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记》白话版 第十回

2015-06-20 20:18 作者: 意净居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十回:游一殿创观狱所测无间初试明珠

王天君降坛词(调寄:画堂春)

阿香一震下天堂,金鞭专打无良,不忠不孝漫猖狂,霹雳身亡。

降伏妖魔邪祟,严惩跋扈强梁,凶徒逆竖看端详,可识吾王。

【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关少千岁降坛词(调寄:诉衷情)

凌空浩气塞江流,遗恨锁眉头,欲将往事题起,怕触动旧时愁。

今夜晚,策驿骝,任邀游,要观冥府各种严刑,备悉情由。

【写不尽胸中悲情之块垒。】

话说昨宵岳元帅、柳真君回宫缴敕后,今夕又派玉坛总管王天君来坛镇摄,关少千岁来领定一去游一殿。定一于出坛时,遂将教主所赐之明珠一颗,带在身边。(后正用着)时届亥初,二人各各上马,径向阴阳界鬼门关而来,霎时进了关门,只见关内照壁上,悬牌一块,千岁命定一下马读之,乃是一殿大王告示,其文曰:

“秦广大王示谕,官吏鬼魂知之。吾王一殿管理,各宜蹈矩循规。僧儒狱、补经所、饥渴厂兼孽镜台,当一齐懔遵条例,公平执法无私。现值三期末劫,收圆大会及时,尤要检查明晰,不可错误参差。稍有一毫违悖,上天降罪难辞。顷奉上皇玉旨,五圣通敕下移。滇西洱源善地,绍德颁书指迷。搜求冥府事迹,用以打破群疑。乩生灵根不昧,抱定一片慈悲。圣帝颁演冥记,郑重特别稀奇。静室修理新洁,招待须要整齐。不可苟且大意,迎送遵守礼仪,途中魍魉魑魅,禁戒非礼行为。阴阳联为一气,书成功德巍巍。将来流传海宇,定然世庆雍熙。吾王谆谆训谕,各各懔遵勿违。”

【泰王牌示,法令严明,洞冥一书,三曹郑重。】

定一将牌看罢,千岁曰:“师弟快快上马,不可耽延。”二人行不数步,见对面来了几位官吏,向千岁稽首,对定一打恭毕,口称:“卑职等,招待所内吏员也,专主迎送来往善人仙真,今闻千岁与善长玉趾遥临,特来恭迎,客厅距此不远,即请大驾辱临,小憩片刻,聊饮杯酌,望乞勿辞。”千岁点首依允,仍上马前行,遥见道旁有建宾馆一所,十分整齐。少刻到门,只见门上直立一匾,金字楷书曰:“敕建善人招待所”,上有联曰:拥慧迎高贤,藉解风尘劳苦。焚香虚左席,专延道德仙真。

所员揖千岁定一而入,到了院中,杂植花木,香气袭人,细草铺茵,四面围以白石栏杆,颇称幽雅,到了客厅,历阶而上,见厅门上立一匾曰:“陈榻高悬”四字,草书笔法道劲,左右有联曰:

室有芝兰,善人来斯征契洽。

座无尘垢,嘉宾至此豁胸襟。

【此段风景,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之致。】

入室糊裱新洁,案无纤尘,净几明窗,豁人心目。壁上挂的尽是名人字画,案头陈设图书博古,钟鼎彝器。(如此清幽不是善人何由得入)中设一席,千岁上坐,定一侧陪,左右献上香茗二盏,饮毕,又陈酒果盛馔。各吏员殷殷劝饮,十分恭敬,酒至数巡,千岁致谢曰:“今夕厚扰矣,因有要事,不敢久延。”随即告辞起身,与定一出门,上马前行,并嘱不用远送。

风驰马快,瞬息之间,终行了三百余里,又见前面摆列旌旗队伍,有两判司前来迎接,向千岁致词曰:“小司奉大王命,前来迎接千岁善人进殿。”千岁曰:“承蒙大王雅谊矣。”即命其引导上前,一瞥眼间,到了一殿门首,那殿宇修得辉煌壮观,如王者宫阙一般,大门上立一匾曰:“冥司第一殿”,门左右有联曰:

善士来斯,自然气壮。

恶人至此,能不心寒。

判司引入,连进数重,对联甚多,不暇逐一细念。千岁曰:“师弟快快整肃衣冠,将到正殿矣。”方言话间,已到殿廷之下,判司忙入内通禀,定一见正面挂一匾,上书:“赏善罚恶”四字,左右有联曰:

阳世重金钱,但凭贿赂,无理翻成有理。

阴司崇德行,果真良善,人欺天不汝欺。

【阴阳异趣,只在此间。】

又一联云:

倘有善根,即送交转轮,投生福地。

如归恶类,定解往各殿,倍受诸刑。

定一正看对联,忽见大王已出暖阁,降级相迎,请少千岁与定一到左厢大客厅内安坐。彼此序礼毕,少千岁曰:“职领定一前来观狱,以洞冥情,垂书济世,伏望大王赏准。”

【此段回顾前文,生下各节。】

王曰:“吾王已奉玉旨,盼望久矣。但吾王所管之狱无多,仅有孽镜台、无间僧儒狱、饥渴厂、补经所四处,慢观未迟,请少千岁少坐片刻。因昨奉幽冥教主敕命,应撰四言训文一篇,甫欲起草,少千岁适至,正凑奇缘。吾王拟即撰就,以便托定一师弟带回绍坛,刊入记中,以劝世人,可乎?”

少千岁曰:“甚善,甚善,但不知大王所撰何文?”王曰:“昨奉教主之命,以圣帝《觉世经》命题,(恰当之至)吾王忝居一殿,应先撰敬天地文一篇,脱稿后,还望指正。”少千岁曰:“大王太谦了!”即请大笔一挥,职敬候教,大王乃伸纸拈毫,书出题目曰:

◎一殿秦广王谕敬天地文

人生在世,戴天履地。同沾化育,覆载无偏。万物之中,惟人为贵,负性含生,本乎天地。天有日月,雨露风雷,四时交替,万物栽培。暑雨祁寒,阴晴湿干,天心顺应,民赖以安。地有山川,田园阡陌,建所定居,敢忘大德。材木五金,俱由地生,丝棉五谷,资地长成。

【天恩地德如是其大,可不敬哉!】

天若失调,风雨不顺,旱涝饥馑,难保性命。地若撼震,河决山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两大高厚,是大父母。生之杀之,民其顺受。人不畏天,天能制人。请看霹雳,神乎其神。谁敢怨恨?只宜顶敬。天地恩宽,涵容百姓。报天之恩,疫疠不生。报地之德,品物咸亨。

【敬之,之效。】

胡为末世,狂妄自恣,怨地咒天,只知放肆。唾星指虹,骂雨诃风,荒谬狂悖,得罪苍穹。对北行淫,夜起裸露。男女无耻,屡触神怒。秽犯三光,污及水浆,种种亵渎,定招祸殃。

【此辈当诛,不敬之报。】

三官大帝,专司此职,天地水府,纠察过错。勤尔众生,各展其诚,稍有不敬,降罚非轻。豺獭之微,尚知报本。焉有为人,反无诚心。

【宁不羞死】

如听吾言,能报四恩,天恩纯厚,福禄满门。不遵吾谕,罔知敬畏,灾患随身,堕落无既。吾王拳拳,撰出短篇,所望大众,各体真诠。

【反复推勘,题无余蕴,读此而不知,两大生成之德者,真非人也!】

书毕,将稿付与少千岁,千岁曰:“大王救世婆心,和盘托出,定一好好带回坛中,刊入书中,广印传播。”言毕,告辞起身,大王判司上前引导,少千岁曰:“狱所无多,吾自领定一游览即可。”当下辞别大王,出了客厅,大王送至阶下,少千岁领起定一,仍到正殿大院落之中,观看那座孽镜台,有何奇妙?果见院中建有一丈七八尺高的一座亭台,台上悬一面镜,十分朗彻。上悬一匾曰:“孽镜台”三字,左右有数联,其一曰:

照彻世人心肝,无从掩饰。

看穿鬼子肠肚,不爽毫分。

又一联云:

阅尽世间人,无如心险恶。

看穿天下事,祇有镜分明。

又一联云:

任尔巧诈千般,到此应难置喙。

凭他机谋万态,对镜何以容身?

【此三副对联,真写尽孽镜之神。】

定一正在观望,忽见来一书吏,捧册执笔,立于台下,有数鬼差,将犯人推至镜前,那镜中即现出奸盗阴谋,各种真相。鬼差曰:“尔众犯各自睹其行为,看尔等有何话说?”只见那些人,恐惧战栗,羞惭惶恐,无地自容。(我愿世人心中各悬一孽镜自照免得到此惭悚)不敢置词,皆一一自己承认罪状。(不须平反)书吏曰:“今而后可定案矣。”(省许多力)少千岁曰:“地府无私无枉,赖此镜矣。(阳世有此何愁断谳)世人行踪诡密,暗地害人,以为无人知觉,由此看来,可欺心乎?”(不欺心若圣贤可企)定一曰:“真神鉴也。”即口占一绝曰:“台名孽镜妙如神,照见心肝怕煞人,奉劝世间阴险辈,莫教方寸积纤尘。”

吟毕,少千岁曰:“孽镜台大概如此,吾又领尔去观僧儒狱可也。”定一随少千岁出了大门,绕行右边,至一城,围墙坚固,及门,上书“无间僧儒狱”五字,左右有联云:

读圣贤书,反将儒术杀人,世网漏天网不漏。(儒者懔之)

受菩萨教,阴倚空门造罪,王法饶佛法难饶。(和尚注意)

方探望间,狱官出来恭迎,随入静室,献茶毕。狱官曰:“请少千岁坐,小吏领善人游观一番可也。”少千岁曰:“善。”定一即跟随狱官至狱场,只见阴沟之内,鲜血殷红,流而成渠。鬼卒在施刑场,把那些犯人拖出,正在挖眼、割舌、挖心、犯人叫唤不休,(备尝苦楚)定一心中恻然,问狱官曰:“这些犯人,在生犯何罪,受此惨刑?”狱官曰:“此儒生某某,(难以缕述笔下留情)在生之时,读圣贤书,不体圣贤之心,事事与儒教相反。(反道败德其心可诛)他少时入了孔门,读书论对,得了一知半解,稍通文艺,便以文字为快捷方式(学以干禄),考取秀才,博得功名,渐次入了宦途,遂不顾廉耻,上下钻营,阿谀拉拢,无所不至。已失夫儒门体面。(寡廉鲜耻,可恶之极。)

不料下元末运,世道变迁。圣教衰微,人心狡诈。他便逞其黠慧,乘风鼓吹,演出惊世骇俗的议论,(妖言惑世,种下祸根)想做个空前绝后的丈夫。(做了个名教的罪人罢了)把古来的圣贤,四书、五经,一齐抹煞。(痴想可笑,做梦罢了)细考他的学问,不过读了几句西方历史,便拾其余唾,作改革之权舆,著书立说,倡言平权自由,以乱天下。(真是人头畜鸣)致令五伦殄灭,八德销沉,皆此辈为之作俑,(其无后乎)真乃孔门巨蠹,名教之罪魁。(骂得不错)即雷劈天诛,碎尸万段,焉能蔽其辜哉?(理当如是)

【此篇议论,为近世儒者痛下针砭,其羽翼圣道之功,不在孟子下。】

其次则有不肖之徒,祟信邪说,而随声附和,人云亦云,(一犬吠影,百犬吠声。令吾浩叹伤心)立刻改了面孔,(良心何在)窥其用意,亦不过为求高官厚禄,遂不能不附会,发狂发谵,胡言乱语。谓今世界宜求开通,孔教理当取缔!(是何言欤)甚至讥先师为顽固,诬圣学为腐朽。不想他出身,从何处发迹?现在之衣食,藉何径求来?真乃数典忘祖,饮水忘源,叛教背师,罪无从赎。虽列士绅,猪狗不如。故以挖目、割舌、剜心之刑处之,以正其妄言蔑孔之罪。(骂得病快淋漓)

其下又有不敬鬼神,不信报应,诬鸾乩为邪教迷信,鄙圣谕为常谈。外则道学自居,妄自尊大;内则衾影抱憾,有玷伦常。假公济私,损人利己。这种人,称他为伪儒(吾名之曰衣冠禽兽),罪亦重大。此外又有恃才好讼,刀笔伤人,淆乱是非,颠倒黑白。(讼棍一流)或编淫词艳曲,绘画春宫,(小说一流)引诱无知儿童,大开情窦;败坏闺门淑女,顿起邪心。(伤风败俗莫此为甚)如此行为,造孽尤重。皆收入此狱,朝夕处治,以偿其在生之罪。”(酬其立说著书之劳)

又见有许多僧人,有跪火砖者,有睡铁床者,皆极惨酷。又有骑铜马,抱铜人者,风紧火烈,立化飞灰,鬼卒以扇煽转原形。几番处治,把那些犯人,弄个死去活来,不肯放松。又见有一鬼,手持烈焰铜丸一瓢,要向那僧人口中灌入。那僧哀求告饶,一鬼在旁嘲曰:“请和尚吃肉包,快快吃,莫牢骚,长些气力,好与佳人度春宵。”(嘲语趣甚)嘲毕,即将冒火铜丸,灌入口内。和尚大叫一声,五脏爆裂,七窍烟生,化为灰烬,用扇又复原形。

又见一鬼卒,拿着一瓢铜汁,也向那和尚口中去灌。一鬼又在旁嘲曰:“请和尚吃荤面,快快吃,莫主贱。洗洗肝肠,好见如来享自在。”(诮语甚趣)说毕灌入,和尚倒地乱滚,地上皆是利刃,刺入肌肤,火由内起,(心火自焚)刀从外割,(色刀自伤)极其悲惨。定一见之,身麻肉颤,心中难忍,几乎立不住脚。

【众鬼善于嘲诮,其亦东方滑稽之流乎,谚云时衰运,倒鬼弄人。哈哈!】

狱官曰:“这般秃驴,赖佛养身,五荤三厌不忌,惟以嫖赌为生。污辱佛门,知法犯法,罪大恶极,莫此为甚。虽受此苦,不足以偿其辜也。今夕善人所观,不过大概少数而已。尚有无数僧儒,囚禁其中,奈狱底深邃,未易窥测耳。”定一曰:“吾带明珠一颗,且试验之。”即将珠盒打开,取出珠来,往下狱底一照,果然这颗明珠,莹彻无比,光芒万丈,直射狱底,无微不显。(奇妙如此)定一定睛看时,之见狱中万头攒动,(形容尽致)披枷带锁之人,充初无隙,(难以指数)狱中尽是粪汁,臭秽难闻。

狱官曰:“此地难以立足,领善人出狱,休在此留连也。”定一叹息久之,因占一律,以叹儒曰:“士为民首重纲常,立地撑天一担当;八宝池中参至道,五行山下探幽香。属词珍重生花笔,举念常存济世方;正己化人无愧怍,何须狱底泣汪洋?”(如此做来方谓士)又叹僧曰:“空门落发好修因,底事胡涂误尔身;痴念未除耽色欲,杀机常伏犯贪嗔。三皈不晓何言佛?五蕴难清尽失真;(叫甚么和尚呢)奉劝释宗诸弟子,休沾尘垢堕迷津。”

【传神之笔】

吟毕,即同狱官回复千岁,又向补经所而来,这补经所附近僧儒狱,在其西北,别为一城,此抵门,门上横书“补经所”三字,左右联云:

莫谓欺神无灵,欺人不晓。

须知经钱易骗,经债难还。

看毕,有一员出来迎接。入门,但见矮屋低檐,廊舍比栉。窥其中黑暗如漆,残灯如豆,半灭半明。闻喃喃诵经声,哭泣声,斥骂声,笞杖棰楚声。见几个僧人,身带枷锁,足跪火链,前置经书,灯昏无焰,只有一线微明。该僧等眼中流泪,口内诵经。诵声刚停,背后巨齿獠牙,高脚厉鬼,手执铜锤击之,头破血流,昏死倒地,惨不忍睹。

【此段抉山和尚病根,于世道深有裨益,此狱吏亦大可嘉。】

所员曰:“这几个秃头,在世替人诵经祈福,纯是欺人。所诵经典,字句错讹,又多遗漏,只图敷衍了事。当斋主者,从何而知?似此修斋祈福,并许愿诵经之家,不但无功,反遭罪过。他不念及世俗所言;得人钱财,与人消灾,这个道理。口内诵经,眼中邪睨,专窥视人家妇女,不知他诵些甚么经咒?一阵铙钹乱敲,也就含糊去了。至所得之经钱,用以嫖赌,淫孽更重。故本所先罚其遗漏错讹之罪,待其补经更正之后,然后再发入无间狱中,用重刑处治,比此间更惨苦也。”

【这般行为是和尚最惯伎俩】

定一问曰:“东厢之内,那些僧人,身无刑具,行动自由,灯光亦亮,在佛前诵经者,又是何说?”所员曰:“那些僧无贪淫孽,虽漏经文,小有讹误,亦从宽也。”(此罪从轻冥司公道)定一闻言,悚然而悟。因口占一绝曰:“释子慈悲悯众生,如何淫孽乱胡行?诵经复把经文漏,哄骗经钱罪不轻。”

吟罢,遂同千岁出了新门,又向饥渴厂而去。这饥渴厂,乃在所之东北,亦相距不远,石砌为城,此至城门,上书“饥渴厂”三字,左右联云:

人太轻生,在阳间服毒上吊,只想把人贻累。

你既乐死,到阴府忍饥受渴,仍然让你熬煎。

定一将对读罢,厂员已出来迎接,向少千岁行礼毕,即引导入城。不数步,到了静室,献上香茗,坐了片刻。厂员曰:“请少千岁在此饮茶,末员领游生到厂内参观一番可也。”定一即随厂员入厂,见内中犯人甚多,品类下一。厂员曰:“此皆在世轻生者。”定一问其轻生类数,厂员曰:“有上吊、刎颈者,有服毒、投水者,又有投崖而死,头触柱而死,跳火坑而死者,等等不一。其死之理由,或因情急,或因小忿,或缘羞辱,(此条最多)或缘畏惧,遂寻短见,以为一死万事皆休,(好轻易)实际上把难处留给别人,贻祸无穷。(其心可诛)这等居心,已属不良。究竟天下哪有不了的事?纵然贻累多人,口舌官司,耗费银钱,少则数日,多则数月,也就了结。

只是此等轻生之人,死时已受苦不堪,到此更懊悔不及。因为他到“饥渴厂”内,要令他身受饥渴,腹如针刺,口吐青烟,比他死时更觉难过。(这就是万事皆休)无非教他试试这种苦恼,才晓得轻生的罪过。且每日戌亥二时(晚上7-11点),还让他临死时的痛苦,照样重来。(是他自愿的)如此持续数月,或一二年后,才命鬼卒押其魄,重回寻死之地。不准他享受祭奠的饭菜、纸钱等祭品。倘能知悔敛藏,不现鬼影怪形吓人,不妄寻替死鬼,(自知过犯情尚可原)等到受他连累的人,各无牵挂之时,门灶诸神,仍将该犯解交本殿。再转发第二殿,查较功过,照律施行,以次递解各殿处治发落。如果他在自杀地点,妄现鬼形惊毙世人,或妄寻替代者,(居心险恶罪难赦免)不但不能投生,还令青面獠牙厉鬼,勾到各狱。受苦满日,发入阿鼻大地狱内,永远受苦,不准投生。此本殿注定之刑律也。”(万万不可轻生!)

【此段文字原原本本,把饥渴厂主律例,以及苦恼曲曲,传出以为世人炯戒。】

定一曰:“轻生之人死后费这许多周折,经无数苦恼!由此看来,世人何故轻生,自找罪受?我想其中道理,这轻生之人,定是今生把恶孽造多,或系前生欠下冤债,(抉出病根)如其不然,何苦忍心而出于此?不思天地生人,原具好生之心。父母生儿,费尽养育之苦。乃不忍一时之忿,遂尔寻死自尽。他只以为拼一死,以受一时之苦,并未料到死后更受无穷之痛苦。世人昏聩若此,真真让人叹息!”(名言至论唤醒痴迷)

二人谈论已毕,厂员领定一在厂内,周历一遭。只见自杀之人皆披头散发,七孔流血,涎泪下垂,舌出口外,种种怪象,令人畏怖。(惨状可怜)

定一口占一律曰:“轻生本是妇人多,狱底沉沦可奈何?每为贪淫争醋海,因而寻衅起风波,悬梁刎颈由来惨,服毒投江自入魔;我勤世人休恨恨,免遭饥渴堕恒河。”

【此诗为轻生妇女,下脑后一针。】

叹毕,乃同厂员回见少千岁,细述一切,少千岁曰:“时辰不待,吾领尔回坛去也。”于是二人各各跨上神马,风驰电掣,瞬息到了坛中。王天君唤醒定一起来,说道:“师弟连宵劳苦,明夕又烦守一师弟一行,去游二殿可也。”吩咐讫,少千岁、王天君各自回宫,诸生亦商量预备一切,但不知二殿各狱,又是甚么景况?且看下回分解。

总评

⊙地府若无孽镜,老仙想十殿阎王,亦无如众鬼何?

⊙士为民首,人格最高,故造孽之徒,当于一殿设狱,先处治之。

⊙今日佛门弟子,尽皆酒肉和尚,安得鬼差肉包、荤面灌之哉!哈哈。

⊙好生恶死,人之常情,轻生之辈,冥司设狱治之,亦天地好生之心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