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战略关系前景不明 关键议题针锋相对(图)

2015-07-01 07:41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6/30/20150630194548722.jpg

【看中国2015年07月01日讯】中美战略会谈表面有些成果,但中美两国关系并没有改善

两天半的第七轮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S&ED),和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的高层磋商,在6月24号结束。这是近年来中美战略会谈的第二场。双方在气候变化、双边投资谈判、海洋保育、人文交流等领域上都有所进展,但是在网络安全、南海问题上仍然停留在各说各话的状态,没有改变双方对峙的局面。对中国人权状态和中共当局对待NGO组织的严加控制,美国持不同看法。中国寻求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问题也没有解决。

会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会见中共国务院总理刘延东、汪洋和国务委员杨洁篪的时候,他表达了美国对中国的网络安全和海洋行为的担忧。汪洋、杨洁篪和美国国务卿约翰‧凯瑞(John Kerry),美国财长卢‧杰克(Jacob Joseph Jack Lew)在24号的记者会上宣布,经过2天的对话和磋商,双方在战略、经济、人文三个轨道上,一共达成了将近300项成果,其中战略轨道有100多项、经济轨道70多项、人文轨道119项。

尽管表面上有了这些合作项目,但实际上都是为习近平9月份访美作铺垫开路而已。可以预料,涉及到中美两国之间的一些重大而关键的问题是议而不决,要等待习近平访问美国来定案。从表面上观察,这次中美战略会谈看来似乎有些成果,但最关键的是中美两国关系并没有改善,并且有向恶化方向发展的趋势。

中美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战略猜疑和互不信任

中美关系的定位如何呢?还是没有解决。汪洋过去讲中美关系是夫妻关系,这次会谈中讲中美两国关系是兄弟关系,亲兄弟明算帐,这些都是用很肤浅的思维来定位中美两国关系。习近平两年前提出中美两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但是奥巴马和美国政府至今还没有接受习近平的倡议。而横亘在中美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战略猜疑和互不信任,譬如中美在南海问题、网络空间方面的不信任,都造成双方之间不少摩擦。

因此中美两国之间最重要的是如何取得互相信任的问题。美国官员甚至透露,2014年美国起诉5名中国中方的黑客之后,美中两国成立的黑客工作小组到现在都还没碰过面,可见双方都没有交往、没有信任感。

BBC中文网报导,中美第七轮战略和经济对话议题广泛,双方的官员都对构建建设性双边关系表达了强烈的愿望。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呼吁双方妥善管控分歧,避免对抗。

美国副统总乔‧拜登(Joe Biden)呼吁坦诚面对分歧,争取共赢,不过双方在安全议题的对话当中气氛仍然紧张。美国财政部长卢‧杰克指出,美方对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深表关切,并且讲:有关行为已经超出了国家行为可以接受的范围。

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时空背景有很大的变化

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和以前的几轮对话的时空背景有很大的不同。以前美国总是抱着一个单相思,希望中国富裕和强大起来,中国最终走向普世价值道路,走上自由、民主、人权和宪政道路。所以美国在互利的条件下帮助中国发展经济、文化和社会。

但是最近这两年半以来,中共在国际事务中要有所作为,要做出头鸟。在意识形态宣传上,把美国当作头号敌人。在国内,推行大量的反宪政、反普世价值、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的政策。同时对各阶层的民众进行大量的逮捕和审判。中共还和普京进行了战略结盟,形成了对全球普世价值民主化进行抗衡。所有这些不得不使美国重新思考,要改变对华战略和政策。

十年前,当时任副国务卿的罗勃顿‧佐利克(Robert Bruce Zoellick),敦促北京成为美国所领导世界当中的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这一个想法,其中体现出美国当时对中国崛起抱有放松的自信的态度。然而,如今华盛顿许多人是看到了,它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而是一个胳膊越来越硬的竞争对手,有一向要将美国挤出亚洲的计划。

并且这次的对话时机也不理想,因为今年中美关系是多事之秋,譬如南海、人权、经贸、网络攻击等等,同时美国明年将要举行总统大选,美国国内正在进行关于中国政策的辩论。所以中美这一次对话的实际总体是处于不利和复杂的背景,并且许多美国智库和学者向美国政府和国会建言,修改美国对华的总战略。

美国副总统拜登向中共高层提出了中美两国关系中的三个观点

过去35年来,美国5届政府关于如何和中国打交道的共识受到了严重的批评,要把中国当作个对手,而不是当作个伙伴、合作者。美国副总统拜登他直言不讳地谈到了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分歧,他说,我们在这次会议上不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我们必须致力于找到解决方案而努力。拜登在这次战略和经济对话的开幕式当中,向中共高层提出了中美两国关系中的三个观点:

第一,美国欢迎并希望中国负责任地崛起,也支持中美展开负责任的良性竞争。

第二,欢迎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制定规则。

第三,领导人的、私人的朋友关系,并不代表彼此欢喜对方。而是非常明显地邀请中国加入国际事务的规则制定者的行列,要中国参与制定规则之后、要遵守规则,并且约束成为负责任的大国。

但是在这次对话期间,汪洋、刘延东和杨洁篪都不敢接拜登的这个话题,仅仅一味地强调中美两国合作双赢,斗争则双输。那么请问如何合作,可以在没有规则和不遵守规则的情况下合作吗?完全不可能。

中共至今没有表达接受与否共同制定网络规则

美国特别提出要中美两国共同制定网络规则,但是中共至今没有表达接受与否,美国为了邀请中国参加共同制定网络规则,在这一轮会谈的最后一天,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兼美国网军司令部司令麦克‧罗杰斯(Mike Rogers)将军,6月24号在华盛顿举行的地理空间情报研究会上说,美国人事管理部大量雇员的个人档案遭黑客盗窃,出现了网络攻击的危险性,但不能想当然的认为是中国黑客袭击了人事部的数据库,Rogers拒绝透露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对象,仅仅说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过程。

但是美国其他情报官员说,情报机构倾向于认为这次攻击是中国黑客所为,并且据称了证据包括黑客使用的恶意软件种类,黑客盗取数据的先进手段以及储存数据的互联网域名等等。

另外,国会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6月25号举行听证会,要求联邦人事局局长阿丘利塔等政府官员作证说明,阿丘利塔说她无法将该局受到的黑客攻击归罪于北京、及数据信息库的脆弱和不堪一击,说明联邦人事局老化、陈旧的系统,急需要更新换代。

联邦人事局数据信息受到了黑客攻击之后,美国公众和许多国会议员都认为,对美国政府数据信息的黑客攻击是和中国政府相关的组织所为的、所做的,参议员追问阿丘利塔,是否能够明确的告诉参议员,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黑客攻击是中国政府所做的吗?阿丘利塔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质问,她说人事管理局不负责将责任归属于哪一个人,而是需要其他部门的同事来回答这个问题。上面这两位美国官员的公开讲话,已经给中共当局足够的面子和友好了,希望在习近平访问美国的时候能签订中美两国共同制定网络规则的协定。

虽然奥巴马政府没有直接指责北京黑客攻击美国,美国媒体引用了美国情报总监克拉珀(James Clapper)就直接点名了是北京。《华尔街日报》引用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办公室发出的一份声明说,虽然这一事件仍然调查之中,国家情报局清楚地认为中国仍然是主要的嫌疑人。

另外美国也有可能会运用TPP的渠道来吸引中国,中国一直没有批评TPP,显示了有可能加入,而且如果中国不参加,那么TPP一旦实现,美国和日本将成为主导力量,对中国不利。所以在这一轮的对话当中,中国有可能向美国释放出更明确的一个参加的意愿。

中美两国现在的关系,究竟是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啊?

那么我们要问了,中美两国现在的关系,究竟是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啊?6月24号,日本《经济新闻》也就是日经中文网,刊登了习近平的智囊之一,清华大学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回答日本新闻记者的讲话中,可以相当程度的表明了中美关系的现状。

记者问:中美围绕南海问题关系日益紧张,中国外交部6月16日发布了南沙岛礁造岛将于近期完成,你认为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召开之前发表这个消息的意义是什么?中美关系的紧张能否得到缓和?

阎学通回答:第一,中国外交部现在发布南海工程在近期将造岛结束,比较明显的是希望给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创造稍微好一点的环境,使双方之间的冲突和矛盾降温,这样在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会上就能够有一些合作问题进行讨论。

第二,今年中美之间在9月习近平和奥巴马见面之前,双方应该说即使发生冲突和摩擦,规模也不会太大,程度也不会很严重,但是不排除中美双方领导人会晤之后,发生新的、比较大的摩擦和冲突。也就是说在年底的时候,10月、11月、12月,本年最后一个季度,中美之间发生新的、比较严重程度的冲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第三,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剩下的1年半,总体来讲中美之间会发生冲突,但是应该说在可控范围之内。奥巴马对华政策不会做出本质性的调整,但是奥巴马之后,也就是说美国的新政府上台之后,中美关系可能会出现新的较大幅度的下滑。

日本记者问:9月份以后更严重的摩擦,具体是指什么摩擦?阎学通回答:中美之间现在发生冲突的领域非常多,在网络、海军、海洋、人民币汇率、人民币成为SDR特别提款权、投资、贸易赤字、外太空、朝鲜核武和伊朗核武,中美之间有分歧的领域太多,你说在哪个领域会发生?哪个领域都有可能,就是因为太多的领域里都有利益分歧,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今年年底最后一个季度发生新的冲突的可能性很大。

中共需要中美之间发生冲突,用民族主义和国际压力作为借口,加强社会统治

为什么阎学通如此肯定在本年最后一个季度中,中美之间会发生新的、比较严重程度的冲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呢?是不是中共已经有了中美会发生冲突的计划了?我们可以理解中共需要中美之间发生冲突,用民族主义和国际压力作为借口,加强社会统治,应对中共党内斗争和社会不稳定的局面。中美关系矛盾,控制到不动武,但又让它时刻有冲突、制造紧张局势,由中共控制局势的发展,这是中共政权所需要的,这就是将党内和国内的矛盾转向国外。

正因为如此,至少在本次中美战略对话当中,看不出中共愿意作为国际事务规则的制定者,相反,中共正按照自己的意愿和行动,南海问题和网络盗窃是我行我素的标准行为。

阎学通对日本新闻记者说:中美之间没有冷战、但有冲突。他的理由是上个世纪的冷战要有三个条件,第一、美苏都有核武器。第二、美国以资本主义理念、苏联以共产主义为理念,作为冷战的国家意识和理念。第三美苏双方都是隔绝的。中美二国只有第一个条件都有核武,但没有第二个和第三个条件。

因此阎学通认为中美二国之间没有冷战,但是我认为冷战是相对于热战而言的,中美二国关系的冲突只要不要升级到热战动武的状态,而冲突逐步升级扩大到热战之前,这个阶段和范畴,特别是持久的严重冲突,就应该归为冷战范畴。

现在中美之间的冷战形态是网络战,另一个是太空战

战争的形态在发生变化,冷战的形态更是变化多端。其中最明显的一个冷战形态是网络战,另一个是太空战。中共持久盗窃别国的商业、军事技术智慧产权;盗窃美国联邦雇员的个人资料,人数高达1千8百万人,这已经足够形成冷战条件了。

索罗斯主张中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索罗斯(George Soros),最近写了篇文章“美中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可以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这篇文章,将刊登在7月9日出版《纽约书评》,它原文是英文,那作者授权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独家翻译,并出版中文版。

他这么写,由于金融和政治领域同样互相关联,未来的历史进程将极大地取决于中国经济如何实现转型——即摆脱投资和出口驱动性增长,增强对内需的依赖,以及美国如何作出应对。美国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可防止两个强大国家集团之间的关系演变为军事冲突,而发生第三世界大战。

对中国则需要鼓励,方法是提供更具建设性的替代选择,以免后者走上军事侵略之路。这种势态或可引来中国的积极回应。美中对抗不可避免,但需要约束在一定范围内,避免动用武力。

中美两国的政治体制存在根本差异。美国以个人自由原则立国,中国却没有明显的个人自由传统。美国希望中国接受它的价值观,但中国领导层认为这些价值观具有颠覆性,与中国的邻国建立伙伴关系将使我们回到冷战,但这仍然比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要好。

上面索罗斯所提供的思路和过去35年来,美国五届政府的想法都差不多。关键是中共政权对美国的战略和政策发生的变化,并且是讲的一套、做的是另外一套。因此仅仅对中共政权劝说是没有用的。

中美两国关系将处于合作或冷战,两者选一

中美二国至今都不想打仗,那么只有二个选择,要么合作,要么就是冷战。合作一定要中国参加制定国际事务的规则,并成为负责任的大国。冷战?就意味着两国冲突不断,总有一天要么爆发第三世界大战,要么中共在冷战当中,像苏联一样总有一天垮台。何去何从取决于中共政权的意愿和它的目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