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无耻的洋人》萨马兰奇的罪责

2014-12-11 00:42 作者: 徐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萨马兰奇的罪责

一九八零年,萨马兰奇靠邪恶势力的支持出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后,国际奥运沦为萨马兰奇窃取名利和向专制势力讨好的工具。虽然《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反对将体育运动和运动员滥用于任何政治或商业目的。” 

萨马兰奇一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就把奥运当作他牟取暴利的手段。过去的奥委会主席全都只干活不拿钱,但萨马兰奇每年从奥委会领取一百万马克的纯收入。过去的奥委会是每个成员都要交费的俱乐部,但在萨马兰奇的领导下,奥委会变成了一个资产数亿的康采恩。举办权、转播权等等都成了萨马兰奇的摇钱树。 

萨马兰奇变体育为商业,变奥委会为黑社会,抛弃了古希腊奥运虔诚的竞赛传统和顾拜旦的奉献精神,但发展了德国纳粹利用奥运的卑鄙手段。萨马兰奇不仅与苏共和中共合作,还给齐奥塞斯库和昂纳克颁过奖牌。 

一九九八年,美国曝光盐湖城为获得零二年冬奥会的举办权贿赂国际奥委会的丑闻。 

大陆记者赵牧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十日在《新民体育》上发表评论《萨马兰奇可以例外吗?》,文中写道“《盐湖城论坛报》指责萨马兰奇至少两度违反有关规定,接受赠枪和印第安人的饰物……自几年前两名英国记者撰写的《五环旗下的罪恶》发表以来,有众多迹象表明,国际奥委会的腐败已到了无法掩饰的地步,因此它的神圣权威也受到强劲挑战。当奥运会申办已成为耗资惊人、风险巨大的金钱战时,众多惨痛的失败者不可避免会将愤怒转化成强大的反对力量。瑞典城市厄斯特松德联络其它申办城市,争取要回为申办二零零二年冬季奥运会花掉的钱就是最好的证明。原来收受礼品‘可以例外’的萨马兰奇,眼下已经被质疑为是否能够‘例外’了。” 

《德国电台》在萨马兰奇死后三天播报的评论《谁是五环王》中说,“盐湖城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尖。”“萨马兰奇的名字会永远成为奥运腐败的同义词”。 

靠腐败治国的中共官员对此却见怪不怪。在萨马兰奇面临巨大压力时,大陆奥委会发言人出面为萨马兰奇减压,声称,悉尼和盐湖城已经为承办奥运会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做了积极准备,不能因为少数人的不良行为使这两个城市受到损失,使市民受到伤害。在这番冠冕堂皇的说辞的后面有什么黑幕只有萨马兰奇和中共当局知道。总之,没有中共等邪恶势力的扶持,萨马兰奇很难靠替罪羊逃过惩罚。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萨马兰奇在莫斯科宣布北京获得二零零八年奥运会主办权后,十五日晚,与江泽民在中共驻俄大使馆相会,狼狈为奸是也! 

萨马兰奇违背奥运精神,将国际奥委会变成了他的独裁王国,自任主席长达二十一年。为了连续四任主席,他改变相关规定。在他以八十一岁的高龄下台前,还安排他的儿子进入奥委会。他也象江泽民一样退而不休,直到被迫终止。 

中共封萨马兰奇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但象斯诺等红色笔杆子一样萨马兰奇只是中共的好朋友。也因此在中共媒体上,到处都是对萨马兰奇的吹捧,比如二零零七年中共凤凰电台的采访《萨马兰奇与中国的奥林匹克梦想》。准确的标题应该是《萨马兰奇与中共对奥林匹克梦想的践踏》。中共上海外语频道拍摄的十集纪录片《中国通》里也有萨马兰奇。此片在中共六十周年之际播出,还伴随有相关的报道和图片展。 

被中共渗透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也在萨马兰奇死后专门翻译了一篇萨马兰奇粉丝的评论《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萨马兰奇逝世》。不仅如此,编译者居然在译文中塞进自己的私货,在末尾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小标题加了一段原文没有的文字,声称 “在中国,萨马兰奇享有很高的声誉,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很多中国人认为,中国得以在2008年举办奥运会,这主要归功于萨马兰奇在退休前的最后努力。2001年7月13日,萨马兰奇在莫斯科宣布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承办权。三天后,萨马兰奇从国际奥委会主席位置上卸任。” 

萨马兰奇在中国的很高声誉无疑是中共及其五毛吹出来的。早在一九九五年九月五日大陆《新民体育》就曾发表赵牧的《萨马兰奇与一只苍蝇》,被视为苍蝇的萨马兰奇显然与很高声誉相去甚远。 

海外独知淳于雁则在《萨马兰奇终于“万寿无疆”— 兼议其一生的正负两面评价》一文中,把萨马兰奇与菲律宾的马科斯、北朝鲜的金日成、中国的邓小平、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伊拉克的萨达姆等独裁者相提并论。 

无论如何,在国际奥委中,在当了委员四年后又担任执委会委员并接连担任副主席的只有萨马兰奇、俄国委员斯米尔诺夫和中共委员何振梁。这也是奥委会早已是专制腐败势力操控的一个证据。 

二零零九年十月,萨马兰奇亲自出面请求奥委会委员投票支持马德里获得二零一六年奥运会主办权,但还是没有成功,这证明萨马兰奇确实不德高望重,而是靠权力和金钱收买人心。 

对此《德国电台》的评论说,“在他当主席的八零年到零一年期间,萨马兰奇不必问。他可以操作。就象他八六年做到让奥运到他的家乡巴塞罗纳一样。” 

萨马兰奇自己表示,他最大的成就,是让共产中国举办了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为此付出的努力贯穿了他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二十一年。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八年,萨马兰奇到大陆二十九次。 

萨马兰奇在世人抵制中共象希特勒一样践踏北京奥运时,象五毛一样站出来无耻地宣称,“体育世界是美妙的,国际奥委会是一个由204个不同种族、不同传统、不同社会制度的成员组成的大家庭,大家和平相处,因此奥运会是青春、体育与和平的盛会。西藏事件不应成为抵制奥运会的口实。” 

萨马兰奇还象施罗德一样为上海世博撰文,表示,“我相信,像北京奥运会那样,中国领导人和人民将再次向我们展现他们的热情好客和对和平与进步的热爱。上海世博会一定会成功”。 

萨马兰奇真可谓为中共摇旗呐喊,致死方休,这应该是他的最大恶行。 

无论共产党和五毛党如何哄抬萨马兰奇,改变不了他名列历史耻辱柱的下场。 

萨马兰奇耗费巨资在国际奥委会所在地瑞士洛桑修建了一个奥林匹亚博物馆,想让自己永垂不朽,可是洛桑市政府拒绝授予他荣誉市民的称号;他死前,西班牙国内一直有人要求取消他的奥委会终身荣誉主席的称号;他刚死,便立即被中国人推荐为“可耻的洋人”。这就是为了一时的虚名实利,而践踏道德伦理的国际名人的归宿!(未完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