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无耻的洋人》互相利用的大小黑帮

2014-12-06 00:56 作者: 徐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互相利用的大小黑帮
 
萨马兰奇从一九七八年第一次到大陆访问,开始为中共渗透国际体育界而效力。一九七九年,共产党专政的中国就成功获得在国际奥委会的席位。 

半年不到,萨马兰奇就在邪恶势力的支持下在莫斯科当选为奥运会主席。其时苏联入侵阿富汗导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抵制苏共践踏奥运精神。那时,中共已不买苏共的账,而支持自由世界的义举对它更有利,因而中共也参与抵制莫斯科奥运会。 

莫斯科奥运会结束后,萨马兰奇开始全面投身于革奥运的命,包括为四年后将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奥运会作准备。 

一九八二年三月,萨马兰奇以奥委会主席的身份到大陆访问,得到邓小平接见。当苏联报复美国,抵制洛杉矶奥运会时,中共派代表队参加。大陆射击运动员许海峰获得红色中国在奥运会上第一枚金牌,萨马兰奇作为奥委会主席为他颁发首枚夏季奥运会金牌。中华民国因反对矮化,缺席两届奥运会后,接受了中共的无理要求,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参赛。 

萨马兰奇负责的第一届奥运会—洛杉矶奥运会成为奥运史上第一个靠奥运发了大财的奥运会。洛杉矶的示范效应,使得奥运会的主办权从此成为萨马兰奇的诱饵。 

洛杉矶奥运会后,萨马兰奇应邀到大陆参加中共的三十五周年国庆。他趁机向何振梁建议考虑申办奥运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申办奥运的国家和城市越多,萨马兰奇越能中饱私囊。 

与此同时,萨马兰奇也为四年后将在汉城举办的奥运会与中共磋商。因为,中共一直支持共产专制的北朝鲜,与反共的韩国没有外交关系。北朝鲜已宣布抵制在韩国举办奥运会。当年中共支持金日成侵略韩国,欺骗和强迫中国人给金日成当炮灰,让百万中华儿女命丧朝鲜。然而这一次,中共却没有支持北朝鲜抵制汉城奥运,可见萨马兰奇与中共的关系特殊。 

但汉城奥运会就已经笼罩在运动员参加奥运不是为了健康,而是为了名利,因而不择手段的阴影下。加拿大短跑运动员服用禁品的丑闻震惊世界!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后,中共在世人面前暴露了凶残的真面目。为了遮掩罪行,转移视线,中共开始在萨马兰奇的协助下申办奥运。对此何振梁的《申奥日记》有记载。萨马兰奇还专门修改章程,以便何振梁能当上奥委会副主席。 

一九九三年五月,在二零零零年奥运会举办城市揭晓前四个月,中共当局邀请萨马兰奇带着一个五十多人的国际奥委会代表团,参加在上海举行的第一届东亚运动会。 

中共浪费了不少民脂民膏,还释放了魏京生等共产囚徒,以示在中共的暴政下人权得到改善,但是“六四”血迹未干。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和欧洲议会都通过决议,反对在北京或在中国其它地方举办二零零零年奥运会,中共没能如愿以偿,以两票之差输给大陆难民的聚居地之一悉尼。 

在二零零零年悉尼奥运会上,中共体操代表队靠谎报年龄获得个人奖牌和团体铜牌。 

科马内奇在十四岁时获得奥运金牌后,国际体操联合会在一九九七年提出国际体操出赛年龄为十六岁。培养出科马内奇等奥运冠军的体操教练贝拉•卡罗里等人经过十年举报和抗议,终于促使国际奥委会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宣布收回相关奖牌。卡罗里了解共产党国家的体育界,他也因此在一九八一年就逃亡美国。他抨击中共野蛮落后的集中营模式和举国体制,推崇美式体制。他还认为,参加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体操比赛的大陆女选手除队长外,其它均不足十六岁。 

中共发言人表示被追回悉尼奥运会铜牌的董芳霄篡改年龄是个人行为,但在共产党国家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共产党挑选和培训运动员的目的是给暴政涂脂抹粉,全然不顾运动员的身心健康和个人前途。一九八六年,董芳霄生在一个希望靠女儿脱贫的人家,四岁就被迫练体操。十岁时被选拔到国家体操队,从此每天早上八点开始训练,一直到晚上八点结束,重复枯燥单调的动作。一九九八年,十二岁时,因运动量过大,股骨头坏死,然而却靠打封闭针缓解痛苦,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奥运金牌。 

二零零一年在全运会前夕,董芳霄已经疼得不能走路了,但还是靠打封闭针参加比赛,直到终于倒下。二零零二年,十六岁时,董芳霄已经病退。 她先后进行了八次大大小小的手术,靠植入一块软骨才保住行动能力,但从此双腿粗细不均,不能久站。董芳霄为奥运奖牌付出巨大的代价,到头来成了一个替罪羊。

与共产极权专制下的运动员和教练相比,自由世界的运动员和教练显然日子好过很多。不过由于国际体坛的堕落,运动员都可能沦为牟取暴利和虚名的商品。年龄门、禁药门、受贿门等丑闻不断,都是奥运在萨马兰奇的领导下误入歧途后产生的乱象。 

申办奥运的费用逐届提高,举办奥运的费用也翻番不止。因此,大陆记者赵牧在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七就发表评论《奥运会是怎么肿起来的》,透露奥运项目也成了交易的对象并表示“奥运会项目要是这样朝着‘更贵’的路子走,那些小国穷国不要说举办奥运会,参加奥运会大概也力不从心了。以顾拜旦的名义,以奥林匹克宪章的名义,他们是不是应该被鄙视”?文章末尾犀利地指出,奥运会越来越肿的根子在国际奥委会。 

准确的说根子在萨马兰奇!正是萨马兰奇为造假、服药、贿赂等恶行提供了机会,开辟了通道。(未完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