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下手 刘云山与政法委一起倒霉

2014-11-08 23:08 作者: 石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11月08日讯】四中全会之后我们看到了一连串在法律上的所作所为,与此同时主要是对徐才厚一些相应的说法又前后提出来。有朋友说,石涛的车轱辘话来回说,其实在我的眼睛里我觉得好多事情说的挺简单的,就象我对三中全会的看法,四中全会的看法,我觉得作为现在中国主政的这么几个人来讲,他最大的难处就是前朝的人、江家帮的人他随时用党的概念把他们吃掉,这是确凿无疑的,如果他们不想吃掉他,就没有周永康、薄熙来试图政变的说法。而作为过去的时间里面,王岐山主政的中纪委这样大刀阔斧的砍掉前朝的官员,砍的今天在中共政坛当中风声鹤唳,当官的就像准备上屠宰场一样,过去当官的经历就是今天进入屠宰场的一个前提条件。

你说他杀到这份上,说不杀了可能吗?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不同的政治势力、不同的利益集团、不同的私心贪念,就一定要搅混水,我跟大家提到过,我说十一月份搞不好翻江倒海,有朋友就问说,翻江倒海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说江就是江泽民呗,海就是中南海呗,反正今天十一月五号了,就是这么开玩笑的说了,翻江倒海他只能就这么做,因为已经翻了江了,已经倒了海,不是我愿意不愿意,人家干出来的,如果都是已经这样干了,对于我而言就是车轱辘话了,你爱听不爱听,就是车咕噜话,因为就这点事儿。

好事之徒就会说什么江家是跟习近平家如何,太子党又如何,这个又如何,在我的眼睛里就是好事之徒,可能有些朋友不太爱听,特别是当站在无神论的角度来讲,把人,仅仅站在人的利益的层面去看的时候他遭遇到一个自然的道理就是相生相克、互为因果的道理,所以他就永远有的说,永远有的编,但是无论说什么编什么,他永远会遭到另外一方的这种冲击,因为这是一种生命的道理,相生相克的道理。那这期节目,我们就跟大家分享主要的相对的两个内容。

从目前的情况来讲,像石涛这样播节目的确实没有看到第二个或第三个朋友这么来做,因为其它的节目大多都是以大的电台或者电视台的背景,以我这种单独个人的纯口播式的脱口秀的方式没有见到,而且密集度比较大。大家听到我的分析是一种直截了当的分析,是什么就是什么,很大一个基础是建立在一个信任的基础上,彼此的信任,朋友们可以透过这种心灵、内心中人性中的碰撞彼此认知的,其实这正是我个人做节目最希望最终达到的一个目的,这其中关键就是要破除中共党文化对中国人的影响,这个影响都是非常深刻非常潜移默化的。

就目前的情况来讲,四中全会之后我多期节目当中已经讲了,你可以看到一系列的变化,特别是以法律的概念。这以法律的概念的一系列的变化最终会怎么样呢?我自己的讲法挺简单的,我说现在的人在争取时间,而过去的人,我指过去江家帮,能够掌控实权的这些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他势必跟现在的人发生冲突,这个谁也不可能逆转的,对吧?从反腐来讲,今天王岐山、习近平砍了这么多人,你说人家就善罢甘休,搁谁也不可能。你说我砍完这么多人,说你就老实了,你们以后别跟我乱动了,不可能,没被砍的人说我永远不知道下一刀是不是砍我脑袋上,他也不会干休,所以就自然会有这种冲突。

而这种你死我杀的打斗的方式,我说了一个概念,十一月份叫翻江倒海,江可能就是江泽民的江,海可能是中南海的海。到了十一月三号,确实我看到一个最新的消息,准确的讲,十一月一号就有了,讲习近平对刘云山下手了,组织了一个检查班子,直接去查刘云山掌控的三大喉舌,这应该是一种标志了。作为现在掌控的概念来讲,一般很少说直接动刀动枪了,动了刀动了枪就是最后了,而在这之前舆论的争取话语权,争取解说权,这个其实也是一个中共体制内部最关键的。

从二零一二年王立军出事之后,我们知道基本政法委是完全就完了,作为习近平在拆解政法委的过程当中,打散政法委的过程当中,江泽民、曾庆红没有选择了,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基本上没有任何机会了,但是过程中拖延的时间很长,因为政法委的体系应该讲是相当深刻相当牢固的。我觉得真正的划时代的作用还是在香港问题上,香港这件事情,曾庆红跟江泽民应该是聚集了他的,我的话就是聚集了他所有的力量,动用他所有能够动用的人马。

从曾庆红五月十四号露面跟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到江泽民要求见普京,造成习近平在普京面前其实就是栽跟头了。因为江泽民不是透过习近平来向普京提出要求见面的,而是向普京提出见面的要求,由普京再转到习近平身上,我们这个消息后来都被证实是真的,确实是这么来的,因为事情比较蹊跷。这就变成了作为普京来讲,很清楚习近平跟江泽民之间有隔阂、有矛盾,而这个矛盾,作为现任的主政者习近平来讲,那肯定是一个丢人的事情,而对于江泽民来讲就等于是一个在普京面前寒碜习近平的做法,而习近平又不能说不,习近平要说不的话呢,这事儿就非常难堪了,普京坐这儿一句话不说,就知道你们就全完了,所以习近平不能说不,但就会窝火,这种窝火就势必造成了习近平意识到你想跟他能够有一种协商的概念都不存在了,这是五月份了。

到六月十号,刘云山主控的国务院新闻办拿出了《香港白皮书》,我相信这对习近平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中间经历了一系列过程,而这个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习近平的反手,六月十号拿出的《香港白皮书》,六月三十号习近平砍死了徐才厚,到了七月二十九号习近平砍死周永康,这是在过程当中。在砍死周永康确定了四中全会要开会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八月一号张德江拿出了人大常委对香港问题的解答,故意践踏《基本法》,而又以人大常委会的名义把香港问题推向了火点,推上了极点。

而人大常委的决定张德江又故意透过政治局批准,那就变成了把习近平作死,习近平敢反驳就是反对党中央的决定,反对政治局的决定,就变成了后来一直延续的集体领导的背景之下,作为习近平就无话可说了,就容易遭到弹劾。在这个情况下大家解释就是他一定要等到四中全会,因为没有别的出路了。等到四中全会他真正的要点不在于把谁拿下,真正的要点他就是要通过那一份法律文件,我们现在看到了在法律文件出台之后,今天我们看到他成立了一个新的反贪局,否定了原来的反贪局。中间到底有多大差距呢,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疑问。

我们只能说,他否定的是当时一九九五年江泽民控制之下的反贪局,反贪局已经有了,又不能去解释它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今天他成立新的反贪局,不就是他直接否定江泽民控制的机构,这是非常清楚的。而与此同时听说要拆解国安部,在拆解国安部的同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国家安全法》被撤销,改变成《反间谍法》,《国家安全法》被撤销,我相信跟解体国安部是有关系的,而解体国安部和《国家安全法》,这些都是在政法委原来体制之下控制的,也就是他完全打散消除掉政法委的整个体系。

而在香港九月份出现冲突之后,在我的解说当中就是说,曾庆红动用了原来周永康所有能够在香港的力量,这里一定包括国家安全部在香港的力量,在深圳的力量,希望在香港重演八九六四,被人们解释成“港版六四”,对吧?这是我们看到的一连串的事情,但都坚持过来了,一直坚持到二十号开四中全会,到二十三号开完,二十五号中纪委又开会。十天过去了,我们看到了对刘云山下手的概念,这个实际是来自于《争鸣》杂志的最新一篇报道。

他说的蛮直接的,他说,习近平开始整顿中共的三大喉舌,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而整顿本身的方向是在四个方向上,他说这四个方向包括党政二级领导班子,这是第一;整顿各部门、各组别专业人才的配置;第三整顿财政、审计方面的规划和机制;第四,整顿处理好和经济实体的挂钩,任职兼职等收取利益的状况。这四条其实每一条我们看起来他都是直截了当了,就等于把三大喉舌的整体就给整顿了。

因为党政二级领导班子就等于直接是对这个主管人员下手了,各部门各组别的专业人才的配置就等于是他要把原来的你比如说,开玩笑说,中央电视台当时李东生培养的那些女人给这些当官的作女人的那些女人,搞不好这三大喉舌里都有类似的这种人,整顿专业人才的概念就是要斩掉原来的所谓各部门的这些专业人员,而这些专业人员却是跟原来江家体系的人马相关;财政和审计那就是查毛病,查钱;处理好与经济实体挂钩,还是查钱,所以这四个方面就比较直截了当找毛病了,这都不用说了。

《争鸣》杂志里他提到刘云山曾经这么反击过,说有人要摧毁宣传机器,这个其实就是我刚才给大家讲过这种喉舌的概念。在这一波习近平、王岐山反腐当中,整体的喉舌应该说是被江家帮完整控制的,从王立军出事之后,江泽民的整体喉舌的这一条链没有被伤到,一直牢牢的掌控在江泽民的手里。他就讲如果这一次调查真刀真枪触及到刘云山控制下的文宣系统诸多的权色交易,刘云山势必无法脱身,这个东西就比较容易查。

因为三大喉舌里面,你说有关权色交易的话,中央电视台出现了非常典型的例子,这是中央电视台新闻系统、播放系统,中央电视台还有影视系统、出版系统,他整个这个系统比较广,特别是影视系统,这势必要触及到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触及到这些人,再往下走,其实他就可以延伸很多。触及到影艺界当中的女人就是权色交易啦,按照王岐山的说法那就是通奸是罪,刘云山也就跑不掉了,这个就比较有趣,对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在过去的时间里,我记得有一期节目提到习近平的中国梦增加了宪政的说法,而习近平有关宪政的说法不是最近才说的,他在多次讲话当中都提到宪政的说法,但都被人家刘云山干掉了,刘云山上头还有李长春,一连串的这几个人,人马都在,我们也知道他很难处理刘云山,不好下手,而当他真正要下手的时候,咱说句实在话那就把整个党的宣传系统都摧毁了,刘云山这么说有人想摧毁宣传机器的,这个话也是这么回事,这就是一种现实,这也印证了我给大家说的他没办法就是说,谁想保中共都不太可能了。

据说刘云山还提到说,三大喉舌十多年来一直都在他的督导之下,我觉得这话就笨了,这等于就变成了如果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过去的十多年里谁要查出任何问题刘云山都是罪责难逃,而他自己拒不承认三大喉舌有大问题。如果通奸是罪的话,作为周永康一个人就可以在中央电视台搞了那么多女人的话,通奸在中纪委里都算罪了,那你政法委书记在你刘云山掌控的中央电视台里面找这么多女人,那你又将怎么说?这就没法往下说了。

在介绍当中也提到,这件事情是在十月中旬通过的决议,而在此之前屡屡想尝试通过都通过不了,调查这三大喉舌的调查组是王岐山牵头任组长,刘云山、栗战书、赵洪祝任副组长。这就非常清楚了,刘云山任副组长这就是不让他任也得让他任,这个是很自然的,而栗战书在这任副组长是替习近平出面的,真正查人的干活的是赵洪祝,你会注意到就是王岐山在查刘云山,应该这么说就对了,刘云山的官位来讲造成他是有条件要任副组长的概念是一样的。

这里也提到去年三月份三中全会前后,就曾经讨论过但是都没有做成,而到了今年十月中旬才做成,大家知道十月中旬是什么日子呢?十月中旬是整个江家人马在香港的整个的做法完全做尽了,但没做成功,在这个背景之下出现的,据说刘云山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还是死拼三大喉舌。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我们也知道也就在前后的时间里,习近平有了一个对文艺界的类似毛泽东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议,找了七十个人,里面还有一个姓周的叫周小平,现在人们还在讨论怎么会习近平去推崇他啊,怎么怎么样,其实他没说两句话,我觉得大家对五毛,太看重五毛了,这东西都是在权力斗争当中的一个过程了。

习近平找的七十个人里头故意漏掉了关键的人物赵本山,导演老谋子也没让他去,被称为国母的宋祖英也没让她去,所以这是不是习近平非常明确的做法?他见那些个文艺界的人的座谈会,谈什么内容就那么回事儿,真正的真正的目的他在挑战刘云山,这都是一起来的,都是齐头并进出现的,挑战刘云山。所以这应该讲开那个座谈会,成立的调查小组要调查三大喉舌,而王岐山任组长,然后习近平以这种文艺座谈会的方式作为背书,就是要拿死刘云山,所以咱说句实在话,我们看最终会是什么样,我相信十一月份会有更大的变化,所以拿死刘云山应该是在搞定了政法委体系的基础上这么做的。

我今天在“今日点击”节目当中已经谈到了一个实际是《纽约时报》登的说《反间谍法》,改变了《国家安全法》转成叫做《反间谍法》。我记得在大概一两个月前曾经提到过这件事情,当时已经有风出来了,我说这件事情会反馈比较大,就是说它带来的影响会非常深刻。除此之外成立了一个新的反贪局,废掉了原来旧的反贪局,但他解释是非常模糊的,旧的反贪局是一九九五年成立的,那是江泽民的年代,也就是他成立了新的反贪局搞不好会查旧的反贪局,就是说他否定了江泽民的年代,而这两条法律的出现都在四中全会所谓依法治国的背书之下出现的。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更新的传出来的内容,习近平拆解了整个国家安全部,拆解国家安全部跟把《国家安全法》改变成《反间谍法》这是一体的,也就是说他要从国家的组织结构上和法律条文上完全消灭掉政法委,与此同时与刘云山在宣传上展开了争持。拆解国安部为什么与《国家安全法》相关?我们看到了一篇比较更新的报道,他讲是今天的报道,其实这个消息我看大概出来有两天了。他讲说,为了减除周永康的影响,习近平拆解国安部,我相信这是一体的,这个题目的说法是比较单一的。他说据传中国将对情报和间谍机构进行改组,采取中央垂直领导,将原来的国家安全部和下属的各省市级的国家安全局全都打散,改为完全归中央管理,也就是国家安全部直接归中央了,跟地方没有什么关系。

而将国家安全部分成两个,一个是国内安全,一个国外安全,然后有两个副总警监,直接负责来收集国内外港台信息。这个概念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的理解是减除政法委体系,减除周永康的影响。我的理解就是说你要记住他这个改变的说法,跟《国家安全法》被废除,相关的《国家安全法》废除改成叫《反间谍法》,对国内而言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很多国内的朋友特别是一些维权人士,特别是这种民主抗争者,其实他变向都被《国家安全法》的条规下的所谓法律条文而治罪的,而周永康当初控制的政法委透过国家安全部透过国安局的这些军警特务对他们施以迫害,都是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名义而来。

你比如说陈光诚,在二零一二年他四五月份跑出来的时候,他在家里被关押的过程都是地方的国家安全局干的事情,国安警察干的事,包括现在对高智晟,对胡佳等等我们过去听到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的迫害,大多都是由地方国家安全局做的,国安警察做的,前提都是以《国家安全法》的法律条文来做的,他完成的却是中共党务系统的中国政法委体系施以迫害的,是这么个说法,所以从人员上来讲,减除了周永康的影响,人马打散了,地方全都给清除掉。

因为当他一旦清除掉地方,我们看到按照这个讲法过不了多久,在地方上对普通人以国家安全的概念迫害应该相对就会消除掉,没了,因为这个机构没了,而这个机构没了,相应的呢,《国家安全法》也没了。这样的话,他只剩下了《反间谍法》,《反间谍法》你技术性更强,方向性更强,他的目标性也就更清晰,如果用《反间谍法》你就没办法对那些维权人士和要求民主的人士施以威胁国家安全的概念加以迫害,就没有这条法律的规定。可能朋友会觉得我太乐观了,我们跟大家分享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这是一个一体的事情,所以从法律条文和周永康的影响是同时间完成的。

当然在这个文章里引述了其它海外媒体的一些具体的事情了,什么中共派往海外的多名外交人士最后成为间谍的,其实外交部是受江泽民派系掌控的,而外交部里面同时包含着国家安全部的人,这是大家明白了,国家安全部的人同时有包括国家主席都很难控制的这样的一些具有实权而具有影响力的这么一批人马,这批人马可能做出当初周永康利用国家安全的概念,然后利用他实际的人马,对中共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所有人进行监听进行监视,我觉得这都是有可能是从这一点上出来的。

文章介绍提到说,去年三中全会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基础上,提出了《反间谍法》取代《国家安全法》,所以《国家安全法》是建立在政法委体系的党的机构之下,而《反间谍法》是建立在国家的背景之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名义之下的《反间谍法》,所以这应该说趋向一种正规化。我说的正规化,我跟大家说的意思可能很多朋友不敢那么想了,我一直说是以国家的概念要直接挑战摧毁掉江泽民在过去十年十五年里面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概念,所以被取代的机构都是在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委员控制下的党务的机构在管理国家,这是当时江泽民垂帘听政的说法。

文章介绍说,刚刚被推掉的国家安全系统都是在江泽民时代形成的,我们通常称的国保就是公安部的国内保卫局,这样的国保包括对外的国家安全部其实真正的概念就是形成了对国内的国安。习近平改组其实我相信都跟这些系统有关,因为这样原来的系统都受控于周永康,受控于曾庆红,对于习近平而言都是最大的威胁,他想整顿这些部门应该是有四中全会的法律条文,法律改革作为文件背书,当有这样的国字头的文件背书以法律的概念就对相应的部门进行干涉了,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律条文通过,习近平单纯以国家主席的身份对这样的部门进行改组的话,他有相当大的难度,他会受到原来江泽民体系当中的这种组织纪律组织机构的概念的制约,所以我才说,四中全会的重要性就在这儿。

在这篇报道当中他提到原来的国安部实际都是周永康掌控的,作为习近平来讲太难往下伸手,而在国安部的里面遍布了这些情报人员,情报人员就是一个安全问题,安全问题就变成了一个彼此之间的这种联系有他的保密性,而这种保密性变向的也就变成了对习近平对后来的人进行保密。作为习近平而言,借助四中全会打散掉原来的国安部,包括现任国安部长叫耿惠昌,实际也是周永康的嫡系,但是在没有这种法律改革的文件之前的话,他对他无可奈何,习近平对他也无可奈何,这个我相信朋友能理解,所以干掉整个国安系统特别是情报系统,这样的话对习近平的威胁相对就消失了。

而过程中他就会拿到包括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曾庆红在过去时间里,在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一年到底他们是什么样的计划要把习近平推上台然后再杀掉,这样的细节就会随着他整顿国安部、整顿整个政法委掌控的这些实际的特务系统都会曝光出来,他的意义就在这儿。这也从侧面验证了我跟大家说,习近平为什么对香港的事情不开口呢?他就要等到正式的系统文件出来,才能使得他现在的权力得到一种实际的落实。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