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评论】中共政治局经济政策决定的重大改变

2015-05-16 11:43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5月16日讯】各位好,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共政治局经济政策决定的重大改变”。

中共政治局试图阻止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趋势

2015年4月30号,习近平主持了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并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新华社对这次政治局会议做了报导,并发表了一组分析文章。

会议认为:“外部的需求收缩、内部多种矛盾聚合、经济运行走势分化、(经济成长率)下行压力仍然较大”。这个是新华社发的通稿里边的文字。可见中共政治局高度的重视经济下行压力的危机,加大定向调控力度。这和两年前李克强在人大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经济2.0版,调子是不同的。

这两年,人们看不到中国经济上升的趋势,看不到向上的推动力。所以这次中共政治局非常着急和紧张,对经济政策做了大调整,试图来阻止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趋势。

新华网在4月30号发表了一组署名文章,透露了政治局会议的决定,并对决定作了解释。香港凤凰网在4月30号发表了署名评论,它的题目是:“政治局会议释放了九大信号”。而在同一天,北京民生证券公司发表了署名文章,题目叫作:“民生证券:政治局会议有三大看点 判断牛市只需要五个信号”。这两篇文章里透露的信息,很值得人们关注的。

4月政治局会议受到瞩目,无论是实业投资者,或者是股票投资者,都要等待政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第二季度肯定无法触底,还会继续往下滑。假如没有新政策出台的话,那么全年的经济增速也会跌破心理下限。

如果今年GDP跌破6.8% 会影响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政治目标

官方心理底线是7%,但是真正的底线是6.8%。如果全年的经济增速破了这个标准,就会影响来年的经济增速,更会影响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政治目标”,这就是新华网发的文章里面的文字。

香港凤凰网的署名评论,叫作:“政治局会议释放了九大信号”。第一个信号:第一次全面评价经济全貌。从这一句文字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政治局过去从来没有全面掌握经济全貌的实况,我可以说它们几乎是在瞎猫抓老鼠。

现在,中央政治局对宏观经济出现了新的判断,也就是“需求结构、生产结构、企业组织结构、产品结构、商业模式发生幅度较大的调整,一些新的增长点破茧而出。”

中央政治局认为,新的成长动力正在形成之中,外部需求收缩,内部各种矛盾聚合,经济运行走势分化,(经济成长率)下行压力仍然较大。这几句话它对当下的经济问题仅仅是个概括而已,所有的、实在的、具体的问题都给掩盖了。

国际金融界认为 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GDP为7.0%是假的

那我们来看看,上个月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的GDP为7.0%,但是这个数据被国际金融界认为是假的、不真实的。他们也进行了分析研究,得出了下面两个结果: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花旗银行(City bank),美国属一属二的大银行,它在一份报告里这么写,它说中国的经济增速可能被夸大了,这个报告里面得出的结论,实际上季度同比,它的增速可能低过6%,那么其它研究公司得出的估计,比这还要低。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这家公司估计,中国第一季度的GDP增速是4.9%;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Conference Board)这家公司,它有个中国中心,他们估计中国第一季度的GDP只有4%。那么,另外一家公司估计得更低了,伦巴达大道研究公司(Lombard Street Research)这家公司,估计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只有3.8%,几乎是(官方报道的)一半。

我相信中共当局、包括政治局这些委员们都看到了这个报导。你用GDP7%来企图欺骗中国老百姓,但是你骗不了全球国际金融界,也骗不了中共当局自己啊!我想他们一定感受很深的。

当下中国经济下滑的真正原因在哪里呢?

我在这里做个简单分析。首先我们来分析,中国的GDP是谁创造的?有两大部份:一个是私有企业,一个是国有企业,二大块。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成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中小型私人企业的发展,私人企业经济仅仅占用社会资源的1/3这个比重,创造了中国GDP2/3的增长。2011年中国大陆有5,000万家私人的中小企业,占全国企业的总数99%,国营企业只占1%。

那么这些私有企业所创造的GDP,占了60%,进出口的贸易达到68%,并且吸纳了全国就业人口的70%,这是最主要的一块。其实早在2007年的时候,中国的私有经济已经创造了中国GDP的70%了,那么国营经济呢?创造了40%,它占用的社会资源是2/3,占用了银行贷款的80%。

现在中国的GDP连年下降,原因首先就是私人企业受到了重创

现在中国的GDP连年下降,原因首先就是私人企业受到了重创,他们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中共推行的“国进民退”政策,垄断市场和资金,中、小微企业贷款困难,企业成本提高,所以使得企业难以生存。

中国长达30年的一胎化政策,使得中国目前的青少年人口比例大幅下降,尽管中国目前仍然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是劳动力的供给,却呈现下降的趋势。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劳动力短缺,工资增长比生产力提高的更快,来自于农村的农民工急剧的减少,所以使得农民工的人口红利走到了尽头。这样的结果造成实体经济工人不足,就迫使工人的工资每年要20%的持续增长。那么私人中小型企业的运行成本就增加了,经营就非常困难了。

仅管最近几年美国的经济复苏比较快,欧盟的经济也跟上来了,但是国际贸易仍然没有恢复到2008年金融风暴前的那种盛况,国际贸易仍然是疲软的。“波罗的海干货指数”叫作BDI,已经接近了历史低点,低过600点。我们要知道在2008年以前,这个BDI指数接近12,000点,现在只有600点,说明全世界的海运货运量降到了多大的程度,这就是中国出口下降的原因。

5月8号,中国海关总署发表了数据,说四月份中国以美元计算的出口额同比下降6.4%,三月份下降15%。四月份的进口额同比下降16.2%,三月份下降12.7%。你看这两个月都是下降的,出口、进口都是minus(负的)。

另外一个原因是,由于人民币汇率居高不下,占出口贸易约70%的私营的中小型企业是苦不堪言!

中共控制的人民币价格仍然是高位,原因两个:第一、如果人民币价格下降,那么中国国内的资金会大量和急速的往外逃跑,换成外币来保值,那这对中共政权来讲,在经济持续下滑和政治内斗不已的时候,下调人民币的价格对他们来讲是非常不利的,他们认为是个下策。

第二、中共梦寐以求的想要把人民币推向国际金融市场,要求把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揽子里头。SDR是什么呢?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配给成员国的一种资金使用的权利。目前美元占了41.9%,欧元占了37.4%,英镑占了11.3%,日元占了9.4%,这四种货币就是一揽子作为一个计价单位,人民币不在里面。现在人民币想要挤进去,如果你要挤进来,人民币价格下跌,人家更不会欢迎你了嘛,所以要保持高价位,要挤进去,把人民币推向国际市场,这两个是最主要的原因。

另外呢,中共当局最近这两年也成立了金砖国家银行、亚投行,在这个时候,人民币就更不能贬了。总之,在人民币这个战略上,你不让它跌,可是在出口的时候,你大大受损害了,所以你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只能取其重,把出口用别的办法来弥补。

根据我上面简单的分析可以看到,创造中国GDP主要角色的中小型企业,受到了资金贷款困难、资金成本增加、工人资本增加超过了生产力增长的困扰,这也就增加了工资成本嘛!人民币价格居高不下,企业产品出口价格就没办法下降,这样就丧失了国际竞争力,这就是私人企业所面临的一系列困难。

中共官员对待私营中小型企业的官僚态度是最沉重的打击

但是最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困难,那就是对私营中小型企业最重的打击,中共官员对待私营中小型企业的官僚态度,是个极恶劣的作风,这些官员哪,凡事以官本利益为先,想尽一切办法在私营企业上寻租谋利,加大了企业成本的经营困难。你什么事情都要回馈,什么事情都要拿贿赂,那不增加了成本吗?

再有一点,这两年,中共官员们自上到下消极对抗,政令不出中南海,身在岗位不作为,拿了俸禄不干事,慵政、懒政、怠政的现象,这也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这是中国经济持续下滑的基本原因之一。那么好,结果如何呢?结果就是相当数量的私营中小型企业关闭或转业。

前几年工厂关掉、企业关掉,资金投入到房地产,房地产过了几年,现在没有利润了,现在又投入到股票市场。并且我们可以看到,财富占1千万以上的企业主,60%的正在计划移民到外国,所以,中共这些现象都说明了造成中国这几年来GDP持续下滑的基本原因。

那么再看看另外一块,国营企业它们的生产成本高、生产效率低下,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全国铁路货运量下降、发电量下降、房地产开工量和销售量下降,这些同样会影响到钢铁、水泥、建筑材料等等一系列的企业,开工不足,甚至于要关门了,所以这两块都促使中国的GDP持续下滑。

中共当局怎么样去处理经济下滑的现状呢?

那么中共当局怎么样去处理上面所讲的经济下滑的现状呢?让我们看看政治局是怎么做决定的。凤凰网的一篇文章里说有九大信号,那么这是第二个信号:宏观调控稳增长打头,防风险断后。

文章这样写:“虽然政策总基调没有变化,但宏观政策强调保持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综合平衡”。稳增长是第一位的,促改革是第二位的,调结构位退居第三,这就意味着宏观调控可能会短期恢复老办法,来达到稳增长的目的。

相对比2013和2014这两年,李克强在人大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里边提出的经济方针是“统筹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2015年的方针叫做“保持稳增长”,两年前叫“统筹稳增长”,这就不一样了。

中共政治局不能容忍GDP持续下滑,要使用各种手段来保持稳增长

那么从这个信号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政治局不能容忍GDP持续下滑。现在中共当局对经济运行的头一件事情,要使用各种手段来保持稳增长,也就是说,经济只能增长不能下跌,它要保持嘛,保持稳增长。

过去两年,大为流行的一个新名词叫作“经济新常态”,当时他们所解释的就是容忍经济在中高增长速度7%范围内运行,以调结构为重点的经济方针。这次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被停止使用了,不能用这办法了,不能容忍了,因为容忍不住,7%保不住啊,一直往下跌。所以“新常态”这三个字,在新华网的新闻稿里面只用了一次,三个字就这一次,没再看见第二次了。

中共经济政策转变,经济建设将取代政治整顿,重新成为施政重心

民生证券的文章是这样写的:“这次政治局会议可能标志着中央经济政策的转变,宽松将明显加速、经济建设将取代政治整顿,重新成为施政重心,地方将结束过去两年的休眠,万物重新生长”。那么这段文字透露出,政治局会议之后中共施政中心的重大改变,从政治内斗转向经济建设。不管怎么说,政治局4月30号这个决定对相当多的人来讲,是来得太突然了,我相信他们不太容易理解。

可是中共反腐是从去年12月呈现出胶着状态,停滞不前。习近平今年在两会上宣布,羊年打苍蝇,这是否暗示羊年不打老虎,专打苍蝇啰?那么我想,民生证券的文章里面这段话可能是中共党内一派的想法。尽管中共政治局决定对经济政策做了重大改变,但是,是否反腐运动就立刻收摊?我们还要观察。

王岐山还要推动反腐继续进行下去

我们看看另外一个现象,在习近平出访期间,5月8号王岐山出面讲话,就透露了另外一个信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参加第八届中美政党高层对话的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代表团。王岐山讲:中国共产党正在带领人民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如果组织涣散、纪律松弛,完成这样的历史重任是不可想像的。全面从严治党,是办好中国一切事情的前提,必须依据党章党规,管党治党。这是新华社发表的消息。从王岐山的讲话来看,他还要把反腐继续推动进行下去。

但是,你如何在中共政治局决定改变经济政策的环境下反腐败?中共政治局到今天,没有对这个问题做出决定,所以还有待观察。

3月27号,我做的《伍凡评论》第439期,题目是“羊年拍苍蝇可能暗示反腐将适可而止”,这是我一个多月以前做的评论。当时我就预感中国的政局可能会发生变化,当时思考主要的依据是反腐败呈现了胶着状态,而经济持续下滑,而这两个状态是不可能持久而不变的,不可能,尤其是经济持续下滑要拖死中共政权。好了,现在为了挽救中共政权,不得不先抢救经济。至于反腐败这问题不是我今天主要讲的主题,所以我们以后再继续观察。

中共改变经济方针后 采取的措施是中央货币宽松加地方基本建设托底

那么,在政治局做决定改变经济方针之后,它会采取哪些措施呢?这下面我要谈的,也就是信号四,第四个信号,“拉投资”是头号办法。就稳增长来讲,最有效的办法仍然是固定资产投资,这是政治局的话。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注重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认真选择好投资项目,做到有市场,有长期回报。政府后续将出台相关的投资政策,不仅增加政府投资项目,同时也会改革融资融通机制,通过疏通资金的渠道来为固定资产投资供血。由国家开发银行、已经明确的政策性银行充当重要输血角色,以解决资金循环不畅问题”。这是凤凰网文章的原文。

民生证券的文章怎么写?它说事情正在起变化,简单来说,中央的宏观管理思路已经出现重大转折,摒弃过去两年的“总供给收缩”,转向“总需求扩张”,而总需求扩张的主要思路是中央货币宽松+地方基建托底。就是地方的基本建设托底,由中央出钱,地方来搞铁公基,就这个思路。

那么看来,中央政治局决定保持稳增长,大力定向投资的第一个大项目,第一个大规划,那就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化纲要”。京津冀就是北京、天津、河北,把那一大片连在一起。5月7日,中国《第一财经日报》报导,京津冀这个规划它要撬动百万亿投资,42万亿主要针对基建。根据中共财政部的测算,京津冀一体化在未来6年,需要投入42万亿。

也就是说2020前,京津冀地区相关的产业将迎来平均每年7万亿的投资机会,这些投资主要投向基础设施建设。那么42万亿的基础投资之外,还有能源和产业转移等等领域,可能会带动投资达到一百万亿,这是《第一财经日报》的报导。

那么看看民生证券,它也提出它们的规划:我们预计2015年要完成7%的GDP目标,基础建投资增速至少要达到25%,规模要达到14万亿,这意味着,后三个季度的基础建设,要比第一季度明显回升。

我们看看这两项,光是今年民生证券提出14万亿,2015年京津冀提出今年7万亿,两项加起来就21万亿,我们先不讲后年以后的事情。今年要拿出21万亿出来,这些讯号就很明显表明:中共当局要走回头路

从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在内需和出口这两套马车失灵之后,温家宝下令直接投资4万亿,紧接着大约有15万亿的贷款投资,勉强渡过难关。但是从那次以后,中共的地方政府债务高达30万亿。

为了达到2015年GDP7%的目标,需要投资21万亿元,资金从哪里来?

可是李克强上台之后这两年,他投资的数量不够大,所以难以推动经济发展,现在政治局第一次知道当下的经济危机之后,就不得不加大直接投资,避免经济硬着陆。那我要问,你这21万亿钱从哪里来?好,我们来看看凤凰网的文章里面,它点出二个讯号---

信号六,货币政策一定会更加宽松

信号七,股票市场进一步活跃

在我看来,中共政治局决定投资融资方法,不外乎这三种:第一、今年下半年央行会进一步降息降准,放出更多的流通量;国家开发银行投资部分资金,定向投资到国营企业。第二、推行PPP,吸纳私人企业投资,进入到城市基础建设。第三扩大股票市场,多建立IPO股票,来吸引私人散户资金。

什么叫PPP模式?PPP模式是学外国的,它是3个英文字的第一个字母,Public公共的、Private私人的、Partnership我们来结合,也称作为公共私营合作制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这里是指政府私人组织之间,为了合作建设城市基础设施设设定的项目。

但是中共当局为了挽救经济阻止它持续下滑,采用巨量的投资,对短期来讲是可以救急,但是你不计成本、不顾利润回报,那是不可能长久的。特别你现在涉及到PPP,要吸引私人资本进入投资。如果没有利润回报,这些私人企业资本根本不会干、也不会做、也行不通。

中共新经济政策的结果可以预料的,将再次出现经济“四不”现象,没有建立内需市场

这些新经济政策的结果,在我看来是可以预料。也就是说经济状况将逐渐恢复到胡温时代,不惜成本,不惜代价,不顾利润收益的巨额投资,目标呢是增加GDP,减少失业率,减少社会动荡的危机。

但是仅仅增加投资,而不增加内需,不建立内需市场,这种经济政策是短命、危险的,又会出现什么?出现胡温时代一再讲的经济上的“四不”现象,就是“经济不平衡、不协调、不稳定、不可持续”。

那它最终结果是投入的资本收不回来本金和利息,债台更是高筑,这根本原因是什么呢?仍然是相同的这批中共官员依靠投资的思路来运作经济,仍然是贪污腐败,这怎么可能根本改变经济局面和它的结构呢?不可能,只能积累更大的债务和问题。一句话,没有内需市场的经济是无源之水,一定会干涸。

最后我做个结语,中共内部有人讲,反腐败是为了挽救中共政权,现在抢救经济也是挽救中共的政权。哪个更紧迫,更重要呢?中共政治局的决定作出了它们自己的回答,似乎目前抢救经济更重要,但是经济的痼习和贪污腐败的痼习都会把中共政权拖死,这是毫无疑问的。

好吧!这是我今天的评论。谢谢各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