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律师专栏:中国特色的法治(图)

2014-11-04 14:50 作者: 赵亮、 Michael D. Goldhaber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11月04日讯】2005年11月,《美国律师》杂志用一整版刊登了北京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大副照片。他穿着山寨的T恤衫,两手塞在牛仔裤的兜里,展示着一种大胆的反抗,散发的尊严胜过厚厚的杂志里西装革履的律师们。在这期杂志送抵你的邮箱之前,高律师的事务所就已失去了牌照,因为他高声地为法轮功辩护。他很快就被捕了。

为了纪念10月份中共四中全会关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让我们回顾高智晟对当前在中国所表述的这种法治的亲身经历。这里的陈述借鉴了Freedom Now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报告。“全球律师”专栏邀请美国律师一起在奥巴马总统动身前去参加11月12日的美中首脑峰会前向奥巴马发声,让他敦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允许高智晟离开中国。

2005年8月,当我在北京与高智晟见面时,他已遭受到压力。他顽强地坚持为中国最弱势的那些人辩护:法轮功修炼者、一位传播圣经的基督教牧师、因奥运会被拆迁的贫困城市居民、被地方官员掠夺的无助的农民。就在我们会面前的几星期,秘密警察假扮记者接触他的一名客户,这让他警觉。在两次更改了我们的会面地点后,正当我张望时,高拍了拍我的肩膀。

高以不屑的口吻谈到中国受当局控制的司法。他呼吁当地和西方律师事务所帮助中国受迫害的律师们。当我问他是从哪里得来的勇气时,高谈到了他的母亲——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她会把被盗墓贼散落的尸骨收集起来,再掩埋好。成年后,高受到一名法轮功客户的启发,找到了自己对基督教的信仰。他明白他所从事的是危险的竞赛,但他觉得别无选择。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放弃我们在保护人权方面的努力,就等于是我们在助长恶行和放弃我们的良知”。

一种使命感驱使高智晟实实在在的去交锋。2005年12月,就在《美国律师》刊登了他的故事那个月,他失去了他的律师执照——他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并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他被置于24小时监控之中。2006年8月15日至9月21日,他被秘密关押。据他自己的陈述,他被强迫坐在一张铁椅子上,一动不动,数百个小时,上面有强光照着。面对他两个孩子受到的威胁,他暂时供认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决定,我不能不顾及孩子的未来”,他写道。

尽管如此,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他的家人仍被骚扰。他的夫人在大街上被殴打,他13岁的女儿被拖进一辆汽车。警察(可能是国安或国保)甚至试图从幼儿园里带走他两岁的儿子。2006年12月,在没有通知其律师团队的情况下,不到一天的审判,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就判处高智晟3年徒刑,缓刑5年。实际上,这意味着5年里用压迫性软禁和欺骗性的失踪交替进行,随后是3年无耻的单独监禁。

软禁时,6至8名警察住进了高智晟的家。警方不让他们睡觉时把灯光调暗,不让他们上厕所时关门,并且不许高智晟外出。起先,警方开车送他女儿去学校,后来就不让她上学了。对于高智晟的夫人耿和,那是最后一根稻草。在同情者们的帮助下,2009年3月,她带着两个孩子避开了监护者,溜了出来,经过一条危险的路线,越过缅甸边境。他们很快到了美国,并获得庇护。现在,他们的女儿Grace正在上大学。

高智晟本人被周期性的蒙上头套,绑架到警署的地下室,遭受特殊待遇。2007年9月,他消失了50天。他说,为了让他“认罪”,那些看守用电棍点击他的生殖器,并用牙签刺穿他的生殖器。2009年2月,他消失了14个月。在不同时期,高说,他被罩上头套,用皮带绑着,鞭打,用死亡威胁,并告诉他说他的孩子精神崩溃了。

2010年4月,他消失了20个月,被单独囚禁在寒冷的北方一个军队的基地,那里没有暖气。当《纽约时报》一名记者问及高智晟的下落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答说他在“他应该在的地方”。最后,2010年12月,中国承认高智晟的存在,并收回缓刑,将他送往位于遥远的西部新疆的沙雅监狱,囚禁3年。

在那里,高智晟被孤独地囚禁,境遇超乎想象。他被关押在一间整天点着一个5瓦灯泡的小号里。没有其它的光,没有暖气,没有通风,没有阅读或书写的材料,没得锻炼,没有与任何人交流的机会,除了每天给他递一个馒头和一碗水煮白菜。看守们被严令禁止与他说话。

2014年8月7日,刑期结束后,高智晟获释,并被软禁。这名在我们的肖像中的高个子男人现在只剩下了137磅的骨架。那时,如果不被架起来,他都无法行走。当他开口讲话时,他的嘴只是在颤动。他说的很多东西都不知所云。今年夏天,他第一次能够说话时,高智晟通过电话告诉他的夫人带他们的儿子Peter去教堂,因为是信仰让他挺下来的。现在11岁的Peter已经不记得爸爸的声音了。他问为什么爸爸做的事情拆开了他们家。高智晟回答说,我爱你,但我也必须爱其他的人。

耿和在接受《美国律师》的采访时说,她的丈夫正在逐步恢复,并说“他的心仍然渴望正义”。她感谢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和美国律师协会于2007年和2010年授予高智晟的奖项。她尤其感谢非营利组织Freedom Now的Jared Genser,他致力于营救顽强的持不同政见者,他的努力让高智晟在获奖前后都不被遗忘。

耿和通过翻译表示,“我们想要向美国的法律界表达感谢。如果没有美国政府官员和法律人权组织的关注,高智晟可能已经死了。”

要将高智晟从这个全球最大的监狱里营救出来,还需要美国律师们的继续关注。对于高智晟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大监狱。要慢慢地改变中国的社会,需要中国的律师们持续的关注。

但是,在一个决心击垮他们身体的国家,人权卫士们是否能保持精神,继续前行?答案是一个有力的YES。下周的专栏将记载在中国的法律界人权惊人的复苏。

(本文译自美国律师、资深国际记者Michael D. Goldhaber于10月31日发表在美国律师杂志《每日诉讼》全球律师专栏的文章,题为:“中国特色的法治”。)

原文:The Global Lawyer:The Rule of Law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