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记》白话版 第十六回

2015-07-23 20:19 作者: 意净居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十六回:杨定一三次面阎罗柳真君几番演妙论

张桓侯大帝降坛词(调寄:南歌子)

浩气冲霄汉,精忠贯斗牛,一生义勇辅炎刘,火德终衰,无术挽东流。

北伐心徒切,东征志未酬,英雄有恨锁眉头,蜀水滔滔,不尽古今愁。

【英雄遗恨,万古难消。】

柳真君降坛词(调寄:南歌子)

啸傲红尘外,逍遥碧落天,无忧无虑是神仙,下降香坛,白鹤舞蹁跹。

银烛开华蕊,金炉袅瑞烟,今宵观狱看机缘,倘有新闻,作一段奇传。

【神仙快乐,无束无拘。】

却说昨宵定一子,自铜汁狱转回时,苏判告以尚有新设五狱,未曾瞻览。约定今夕再去一游,计议已定,时近初更,大帝柳仙先后来坛,真君曰:“连宵烦累大帝,未免过劳,今夕请大帝镇坛,吾柳理应去走一番。”言毕,即唤醒定一起来,真君跨鹤,定一乘马,仍驰向阴阳界鬼门关而行,鹤马迅速,看看过了一殿,又到四殿,转瞬之间,将近五殿城门,仍有官吏判司迎接,自不必说。

【定一之言,亦觉委婉,入情可爱。】

入城之后,直抵天子宫殿大门之外,下了鹤马,判司进内通禀,天子立命请入客厅安坐,二人进了客厅,天子出来会客,定一禀曰:“昨晚观了六狱,因耽延已久,夜已深沉,告辞回坛。据苏判官言及,尚有新设之五狱,另在一处,未经传出世间,甚为玄秘,观与不观,凭在弟子斟酌。弟子想来,此回圣帝演这部《洞冥书》,正要寻冥府新奇之案,发前人所未发,刊入记中,独标新颖,好以化导愚盲,并此书亦分外生色矣。(书之宗旨在此)所以弟子必践昨宵之言,屡次冒渎,伏乞恕宥,并望允准施行。”

天子曰:“焉有不准之理!但此五狱,有天机玄秘在内,柳帝君所深知,可以暗中叩其真谛。(此时尚未明言)吾包又命姚判领路,无妨仔细一观。如果将内中情形,传出世间,藉警狂悖,从此知悔知惧,大家改良,不蹈前辙,斯功德无量矣。”(神圣仙佛无一不以胞与为心,而世人总痴迷不悟。奈何!)

天子言毕,真君起身告辞,姚判领路,三人出了宫门,谓定一曰:“此五狱若无人领导,无从窥测也。”于是转湾折角,领到一处,非阳非冥,非华非欧,不知是甚么地方。远远望去,只见前面有一大城,城中现出杀气一股,中杂有黑气秽气,冲上半空,气象愁惨可畏,(其中定有重要罪犯)此近城一望,乃知此城建设未久,都是新砖石砌成。抵门,见门上新立一石匾曰:“新建五狱城”五个大字,左右有联曰:

合中西罪孽之徒,咸归此狱。

聚淫巧异端之众,尽入斯城。

内有狱官数员,出来迎接,三人随之入,只见城内地面,极为辽阔,内中房屋俱是新建,连云比栉,一望无涯。定一问姚判曰:“城内建此五狱,拘禁何犯?何以命名?请乞示知。”姚判曰:“五狱者:文明自由狱、凶器狱、左道害人狱、唾尿粪秽狱、锯解分尸凌迟狱也。”曰:“先游何狱?”姚判曰:“文明自由狱最近,请先观之。”于是三人进了狱场,但听见内中俱是号叫痛哭之声,定一深为诧异。说道:“此中房屋,观其表面,却甚文明,如何内中叫叫哭哭,却又不文明也?”(外表文明,而内容龌龊,阳世尽皆如是。)真君曰:“师弟那得知道,可请狱吏领尔到处一观,便知底蕴。吾师与姚判,在静室内小坐片刻可也。”

【五狱中罪犯,此联已将包括在内。】

定一方才举步,忽见门外推来男女两大车,男子头上戴博士帽,面上戴金丝眼镜,身披外套,足穿洋制长桶皮靴。女子则梳东洋头,身穿窄小衣服,亦有服西妆者,又有翦发秃如尼姑者,等等不一。(新式装束外颇文明)定一问狱吏曰:“如何俗家女子,把发都翦光了。”(令人诧异)狱吏曰:“善君未曾到过外省,所以不知,此辛亥年革命妇女也。”(哦也到此间来吗)定一观这两车男女,满面泪痕,神气消沮,十分狼狈,不是阳间得意骄矜的样子。(文明之人有此现象,真令人猜摹不出)两手俱用绳索捆绑,在车中倒仆横卧,如缚猪羊一般。(文明过度物极必反,这也是天演公例)

定一曰:“怪了,怎么这样文明的男女,作如是之待遇,岂不大杀风景?”话未已,那些鬼卒把这两车男女,如拖牲畜的,一个一个,拖了进去。其下车稍迟顿者,鬼卒以皮鞭击之。狱吏曰:“可随我进内一观。”定一即跟随进门,门上署一匾曰:“文明自由居”。入内是一大院落,宏敞无比,四面廊房新洁,中间建一大戏场,戏台上书“文明大舞台”五字,也颇光亮。见台上站立许多人,有摇手动脚的,又有笑声、哭声、叱骂声,定一以为有人演剧。但仔细一看,乃是鬼卒在台上施刑,与众人看的。(以大舞台施刑,真是高台劝化,开冥府千古未有之奇。)其犯人有被笞杖者,有坐软轿者,有跪火链者,有上搿杵者,正在那里审问罪状。定一吃了一惊,才知此地并非文明顽耍之场。(这种恶剧演来,到也可观,亦足以型方训俗)

【观其外表,有声有色,窥其内相,可惨可悲,阴司如此,阳世亦然,真堪痛悼!】

狱吏曰:“请善君随我到后院抛毯场、歌舞场内一观,更好看的。因随之入,才进门,便觉得热气蒸人,不敢前进,只好停步望入。见此场乃是一块大铁板,下面烧起煤火,一片通红,鬼卒将那些男女,推入场中,让他们照阳世携手踏歌跳舞。众男女登其上,只见火焰腾腾,各人立脚不住,尽皆倾跌,都在板上乱滚,叫唤不休。霎时之间,化为枯骨。鬼卒用扇煽转魂,又令跳舞,如是者两三次,众男女受苦不过,一齐哀恳告饶。定一看着不忍,代为求情,狱官曰:“姑看在善长面上让他们少跳一次。”仍命鬼卒押去管束。狱吏曰:“此场中情形,大概如此,又向他处观看可也。”定一依言,跟随狱吏信步而往,见对面左边有一客厅,署曰:“文明雅座。”右边有一亭,署曰:“自由亭。”亭后有一高台,署曰:“钓台。”(命名何雅)定一曰:“此处又不近水,如何叫着钓台。”狱吏笑曰:“善君未之闻耶?此钓台乃阳世之故典,惟省城及繁华市镇有之。皆当世所称文明男子,以引诱妇女,假此为作合欢会之地,全赖三姑六婆为引线。虽良家妇女,亦能钓上,一到此地,则插翅难飞。(设施何毒)因其设饵如钓鱼相似,故曰:“钓台。”(定一不问,狱官不答,连老仙也在梦葫芦中,不知钓台做甚)地府岂有设此之理,不过揭出此等作恶之招牌,以深诛之耳。(哦原足如此)内中用刑,极为酷虐,善君可愿看看。”

定一曰:“据君言若此,我明了矣,无庸看也。”不若转回文明客厅前赏玩赏玩,狱吏曰:“好。”刚才走到厅前,只见内中坐客,都是穿洋式衣服的,列满座上。旋有数十个母夜叉,嘴脸青黑,都皆搽脂抹粉,装作妓女的模样,往来出入,以博客欢。(难怪世人偏爱作恶,谁知鬼趣如斯)又有几个夜叉,装作老妪,捧茶献酒,奔忙不迭。(奉承如此殷懃,各人好好消受。)有两妪提出几壶暖酒,对客说道:“此外国之白兰地酒,此香槟酒,此啤酒,此葡萄酒,随客所饮。”(各有品次)众客见壶中火焰上冲,知是铜铁汁,不敢沾唇。老妪道:“各位先生,在阳世极讲究吃洋酒的,怎么今夕不饮?”(戏诮得妙)众客摇首不语。老妪曰:“既是这样客气,我老妪只好奉敬一杯了。”说毕,众夜叉一齐上前,揪住坐客的耳朵,提起酒壶,向口内直灌,(直来直去,老媪到也文明可爱)众客大叫一声,往后便倒,霎时间七窍生烟,火从腹出,死于地下。(酒性发作)

夜叉用扇煽转,苏醒过来,又捧上铁丸几大盘,对众客道:“此是水芯片宵,(真好名词)随便请请。”众客知为铁丸,谁敢尝试?众夜叉曰:“太拘执了。”仍揪住耳朵硬灌下去。(到也爽快)一霎时脏腑爆裂,(吃太多了)惨下忍睹。夜叉又用扇煽转来,众客受苦不过,再三告饶。夜叉道:“还未曾吃雪茄烟,三炮台香烟,待吸了后,还要请吃大餐的。”定一闻言,知是要用极刑的哑谜,不敢再看。(如何吸法餐法定是好看,可惜游生未曾看来。)又约狱吏往他处游览,行不数步,见西南角上有新房二间,左问题曰:“文明茶园”;右间曰:“文明酒馆”。正南方上又有房数院,门上题曰:“自由赌局,自由烟馆,自由勾拦。”(名目如此真正文明)定一由外望入,其中都是夜叉厉鬼,在里边处治犯人,其赌具、烟具、戏具,俱是刑具。(能知此者,必不至为非,不至入狱。)所经之处,都听见呼痛叫苦之声。(此种痛苦之声,乃是他们生前欢愉之声换来的)

【冥司设狱,苦心如此,不经揭出,谁则知之。】

定一叹曰:“在生动讲文明,今日到了地府,受这种刑罚,却不文明。在生享自由,今日到了地府,反不得自由,可是把文明自由讲错了。”(此数语真谠言正论,唤醒痴迷,一字当值千金)言毕,与狱吏转身向外,到了静室,见了真君判官,备述所见。

真君曰:“世间人中了洋毒,学些皮毛,(中国人一般通病)高谈文明、自由、平权者,尽皆殄灭五伦,反背八德,罪大恶极,焉得不惩治之?若不严加惩治,竭力挽回,风俗愈趋愈下,则神州沦于夷狄,人道同于禽兽矣!后患尚忍言哉?”真君说毕,起身又观他狱。当下判司上前领路,真君定一随后,出了门,直向东行,望见对面有一大狱,听见内中似有枪炮之声。抵门,门上书三个大字,曰:“凶器狱”,狱吏已候于门,请三人入,到了静室之中安坐,献茶。真君曰:“吾等不多留连,就要去观狱情矣。”狱吏遵命,即导入场,请真君上纠刑台上安坐,姚判右边相陪,真君曰:“请狱吏先领定一师弟四处一览,览毕,还有吩咐。”

【凶器狱中,世上凶器,般般俱有,可见人能巧于机谋,天能巧于报应,造凶器者,何苦用尽心机害人,而自害哉。】

狱吏领命,定一随行,只见场中兵器,森列如林,而枪炮尤居多数。其中未见者甚多,不能悉举其名。以问狱吏,狱吏一一指示曰:“此近年德国所造五子无烟也。”指一大炮曰:“此二十四生的口径,一等克虏伯也。”又指各种大炮曰:“此开花大炮也,此机关炮,此机关枪也,此十子连珠枪也,此拉筒也。”又见一小亭,似屋非屋,似船非船,一头设电机,四面开窗棂,制作巧妙,不知何物?狱吏曰:“此飞艇也。”后系一圆球,曰:“此气球也。”又有一艇,较飞艇尤大,曰:“此潜行艇也。”飞艇内贮有圆形大弹,曰:“此炸弹也。潜行艇内亦贮有圆弹。”曰:“此鱼雷、水雷也。”又有一大木箱,封锁甚固,内中不知何物?指而问之,狱吏曰:“此箱内之物,更为凶毒,故用锁封住,少时自见分晓也。”

【此段叙述凶器,文字错落整齐,如数家珍。】

又往前看,有一大厅,其中兵器尤多,已为尘灰蛛网封蔽,似久废弃不用者。狱吏曰:“此中兵器,善长自能辨之。”定一就而观之,乃是中国之刀、枪、剑、戟、戈、矛、弓、矢;及火器枪,铜帽枪,自来火,大鸟机,单响毛瑟,柜盖枪,撒七开斯,老式九子等类。

【枪炮一出,世人之死于枪林弹雨者,已不知万万数,何莫非造枪造炮之人,为之作俑,五殿设此大狱,请君入瓮,仍以枪炮治之,纵一日行刑千次,亦难偿其万一之辜也。】

定一正在观望,忽姚判慌慌忙忙,来到面前说道:“帝君请师弟速速转回台上。”定一闻言,即与姚判转回,见了真君,略述大概,话未说完,即听见司刑官传谕道:“可将那创始制造枪炮的罪魁提来。”

鬼卒领命,提来数人,司刑官曰:“即以所造之枪炮,处治之可也。”(如此报酬,真是格外优待)鬼卒即将该犯等缚于对面木桩上,取出快枪快炮,迎面打去。这枪炮果真利害,只见那些犯人,中枪的洞穿胸膛,鲜血直注,中炮的尸分几段,血肉横飞。(害人实以自害,今日受此惨苦,其亦自悔前非否?)刚才枪炮声息。又听见司刑官说道:“可将造炸弹、鱼雷的提来。”霎时又提数人来到,司刑官曰:“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此办法,虽置于海牙和平会,定能各各认可,决无异议的。)众鬼卒依言,立取他们发明的炸弹鱼雷,迎头掷去,只见响声震天,火星四射,那些犯人,立刻化为赍粉,较之枪炮尤觉猛烈百倍。(唉今日也到自家身上了)炸弹鱼雷方才放毕。

司刑官又传令道:“可将那贮军器的木箱扛来。”众鬼卒合力扛至,司刑官曰:“快快取钥开锁,将这种毒物取出,与游生看看,并将造作之人提来。”少刻亦提到。司刑官以目授意,鬼卒即将数犯拖去五百步之外,拴在木桩之上,折转回来,即以所造之炮弹打去。弹子飞在犯人身边,起了一股绿烟,弹子并未着身,犯人俱闷死了(恶毒如此,大伤天和,天宁轻宥之哉?)定一望着,深为诧异,说道:“这种毒炮恶弹,真真利害,怎么不着肌肤,仅见一股绿烟,人便昏死了,果乃奇怪。”

司刑官曰:“善君不知,此乃外国所造之绿气炮,又名毒烟炮。弹子名曰:‘达摩达摩弹。’(前清庚子之变,八国联军,中国人中此炮弹,死者已不知凡几矣。唉!唉!)西人以人之阵亡,不伤身体,又美其名曰:‘仁慈弹。’(如此恶毒,尚以仁慈美名加之。则不仁慈者,又将何如?人心之毒,真过乎虎狼也。)据我看来,这样的奇毒,也就不仁慈了。”

【枪炮一销世界,人类定然渐次澌灭殆尽,我劝造军械诸君,各以研究杀人利器之心思,而研究性命伦理,日在春风和气之中,何苦肆其狠子野心,造无穷之极恶大罪,而受无边之苦恼哉!】

定一曰:“此弹不着人肤,使人立毙,弟子不解其故,望乞指明。”司刑官曰:“此弹内之药,乃是选择世界上极毒之物制配而成。弹子到处,毒烟布散。一触于鼻,上射脑经,下注肺腑,人即迷闷而死。其痛苦较之服砒霜鸩毒,尤为难受。西人用心,诚狠毒也。”(欧洲一战,天公亦小小惩治之矣。)

司刑官说毕,又传令道:“可将气球飞艇扛来。”数十鬼卒,霎时扛到。司刑官向真君禀曰:“演试这气球飞艇,卑职等无此法力,要求帝君显个神通。”真君曰:“吾柳略施小术可也。”司刑官即命将各犯推入球艇之中,真君下了台阶,向空中摄取电气,又将机关一扭,口中念念有词,叫声:“起!”那几个气球,几只飞艇,簌簌有声,便冉冉而上。一霎时即飞到半空,盘旋摇晃,如儿童放风筝纸鸢一般。真君腾身而上,到了球艇之侧,用扇一挥,将电力收了,机柄立刻不动。只见那球、艇如折翼之鸟,飞下相似。耳中听得卡叉一声,球艇坠地,打得粉碎。球艇中人,头颅跌破,体无完肤。(也有今日耶)定一看见,骇得面如土色,说道:“诚危险矣!仙师真有破球艇之妙法矣!(柳真能破冥中球艇,必能破阳世球艇。其中妙法我亦知之,曰:“此书即破球艇之妙法,亦即销刀兵凶器法之妙法也。”)

【你们莫道飞艇利害,到真人出时,亦是这般坠地粉碎也。呵呵!】

言话间,真君已到面前,仍上台坐定,少刻孽风吹动,已死各犯,依然活转过来,个个呻吟叫苦,说道:“疼煞我也。”(也知道疼煞的吗?)

司刑官又欲再为操演二次,众犯受苦不过,哀哀告饶。又看见台上紫气盘绕,坐着一位神仙,大家朝上叩头,口称救命菩萨慈悲我等。(烦世间造凶器之野心家,一齐皈依菩萨,畏神服敬,世界自然清平矣。)真君曰:“吾柳代尔等讲情一次,到也不难,只是我有一段金玉良言,大家可愿听否?”众犯道:“愿聆圣训。”真君点头说道:“既是愿听,听我道来。”于是元阳帝君,端坐案上,未曾开言,想起世界众生,尽遭枪炮之劫,不禁凄然泪下。(想到此处我亦心伤)

【好个慈悲菩萨】

因对众演说:“悲哉!世道之愈趋愈下也,人心之愈巧愈险也。夫上古之时,人心浑噩,耕田凿井,各安生业。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无怨无争,风何醇也,俗何美也?(天良未丧是以如斯)乃传至黄帝之世,蚩尤作乱,遂起战争之端,帝作指南车擒之。(兵器之始)厥后舜伐三苗,共工、驩兜(huān dōu),殄除凶暴。圣人不得已而用兵,诛不仁也。(圣人之用兵如此其慎)不久,禅让之风变为征讨杀伐,强者而非有德者统天下!而兵革之祸,从此起矣。(人心变迁世风递降)

但古人御寇克敌,不过以弧矢、干戈、刀矛、剑戟而已,(原出古人用兵之心)未闻有枪炮也。(侧重在此)不料明朝,火器突然发明,然而尚未广泛使用。至传至清朝道光、咸丰年间,此物忽流传于西方。西人逞其聪名智慧,加以研究,精益求精。近数十年来,所制枪炮炸弹,日新月异,愈出愈奇。今年某国造一新式枪,明年某国又出一新式炮,摩厉以须,跃跃欲试,无非以利于杀人为目的。(目的在是,世其有宁谧之期哉?)吁!营此业者,亦不仁甚矣。

近则声光化电,均研求至精至微,已大泄天地之奇秘,夺造化之神工,登峰造极,其亦可也。为何尔等心犹未足,日夜穷思,极深研究,孳孳不已。(研求道德如此精进,定证神仙。)恨不能歼尽同洲之邻邦,灭尽世界之种族,而后快心!尔等何能忍心?(不于身心性命道德伦常上用工夫,而于奇技淫巧,凶残器械上求学问,势不至人吃人不止也。)

故世界之人心愈坏,而杀人之凶器愈精,以致戾气触天,上干帝怒,故有甲寅年夏历七月十四日欧洲战争之祸。约计此四五年中,互相残杀,民之死于刀兵者,已居大半。此天之所以深忌造枪炮之恶,而降此大灾也。(此不过小小惩创之耳)倘人心再不悔祸,杀心未已,将来兵器益精,彼此战争益烈。我以枪炮往,彼亦以枪炮来,世界人民,无异自杀,(欧亚人民,黄杀黄,白杀白,同种同族相残,非自杀而何?)十年之后,恐无人类矣。(此定自然之理,但当局者迷,不知觉察耳。)

纵消灭不尽,天必降之以十劫:天地为翻覆,海水为簸扬,火山为喷焰,世界为废墟,大家同归于尽,宁不伤心乎?(读到此间,而仍无感觉者,真凉血动物中之蛆虫类也,遑云人哉。)且尔等在生,不作利人之物,而酷好造此杀人之具,良心早已死绝,大伤天地之和,上帝焉能福汝?(老仙常见造枪制炮之人,皆死于枪弹,从无幸免者。)我中国至圣先师有言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像人而用之也,夫像人且不可,而况造作杀人之具乎?孟子言:“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巫匠亦然,故术不可不慎也。(这两位圣贤之言,他们未曾听过,所以如此。)

【痛哭垂涕劝导,真是慈悲生佛。】

今尔等不思操术之非,不顾后来之惨报,姑勿具论,当造枪炮之时,曾亦念及我与人,皮肤相同也,受痛一致也?人造凶器,而我因之以死,我心甘乎?(推己及人,反己细思,杀心自敛矣。)以公德心理言之,无论战胜何国?彼当兵而死于疆场者,皆良民也,皆父母所生也,以生人血肉之躯,而当此枪炮炸弹之猛烈,能受乎?不能受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照参观,公理自见矣。)尔等设身处地思之,其亦废然返矣。(不思不返,不得谓之为人。)

吾柳今夕到此,沥胆披肝,(真君此种深情,世界万国人民,大家知否?)特揭明尔等之罪过,所望世界各国,从今以后,仍立续立海内和平大会,言归于好。各君其国,各子其民,戢其雄心,去其贪心,化其妒心,遏其杀心,勿再启兵端,勿再造凶器,以外国有益于民之制作,输入中华,以中华五伦八德之纲维,传之外国,将来万国互市,五大洲大一统,同享太平之福,岂不美哉?岂不乐哉?”

真君演说毕,问众犯曰:“尔等可听明否?可悔悟否?”众犯一齐含泪答道:“大仙这段金玉良言,我等听入心坎,深知在生造孽,如今已懊悔不及矣。(未识各国之枪炮大制造工业家,曾亦听入心坎否,深自懊悔否也?)今晚三生有幸,得遇大仙,也算奇缘,还望拯救一二。如蒙赦宥,得再出阳投生,我等再不敢如此行为了。”

真君道:“尔等罪孽重大,岂能忽然赦免?只要痛悔前非,改正错误,待世界各国停兵息战,不造枪炮之日,尔等之宿孽,可渐渐消除矣。”(祇要各国人民,讲求道德,服敬畏神,这也不难。)各犯闻言,个个叩头致谢,众鬼卒仍将他们带回去监禁。真君与定一、姚判,亦离席告退,径出门来,又往观他狱矣。

【此数语,即五大洲统一,万国和平会之张本,岂止为凶器狱中之诸犯告哉,为世界各国之人民所共告也。】

当时出了门,姚判领路,定一问曰:“此去又观何狱?”姚判曰:“前面有二狱,一为左道害人狱,一为锯解分尸凌迟狱,狱虽分二,实则合一。盖一则囚禁犯人,一则施行法律,只因罪犯太多,容纳不下,故分为两狱也。且锯解狱中,还有他要犯拘禁在内,非尽左道之流,此去游览,只须将左道狱中,周历一番,观其大概,然后到锯解狱观其用刑,斯尽悉狱情矣。”

三人谈论间,不觉已到了左道狱大门之外,狱吏迎入,进了大门。定一举目一望,只见此狱十分辽阔,不知有若干由旬,以问狱吏。狱吏曰:“两狱毗连,纵横核计,约有十余里之广也。”此到场中,尚未见处治犯人?狱吏曰:“犯人尽在狱中,此时尚未施刑,善长可以就狱观之,惟其中太昏暗,难于窥测,奈何!”

定一曰:“吾身边带有宝贝,一照了然,何难之有?”说毕,走进狱门,往内一望,果然黝黑似深,深不见底。并无一线明光,乃启绢囊,探出明珠,向下一照,内中犯人果然济济,有荷铁枷者,有上大镣者,有负巨石者,有睡铁床者,有挂于称钩者,有倒悬梁上者,等等不一。惟呻吟叫苦之声,不绝于耳。(未施刑时,尚且如此,施刑之时,惨酷可知。)定一看见这种情形,深为叹息!

狱吏曰:“全狱俱是如此,观此可以概其余矣!锯解狱距此不远,少刻就要用刑,请速观之。”三人即往前行,到了狱场,掌刑官曰:“小司方拟处治诸犯,善长来得真真凑巧,即便施刑。”乃吩咐鬼卒道:“快去左道害人狱中,将左字一号内犯人,一齐提来。”众鬼卒应声而去,霎时提到,定一大致估计,约有一百四十余人。(也就不少)当时齐跪台下,掌刑官曰:“尔等在生所习何术?食何物品?从实供来。”众犯羞愧无地,俯首难言。(道人吃斋茹素,有何羞愧难言,可怪之极。)定一疑问?

掌刑官曰:“说来可笑人也,此等人在生,专讲究服红丸、食阴枣、人胎盘、制配春方,工房术、善采战、所积淫恶已多,合受凌迟之刑。”(食秽行秽,应该令变团粪蛆虫,方合身分。)定一曰:“凌迟得无太酷乎?”掌刑官曰:“恰当其罪,其等在生,食此腥秽之物,以图滋补,壮阳益精,身体过于肥胖,故不能不施剐刑,以则切其肉也。”(我想其肉剐切下来定然臭不可当)说毕,众鬼卒一齐动手,将各犯绑在十字架上,一刀一刀割去,如阳间剐人一般,众犯哀哭求免。但见血流满地,肌肉片片,掷与狗食,少刻气短声嘶,昏死架上,(千刀万剐,痛岂能挨,世间左道,三复斯言。)鬼卒用扇煽转还魂。掌刑官曰:“此等犯人,在生食此秽物,其口与妇人阴户无异,不可面神圣,不可入庙堂,不可诵佛号书经,如违之者,其孽尤重。现此狱罪已受满,可押往唾尿狱中,以便其咀嚼臭味,较伊等所食之物,尤高一格也。”(吐词文雅可爱)

鬼卒闻言,押解去讫。掌刑官又吩咐道:“可将左道狱中,左字第二号至第十号诸犯,一并提来。”霎时果俱提到,约有一千余人,(如此之多)俱跪台下。定一讶曰:“何犯人如是之多?”掌刑官曰:“此不过十分之一耳,若要一齐来,场中焉能容下?本狱官处治犯人,俱是按日按号轮流而来,不能错乱也。”定一曰:“即此一千余人,所犯罪过,定然等等不一。请尊官一一为我告之,然后用刑可乎?”(问出鬼怪离奇来了)

掌刑官曰:“这些左道害人之凶徒,在生鬼怪离奇,不可名状,言之令人发指,(未言先怒罪定不小)吾试为善君大略言之。有等妖人,在生剞剔孕妇,采择男胎;造作闷香,闻之令人昏迷,以利偷窃。有等诓诱子女,记其年庚,召而杀之,剖取其心,役使其鬼。有等书符念咒,摄人元神,杀魂打魄,亦作刻削木人,挟矢弯弓,伤人性命。又有练习换包术,障眼法,摄人钱财,难以防测。亦有匠人作工,造作秘法,兴妖作崇,扰乱人家。(以上合闷香,役鬼打魄,换包,作法害人之流,世上不少其人,俱遭惨报。)其最甚者,则有旁门妖道,专图采补,淫人妇女,采取真阴。或候月经,割其臂血,如此类者,屡遭雷殛,莫逃天诛。(稗官小说,不少概见,人共知之。)

更有采取五毒,蛇虺(huī)、蜈蚣、壁虎、蟾蜍,蜒蚰,合药害人,令人溃烂心腹。(这般妖人,作法害人,不知于己,究有何益,老仙真真莫解。)以上各类,实属凶残,台下诸囚,无一不备。更可恶者,假立邪教,自诩名师,引诱坤流,授诀暗室,卒使清净寺观,变作污秽之场。仙佛坛庭,变作奸淫之所。坏道败德,以伪乱真,似此行为,不堪枚举。(近日传道之上,犯此者亦复不少)他如黄巾之徒,白莲之党,呼风唤雨,走石飞沙,撒豆成兵,翦纸为马,幻徒作豕,变人为骡。小之则盗劫金银,大之而谋为不轨。考之书史,得之见闻,信而有征,为不诬也。(玉晨作法,岂欲尔辈为此耶?唉?)

【狱官历数妖人、邪术、异端,皆世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真可谓洞悉冥情世态矣。】

其余尚有八卦大刀之匪,天理灯花之名,义和拳,红灯教,种种邪术,贻害国家。以上各类,皆属异端。在国法必受显诛,在阴律宜加重谴。现今左道害人狱中,皆此辈充牣也。”(的是正论)

【谚云:为人莫犯法,犯法身无主,异端妖人在,生幸逃法网,冥网无能逃,人能巧于阴谋,天能巧于报应,其各懔之。】

言毕,即令鬼卒处治施刑,只见鬼卒将各犯缚于木桩之上,用木板二块,将犯夹起。又派高脚厉鬼二人,手执大锯,自顶门锯起,此拉彼曳,霎时解作两半。犯人受痛不过,大声急呼,满地血流,十分凄惨。锯末及半,人已昏死,一阵孽风吹过,犯又复活,鬼卒复锯。把那些犯人弄得个死去活来,心肝脏腑肠胃,拉得粉碎。血粪随锯流溢,染得锯齿鲜红,触鼻腥臭。厥后解到肾根粪门之际,突然两半倒地,真真怕人。(这小小刑罚,尚不及伊妖法害人之万一也,有何怕呢?)

犯人又死去了,鬼卒依然用扇将他煽活,众犯受苦不过,各各悲号大哭。掌刑官曰:“尔等在生,左道害人,世上众生中尔毒者,不知受了多少痛楚,今日受这点刑罚,便言痛耶?(老仙也是如此骂的)鬼卒快与分尸来。”众鬼卒齐应声,踊跃而前,即将各犯人推倒地上,用铁索五根,一根系犯人头,其余四根系手足。又牵牛五头,每牛系铁索一根,牛尾上绑火柴一把。众鬼卒将火燃着,再用琉璜火药,向尾上洒去。火焰一起,五牛负痛,各各惊逃,立将尸首拉成五段。定一望见,吓得魂不附体,说道:“古称五牛分尸,今夕方才目睹,真惨刑也。”

言话问,鬼卒又将各犯尸首收回,用扇一煽,依然活转过来。众犯一齐哭曰:“这样刑罚,真难受也。”掌刑官骂曰:“尔等罪孽,锯解分尸,焉能蔽辜?还要再凌迟也。”众鬼卒奉命,又将各犯绑在十字架上,照前刀刀碎剁,叫哭之声,震动一场。定-叹息曰:“地府之刑,无有过于此者也。异端妖道,害人自害,怨得谁哉?”说毕,心中独觉发颤,不敢再看。请真君姚判起身,三人出狱场来矣。

于时姚判上前领路,直向正北而行。行下数步,远远望见有一城,甚觉辽阔。姚判指谓定一曰:“此即唾尿粪秽狱也。较适游之两狱,大逾四倍,周围约六十余里。其中犯人甚多,地府狱牢之大,以此为最也。”方缓步谈论间,忽对面刮来一阵狂风,腥秽无比,定一连忙掩鼻,觉得心头作恶,几乎欲呕。(腥秽如此罪囚怎受)真君曰:“吾师带得避秽丹一瓶,今赐与尔一粒,噙在口中,可保无虞。”定一双手接来,含在口内,果然胃气镇定,臭秽顿消,口角生香,心中安泰。对真君道:“这颗灵丹,真有效验,弟子叩谢仙师矣。”真君曰:“何谢之有?!”

方言话间,已抵城下,原来此城系砖石砌成,十分坚固,定一问真君曰:“此城雉堞未毁,似建筑不久者,不识造于何时,敢求示知?”真君曰:“此城此狱,乃前清咸丰年间所造,故如此完全也。”抵门,见门上横题一匾,上书“唾尿粪秽狱”五个大字,早有狱官迎候于门,见真君至,叩首行礼毕。禀曰:“请即入场到厅内安坐,卑职等已处治犯人矣。”三人随之入,果然场极宽大,当中建一所审判厅。厅之四面,都安设玻璃大窗,糊裱新洁,壁间挂画,案上焚香,也颇清雅。定一从窗户望出,只见许多鬼卒,都揪定犯人的耳朵,手持灌斗一具,内盛唾涎粪尿秽物,向犯人口内硬灌,犯人不肯下咽,情殊狼狈。

定一曰:“弟子忽然想起杨生守一游二殿时,所述之粪屎泥狱、脓血狱,又段生参一游四殿所述之飞灰塞口狱,其情形与此处极相类,想此中犯人,亦由彼处解来吗?”(令人不能无疑)

真君曰:“非也,此狱内之犯人,约有数万,师弟以为何人?乃即中国奉外国教之教民也。只因他在生,误信彼教灵魂升天之说,遂背中国之教,而奉彼教。毁自家之祖宗,把灵位木主,都抛弃了,使其先灵,立斩烟祀。虽有子孙,如同绝嗣一般,已犯大不孝之罪。(灵魂未上天堂,而祖宗已遭逐斥,宗嗣已被斩绝,我想也无甚么便宜。)且反辟我中国之圣贤仙佛为虚无,为不足尊敬,言之深堪痛恨。更有一等狡诈黠慧之徒,或因诉讼大案,势不获己,即转信彼教,用以逃避搜捕,恃为护身符,更加肆无忌惮,使官府不敢声张,差隶不敢捕缉,任听彼鱼肉乡里,贻害百姓。每次挑衅生事,往往惹起国际交涉。(种种弊端屈指难数)而彼教之神父,一直被他们蒙蔽,从而对其横加袒庇。此等事理,非惟中国法律所不容,且与彼教传教之初心,亦大相反,故此等人罪恶尤深重也。

夫中国宗教——儒、释、道而已,而儒教尤为大中至正,无党无偏,(三教优劣此为定评)此三教中,果能精研一教,即可以成圣、成佛、成仙,(言岂浮夸也耶)尽人知之,非吾柳一人之私言也。若舍三教,而别求他教,即为异端曲学,焉能证果天仙?(显然易见不待繁言)吾柳已登真一千余年,三十三天,足迹已遍。从未见有三教外之人,能登紫府珠宫,瑶台贝阙者,此可为凭证也。(老仙也未曾会过一个)

况人之生,得在中华,已是绝大幸福,不过近来之人,生于末劫,未经目睹圣明之世,亲享康乐之福,又未曾与闻大道,以致失其本根。(不见宗庙之美)大多信外教的,都是无知之人,见识卑陋,误听彼言,信以为真。又兼得其小利,遂乃舍近求远,厌故喜新,弃明投暗,下乔木而入幽谷,斯真可叹!可悲!(盲人骑瞎马愚顽可悯)即以现在场中犯人而论,如果伊教魂能升天,就应该死后扶摇直上,为甚么仍堕在地狱,是何原故呢?(又或这唾尿之地,即是他们的天堂么?)

定一曰:“教民中有不堕地狱之人否?”真君曰:“有,大凡人良心不坏,入教之后,不沾伊类之气习,仍敦孝弟忠信,仍讲道德仁让,有善功于世者,也是他灵根不昧。纵他在生一时之错,误入迷途,鬼神尚能原恕,死后按其善果,仍准他投生福地,免在地狱受苦。(上帝待人并无两样待法)然能如此者,百千中不过三五人而已。”定一曰:“然何尽将他罚入此狱?”真君曰:“不仅入此狱也,因彼原系中国之人,故亦归中国之神明管辖。其人死后,仍由一殿解至此,俱是与常人一律,按功过,论赏罚,不分地域歧视也。此狱乃是总会萃之区,以污秽惩之者,责其在生不识香臭,不辨美恶,吸人余唾,自以为甘故也。”(爱吸余唾,故聚唾尿成池,令其饱吸以待之。)

【耶稣教,若博采吾教伦常,倾心向往,何尝不足以化人心,维风俗呢!】

曰:“将来结果如何?”真君曰:“过此仍解交六殿,至九殿,造了若干孽,仍受若干罪。至发转轮回时,则按其罪恶之轻重:轻者罚他投生外国,为奴隶,为乞丐,为穷民;重者罚他为外国之牛马畜牲,胎卵湿化。盖因彼已倾心于外国,不准复返中国。(如此待之尤为恰当)《大学》谓‘唯仁人放流之,进诸四夷,不与同中国’之意也。”真君演说已毕,场中各犯,暗暗点头,皆深悔在生从教之非,不禁潸热泪下。真君曰:“可惜迟了。”于是三人辞了狱官,一齐出了城门,姚判回殿复命,真君与定一各跨上鹤马,瞬息之间,已到坛中。大帝与柳仙亦各回宫,定一醒来,又商量明夕之事,未知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总评

⊙五殿新设文明自由等五狱,从未经人知晓,此回不将发泄,世界痴迷,尚言天公愦愦,欺善怕恶也。

⊙文明狱中,那些文明自由鬼,老仙看之,实在野蛮得很,动辄自由行动,方之禽兽,尚比他们文明哩。

⊙欧洲自法皇拿破仑横行后,德意志各国君相,倡白铁、赤血为国家主义,以弱肉强食为天演公例,不讲公理,一时世界人心,皆以杀人为目的,精研凶器制造,遂演成目前剧战惨状。若不急早讲求人道主义,停止枪炮之战争,吾知世界人民,不至相残杀殆尽不止也。唉!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世界宗教,皆本此理以化民成俗,而纳人心于轨物,乃克共享太平之幸福也。但西哲于伦理学,讲之甚偏,未合中庸,反伤人道,近日上帝下敕,令各国教主,帮同三教圣人,以宗教挽转世道人心,不久世界宗教统一,一道同风,方知人世之乐,此书价值之高也。

⊙唾尿粪秽狱之设,上帝所以深警华民从教之人,欲其悔悟,急于返本也。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上帝爱人之心,不言而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