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稻对中国大学的失望(图)

2014-12-29 21:29 作者: 米稻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12/29/20141229080509717.jpg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4年12月29日讯】大学,在念中学的时候,我总是对这个即将走进的地方充满了期待。在应试教育里活得太痛苦,大学里没太多束缚,可以自由的发展。现在想起来,这只是对摆脱不自由的现状一种希冀,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而实际的状况是,在摆脱一种不自由之后,你会发现等待你的又是另一种不自由。实际情况是,这个国家里根本没有自由这个说法。没有话语权,道出真相时,你面临着被捕,甚至被剥夺生命的危险。当然你也没有选票,更没有权力监督。公民权是自由的保障,没有应得的公民权哪来的自由。

事实上我们失去的更多,因为我们没有权力,所以也只能面临被人剥削,当然也没有尊严。

然而我们并没有被教导要去追寻,拥有自由——甚至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东西。大一大二的时候,每周星期三早上,我总要起一个大早,去上所谓的马哲,近代史,毛概。这些课上,我总是被教导:我们目前的首要任务是经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民主是最优越的民主;美国的制度并不适合我们;好好学习,将来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我想说的是,教育不需要灌输意识形态,而需要予青少年们以公民的思想,帮助其塑造普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中学教育做不到,大学教育在这方面同样是失败。

开政治课是我对大学教育失望的一个原因。既然在这种制度下苟活,接受洗脑也是必经的一道程序嘛。然而大学生活已经过去一半,竟从未有过任何课真正吸引了我。专业课上,老师基本是照本宣科,无非是把教材的意思敷演一遍而已。我很疑惑,难道大学的课堂不应该是很精彩,不应该处处是真知灼见,引发学生思考和探讨的讲堂吗?这样的课程,至少我从未有过。思维的辨搏,思想的交融,智慧的启迪,这是我所想的大学课堂上应有的东西。且不论专业水准,我想在心智的启迪上,这些课程,算是失败了吧。

教师的水平也实在堪忧。川大教师周鼎前日发微博称自己将不再在川大开课。在他悲壮的告白中,我们也看清一个事实,就是现在大学教师的职称评选只注重科研项目的数量和质量,而却不注重教学的质量。科研带来科研经费,高校互相攀比的就是科研经费,成果。然而,高校却普遍忽略了学校最重要的,就是教书育人。科研搞得好,并不代表你的课也精彩。周鼎老师每上三节课却要准备三周。我虽不是川大人,但听说他的课确是最受欢迎的。我想他肯定能在所授的中华文化课上给学生展现一个古老却富有活力的中华文明,字字珠玑,把自己的智慧和学术的沉淀传授给学生。我毕生所遇的老师,教给我的是知识,但绝非智慧。

大学,其实也算半个社会。所以呢,这其中还是要被各种领导来管教,被各种开会所烦恼。当然也对上行下效的辅导员们,班委们的种种行为司空见惯。对学霸的歧视也表示淡然。——毕竟这个大环境就是这个尿性,但今天我要表达我小小的不满。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