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欧洲加入亚投行 加速中国经济崩溃!(上)

2015-03-20 02:00 作者: 生于0715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3月20日讯】根据2015年3月17日的消息,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三国跟随英国,决定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消息传出后,引发巨大的国际反响。对中共来说,这是国际经济外交的一次“重大胜利”,与美帝国主义和平争霸的里程碑。同时,对美国和日本来说,看似是一次重大挫败。亚投行不仅仅和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ADB)竞争,甚至对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构成了威胁。美国以说服、施压等手段要求其它国家不参加亚投行,日本也明确表示不欢迎亚投行的成立和发展。现在,看着美日的努力失败和无奈态度,中共在此次事件中更有“成就感”。

但是,表面和实质往往相反。中国有一句成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这句话说的是不要为现在看上去的好事高兴,也不要为坏事而悲伤,后续的事件往往会出人意料。从表面上,欧洲(这里主要指政治地理的西欧)加入亚投行的行为,只是对奥巴马政府的声誉形成重大打击。奥巴马已经尽力阻止此事发生,但是并没有奏效,表现出奥巴马的无能。如果抛开奥巴马的面子问题,从更广阔、更深入的美国利益层面分析,就会发现这件事对整个美国可以有很大好处。反过来,虽然中共获得欧洲的支持,越来越人多势众,脸面特别有光,但从实际利益上,中共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国内经济崩溃,出口因人民币升值遭到毁灭性打击,美元加速流出中国,外储已经极为脆弱。中国建立亚投行和吸收欧洲国家进入,实际上给自己增加了更沉重的负担,加速了中国的崩溃,也促进了自己的灭亡。所以,当中共为自己更快灭亡而庆祝时,美日则更应当利用好这个时机,保全自身的利益。

从根本上,亚投行是中国为消化过剩产能而设立,因欧洲加入变得炙手可热。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东南亚时先后提出倡议,建立亚投行,以此满足亚洲地区基础设施融资的巨大需求。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各意向创始成员同意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持有最大股份。中国提出和推广亚投行的目的很明确,在中国的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完成后,形成巨大的过剩产能。如果这些产能闲置,结果将导致大多数的大中企业倒闭,进而拖垮银行系统,中国经济完全崩溃。所以,中国需要在国外承揽基建项目,消化中国巨大的过剩产能。

中国在国际市场主推高铁项目,尤其是“一带一路”概念。中共希望通过高铁工程项目方式,向外输出设备、钢铁、水泥等过剩产能,维持中国经济。不过,在李克强经过一年多在世界范围内的努力后,实际成绩接近0。为了增强产能输出的吸引力,中国加大对于亚投行的推广。通过亚投行,中国出钱帮助被融资国建项目,中国解决产能问题,被融资国获得项目。本来,对于其它国家,这样的条件极为优惠。不过,即使在这样的优惠条件下,澳大利亚和韩国考虑到美国的压力,也犹豫是否加入。所以,除了中国和亚洲的一些小国和落后国家,亚投行并没有更广的影响力。

但是,英国不听美国的劝告和压力,与美国开始分道扬镳,准备加入亚投行。亚投行如同被打了一针特别的强心针,热度急剧升温。随着德意法三国宣布加入亚投行,亚投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融资机构,更代表在欧洲主要国家的支持下,中国似乎要和美国一决高下。可以说,欧洲的表态成为关键点,将亚投行变成了超越亚洲的机构。

问题关键在于欧洲的内质。当亚投行加入欧洲因素,就需要对欧洲有深入了解,欧洲将对亚投行造成显著影响,包括影响亚投行的特点和方向。了解的关键在于确定欧洲国家对其它国家的影响。个人在选择朋友时,一定要谨慎,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即使自己的对手再凶恶,个人都会认真对待、做好充分准备,并不一定会败给对手,还可能在与对手斗争的过程中得到成长。反之,如果找到自私或者愚蠢的队友,个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队友拖累甚至直接被出卖。性命攸关时,不论拖累或者出卖,都意味着稀里糊涂地死掉。所以,个人宁愿单打独斗,面对各种危险,也不能找猪一样的队友,增加自己的危险,同时利益还被猪友偷走抢走。在国家利益上,国家和个人的状况类似,也存在猪友的问题。当盟国是猪友时,将导致本国付出更多的代价,得到更差的结果,甚至造成致命的失败。当欧洲背信弃义,为了利益加入亚投行时,充分暴露了欧洲的真实内质。

欧洲的内质是腐朽堕落。从19世纪下半期开始,欧洲日益受社会主义无神论思潮影响。随着社会主义兴起和基督教的消退,欧洲的性质发生关键改变。各国日益失去基本道义立场,为了眼前利益可以背信弃义,甚至大打出手。欧洲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中心地区,是为了利益而采取各种丑陋手段,最后冲突升级的结果。而且,纳粹在欧洲对犹太人大屠杀,受到大多数国家的默认或者支持。二战后,在美国马歇尔计划的大力支持下,欧洲经济迅速得到复苏。但是,从文化的角度,欧洲社会主义更加深入,国家开始全面控制民众行为,甚至直接干预或者控制基督教会(广义)。进入21世纪,基督教在欧洲进一步加速消退,很多地区的基督教会名存实亡。在整个过程中,欧洲社会日益变得腐朽堕落,整个社会也表现得死气沉沉,经济也日益失去动力。

做欧洲的盟友是赔本买卖。基于欧洲腐朽堕落的特点,对欧洲友好的结果往往是吃亏。从二战后期开始,美国罗斯福、杜鲁门和马歇尔政府将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国出卖给苏联,以保障欧洲利益。到朝鲜战争期间,麦克阿瑟将军要求美国打垮朝鲜全境的中国军队,创造中共垮台的军事和经济条件。但是,杜鲁门和马歇尔以欧洲安全为借口,禁止美军和韩国军队向38线以北积极进攻,保住了北韩金家独裁统治,也间接稳固了中共在中国大陆的统治。而且,美国以马歇尔为名实施欧洲复兴计划,大规模无偿援助欧洲。但是,随着苏联恢复,开始与美国争霸后,欧洲开始在美苏之间摇摆。不仅在欧洲社会中,舆论和大量人口采取亲苏的态度,而且法国直接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为名,在美国的保护下,采取所谓的中立立场,在美苏两国之间耍弄手段。结果是美国用自己的资金支持欧洲复苏,并且自己花钱为欧洲提供保护伞,而欧洲反而积极削弱美国的力量和立场。

进入21世纪,欧洲更加自私自利。欧洲国家的表现,反映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种态度还日益鲜明,演化到根本没有朋友的程度。随着欧盟关系日益紧密,欧元开始启动,并且进入欧洲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政经一体化似乎是为了更紧密的关系,为了欧洲民众共同的利益,建立更强大的欧洲。但实际上,表面上的和睦之下,是更精明的利益计算,都希望从中捞到自己的好处,而丝毫不考虑其他人。例如,德国希望凭借强大的工业能力,占领其它国家的市场;而相对落后国家则希望通过搭上欧元区的车,实现高收入和高消费。在欧元区的前10年,德国获得了市场地位、赚到了钱;落后国家通过借债,也提高了生活水平。但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不同国家的矛盾开始激化。落后国家希望继续借债,而德国对债务卡的越来越紧。希腊三番五次债务危机,各种表演层出不穷,反映出各国之间越来越深入的国家和民族矛盾。在有些国家,内部社会秩序日益混乱,甚至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各国对外更唯利是图,而忽视基本的道义和盟友关系。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似乎“一枝独秀”,为支持欧洲经济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欧洲为了从中国赚钱,不顾美国的劝阻,积极加入中国阵营。

欧洲不远万里参与亚投行主要是为了自身利益。这种情况如同水蛭,闻到附近人身上的血腥味后,赶快游向人,吸附到人身上吸血。对于欧洲来说,美国越来越无利可图。同时,中国人对欧洲“慷慨大方”,既花钱购买昂贵的设备和奢侈品,也扔钱购买欧洲落后国家的垃圾债券。所以,欧洲为了进一步从中国捞钱,与美国划清界限,更向中国靠拢。这时候,美国劝阻欧洲,不要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要遵守盟友的规则。但欧洲置之不理,宁愿得罪过去支持自己、保护自己的美国盟友。欧洲投向中国阵营,让中共获得巨大的声望。从交易的角度,意味着中国人必须出钱,以报答欧洲的诚意。英德法意四个主要欧洲国家都前来投靠,筹码更重,中国更需要大放血。

欧洲加入后,让亚投行的规模显著扩大,中国难以控制局面。在欧洲没有加入之前,只是中国和一些经济规模比较小的国家设计的小圈子。在这个圈子中,中国可以占据绝对话语权,顺利实施产能输出模式。当某国申请基建融资时,中国可以直接决定是否发放贷款,进而决定中国厂商作为总承包商,实施CBT或者CBOT的一揽子建设模式。中国材料和设备生产商也可以跟随总承包商,输出过剩的材料和设备。按照这样的方式,中国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状况,计划安排贷款规模以及相应的工程建设规模,在不过度消耗外汇的情况下,达到一定程度消耗过剩产能的目的。(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