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共的发展历程(1)-共产绞肉机

2015-03-01 00:15 作者: 生于0715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2月28日讯】(特别说明:下述内容都是根据在国内媒体或者网站已公开发表的文字基础上进行的综合编辑和分析论述)

1927-1949年,共产主义绞肉机开始飞速转动,将中国拖入第一阶段的自我毁灭过程。在这个时期,由于共产主义致力于全世界,因此并没有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在1943年之前,中共只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确切地说是共产国际中国支部。共产国际由苏联斯大林操控,用于输出共产主义到其它国家。中国支部在局部建立中国里的独立王国,也叫做苏维埃共和国,直接接受共产国际的命令,按照共产国际的指令进行组织行为,并且致力于保卫苏联。在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后,斯大林开始直接介入操控中国支部。尤其在二战之后的中国内战中,斯大林直接决策共产党方面的主要战略方针、指挥主要战争、指使毛进行宣传活动。这种直接指挥一直延续到朝鲜战争,中共军队成为斯大林战略决策的炮灰。中共军队在朝鲜战争中的损失惨重,也只能硬撑,缓解斯大林在东欧的压力,支持斯大林在东欧巩固共产主义势力。当斯大林死掉后,早已经撑不住的中共急于撤军,答应联合国(主要是美国)的所有条件,并且放弃自己在朝鲜一切可能的利益。因此,在本文中,任何关于这个时期的中共,只是对共产国际中国支部的指代,方便表达而已。所以,这个时期的中共是直接和完全受苏联指挥的群体,目的是建立苏联的附属国。

在这个过程中,毛通过推动站队文化和炮灰文化脱颖而出,登上世界共产主义的舞台。可以说,在共产主义扩张的过程中,列宁排名第一,列宁的接班人斯大林排名第二,而斯大林的儿皇帝毛泽东排名第三。需要说明的是,毛在最初的野心并不大,但是被共产主义大潮卷入之后,通过个人的持续学习,成为中共发展过程中的集大成者,走上了自己在最初也没想到的道路。在早期,毛做过北京大学的图书管理员,写过文章响应联省自治,做过晏阳初湖南长沙教育项目的义务教育员。从共产党的角度,毛给共产党筹措过大笔资金、并且因此成为一大的候补委员,在广州国民党政府里做宣传部长并反对北伐。从早期的经历可以看出,毛勤于学习和思考、紧跟潮流、积极做事。而且,毛一次次地参与各种活动,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如果社会文化环境宽松的话,毛可能会在北大留下来、或者在湖南的地方教育项目上任职。如果国民党不北伐,毛也可能通过自己的学习思考,以及擅长的宣传鼓动(市场营销)和融资能力(给共产党筹资),在广东混个不错的职位,过上好日子。不过,既然孙中山组团的国民党是流民组织,无法在当地扎根,也就必须通过流民式的北伐获得生存空间。随着北伐的进程,大批的流民式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组织扩张开来,人性内在的罪也通过邪恶组织的方式,以失控的方式释放出来。在这样的环境中,毛发挥了两个主要特点:1、绝对服从苏联党中央的各种政策,并且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创造性地执行苏联的各种杀人决策;2、持续学习中国历史,总结国民党北伐胜利的经验,并且按照斯大林的具体指示,在日本和美国的支持下,打垮国民政府,占领中国大陆。在整个过程中,毛的主要“事迹”可以简化为:中央苏区、长征、陕北、从东北开始的内战。

共产主义不是一个人的事业,而是中国历史和国际共产主义实践的结合,并由千千万万个共产党人共同建立的。共产主义的主要工作是杀人,贯彻马克思的“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共产党宣言》)”的思想。在早期的中国共产党,涌现出多个标志性人物,构成了共产党胜利的基石。这些人中,彭湃、张国焘和留苏派(以“二十八个半标准布尔什维克”为代表)等人给共产党提供了经验借鉴,而周恩来和毛等人则一直对共产党起到重大的作用。从社会文化方面,大学教授等知识分子对共产主义的宣传鼓吹,另外南方孙中山联俄容共和北伐对社会文化的影响,都给共产主义创造了社会与文化土壤,为共产党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从不利条件方面,随着张作霖搜查俄国使馆、以及国民党清党,导致共产党遭到惨重的损失,迫使共产党重新寻找出路生存。在这样的情况下,共产党内不同的派系都在进行生存挣扎,并且形成自身的风格和定位。总的来说,杀人成为共产党成功的关键。杀人更快、更准、更狠的人最后活下来。需要说明的是,被屠杀的人包括三种,一种是对共产主义缺乏坚决抵抗意愿和能力的人们,第二种是被被共产主义所吸引,支持共产党的人们,第三种是成为共产党的一部分,成为共产主义的牺牲品或者炮灰的人们。按照杀人的风格,共产党主要分成两大派,第一大派是共产国际派,第二大派是本土派。

从身份上,对于共产党发展具有影响的人们,主要的特点是流民。共产国际派和本土派又可以总结为国际流民和本土流民。这些流民的主要特点是,以杀人为基本手段、杀人不眨眼,双手沾满了鲜血。在本土派中,有两派因为不主张杀人、或者杀人不够狠,而很快被淘汰,成为炮灰。这两小派包括:1、以陈独秀、瞿秋白等中国文人为代表,他们是早期中国共产主义知识分子,但是有自己的想法、不完全接受共产国际的指挥,也只是动笔杆子,他们不提倡或者不善于动枪杆子。后来,陈独秀被清除出党,瞿秋白被借刀杀人。2、共产党当地干部为主导的部分,主要针对土豪劣绅,希望实施相对温和的革命。这些本地干部在肃反AB团、社会民主党等运动中,被大规模屠杀。

在共产党发展具有影响力的派别,是敢于屠杀的派别。以杀人为主导的派系中,每个派系都有自己的特点。其中,第一大派为苏联派,或者叫做共产国际派。共产国际派是斯大林安插在中共内部,用于领导和控制中共的派系。在共产国际派中,又分为周恩来和留苏派两小派。第一小派是周恩来掌控的中共特科系统,也就是特务情报系统,一直到1976年周恩来死亡,都牢牢掌控着中共的关键部门。周恩来的特科是训练有素的一小部分人,在小范围内针对关键敌对人物捕杀,需要的时候灭门式捕杀,并且对小范围内的其他人形成震撼心理。另一小派主要以留苏派为主,以王明、博古等二十八个半标准布尔什维克为代表。这些共产国际流民依赖苏联赋予的权力,在早期作为中国的最高指挥者,反复强调革命。这些人的突出特点是,从革命队伍内部找敌人,也就是从军队内部肃反和打AB团,对军队进行大规模的残酷屠杀。这些人大屠杀直到反围剿失败,中国军队开始逃跑,也就是二万五千里长征。

在延安整风运动,毛将这些人的影响最终消除。与之相对应的第二派是本土派,其成分相对复杂。从对于共产党的影响上,彭湃和张国焘两个模式最具有特征,而毛整合吸收了两个人的杀人模式。彭湃模式作为中国农民大王,发动本地的无地农民和地痞,针对地主富农等阶级敌人大规模屠杀和残酷虐杀;不过由于彭湃的过度杀戮,导致自己和家人的惨死。毛模式则吸取了彭湃的经验教训,更切合实际。张国焘则采取宣传鼓动和屠杀相结合的模式,让大多数民众认为张国焘杀的人都该杀。毛后来同样学习张国焘的模式,消灭一个个对手。另外,毛既对苏联的指示言听计从,又善于根据中国形势进行群众工作。毛作为本土流民,对于个人的嫡系(支持自己的核心利益团体)极为照顾,对于个人的利益威胁者和潜在利益威胁者,往往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置对手于死地,而土改和其它群众运动主要是维护自己利益,打击利益对手的方式。经过1927-1949年的长期淘汰赛,最后毛和周胜出。毛主要进行战略形势思考、外部宣传和群众运动;周则进行内部组织操控和军队控制。在剩下的本土派中,绝大多数是中共军队的军官,受党的指挥,作为上层的工具和炮灰。不论是被淘汰的留苏派和彭湃,还是最后生存下来的毛和周系统,都可以归结为杀人。尤其是毛和周,为了让自己生存下来,他们坚决杀掉敌人。不论明面上的敌人,还是朋友中的敌人,都绝不手软。

另外,中国是共产主义的集大成。共产主义占领中国的过程,和苏联的成立相比,时间漫长、过程曲折,因此经验极为丰富。1917年2月,俄国爆发了第二次民主革命,彼得格勒的工人因为长期的战争、饥饿而走上街头,派去镇压的军队当场哗变。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沙皇尼古拉二世失去了对军队和国家的控制。沙皇被迫退位。在彼得格勒成立了一个临时政府,暂时维持整个社会秩序。 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布尔什维克武装力量,在俄国工人的支持下,向临时政府所在地圣彼得堡冬宫发起总攻,推翻临时政府,建立苏维埃政权。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出,列宁建立苏联的速度很快,没有废太多的时间,就把权力掌控到自己手里。共产主义占领中国的过程,则可以说经过了20多年。当国民党开始清共时,共产党也希望寄托于这样的武装暴动,在工人和农民的支持下,通过自己的武装攻占城市,并且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也就是苏联的子共和国。

在斯大林的直接指示下,共产党进行了三大暴动:南昌暴动、湖南和湖北的秋收暴动、和广州暴动。同时,瞿秋白筹划了相对更小规模的暴动,包括江苏宜兴和无锡、湖北的武汉、河北的南口和天津。在南昌暴动失败后,彭湃和一部分败军逃到广东,领导了海陆丰暴动,并且取得一定的进展。但是,一方面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反扑,另一方面由于大多数工人和农民已经与共产党脱离,因此这些暴动都遭到惨败。在国民党军队的追击下,暴动失败的军队逃窜到老少边穷的军阀“三不管”农村山区,建立起各地的苏维埃共和国,包括赣西和闽东的中央苏区(长征出发地)、陕甘宁苏区(长征结束地),鄂豫皖苏区、川陕苏区、湘鄂川黔苏区、湘鄂赣苏区等等。经过一系列失败后,苏联才开始逐渐认识到中国的形势。而且,由于中国与苏联环境的巨大不同,苏联的直接代表(王明、博古等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为代表)无法照本宣科地革命,逐渐被本土的毛所取代。毛经过持续的斗争和整肃,终于坐稳中国共产党领袖的宝座。可以说,在共产主义占领中国的整个过程中,除了德国纳粹的现代宣传技术还没有系统传入中国之外,其发展过程集中了所有的共产主义经验。

从理论的角度,凝聚力是传销金字塔的核心组织原则。在组织上,传销金字塔结构必须具有独一性,而且每个人都必须维护这个独一性,两者结合就形成凝聚力。任何一个传销金字塔都必须保持凝聚力,否则金字塔会被割裂,并且随时可能倒塌。在北伐过程中,国民党分裂就是失去凝聚力的结果。从传销的机理上,共产党吸取国民党的教训,主要做到两点:1、一个中心:围绕这个中心构建,绝不能出现多头领导。当然,共产党更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轮流坐庄。由于中国共产党涉及到一个庞大的系统,包括苏联党中央派驻的人员、当地军事机构、党组织机构、特科间谍机构等多个机构。所以,内部随时争夺权力,也随时可能出现分裂。而且,在内部权力斗争的时候,还涉及到军队指挥,同样涉及到共产党与社会的互动,因此必须快刀斩乱麻的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够明确一个中心,并且围绕这个中心进行构建。只有一个人把其他不服从自己的人完全消灭,才能够保障整个传销系统的生存。在内斗过程中,因为涉及的利益过于巨大,结果是速度极快你死我活,我将之称为共产主义绞肉机。 2、下层对上层绝对服从:上层对下层实施最严格的梯级管理,并且随时进行严厉控制,整个传销系统才能够进行下去。这种服从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思想上绝对服从,共产主义必须宣称自己是绝对真理,如果组织成员在思想上不跟随上层路线,组织就要对成员思想改造;另一方面是组织行为上绝对服从,即使组织的决策再荒谬,下层也认为上层是英明决策,进而坚决执行。

在绞肉机的过程中,会出现两种情况:1、上级对下级:如果下级不够服从、上级认为下级不够服从、或者下级服从、但是上级认为下级有可能出现不服从,上级就会直接而快速地对下级清洗;2、同级之间:共产党内也经常会出现同级之间的斗争,比如张国焘与毛的斗争。当一方失败后,比如张国焘失败后,下层的人也要被清洗。当然,这里说的清洗是漂白的说法,确切地说是血洗,也就是经过系统地屠杀。即使经过血洗没有死掉,侥幸能够活下来的,也只能在组织里靠边站。(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