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如何结束与习近平下一步走向

2014-10-10 22:53 作者: 石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10月10日讯】在今天的《今日点击》节目当中大家会听到有关国安部的人参与在香港占中当中如何指导黑社会,如何参与黑帮的这种打杀的做法,这种做法跟我们日前跟大家分析的情况基本都类似了,就是实际在香港最后的阶段是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到今天我们知道,香港学联跟政府之间,已经按照三项原则基本大家通过了,也就是说变成星期五的时候可能要谈判,当然中间肯定会有摩擦了,到今天我们看到说法就是说已经非常安静了,没有听到任何的其它的冲突上的这种说法。

没有冲突上的说法变成了跟在星期日的时候《人民日报》社的舆论,梁振英的说法完全不一样,大相径庭,他们所发布出来的消息和在香港的那些知名的学者,以及我们这些经过六四的人都感觉到真的要镇压,真的要玩命,真的要玩狠的了,结果相反,骤然没有了,这是我们看到客观事实。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跟大家提醒一个说法,我说习近平没说话,这是我一直跟大家强调的,李克强作为国家总理,香港直接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在这个背景之下总理一句话都不说,这里面必然有原因,这里面必然有诈,咱说白了。

而我在节目当中曾经提醒大家,我说实际他们在等着一个时间,在我的眼睛里他们在把时间一直耗到四中全会,这是我的看法,至于另外一方,梁振英他们为什么往死了做,以国家的名义,以香港政府的名义,往死了顶,无论顶到哪一步,他们都要吃到一点,就是做这种冲突性决定的决策的人一定让习近平自己做,他们只不过营造一个氛围,就让习近平下不了台。但是截止到我们看到了10月8号的早晨7点钟习近平没出声,有人说习近平的感觉有点像2012年神隐的感觉,他就不说话,就针对这件事情不讲。

那他为什么呢?一个我刚才看到了有关四中全会的所谓的重点,另外一个消息看到中国军队将领实际是各集团军出现非常大的调防,在我的眼睛里真正的大牌在后面,到底会出什么样的大牌,我在节目当中也讲了,我说其实纵观习近平、王岐山两年的做法,总是后发制人,这一次他会做什么样的方式呢?为什么习近平在过去的时间里,总是后出牌,我们在太多的节目中介绍过这个特点。

如果从后出牌来讲,其实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十八大完了之后习近平上台之后,我们知道他一直耗到了三中全会,去年十一月份,对头不到一年,耗到三中全会之后才是他真正的动手,而三中全会的动手,我们知道,三中全会只有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三中全会之后为什么可以动手了,而三中全会之前不动手?三中全会之前没有这两个机构,而这两个机构是什么机构呢?是国家属下的机构,不是共产党属下的机构,而这两个机构却可以抗衡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的决定。

所以他真正想做的是以国家的概念要顶替政党的概念,在我的节目当中已经多次跟大家分享这样的主题,可惜很多朋友没听出来,很多朋友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他在这方面对自己的苛刻要求是相当相当苛刻的,是相当相当严谨的,因为他深刻的意识一点,十八大不是他的天下,十八大是江泽民、曾庆红的天下,如果顺着党务系统去走,他必死无疑,所以他必须跳出党的系统,必须跳出政治局常委的系统,才可能有他的生路。

9月29号,江泽民带着现任政治局常委他的三个人和过去政治局常委的他的四个人,共同露面在音乐会上,这样的音乐会应该是只属于现任官员的,而不属于已经退休官员的。30号的国宴,大家一块吃饭,那是所有活着的中共政治局以上的官员都可以参加的,但是29号的音乐会是不应该有已经退休的官员参加,而江泽民执意要参加,就是摆道要跟他干,而江泽民带的人马是过去政治局常委的人马,他带的是党务系统的人马,他带的这些人马正是当年习近平在三中全会之后才敢动手的原因,就是他必须跳出党的系统,很多人不懂这点,很多人看不清楚这点。

跳出党的系统来讲,最好的一个原因是为习近平以后的路来铺垫,所以他必须拥有足够的耐心。我们今天看到的整体的反腐一切都在于三中全会之上,这个很多朋友可能不太清晰中共的这个体制关系,中共的体制关系的前提就是党高于一切,现在习近平如果他秉承了党高于一切的话,他死定了,我跟你说吧,他死定了,很多人根本没理解到这点,骂这个骂那个,我觉得都是瞎掰了,瞎掰的意思就是你没跳出他那个圈子,你不跳出那个圈子的话你会永远看蒙的,你永远用陈腐的观念看着今天完全改变的世界。

今天是10月8号,今天是血月,类似于月全食,2014到2015连续出现四次血月,4月份一次,10月份一次,明年还是4月份一次,10月份一次。在血月当中还有另外一个概念,最近的两次血月却与中共直接相关,1949年到1950年那是一次两年内的四次血月,中共共产党夺取政权,是在那年;1966年到1967年那是最新的一次,这是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大家要听懂我们在面临着什么。今年2014到2015再次出现四个血月,所以在我的眼睛里今年会出现巨大的变化。

我刚才跟大家陈述了,我说习近平不说话的原因是因为他要严格的把控在国家的体制范围之内,要直接对打的是党的体制,他愿意不愿意,大家认为他保党不保党,我觉得这些问题都不大,问题就在于他先保命,搁你你也得保命,搁我我也得保命,我必须要想着办法去保命,其它都是瞎扯,没有命什么都是假的。

在这个背景之下出现了一个问题,最新的一个说法,这是昨天在几个媒体当中都提到这个问题,军队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军队将领出现了非常频繁的调动,基本拿出来的内容说,习近平对陆军而且军区当中的主要的野战军的集团军进行军长和集团军的直接的将官的调动。

大家要明白,各集团军的军长那是真正实权的人物,那是真正掌握军队人物,那是有枪有炮,他带着军队就可以反了。文章介绍说,解放军一共有十八个集团军里面今年年初就有五个集团军换了军长,而沈阳军区第十六军,济南军区第二十六集团军两个军长近日被换,济南军区下管的第五十四、二十集团军以及南京军区的第十二、三十一集团军的政委也被换人,这些都是纯野战军,纯军队的,手里有直接兵权的,所以不同的媒体都认为近日集团军的主要的将领被换,原因就跟徐才厚有关,习近平要切实掌握野战军当中最具实力的这些人,真正掌握实权的这些人。而在香港出现这样大的变动的时候,习近平根本就不动,习近平却是完全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在做。

文章还提到说,习近平曾经在福建十七年,而与当时任空军第八军的局长许其亮和当时三十一军的军长蔡英挺这些人交情蛮深的,所以你看到现在的许其亮是上去了,但是同时他却也与习近平当时在福建时就有过交情,是这么一个横跨的关系。他也提到说其实包括空军司令马晓天,海军司令吴胜利,总装备部长张又侠,这四个军委委员其实跟习近平之间都是相互有关系的。我想说的意思就是他要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要把军队搞到,掌握真正的实权,如果没有真正的实权,换句话说其实你不用谈实权了,如果自己的安全无法得到保障的话,其它一切都是胡说了,如果安全得不到保障的话,其它一切都是假的。

作为整个江家帮来讲,我的节目说他完全是以香港作为平台,某种程度上江泽民、曾庆红、曾庆淮,曾庆红的弟弟,加上梁振英,把香港的所有老百姓,香港的学生作为工具,作为赌注,要堵死习近平,借习近平的手大开杀戒,下达杀人的命令,然后染红习近平的手,让习近平也成为跳进黄河洗不清的人,所以他一直是往这个路上逼,但是逼到现在我们知道话都说绝了,气氛也造绝了,一切都造的下不来台阶了。

但习近平最大的特点,我们在前面我跟大家介绍很多了,习近平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憨厚,很多人不理解这个意思,憨厚的人让人们看起来他不是脑筋很灵活的,他会认死理的,我今天不打我就不打,你今天下不来台你活该,跟我没关系,你今天想用这招憋死我,我先憋死你,你往死了憋我,我根本不在那儿出气,他弄这手活。

大家注意《人民日报》,新华社在唱高调说把香港的学生称为暴民的时候,李克强也不说话,习近平也不说话,而我们听到的是张德江的声音,而张德江现在同样不敢直接说话,大家要懂得这中间的份量,这个份量是非常大的,这个份量就明摆着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他们要拖时间,反正你现在只能仰仗着香港去处理,去挑战我。你挑战我,我不应战,我一定要把时间拖到四中全会。

而刚刚看到的四中全会的消息说,四中全会要在司法的角度上提出重大的决策,他说主要涉及到司法独立,反腐机关独立,土地政策改革,其中反腐机关要变成直属中央的一个独立的机构,他类似于联邦调查局,他说参照联邦调查局,而法院完全独立于政府是一个跟地方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么一个独立机构,他是这么来的。

除此之外他说政府方面,现在的中共政府有五级,他说改成三级政府,现在的政府财政有中央、省、市、县、乡镇,一共有五级,他要改成中央、省、市县三级财政,这跟西方正常的社会是一样的。西方正常的社会都是三级政府,联邦政府、省州这是一级,然后市是一级。你上西方很多地方你会发觉市级政府靠什么呢?靠卖房子收税,靠汽车税,靠这些,省级政府在你消费的时候直接有省税,各省不一样,而联邦主要是靠市民们在消费的时候收取的联邦税,所以角度是不同的来支持他的财政。中共不是,中共有很多级。

另外一个这个司法独立,他主要强调的就是各地法院与地方政府、地方政法委独立,由北京透过最高法院直接领导、拨款,人事由最高法院来指定。你要明白他跳出了地方政法委,而政法委是党务系统的。

所以在我的眼睛里,四中全会将是继续在三中全会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基础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的基础上把党务系统,把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权力干掉,但他必须以军队作为保障,而各大军区和集团军的军长政委是他最直接需要保障的部分。反过来作为江泽民、曾庆红来讲,在这一次的香港的事情当中,在我的眼睛里,他的所有的人马全亮相了,也就是说以前还算隐蔽的,现在到底谁是他的人在这一波的浪潮当中,全都亮相了。

我曾经跟大家讲过,我说你要到11月份,今年的11月份会有的看的,9月底10月初在香港出现了大的波动,到了今天我们看到了异常的安静,我们就看8号到20号之间是否还有其它的事情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要保证的是四中全会的召开,而四中全会召开完一个星期就进入11月份,他要开三天,从20号开到23号,进入11月份反过来用四中全会的结论,用四中全会的决定,用四中全会的机构反过来要弄在这一次相香港事件当中所有出来的事情,这是习近平、王岐山总是后发制人的特点之一。

再说刚才那问题,他为什么要后发制人呢?因为当十八大他上来的时候他就是光杆司令,底下谁是谁他不知道,他摸不清,谁看见他都是点头哈腰的,但至于我心里向着你不向着你你也不知道,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在三中全会之后,当他有了那个机构的时候,他是顺着周永康这条线打,越打越顺手,越打提溜出来的人越多,他就敢打了,对吧?可是在打的过程当中我们都看到是一串一串的,一波一波的,一堆一堆的,这个时候他就要考虑整体的稳定,打谁不打谁,先打谁后打谁,打谁屁股砍谁脑袋,还是腰斩还是力砍,他不一样。这一次我自己的说法了,等到11月份,他真正习近平不说话的原因就是要在四中全会当中有说法。

香港占中现在变成了实际香港年轻人占领香港,我看到过统计数字,是15岁到29岁之间在这一次占中过程中占了百分之九十五,而我们也看到占中三子实际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无法控制了,而学联反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却有着相当大的主动权,具有相当大的号召力。而在过程中最新的调查也显示,大多数香港人是支持学生运动的,可是到了今天,实际出来占中的人已经相对很少了,而学生跟政府之间以三项原则为准则已经达成了谈判的协定。

作为这一次整个香港的动荡将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呢?每个人现在都在探讨,我们也在看到梁振英说什么,这一项是所有人探讨的,而骤然冷却到现在却是在梁振英高调的说话在中共刘云山主控的宣传系统当中,把香港学生称为暴民,在国家安全局九组的这些间谍特务参与之下,动用香港黑社会,以打破头的方式要挑起年轻人以暴力方法反抗的做法失败的背景之下,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英国跟美国的媒体也在探讨这样的事情,我相信很多朋友也在探讨这样的说法。

而我个人从来没改变过,梁振英下台这恐怕就是最快的第一步,梁振英跟《人民日报》称香港罢课的学生为暴徒,与香港的黑社会的暴力的冲突包括侮辱那些女孩子的那些男人的那种极端的做法是在同时间发生的。大家可以回顾一下,梁振英的电视讲话,梁振英是不是在香港,他也挺鬼怪的,就有点像当时被闹了革命的其他国家的领袖一样,电视讲话就是一个背景没有第二个背景,永远地是讲话,藏起来了。他的电视讲话的时间跟《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的屡屡的强硬的说法,口调越来越高的时间是相吻合的,而同时与在旺角、铜锣湾用这种极端侮辱、打杀的方式来羞辱、欺辱,来用暴力的方式对待那些占中的年轻学子的黑社会是同一时间完成的,大家要明白这是同一时间完成的。

反过来说,梁振英、黑社会、刘云山是一体的,我在今天的《今日点击》节目当中已经引述了香港的《苹果日报》做过调查之后的非常细致的内容,香港的黑社会在这次运动中直接受控于政法委体系当中的国家安全局,都是国安领导的,而从国安那儿每天拿钱的,我在前两天节目当中提醒了,我说你注意那些人暴徒们为什么不怕镜头,为什么一定要在镜头前声嘶呐喊,彰显出他极端暴力的摸样,因为他要挣钱,他要在镜头前弄出撕裂的脸,他就拿两千、三千、五千港币,他要没在镜头前露脸他就没办法拿出证据去领钱,你说这邪恶不邪恶,这钱哪儿来的,这钱是国安给的。

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在9月30号的酒会当中说,要在港澳地区深化一国两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张德江、刘云山、黑社会、梁振英,他们要把香港给营造成在基本法当中有一条,如果香港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动荡,政治动乱,社会动荡是可以考虑终止一国两制的,而终止一国两制的命令只能习近平下,大家要明白这个故事就这么唱了。如果这个故事这么唱的话,大家就想想,作为习近平他是傻瓜呀,他肩膀上的东西就是吃东西的吃货啊,光吃包子,不可能,他一定是完全清晰对方在干嘛,所以今天习近平就是不出声,你打破脑袋我也不出声,你怎么着吧?就把梁振英给割了,我跟你讲真把这只狼给割了,估计就死定了,这是我跟大家说的,我从来就说他死定了,我就没改过口,而且这一次我相信他会死的非常惨。

叶刘淑仪的突然的露面接受《纽约时报》的专访,接受BBC的专访,显示出她想竞争2017年的特首,她实际现在就想接梁振英,而当年二十三条,作为保安局长的叶刘淑仪,她所完成的方向不正是当时江泽民要完成的吗?所以我相信叶刘淑仪透过她自己的管道,她懂得梁振英已经死了,梁振英已经死了,必须要找接替的人,中央一定要找可信的人,靠得住的人,作为叶刘淑仪咱说实话在当年推广二十三条的时候她够狠,绝对够狠,所以在她的概念当中,在她的字典当中我并不认为她对中共最上层的打斗有多明白,但是她绝对是一个政治上的投机者,她是一个政治上钻空子的人,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她会跟党的利益是一样的,出卖所有的人。

所以可以变相讲,在梁振英如此高调的进行要维护香港稳定的时候,叶刘淑仪突然出来说有意竞选2017年的特首,她是存心拆梁振英的台,但是她拆梁振英的台她受什么目的指使?她完全是自己的私人的贪婪,而她有这样的想法,她又有这样的渠道能够闻到这样的声,所以梁振英下台是确定的。

而梁振英下台将是一个非常好的软化香港冲突的一步,在什么时候下台?在习近平掌控了军队,习近平在有关四中全会把法制的概念切实的提出来,遏制住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规定,在这个时候梁振英下台。因为梁振英下台下一步就是曾庆红调动他曾经掌控的党内的所有的组织机构,以党的组织原则,以党的规矩党的纪律来罢免总书记,但是如果四中全会开在先,把有关法律相关的军队的人马都安排完了,那政治局的规定和党的纪律规章制度可以被废掉,可以在这个时候产生不了作用。

我还是跟大家说那句话,今天是10月8号,今天是第二个血月,这个血月今天同样是在犹太人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也是犹太人的住棚节,是纪念摩西遵守神的旨意,带领居住在埃及的所有犹太人出埃及记,逃离埃及当时政权的极端残暴的统治,而埃及当时的权利者根本不相信当时的犹太人的主、神耶和华。而在出埃及记的路途当中长达四十年,所有这些犹太人风餐露宿没有自己的家,他们只能搭蓬帐来过夜,所以今天叫“住棚节”,是纪念当时摩西带领他们主耶和华给予他们食物这样的历史的故事,是感谢神的故事,是感谢神的节日,而他们感谢神也好,如何也好,这里直接表现出来的是神的存在,肉眼看不见,而残暴政权的存在在屠杀奴役神的子民的故事。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上所反应出来的,在香港所反应出来的故事与这样却有着一种内在相通之处,所以在我看来谁先下去,梁振英。梁振英的下台将缓解这件事情,而这件事情真正的结束不在香港,在北京,很可能在四中全会之后,很可能啦,当然中间有什么更大的变化,那咱也不知道,我只是站在我们现在10月8号我们看到的内容的角度上跟大家分析。

那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再见。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515028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在今天的《今日点击》节目当中大家会听到有关国安部的人参与在香港占中当中如何指导黑社会,如何参与黑帮的这种打杀的做法,这种做法跟我们日前跟大家分析的情况基本都类似了,就是实际在香港最后的阶段是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到今天我们知道,香港学联跟政府之间,已经按照三项原则基本大家通过了,也就是说变成星期五的时候可能要谈判,当然中间肯定会有摩擦了,到今天我们看到说法就是说已经非常安静了,没有听到任何的其它的冲突上的这种说法。

没有冲突上的说法变成了跟在星期日的时候《人民日报》社的舆论,梁振英的说法完全不一样,大相径庭,他们所发布出来的消息和在香港的那些知名的学者,以及我们这些经过六四的人都感觉到真的要镇压,真的要玩命,真的要玩狠的了,结果相反,骤然没有了,这是我们看到客观事实。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跟大家提醒一个说法,我说习近平没说话,这是我一直跟大家强调的,李克强作为国家总理,香港直接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在这个背景之下总理一句话都不说,这里面必然有原因,这里面必然有诈,咱说白了。

而我在节目当中曾经提醒大家,我说实际他们在等着一个时间,在我的眼睛里他们在把时间一直耗到四中全会,这是我的看法,至于另外一方,梁振英他们为什么往死了做,以国家的名义,以香港政府的名义,往死了顶,无论顶到哪一步,他们都要吃到一点,就是做这种冲突性决定的决策的人一定让习近平自己做,他们只不过营造一个氛围,就让习近平下不了台。但是截止到我们看到了10月8号的早晨7点钟习近平没出声,有人说习近平的感觉有点像2012年神隐的感觉,他就不说话,就针对这件事情不讲。

那他为什么呢?一个我刚才看到了有关四中全会的所谓的重点,另外一个消息看到中国军队将领实际是各集团军出现非常大的调防,在我的眼睛里真正的大牌在后面,到底会出什么样的大牌,我在节目当中也讲了,我说其实纵观习近平、王岐山两年的做法,总是后发制人,这一次他会做什么样的方式呢?为什么习近平在过去的时间里,总是后出牌,我们在太多的节目中介绍过这个特点。

如果从后出牌来讲,其实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十八大完了之后习近平上台之后,我们知道他一直耗到了三中全会,去年十一月份,对头不到一年,耗到三中全会之后才是他真正的动手,而三中全会的动手,我们知道,三中全会只有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三中全会之后为什么可以动手了,而三中全会之前不动手?三中全会之前没有这两个机构,而这两个机构是什么机构呢?是国家属下的机构,不是共产党属下的机构,而这两个机构却可以抗衡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的决定。

所以他真正想做的是以国家的概念要顶替政党的概念,在我的节目当中已经多次跟大家分享这样的主题,可惜很多朋友没听出来,很多朋友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他在这方面对自己的苛刻要求是相当相当苛刻的,是相当相当严谨的,因为他深刻的意识一点,十八大不是他的天下,十八大是江泽民、曾庆红的天下,如果顺着党务系统去走,他必死无疑,所以他必须跳出党的系统,必须跳出政治局常委的系统,才可能有他的生路。

9月29号,江泽民带着现任政治局常委他的三个人和过去政治局常委的他的四个人,共同露面在音乐会上,这样的音乐会应该是只属于现任官员的,而不属于已经退休官员的。30号的国宴,大家一块吃饭,那是所有活着的中共政治局以上的官员都可以参加的,但是29号的音乐会是不应该有已经退休的官员参加,而江泽民执意要参加,就是摆道要跟他干,而江泽民带的人马是过去政治局常委的人马,他带的是党务系统的人马,他带的这些人马正是当年习近平在三中全会之后才敢动手的原因,就是他必须跳出党的系统,很多人不懂这点,很多人看不清楚这点。

跳出党的系统来讲,最好的一个原因是为习近平以后的路来铺垫,所以他必须拥有足够的耐心。我们今天看到的整体的反腐一切都在于三中全会之上,这个很多朋友可能不太清晰中共的这个体制关系,中共的体制关系的前提就是党高于一切,现在习近平如果他秉承了党高于一切的话,他死定了,我跟你说吧,他死定了,很多人根本没理解到这点,骂这个骂那个,我觉得都是瞎掰了,瞎掰的意思就是你没跳出他那个圈子,你不跳出那个圈子的话你会永远看蒙的,你永远用陈腐的观念看着今天完全改变的世界。

今天是10月8号,今天是血月,类似于月全食,2014到2015连续出现四次血月,4月份一次,10月份一次,明年还是4月份一次,10月份一次。在血月当中还有另外一个概念,最近的两次血月却与中共直接相关,1949年到1950年那是一次两年内的四次血月,中共共产党夺取政权,是在那年;1966年到1967年那是最新的一次,这是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大家要听懂我们在面临着什么。今年2014到2015再次出现四个血月,所以在我的眼睛里今年会出现巨大的变化。

我刚才跟大家陈述了,我说习近平不说话的原因是因为他要严格的把控在国家的体制范围之内,要直接对打的是党的体制,他愿意不愿意,大家认为他保党不保党,我觉得这些问题都不大,问题就在于他先保命,搁你你也得保命,搁我我也得保命,我必须要想着办法去保命,其它都是瞎扯,没有命什么都是假的。

在这个背景之下出现了一个问题,最新的一个说法,这是昨天在几个媒体当中都提到这个问题,军队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军队将领出现了非常频繁的调动,基本拿出来的内容说,习近平对陆军而且军区当中的主要的野战军的集团军进行军长和集团军的直接的将官的调动。

大家要明白,各集团军的军长那是真正实权的人物,那是真正掌握军队人物,那是有枪有炮,他带着军队就可以反了。文章介绍说,解放军一共有十八个集团军里面今年年初就有五个集团军换了军长,而沈阳军区第十六军,济南军区第二十六集团军两个军长近日被换,济南军区下管的第五十四、二十集团军以及南京军区的第十二、三十一集团军的政委也被换人,这些都是纯野战军,纯军队的,手里有直接兵权的,所以不同的媒体都认为近日集团军的主要的将领被换,原因就跟徐才厚有关,习近平要切实掌握野战军当中最具实力的这些人,真正掌握实权的这些人。而在香港出现这样大的变动的时候,习近平根本就不动,习近平却是完全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在做。

文章还提到说,习近平曾经在福建十七年,而与当时任空军第八军的局长许其亮和当时三十一军的军长蔡英挺这些人交情蛮深的,所以你看到现在的许其亮是上去了,但是同时他却也与习近平当时在福建时就有过交情,是这么一个横跨的关系。他也提到说其实包括空军司令马晓天,海军司令吴胜利,总装备部长张又侠,这四个军委委员其实跟习近平之间都是相互有关系的。我想说的意思就是他要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要把军队搞到,掌握真正的实权,如果没有真正的实权,换句话说其实你不用谈实权了,如果自己的安全无法得到保障的话,其它一切都是胡说了,如果安全得不到保障的话,其它一切都是假的。

作为整个江家帮来讲,我的节目说他完全是以香港作为平台,某种程度上江泽民、曾庆红、曾庆淮,曾庆红的弟弟,加上梁振英,把香港的所有老百姓,香港的学生作为工具,作为赌注,要堵死习近平,借习近平的手大开杀戒,下达杀人的命令,然后染红习近平的手,让习近平也成为跳进黄河洗不清的人,所以他一直是往这个路上逼,但是逼到现在我们知道话都说绝了,气氛也造绝了,一切都造的下不来台阶了。

但习近平最大的特点,我们在前面我跟大家介绍很多了,习近平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憨厚,很多人不理解这个意思,憨厚的人让人们看起来他不是脑筋很灵活的,他会认死理的,我今天不打我就不打,你今天下不来台你活该,跟我没关系,你今天想用这招憋死我,我先憋死你,你往死了憋我,我根本不在那儿出气,他弄这手活。

大家注意《人民日报》,新华社在唱高调说把香港的学生称为暴民的时候,李克强也不说话,习近平也不说话,而我们听到的是张德江的声音,而张德江现在同样不敢直接说话,大家要懂得这中间的份量,这个份量是非常大的,这个份量就明摆着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他们要拖时间,反正你现在只能仰仗着香港去处理,去挑战我。你挑战我,我不应战,我一定要把时间拖到四中全会。

而刚刚看到的四中全会的消息说,四中全会要在司法的角度上提出重大的决策,他说主要涉及到司法独立,反腐机关独立,土地政策改革,其中反腐机关要变成直属中央的一个独立的机构,他类似于联邦调查局,他说参照联邦调查局,而法院完全独立于政府是一个跟地方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么一个独立机构,他是这么来的。

除此之外他说政府方面,现在的中共政府有五级,他说改成三级政府,现在的政府财政有中央、省、市、县、乡镇,一共有五级,他要改成中央、省、市县三级财政,这跟西方正常的社会是一样的。西方正常的社会都是三级政府,联邦政府、省州这是一级,然后市是一级。你上西方很多地方你会发觉市级政府靠什么呢?靠卖房子收税,靠汽车税,靠这些,省级政府在你消费的时候直接有省税,各省不一样,而联邦主要是靠市民们在消费的时候收取的联邦税,所以角度是不同的来支持他的财政。中共不是,中共有很多级。

另外一个这个司法独立,他主要强调的就是各地法院与地方政府、地方政法委独立,由北京透过最高法院直接领导、拨款,人事由最高法院来指定。你要明白他跳出了地方政法委,而政法委是党务系统的。

所以在我的眼睛里,四中全会将是继续在三中全会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基础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的基础上把党务系统,把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权力干掉,但他必须以军队作为保障,而各大军区和集团军的军长政委是他最直接需要保障的部分。反过来作为江泽民、曾庆红来讲,在这一次的香港的事情当中,在我的眼睛里,他的所有的人马全亮相了,也就是说以前还算隐蔽的,现在到底谁是他的人在这一波的浪潮当中,全都亮相了。

我曾经跟大家讲过,我说你要到11月份,今年的11月份会有的看的,9月底10月初在香港出现了大的波动,到了今天我们看到了异常的安静,我们就看8号到20号之间是否还有其它的事情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要保证的是四中全会的召开,而四中全会召开完一个星期就进入11月份,他要开三天,从20号开到23号,进入11月份反过来用四中全会的结论,用四中全会的决定,用四中全会的机构反过来要弄在这一次相香港事件当中所有出来的事情,这是习近平、王岐山总是后发制人的特点之一。

再说刚才那问题,他为什么要后发制人呢?因为当十八大他上来的时候他就是光杆司令,底下谁是谁他不知道,他摸不清,谁看见他都是点头哈腰的,但至于我心里向着你不向着你你也不知道,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在三中全会之后,当他有了那个机构的时候,他是顺着周永康这条线打,越打越顺手,越打提溜出来的人越多,他就敢打了,对吧?可是在打的过程当中我们都看到是一串一串的,一波一波的,一堆一堆的,这个时候他就要考虑整体的稳定,打谁不打谁,先打谁后打谁,打谁屁股砍谁脑袋,还是腰斩还是力砍,他不一样。这一次我自己的说法了,等到11月份,他真正习近平不说话的原因就是要在四中全会当中有说法。

香港占中现在变成了实际香港年轻人占领香港,我看到过统计数字,是15岁到29岁之间在这一次占中过程中占了百分之九十五,而我们也看到占中三子实际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无法控制了,而学联反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却有着相当大的主动权,具有相当大的号召力。而在过程中最新的调查也显示,大多数香港人是支持学生运动的,可是到了今天,实际出来占中的人已经相对很少了,而学生跟政府之间以三项原则为准则已经达成了谈判的协定。

作为这一次整个香港的动荡将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呢?每个人现在都在探讨,我们也在看到梁振英说什么,这一项是所有人探讨的,而骤然冷却到现在却是在梁振英高调的说话在中共刘云山主控的宣传系统当中,把香港学生称为暴民,在国家安全局九组的这些间谍特务参与之下,动用香港黑社会,以打破头的方式要挑起年轻人以暴力方法反抗的做法失败的背景之下,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英国跟美国的媒体也在探讨这样的事情,我相信很多朋友也在探讨这样的说法。

而我个人从来没改变过,梁振英下台这恐怕就是最快的第一步,梁振英跟《人民日报》称香港罢课的学生为暴徒,与香港的黑社会的暴力的冲突包括侮辱那些女孩子的那些男人的那种极端的做法是在同时间发生的。大家可以回顾一下,梁振英的电视讲话,梁振英是不是在香港,他也挺鬼怪的,就有点像当时被闹了革命的其他国家的领袖一样,电视讲话就是一个背景没有第二个背景,永远地是讲话,藏起来了。他的电视讲话的时间跟《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的屡屡的强硬的说法,口调越来越高的时间是相吻合的,而同时与在旺角、铜锣湾用这种极端侮辱、打杀的方式来羞辱、欺辱,来用暴力的方式对待那些占中的年轻学子的黑社会是同一时间完成的,大家要明白这是同一时间完成的。

反过来说,梁振英、黑社会、刘云山是一体的,我在今天的《今日点击》节目当中已经引述了香港的《苹果日报》做过调查之后的非常细致的内容,香港的黑社会在这次运动中直接受控于政法委体系当中的国家安全局,都是国安领导的,而从国安那儿每天拿钱的,我在前两天节目当中提醒了,我说你注意那些人暴徒们为什么不怕镜头,为什么一定要在镜头前声嘶呐喊,彰显出他极端暴力的摸样,因为他要挣钱,他要在镜头前弄出撕裂的脸,他就拿两千、三千、五千港币,他要没在镜头前露脸他就没办法拿出证据去领钱,你说这邪恶不邪恶,这钱哪儿来的,这钱是国安给的。

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在9月30号的酒会当中说,要在港澳地区深化一国两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张德江、刘云山、黑社会、梁振英,他们要把香港给营造成在基本法当中有一条,如果香港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动荡,政治动乱,社会动荡是可以考虑终止一国两制的,而终止一国两制的命令只能习近平下,大家要明白这个故事就这么唱了。如果这个故事这么唱的话,大家就想想,作为习近平他是傻瓜呀,他肩膀上的东西就是吃东西的吃货啊,光吃包子,不可能,他一定是完全清晰对方在干嘛,所以今天习近平就是不出声,你打破脑袋我也不出声,你怎么着吧?就把梁振英给割了,我跟你讲真把这只狼给割了,估计就死定了,这是我跟大家说的,我从来就说他死定了,我就没改过口,而且这一次我相信他会死的非常惨。

叶刘淑仪的突然的露面接受《纽约时报》的专访,接受BBC的专访,显示出她想竞争2017年的特首,她实际现在就想接梁振英,而当年二十三条,作为保安局长的叶刘淑仪,她所完成的方向不正是当时江泽民要完成的吗?所以我相信叶刘淑仪透过她自己的管道,她懂得梁振英已经死了,梁振英已经死了,必须要找接替的人,中央一定要找可信的人,靠得住的人,作为叶刘淑仪咱说实话在当年推广二十三条的时候她够狠,绝对够狠,所以在她的概念当中,在她的字典当中我并不认为她对中共最上层的打斗有多明白,但是她绝对是一个政治上的投机者,她是一个政治上钻空子的人,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她会跟党的利益是一样的,出卖所有的人。

所以可以变相讲,在梁振英如此高调的进行要维护香港稳定的时候,叶刘淑仪突然出来说有意竞选2017年的特首,她是存心拆梁振英的台,但是她拆梁振英的台她受什么目的指使?她完全是自己的私人的贪婪,而她有这样的想法,她又有这样的渠道能够闻到这样的声,所以梁振英下台是确定的。

而梁振英下台将是一个非常好的软化香港冲突的一步,在什么时候下台?在习近平掌控了军队,习近平在有关四中全会把法制的概念切实的提出来,遏制住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规定,在这个时候梁振英下台。因为梁振英下台下一步就是曾庆红调动他曾经掌控的党内的所有的组织机构,以党的组织原则,以党的规矩党的纪律来罢免总书记,但是如果四中全会开在先,把有关法律相关的军队的人马都安排完了,那政治局的规定和党的纪律规章制度可以被废掉,可以在这个时候产生不了作用。

我还是跟大家说那句话,今天是10月8号,今天是第二个血月,这个血月今天同样是在犹太人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也是犹太人的住棚节,是纪念摩西遵守神的旨意,带领居住在埃及的所有犹太人出埃及记,逃离埃及当时政权的极端残暴的统治,而埃及当时的权利者根本不相信当时的犹太人的主、神耶和华。而在出埃及记的路途当中长达四十年,所有这些犹太人风餐露宿没有自己的家,他们只能搭蓬帐来过夜,所以今天叫“住棚节”,是纪念当时摩西带领他们主耶和华给予他们食物这样的历史的故事,是感谢神的故事,是感谢神的节日,而他们感谢神也好,如何也好,这里直接表现出来的是神的存在,肉眼看不见,而残暴政权的存在在屠杀奴役神的子民的故事。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上所反应出来的,在香港所反应出来的故事与这样却有着一种内在相通之处,所以在我看来谁先下去,梁振英。梁振英的下台将缓解这件事情,而这件事情真正的结束不在香港,在北京,很可能在四中全会之后,很可能啦,当然中间有什么更大的变化,那咱也不知道,我只是站在我们现在10月8号我们看到的内容的角度上跟大家分析。

那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再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