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6/20150716224052971.jpg
茫然的股民。(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7月31日讯】当Vincent Wen去年秋天辞去在一家中国科技巨头中的稳定工作并创立一家互联网营销初创企业时,他说,当时投资者是争先恐后地想为他提供资金支持。后来,中国股市出现的大跌对这位34岁的创业者带来了双重打击。

随着股价重挫,Wen眼看着自己的股票资产缩水人民币70万元(约合11.3万美元),这几乎占到他5月份在中国股市投资总额的一半。在他进入中国股市数周后,中国股市就开始一路下挫,上海证交所的整体市值大幅缩水了约三分之一。

接着,他的公司开始感受到连锁效应,此前热情的潜在投资者纷纷离去,原因之一在于市场对风险投资趋于谨慎。

Wen表示,投资者对自己的资金越来越谨慎,现在寻求投资更难了。

中国股市近来持续动荡,使得一些科技创业者感到担忧。他们的初期投资资金主要来自朋友和亲戚,而不是来自风险投资者的更加稳定的资金,这些风险投资者寻求的是更为长期的回报。

尽管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对中国欣欣向荣的科技业来说,其融资渠道正在枯竭,但动荡不安的中国市场正在动摇对创业者的信心,此前这一信心曾推动流向创业者的风险资本骤增。

风投公司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ertelsmann Asia Investments)驻北京的董事总经理龙宇(Annabelle Long)表示,股价的飙升造就了新的财富,这进而又令私人企业受益──每个人都觉得是时候庆祝一下了;每个人获得的投资都超过了他们的需求。

在股市大跌前,今年截至6月4日,受牛市行情推动,中国创业板的中资科技股估值增加了1.7倍。总部位于香港的AVCJ Research的数据显示,这些科技公司获得的风投资金也在增加,去年从2013年的28亿美元增至60亿美元。

眼下,由于中国政府的救市之举未能收到明显成效,这种乐观情绪正在降温。龙宇指出,股市的下跌使风险投资者变得更加清醒与理智,他们在挑选投资项目时将更为慎重,而对创业者来说,他们的商业计划也会受到更为严格的审视。

AVCJ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在始于7月5日的三周中,中国初创企业获得的融资总计为1.373亿美元,低于截至7月4日的三周4.307亿美元的总额。不过投资者表示,要想提升这一数字,只需一桩大手笔的交易即可,并且目前来看尚无迹象表明这一资金枯竭的趋势将会延续。

凯威莱德国际律师事务所(Cadwalader, Wickersham & Taft)亚洲执行合伙人李大诚(Rocky Lee)称,上个月尚处创业初期阶段的初创企业开展融资交易尤为艰难。该事务所曾为滴滴快的(Didi Kuaidi Joint Co.)和小米公司(Xiaomi Inc.)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李大诚表示,一些出资方的态度有所转变,要么放慢了交易进程,要么降低了投资规模,而这最终都有可能导致融资交易失败。

李大诚称,创业领域的情绪已从不安转为悲观,但不同公司情况不尽相同。他表示,那些已经筹得资金的初创公司处境良好,而那些尚未筹到资金的公司则面临压力。

推动中国初创企业热潮的就是许多像Wen这样的人,他们辞掉了在中国大型科技企业的工作去开创自己的事业。深圳是互联网巨头的总部所在地,也正是此类初创企业的一个聚集地。

Wen去年11月份与别人合伙创立了他的移动互联网营销公司,他拿出自己的70万元储蓄,他合伙人的一个朋友运营的一家小型电商公司也向他们提供了200万元资金。在中国,初创企业从创始人的亲友那里取得第一笔种子资金的情况很常见。

Wen说,公司创立后的两个月里,不断有朋友的熟人向他表达投资意向。在去年12月份的一次会议上,三位对他的公司并不怎么了解的潜在投资人提出以人民币20万元的价格购买这家尚处在初期的新创企业10%的股权。不过Wen说,他拒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公司的价值要比该出价高得多。

Wen表示,直到上个月中国股市暴跌之前,还有人向他提出过类似的提议,而在股市大跌之后投资者就销声匿迹了。目前,Wen的初创企业正在向风险投资者寻求新的资金。他要求不要透露自己公司的名字,因为他的员工还不知道公司有任何资金问题。

对于Wen来说,此次股市大跌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他5月份刚在深圳市富安娜家居用品股份有限公司(Shenzhen Fuanna Bedding and Furnishing Co。,简称:富安娜)等中小型股上投资了人民币160万元。6月初,富安娜的股价还在人民币20元上方,而周二该股收盘价已经跌至人民币11.19元。

Wen说,他是在朋友说他错过了赚钱良机后才加入股市投资热潮中去的,他原本打算将炒股赚的钱用作公司的补充资金。7月份股市大跌后,他希望继续持有手中的股票。他说,如果把这些股票卖了,那么自己的亏损就是实实在在的了。

Wen有两个年幼的女儿,他说自己还可以维持生活。但是对于公司的未来和自己的经济状况,他没有以前那么乐观了。

Wen的公司每个月的收入约为人民币30万元,但是在支付了28名员工的工资、办公室租金和其他费用后,公司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他希望股市能够反弹,这样自己亏损的资金就能够补回来,而且投资者信心也能得到鼓舞。他说,如果政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就得再找一份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