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经典特色:共产共妻与房产房事(图)

2014-07-07 11:52 作者: 武当剑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7月07日讯】中共官员男女二人下基层巡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入住酒店前,两人联系实际就“反四风”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各自进行了批评与自我批评。

男:今天,我作为领导就不搞官僚主义、一言堂了,住宿问题你拿主意。
女:如果两人各开一间房,就是奢靡之风了。
男:对!
女:如果两人住一间不做什么,那是形式主义,形式主义也应反对。
男:也对。
女:但做太多的话,就是享乐主义了。
男:对头,就做一次吧。要红红脸、出出汗、洗洗澡,敢于揭短亮丑,触及深处不怕痛。
女:好的,我这就登记去!

如果说上面的段子还是中国大陆百姓对中共党员干部普遍存在的“四风”问题恶搞的话,那么请看下面中共党员干部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例子。

七一党的生日前夕,中共党的诞生之地和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浙江嘉兴南湖区政府新闻办官微通报了一起免职决定:决定免去嘉兴南湖区委东栅街道党工委书记陈新华和新丰镇党委副书记、女镇长钱恩俊,以及钱的丈夫、当地派出所所长陈某三人党内职务。

人们不禁惊呼:中共女镇长与男书记玩车震,警官老公捉奸,这场车震泡沫剧不仅毁掉了“三官”,也毁掉了三观。

梳理近年来中共落马官员的作风问题通报,用词各有不同。除了“道德败坏”,还有“严重道德败坏”、“生活腐化”、“生活糜烂”等。不同措辞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区别?

“道德败坏”多涉及与女性有“不正当关系”;“生活腐化”所指官员多与情妇涉贪腐;

“生活糜烂”多指向“乱搞两性关系玩弄女性”。

6月5日,中央纪委网站关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甯违纪情况通报中,出现“与他人通奸”的措辞;6月30日,“中纪委一天内公布7名官员被开除党籍 5人与他人通奸”。近期查处贪官的报导中,纪委都把官员性乱定性为“通奸”,代替以前的“与多名异性长期保持性关系”,从而引起舆论和社会的广泛关注,网上也一时成为热词。

“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所谓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在中国的刑法及相关法律中,一般情况下,没有对通奸作出定罪的规定。但是在党纪中则有对通奸的惩戒规定。

在现如今反腐案例中,通奸一词正频频使用,想必有突出“自愿”之相互倾慕之意,从而淡化官员与婚外异性发生“性行为”中的“性贿赂”实质,最终脱逃个中权色交换之嫌。

在实际生活中,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中国官场的政治斗争中因腐败落马的高官们,白天在大会上还在大讲特讲“廉洁奉公”,晚上就去“贪污受贿,声色犬马”。可谓“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比如:今年以来被查处的第15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也是十八大以来查处的第33名高官,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落马前一天的上午,还在他主持召开的会上大谈特谈什么自我批评要“怕不辣”,相互批评要“不怕辣”。

他刚刚担任市长时即感言:“‘德为重、民为天’,人民政府为人民。”“‘公生明、廉生威’。我深知,市长就必须干净干事,堂堂正正做人。”

曾拜海瑞要做“清官”的万庆良还信誓旦旦作出4个“绝不”的承诺:绝不插手土地、工程、国有资产和招投标工作;绝不利用职权为亲朋好友谋私利;绝不追求个人特权和享受;绝不触碰纪律红线。

2012年8月10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并登载了题为《万庆良:必须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的文章。

在今年1月27日的市纪委全会上,万庆良再次谈及腐败问题,称“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不论曾经做出过多大贡献,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不料一语成谶。

据海外《新维月刊》近日报导,万庆良早年任地方官时,为讨好时任广东政法王、省政协主席陈绍基,想法搭上陈的情妇、广东电视台女主播李泳,并亲自从香港买了一只价值50万港币的玉镯,送给李。

内地资深媒体人赵世龙也在微博爆料指出,万庆良与接替他的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落马背后,藏着一段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指万和陈共用一名情妇,那公共情妇乃盖世神女,竟为万书记和陈书记各生下一个儿子。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2009年12月7日,同样是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也刊登了一篇堪称高大上的牛逼哄哄的报导:《看苏荣反腐那股子“狠劲”》,仅录几段,以飨读者:

“从苏荣讲话里,我们不难看出,江西省委对反腐防腐是怎样地动真劲,动狠劲,让人感到江西正以更加猛烈而切实的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贪污腐败。”

“江西从重、从严、从密、从深的反腐,充分地显示了以苏荣为班长的江西省领导班子与腐败的不共戴天。这不奇怪。凡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痛恨腐败,何况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从苏荣坚决贯彻中央精神抓反腐的那股子狠劲,我们看到,我们与腐败的斗争,是正义与邪恶、美好与丑恶的斗争,这个斗争是水火不相容的。”

民众不禁感叹:一个腐败透顶的人,却在全省全国人民面前装成反腐斗士,满口金玉良言,如此无耻不要脸,没有一股子“狠劲”哪成?

毫无疑问,苏荣、万庆良之流都是典型的“双面人”。中共官场这些数不胜数的“两面人”案例,不仅可以问鼎“奥斯卡表演金像奖”,也足够写一部现代版的《官场现形记》。

不过,共产党领袖们言行相反、表里不一,淫乱不堪,从其祖师爷马克思就已开始。

中共老祖宗马克思和女傭海伦.德穆特曾偷情生子,因奸情败露之后曾与原配夫人燕妮发生可怕的争吵,为了掩人耳目,最后求助于铁哥们恩格斯,由恩格斯认下私生子。

中共的另一位“导师”革命家列宁,因染神经梅毒导致中风54岁一命呜呼。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不仅迎来了革命胜利曙光,也迎来了苏联布尔什维克男人们“共产共妻”的黄金时代。深入研究布尔什维克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共产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仅限于抢掠财产和屠杀,这个革命还要全面破坏人类道德价值的所有准则,因此苏共高层的淫乱与残暴更是骇人听闻!

政治和女人是中共创始人陈独秀一生最爱。时为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北京医科大学前身)校长、中华民国医药学会创会会长的汤尔和先生,曾痛斥陈独秀“私德太坏”:“与北大诸生共昵一妓,因而吃醋,某君(陈独秀)将妓之下体挖伤洩愤,一时争传其事,以为此种行为如何做大学师表。”(《汤尔和致胡适函》)中共六大选出的总书记向忠发的红颜知己竟然是青楼女子杨秀贞。

作家鲁直人在《动向》杂志撰文揭露,中共自建党以来,高层利用权力满足淫欲致使性关系紊乱的现象就成为常态。纵观中共高层换妻有两次高潮:一次是抗战开始后的延安时期;再一次是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

财色是一对孪生兄弟,贪色之人必会贪财;贪财之人大都好色。江泽民在位十多年,除“闷声发大财”外,更是用“色情治国”,不仅自己带头淫乱,还鼓励中共高官包括军队一起淫乱,并大搞黄色产业。从此,名为“公共情妇” 实为“共产共妻”便开始成为中共官场新的一大特色。

香港明报引用北京航空航太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的话说,保守估计,中国有三分之一现任和卸任省部级官员涉及贪腐,人数近万。实际上,中共“十贪九色”,几乎个个涉及“两房”(即房产和房事),也就是前苏共“共产共妻”的变种。

据中共官方通报,刘志军仅房产就有374套,价值超过8亿元人民币;且道德败坏,玩弄多名女性。调查称,仅山西商人丁书苗就为刘提供了三个美女,这三个美女又为丁带来了30亿元的大项目。丁书苗曾出资5,000万元投拍新《红楼梦》,但用不用哪个女演员,让哪个女演员演什么角色,最终看谁愿意陪刘志军上床,谁愿意当刘志军的情妇。因此有人调侃刘志军“睡了红楼梦,还做中国梦”。

香港《争鸣》杂志2013年8月号文章还曾透露,刘志军确实保命有术,在揣摩透了习近平的心思后,放风说掌握有江泽民在专列上的春宫录影,自己要是丢命,家属就不惜冒任何风险在海外公开。这一点咬住了“老恩主”江泽民,江泽民反过来只能拚命“搭救”,免其死刑。

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有“百鸡王”之称,薄熙来荒淫也令人瞠目结舌,仅薄女郎就达100名之多。大纪元曾报导,被中共官方吹捧为“中国时尚民歌天后”的汤灿就是薄熙来、周永康二人的“共用情妇”,是卷入周永康、薄熙来政变的核心人物。甚至有人说,汤灿可能是大陆“最著名的公共情妇”。从情夫的数量和级别来说,直追甚至超过有“第一公共情妇”之称的李薇。汤灿还透过卖身监督中共高层,为薄熙来和周永康收集高层情报和“打通”要害关节。

在周永康掌控公安部期间,郑少东曾经被视为是周的“接班人”,二人也曾共用“公安部头号警花”、“公共情妇”王菲。

中共央视被外界称为中共高层的“后宫”和“公共妓院”。不久前落马的610头子李东生任央视副台长时,不但自己玩弄央视女记者、女主播,还不断开发央视的美女资源,充当中共高层官员的“皮条客”。周永康现任妻子、当时央视的记者贾晓烨,就是李东生性贿赂周永康的一部份。他还向中共最高检察长曹建明“贡献”央视最当红主播之一王小丫为妻。因此中共央视被民众讥讽为天下第一号大妓院,是“裆中央”的玩物。

“战场上一同扛过枪,淫窝里一同嫖过娼”;“同一个情妇身上犁过荒,同一个女人肚子开过光”。随着腐败不断曝光,有关中共军中“公共情妇”惊人内幕,也陆续浮出水面, “官妓”显出原形,部队文工团演员竟成了高官们的慰安妇。

中共军中“大老虎”徐才厚落马后,神秘的“军中第一美女”、有“东方玛丽莲梦露”之称的总政歌舞团前首席主持张澜澜再度成为网路关注的焦点。网上盛传张澜澜曾被徐才厚父子二人共同包养。据说有徐家父子撑腰,彭丽媛也拿她没办法。过去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现在是“打炮亲兄弟,上床父子兵”。

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包养数名情妇,其中包括几名来自军区文工团的女子,一名文工团情妇为其生下私生子,因两人闹翻,该情妇联合另两名情妇上访告状,最终王因贪污过亿,被中央军事法庭判处死缓。最终吞食“中共情妇管理局”(简称“中情局”)和“黄色娘子军”们的苦果。

谷俊山经典名言:中国的女星我都玩腻了。

军中“歌后”谭晶相传是前不久落马的中共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和曾庆红弟弟曾庆淮的公共情妇。谭晶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的《民族交响组曲 ——乔家大院》,该组曲最初构思来自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的江系红人李岚清,总策划正是申维辰和曾庆淮。

山西胡氏姐妹二人不仅是中南海大管家令计画的胞兄、山西政协副主席令政策与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铭的共用情妇,这对姊妹花还“睡倒”包括山西军区司令方文平少将、及另两名省级高层在内的5名省部级高官。

更奇葩、亮瞎人们眼球的是:

四川达县县委书记李春是四川的风云人物,曾被央视《焦点访谈》报导,被中共中央授予“中国当代焦裕禄”称号。2012年11月,被人在网路曝光,李春曾与9名情妇一同出游淫乱,拥有17亿人民币存款,19处房产,家属已经全部移民法国。

涉案情妇陈露接受大陆《前卫》杂志采访时坦露,自己是已落马的中共湖南省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与湖南省原工商局公平交易分局局长邓毅的共有情妇。“我怀孕了,但我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大陆民众嘲讽道,不知道谁是生父,那就是“党的儿子”。

女贪官淫乱则是“双料”的,既出卖色相谋权又以权养情夫。曾担任中山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务的李启红有10位情夫,其中一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婿。

安惠君在担任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一职期间,为满足自己的色欲,她多次以出外考察的名义,指定年轻、英俊的基层男警员单独跟随她前往外地。

被称为“三湘第一女巨贪”的原湖南省六建公司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蒋艳萍,不仅通过与40多个官员的性交易,从一个仓库保管员爬上了副厅级高官的宝座,而且即使最终身陷囹圄了,还能用“肉弹”把看守所副所长放倒,得以“绝处逢生”,被广传为“桃色传奇”。

“两代三花同床乱伦,黑白两道保驾护航。”据调查,湖南省发改委官员郭忠礼竟然与岳母娘、老婆、小姨子三女同床乱伦。

中纪委公布历任宝鸡市市长、市委书记,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有“拉链市长”之称的庞家钰,还采用“调虎离山”之计睡下属妻子,但他没想到的是,他最信任的情妇组成11人的庞大“情妇告状团”将他“扳倒”。

甘肃两中共官员在女下属婚礼前2天将其迷奸。

北京成人“奶妈”现象,让我们不但感觉刘文彩又回来了,而且更看到了一个“升级版”的刘文彩。因为“升级版”的现代“刘文彩”目的不仅仅是喝奶,更重要的是与“奶妈”发生性关系。真是“贪腐嫖赌今又在,六十年后还旧国?”

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原湖州市长黄萌,涉嫌贪2亿,有84套房产,玩过女人510人,从其家搜出5,000万现金,再次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就连党媒《人民网》也不得不承认:“中共官员共用情妇,已伤及政体!”

来源:网文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