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中国:从经济崩溃到社会崩溃

——“两会”代表反映出来的玄机

2015-03-15 11:53 作者: 生于0715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3月15日讯】2015年的中共“两会”,代表们的言论和行为表现昭示着中国经济已经崩溃。根据中国共产经济的极权体制模式,崩溃的顺序可以这样界定:经济崩溃→中共官员乱象→中共政权崩溃/社会崩溃。目前已进入官员乱象阶段。

绝大多数人因为缺乏对经济理论和社会实际的了解认识,往往后知后觉。在中国经济正在全面崩溃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还在说:“中国经济崩溃了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饭馆吃饭的人还很多,路上照样堵车,像是崩溃的样子吗?……” 人们有这样的疑问,关键原因在于两点:第1,经济知识匮乏:忽略经济崩溃和社会崩溃之间的差异,将两者状况相混淆。这样的结果是,人们对经济崩溃到社会崩溃的进程不了解,缺乏对于未来趋势方向的判断;第2、社会视野狭窄,绝大多数只看自己周围,只看眼前状况,忽略整个社会的变化方向。同时,中共官员虽然不懂经济,但越到高层,越了解整个社会的形势。这些人根据经济的变化情况,及早采取行动,试图规避经济和社会风险。绝大多数人意识不到这样的问题,只有到社会崩溃时才发现,为时已晚。

预判经济崩溃,能够帮助人们及时保全财产。在经济崩溃之前,最优的决策就是及时减少投资,退出并且远离正在崩塌的经济体。在过去数年,中共一直强调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引导民众积极投资。在美联储大规模印钞的背景下,外资大规模进入中国,支持中国经济。与此同时,中共的官员很清楚经济状况,采取与民众和外资相反的行动。不仅中共的中高级官员家属纷纷移民到国外,移民潮已经蔓延到中低级官员。尤其在2013年,官员家属积极抛售房屋,将主要财产带走,以规避未来经济崩溃的风险。这些官员自己留下,做裸官继续捞钱,给自己的家属在国外创造物质空间。两会代表中,大多数是外国籍或者持有外国绿卡。

预判社会崩溃,能够帮助人们保全生命。2015“两会”期间,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代表们从之前的积极参与变成基本失去兴趣,而且态度表面化。代表们的表现已经说明,经济崩溃的形势已经无可挽回。经济崩溃意味着,连代表们都觉得在中国无利可图。所以,继续积极表现和表演,都已经失去意义,个人撤退的时间基本到了。如果表现太积极,反而容易引起公众的关注,不利于自己悄悄撤退。从两会的照片可以看出,代表们不是表情沉重,毫无表达的欲望;就是随意提案,丝毫不涉及重要问题。在小组讨论的时候,有的代表跳健身操,而某地的代表们甚至随意离场。根据白岩松的报道,洗手间充满烟味。当代表们都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人心已经散了,意味着中共政权开始崩溃。由于中国的极权奴隶社会特点,中共政权崩溃意味着整个社会秩序崩溃,或者说社会崩溃。而对于中共官员来说,只需要买张机票或者从某个地方出国,就可以安全抵达国外与家人团聚,避免社会崩溃后的大乱局面,这就是——“让领导先走”。

从经济的角度,经济崩溃并不是所有的企业关门倒闭。当绝大多数企业关门倒闭时,是社会崩溃。经济崩溃可以总结为,大部分的实体企业亏损,或者即使账面盈利,也无法回收账款,导致现金日益减少或者枯竭。而且,相当一部分企业现金流枯竭而倒闭,还有一部分企业虽然表面维持,但实质破产。在经济崩溃后,不论经济单位亏损还是倒闭,结果都导致大量的减薪和裁员,波及到大多数普通民众。在这个阶段,还有一部分人车照开,饭照吃,局部经济仍然表现正常。但是,少部分人的表现,并不能掩盖整体的经济崩溃。即使在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过程中,美国相当一部分人并没有受到明显影响,对经济前景充满信心。日军全面侵华、以及1949年国军大溃败过程中,上海仍然有很多地方灯红酒绿,表面一片繁荣。

中国经济崩溃的主要标准是中央体制经济难以获利。1990年代,朱镕基实施分税制改革和金融机制改革。分税制的结果是中央体制获得经济收益的大头,同时将负担集中到地方体制。金融机制改革后,央行完全失去独立性,成为政府的印钞机,按照政府的要求印钞。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中央获得的收益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有钱。北京作为体制的中心,大兴土木,规模越来越大,长安街、金融街、东二环、东三环、东四环、奥运村等奢侈的建筑,都是中央获得收益的体现。2008年经济刺激之后,中央出手更阔绰,将奢侈的高铁向全国延伸。不过,从2011年开始,中央为控制通货膨胀控制央行的印钞,由大水漫灌转变成为分类滴灌。从2013年底开始,随着地方政府债务负担过大,难以维系自身运转,中央不得不为地方负担一部分,维持表面经济稳定。面临如此经济困境,中央开始发动大规模的反腐运动。

大部分民众为反腐欢欣鼓舞,却忽略了中共反腐的实质。在中共历史上,所有的反腐都是经济陷入困境必须节流的结果。历次反腐后,中共经济都走向崩溃。从苏区经济崩溃时的反腐节约运动,到目前的反腐打老虎运动,背景都是经济陷入困境。反腐运动的目的很简单,一方面积极减少开支,通过扳倒大老虎减少部分利益集团的消耗。例如,周永康是被扳倒的最大老虎,曾经主持维稳工作,造成维稳经费超过军费。2015年“两会”后,中共宣传的一个题目是,维稳经费少于军费开支,表示扳倒大老虎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增加收入,通过查抄所谓贪官的财产补充国库的亏空。当民众看到贪官被查处,都在为中央叫好。民众的出发点是,这些贪官太可恨了,这样大规模清理才能解心头之恨。

民众往往意识不到,中共本身就是利益压榨集团,集体通过压榨民众而获益。所谓的贪官,不过是压榨集团的一部分,从压榨中获得个人的利益。中共反腐时,只不过是为了消灭部分利益小集团,减少部分压榨,保全整个集团的压榨利益。从整体经济的角度,反腐只不过是中共挽救经济的最后手段,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要中国共产经济体制不改变,经济一旦走向崩溃,将不可阻挡,崩溃是唯一结果。历史上每次反腐后,经济总是很快走向全面崩溃。

2014年底,中国实体经济基本崩溃。2014年,在中共基本失去经济控制能力的情况下,美联储的行动完全左右中国经济。美联储逐渐缩减QE3规模直到停止,结果是美元指数开始暴涨,国际游资从流入中国变成流出中国。人民币被迫跟随美指暴涨而升值,导致中国出口严重受阻,大量沿海出口企业倒闭,没有倒闭的也陷入生存困境,大量务工人员提前返乡。在国内市场,由于资金利率急剧提高,房地产陷入严重困境,大量房地产项目烂尾。上游的钢铁、煤炭、水泥和其它建材等行业在产能严重过剩、市场竞争极为惨烈的情况下,遭遇房地产寒流,面临产品价格暴跌、销量下降的双重困境。由于这些产业资金投入过大、负债高昂,在惨淡的市场面前,连利息都难以支付,意味着大部分企业已经实际破产。虽然相关产业通过银行债务展期、吸收民众资金等方式,表面上维持生存;但是企业大规模减薪、欠薪的行为,也表明企业的实际困境。同时,实体商业在电商的竞争下,也大面积倒闭。另外,依靠体制经济生存的很多企业,在反腐开始之后,也纷纷陷入困境或者倒闭。可以说,除了实力雄厚的外资企业和少数本土企业之外,中国绝大多数实体企业已经陷入绝境,或者已经实际破产。

地方政府陷入债务泥潭,意味着地方经济崩溃。2008年,在中央实施的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后,各地纷纷推出规模更大的经济刺激。地方政府大举借债,推动当地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随着中央收紧印钞,地方政府通过融资渠道,包括建立地方债务平台、发行地方债、发行理财产品等方式,想方设法更多借钱,继续支持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在债务激增的背景下,地方加紧卖地、收取各种房地产类税收(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并且从地方企业更多征税,以增加收入,维持越来越庞大的开支。在资金日益紧张、房子越盖越多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仍然不允许房地产商降价卖房,同时要求房地产商更多买地。在政府的支持下,房地产商为了维持资金链,更积极筹集资金,除了发行理财产品外,还大量从境外发债借款,并且从本地民众通过高利贷集资。到2014下半年,房地产完全停滞,高利贷遍地爆破,背负巨额债务的房地产商纷纷跑路。进入2015年,由于佳兆业的境外借款违约,导致房地产企业境外借款的渠道也被堵死。同时,实体经济进入倒闭潮,地方政府的税收也急剧减少。地方政府一方面债台高筑,另一方面失去收入来源实际破产。地方政府作为一个地区中最有钱的经济单位,其实际破产意味着地方经济崩溃。

进入2015年,企业进入全面倒闭的阶段,意味着社会崩溃拉开序幕。在2014年,虽然大多数企业处于困境中,但是因为多种原因仍然在苦苦挣扎。其中,一部分企业主虽然处于亏损的困境,仍然在希望奇迹出现,如果形势突然转好,自己还能够重新赚钱;另外一部分企业因为负债过多,实际已经破产,但是必须在表面上撑着,直到撑不下去。进入2015年,经济形势更加严峻,甚至可以说急转直下。随着2014年下半年美元指数上涨,中国出口受到进一步打击,同时外资工厂大量从中国撤退。从2015年初到3月11日,美元指数从90的水平,进一步突破100的重要心理关口,升幅超过10%。随着美元上涨,外资工厂加速离开中国,中国出口也随时面对毁灭性打击。房地产进一步崩溃,恒大将近半价卖房、万科做好散伙的准备,都表现出房地产商正在试图赚最后一桶金。春节前,大量房地产商对建筑商欠款,年后开工的工地也急剧减少。钢铁、水泥和其它建材的需求缩减,即使相关厂商不宣布倒闭,付工资也变得非常困难。更重要的是,随着美元升值,进口大宗产品原材料更加便宜。低价进口直接冲击国内市场,包括产成品,以及煤炭、铁矿石、铜铝矿及成品、农产品等等,冲击中国生产商,将生产商推入绝境。可以说,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人民币随着美元升值,直接冲垮以血汗工厂为基础的中国实体经济。除了外资控制的少数行业,以及本土的少数企业之外,绝大多数行业和企业面临倒闭。

社会崩溃主要指社会秩序的崩溃。过去的社会秩序无法持续而瓦解,社会进入混乱状态。在中国社会环境下,亲情友情等关系已经基本瓦解,人与人之间只剩下经济利益关系,甚至连夫妻家庭关系,也可以因为房产税等利益原因,随意离婚或者结婚,一切利益至上。在经济利益关系中,工作是最基本的关系,大多数人的社会关系也是基于工作而展开。随着大多数企业倒闭,意味着大部分在企业的员工面临失业。在2014年,大量企业倒闭或者裁员,不过规模相对较小。这些企业裁员的规模,占社会总雇工人数的比例相对较低。其中,很多农村到城市的务工人员,在失去工作后,还可以在农村呆一段时间。真正的问题是城市工作人员以及农村失地人员。在大多数企业,员工已经面临减薪和欠薪的问题,有的企业甚至欠员工半年工资。大多数人虽然面对入不敷出的困境,仍然继续在企业上班。对于这些人来说,如果失去了工作,不知道自己往哪里去,既失去收入来源,又失去过去的工作关系,还要面对家庭的生活困境。问题是,当绝大多数企业关门倒闭或者完全发不出来工资后,大量员工失业,无处可去、无钱可赚、甚至无家可归,整个社会陷入崩溃。

社会崩溃将是全国性现象。在1990年代,中国内地和北方的工业城市经历过国企大量倒闭,小区域内社会崩溃的状况。不过,由于当时国企的数量相对较少,下岗职工数千万,占中国人口总数不到十分之一,在相应地区的社会崩溃后,一部分人远走他乡,到沿海地区打工谋生,留在当地的人群陷入困苦,不过当时人们欠债少,生活费用低,不少人通过做小工、做小生意,最后坚持下来。在2015年,不论沿海的出口工厂,内地的重工业和资源型厂矿,还有各类商店和饭店,都在面临关门倒闭的问题。随着大多数企业倒闭,以及各种建筑工地停工,2-3亿人可能失去工作。由于企业倒闭是全国现象,绝大多数的人在失业后,根本没有工作机会,而且人们的生活费用很高,甚至超过一些发达国家。大量企业倒闭后,社会物价将会更高。同时多数家庭的现金积蓄很少,很多家庭贷款买房后基本无积蓄。企业倒闭后,这些家庭直接陷入生存绝境。

随着大多数地方政府实际破产,社会崩溃全面展开。地方政府虽然拥有各种征收税费的权力,但是同时负债规模巨大,而且运营成本巨大。各种市政设施的维护,地铁等设施的运营,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随着房地产销售陡降以及大量企业倒闭,地方政府的税费收入正在急剧减少。当地方政府财政破产显性化,社会将面临新的巨大冲击,冲击包括几个方面:1、离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减少或者拖欠,导致大量退休人员陷入生存困境。由于大量年轻人在啃老,退休人员的减少或者拖欠不仅影响老人的生活,还让年轻人的生活陷入困境。在过去,离退休人员因为从政府领取一定的退休金,所以积极支持地方政府,成为帮助政府维稳的重要力量。一旦老人退休金减少、甚至没钱可领,可能会立即反水,不仅自己会到政府请愿,还将吸引年轻人参与。2、医疗教育等支出缩减,直接影响到医药费报销以及孩子上学的问题。在2014年,一些地区削减教育经费,对教师减薪和欠薪,导致教师多次聚集罢课,影响范围广泛。3、无力运营基础设施,负担不起地铁运营和市政设施维修维护的费用,大量基础设施停止维护,整个地区的外貌迅速破败。4、无力应付高利贷爆破,由于高利贷都是在政府默许或者怂恿下开展,在高利贷全面爆破后,众多家庭损失惨重,甚至失去生活费,很多受害家庭到政府请愿,要求政府做主,但是政府并不是直接责任人。在几个大规模高利贷集资爆破后,受害民众开始将矛头指向政府,甚至喊出反中共的口号。一旦政府破产,上述人群都将受到影响,一旦共同作用,大规模的社会崩溃走向深入。

在2015年两会上,中共实际承认经济崩溃,只能尽量延缓社会崩溃。中共对各种问题非常清楚,也知道自己失去解决问题的能力。在两会上,已经不提整体经济问题,而是通过强调反腐、雾霾(环保)、“一路一带”等,转移民众对经济的注意力,国家统计局长吐槽说两会的时候没人理自己。在中共的中央经济系统中,统计局起的作用是经济数字制造,支持国家经济目标设定,支持印钞规模。与会代表也清楚,经济已经没有希望,自己省市也没机会腾挪分羹,所以没必要再和统计局长费口舌。与之相对比,李克强的发言更加通俗,要以抗震精神顶住经济下行的压力。人们都知道中国的抗震精神,就是震前不通过加固房子预防,临地震不及时预报疏散人群,地震后墙倒屋塌人亡,领导开始积极批示救援,丧事办成喜事。李克强的比喻说明,中国经济已然下行,下一步能做的只有善后。在经济崩溃后,中共通过对关键经济部分补贴,延缓地方企业和政府倒闭,也就是延缓社会崩溃的到来。中央对最危机的地方政府和房地产注资,主要是起到延缓作用。

事实上,中共已经失去对经济的控制能力。面对逐渐膨胀的庞大的失业人口,中共在两会上鼓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鼓动民众自己解决就业危机。但是,创业不仅需要思想和知识,更需要资金。在过去数年,绝大多数家庭的积蓄已经消耗一空,无数稍有积蓄的人群已经创业致贫。即使再鼓吹创业,足够傻的有钱人也不多了,无法和日益庞大的失业潮相提并论。更重要的是,随着QE3结束,美元指数持续上涨,资金加速外逃,都决定了中国经济的最终走向。

当“两会”决定,加大人民币印钞,试图支持地方经济时,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关系更加显著。如果印钞过少,效果不明显,如果印钞过多,最终还是流向和集中到权贵和富人手中。随着美指暴涨,权贵和富人加速撤退,也就是让领导先走,中国将加速社会崩溃。 与会代表的行为则表现出,已经不在意开什么会,说明会议的权威性失效,意味着人心散了,开会秩序很难掌控,这就是社会崩溃的前奏。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