对申请其他省府的申请者等同于歧视。“魁北克省政府收取了投资移民的费用,但这些申请人最后落脚的地方,却往往是气候更温和或经济更繁荣的地方,例如温哥华或多伦多,令这些城市凭空要承担新来者所需的资源和福利。”   

依据以上论据,原告方提出,联邦法庭应在旧有投资移民计划被废止前,发出一个“履行责任令”(Order of Mandamus),强制要求联邦移民部履行职责,重新审核原告们的申请个案。   

如果这个要求被拒,移民部要向每个原告赔偿500万加元(约合人民币2850万元),而非仅仅是退还申请款了事。   

移民部的律师麦克莱纳根(Lorne McClenaghan)表示:“如果移民部受令优先审核这批申请人的个案,这对原本排在前面的其他申请人不公平。”   

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加拉蒂用一个例子反驳称:“假如一辆公共汽车发生车祸,车上有100名乘客受了伤,其中只有20人向法庭兴讼索取赔偿,那法庭是不是因为那另外80人没有索赔,就不批准向那20人给予赔偿?”   

目前,加拿大联邦政府已将废止旧有投资移民计划的建议,夹杂在今年的政府预算案中交国会讨论。由于目前执政的保守党在国会中占多数,因此预算案将很有可能会在本月26日国会休会期开始前获得通过。   

尽管已经有了败诉的先例,但格里森对判决还是非常审慎,她表示,会尽可能在26日之前拿出判决,以免饱受煎熬的申请人继续长时间的等待,但她也无法明确一个具体日期。   

莱希估计,如果格里森不能在6月26日之前作出判决,就很有可能会等到今年秋天,因为那时技术移民申请人状告移民部案的上诉审理已经结束,有判决可以借鉴。   

去年4月18日,联邦法院法官任尼(Justice Donald Rennie)做出裁决称,尽管他对这些技术移民申请人的遭遇表示同情,但移民部的做法并未抵触任何法规,也未侵犯申请人的人权。执政党有权因其多数党的优势,通过法律将积压案例作废。即使对申请人不公,但亦由国会的立法意图来决定,只能通过政治选举程序来解决,而并非司法程序。   

就算这批原告胜诉,获益的也仅限于他们这群人。莱希说:“在6月4日截止日期前,共有1469位申请人参加到此次诉讼中,其中绝大部分是中国籍人士。如果胜诉,移民部只会对这1400多位原告的申请重新审核,其他没有参与诉讼的申请人,不会从中得益。”

终止投资移民计划惹争议   

加拿大联邦政府今年2月宣布将终止现有的投资移民计划,受此影响的投资移民申请人约1.9万人。   

无论法庭上的唇枪舌剑如何进行,围绕这项移民政策的加拿大民间舆论,已引起各方关注。此次加拿大联邦政府之所以敢采取这样激进的手段来改变已实施了25年的移民政策,就是因为加拿大民间对现有政策不满,这一点,从主流媒体报道的遣词用句,以及读者的激烈评论中就可见一斑。   

《多伦多太阳报》在6月5日的报道中指出,投资移民法已引来很大争议,因为这些“超级富豪”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加拿大国籍,享受到加拿大的福利,而为此付出的,仅仅是要在5年之后才能拿回自己的80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56万元)抵押,尽管没有利息。而且这些有钱人做生意仍主要在海外,并不在加拿大投资,也不向加拿大政府缴税。   

文章的作者评论称,中途改变政策的做法,的确有损加拿大的信誉,不像加拿大人所为,“但加拿大的纳税人被敲诈、被强迫补贴富人,这样的社会现象更不像加拿大的传统。”   

在法庭上,律师在描述那些投资移民申请人的困境时称,一些申请人变卖了自己的生意,一门心思准备来加拿大,申请突然被废止后,失去收入的生活已陷入困境。还有的父母安排子女就读某些专为加拿大高等教育体系而设计的特殊中学,已失去参加中国高考的能力,申请被终止导致学生进退两难。   

在此次诉讼进行当中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事关莱希是否已失去律师资格却还在帮人打官司。有媒体挖出一段旧闻称,莱希曾在去年2月,被安大略省律师协会短期吊销过律师执照。《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去信向安省律师协会求证,协会方面回复称:“目前莱希先生在安省已经没有律师执业资格。如果一个没有律师牌照的人在法庭上行使法律权利,法官可以酌情拒绝听取此人的法律意见,因为此人无权代理他人。”   

对于安省律师协会的做法,莱希用“法西斯”来形容。他对本报表示,他认为事情的发端,是因为他对联邦移民部的穷追猛打而惹怒某些人,以致他被安省律师协会反复刁难,最后连在安省执业的律师牌照都被吊销。他表示,他与安省律师协会的纠纷,不会影响到此次集体诉讼。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