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中学教育把人都教傻了

我译《留侯论》

2014-08-07 07:02 作者: 后海居一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8月07日讯】留侯论是苏轼的一篇光辉散文,其立论,结构以及举例皆无懈可击。几百年来为人称颂,也是今天语文教学的典型作文范文。我最早接触此文大概有40几年了吧,文革期间的中学教材今天已记不得老师当时讲了什么。今日偶尔百度出来才发现这篇文章不得了,几乎全国的中学老师都拿它来说事。更不得了的是几乎全国的翻译都出奇的照抄出错,说得好听些,有一句翻译不是那么准确。这好像有些奇怪,又可以说不奇怪,因为这也是国家政治体制造成的奴才教学:与权威保持一致。

有问题的句子出在第二段的这一句:“……当此之时,子房之不死者,其间不能容发,盖亦已危矣。”请看,原文就是这么的精美简练,还严密的无懈可击。

我们来百度一下这句的翻译就会看到千篇一律:“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情感,以他个人的力量,在一次狙击中求得一时的痛快,在那时他没有被捕被杀,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也太危险了!”

问题出在“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的翻译。请大家仔细思考一下,这个句子是不是前后不融洽?如此美妙的文章,翻译时竟然在这里留下一道这么深的刀痕斧迹,实在令人痛惜。

我说这个句子的翻译有问题不是说他们的理解有问题,而是表达出了问题,更是人云亦云的教条害人不浅。孤立来看,“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什么意思?我觉得狗屁不通,一个大国的教育居然就沦落到这水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突然我想到了“乐声”牌日本电冰箱,“乐声”原文是National,不用说翻译是日语翻译,而且他不懂英文。又因为不懂英文又不谦虚谨慎,所以简单地按音译成“乐声”。还好没译成“乐殉”,否则大家都得安乐死。日本人爱国心很强而且表现很现实,好东西当然是“民族”制造,不像我们千篇一律急火攻心便上街砸车。

我不是日语翻译,但今天非要说声对不起和你们过意不去了:对不起,请你们别开国际玩笑,赶紧把“乐声”改成“民族”并向消费者道歉;我不是语文老师,但今天非要说声对不起和你们过意不去了:对不起,请你们少做跟屁虫,从此把那狗屁不通的句子改成:“可谓是不幸中万幸”并向学生们道歉。

我是教英文的,深信翻译工作无论是两国语言的翻译还是古文的翻译,信达雅都是永恒的标准。首先要“通”,翻译不是各说各的。我们知道无论是汉语还是日语,过去都是没有语法书的(连音标都不准确幸好借用了罗马字母)。近代语法的出现完全是受了英文的启发,这一点不得不承认英文的科学性。不要不服气,开口闭口什么五千年文明,没用,说多了还挨打。

我知道日语翻译是不敢多说话的,因为他们错的无可挑剔;但我们的语文老师一定会不服气,这是中国人的德性。这都没关系,只要说得通——,还是那个“通”字。我们心痛祖国的教条式教育,问题就在这,通则不痛。中国的问题是各行各业都出现了山寨,教学也不例外。我真希望能回到中学年代的座位上,认真再听一堂课。但是就在这堂课上我要举手发言,说出我对这一段的翻译——

“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情感,以他个人的力量,在一次狙击中求得一时的痛快,在那时他没有被捕被杀,可谓是不幸中万幸,也太危险了!”

这时有朋友提醒我,担心我以个人的力量,在这次狙击僵化的教学体制中求得一时痛快,如果不被老师们围剿,可谓是不幸中万幸,也太危险了!其实我还真不在乎,大不了当是抛玉引砖罢了。退一万步说,如果我真的理解有错,权当是中国的中学教育把我教傻了。嘻嘻,哈哈,你懂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