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大崩溃(六)—欧洲篇之一

2015-10-11 08:30 作者: 生于0715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10月11日讯】(接前文)

欧盟已经风雨飘摇。

二战后,马歇尔计划支持西欧重建,形成欧盟的基础。在美苏对抗的过程中,虽然西欧属于所谓的西方资本阵营,但实际上西欧主要国家都是社会主义。西欧在美苏之间摇摆,尽量保持推卸责任的中立立场,想法让美国更大规模投入,与苏联对抗。法国更是以两面派的态度出现,一方面依赖美国提供的基础保护,另一方面采取敌美亲苏的立场,两头捞好处。在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后,苏联的威胁不复存在,东欧积极投入西欧的怀抱。面对美国一股独大、决定世界事务的局面,欧洲人决定组织起来,形成内部的合力,与美国争夺世界话语权。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持续扩张,并且成立欧元区。

不过,欧盟各国之间矛盾重重,利益立场大相径庭,到了关键时刻都只考虑本国利益。欧元区从开始筹建,就表现出先天的缺陷。在欧元区筹备期间,主要国家采取过渡型的联系汇率制。国际游资发动对于英镑的阻击战,德国为本国利益置之不理,英国政府为救市损失惨重,被迫宣布不加入欧元区。

在欧元区成立后,欧盟政客建立更多的机构,聚集更大的权力,强调建立完全统一的欧洲。进入21世纪后,美国采取超过十年的货币扩张政策,让欧元兑美元汇率大幅上升。欧元很快被当作储备货币,欧盟的地位也得以强化。不过,各国之间本来就存在巨大的经济、政治、地理、人口和文化差距,随着欧盟的外部扩展,内部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差距反而日益增大。在 2008年次贷危机后,欧盟中经济较差的国家成为欧盟的负担。而且,随着伊斯兰教在欧盟内部的扩张,进一步加剧欧盟的经济问题,也极大加剧欧盟各国之间的矛盾。在经济和社会矛盾双重作用下,欧盟已经风雨飘摇。 

欧盟发展和扩张的实质是欧洲整体的法西斯化,也就是欧洲式的社会主义。法西斯的象征是棒束加斧头,棒束代表暴力团结,斧头代表强力统治。法西斯的主要意图是通过国家的暴力力量改造社会民众的信仰和观念,形成以国家权力为中心的社会力量整合。虽然墨索里尼创立国家法西斯党,称为现代法西斯主义的提出者,但是由于意大利内部错综复杂的邦国割据文化传统,墨索里尼无法统一国内思想,在意大利面对困难时,法西斯党的统治很快崩溃。希特勒虽然出兵扶持墨索里尼,但只能控制意大利北部地区。

从法西斯的意义上,德国纳粹(社会主义工人党)真正实现了法西斯主义,将德国打造成民族团结的社会主义国家。同时,纳粹德国作为民族国家,从自身工业发展的基础上在欧洲和北非进行战争和扩张,以扩大自己的统治地盘。而欧盟的发展和扩展与意大利的法西斯模式类似。

而欧盟政客的野心比墨索里尼更大,希望在欧洲这个幅员更加广大、各国各地区差异更大的地区,实现超国家政权的统治。而且,墨索里尼没有很好掌控国家宣传机器,以至于很快在意大利民众心目中破产,被人们赶下台。欧盟政客则试图像希特勒一样,以欧洲融合、政治正确等核心原则,逐步干预各国的舆论和文化教育,进而实现对欧洲的整体控制。 

德法是欧盟的两个轴心。英国在决定不参与欧元区后,就在很大程度上与欧盟隔离。随着欧盟内部的演变,英国内部呼吁脱离欧盟的声音越来越大。在英国边缘化和疏离之后,德法作为欧盟经济最强的国家被称为欧盟的轴心。其中,由于德国经济最强和法国传统的政治经济投机习惯,德国成为实质上的欧盟主导国,欧盟的主要决策由德国说了算。当德国坚持或者反对时,即使其他国家与德国的意见相反,欧盟往往也会屈从于德国做相应的决策。法国则利用自己在欧盟政治游戏中的地位,一边支持德国的决策,另一边从中捞取政治好处。如果将二战德国和21世纪的欧盟德国相对比,就可以看出:希特勒建立德意志第三帝国,梦寐以求实现德国统治欧洲的目的,但是德国在战争中付出惨重的代价后得到的是完全的失败。而在21世纪,在欧盟的建立、发展和强大的过程中,德国以和平的方式,轻易达到统治欧洲的目的,完成了希特勒没能达成的梦想。

从经济形态上,欧盟德国与纳粹德国有着高度的类似性。纳粹德国之所以积极对外战争和扩展关键在于产能过剩,尤其重工业产能过剩。而且,在社会主义的国家经济操控下,重工业进一步向军工集中。为了防止自身经济崩溃,纳粹德国自然进行军事战争扩展,一方面扩大工业市场,另一方面消耗过剩产能。欧盟时代,德国同样面临工业过剩的问题。德国以自身的经济优势地位,与法国的文化宣传能力相结合,以货物、人员和资本的完全自由流动为诱饵,吸引各个欧洲国家加入欧盟和欧元区。例如,在希腊公然造假,随后加入欧盟的过程中,欧盟委员会并不是不知道,但是德法等国仍然热情拥抱希腊,让希腊享受高价值欧元带来的福利。而且,希腊民众得到来自欧元区经济的支持,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

但是,这些国家的民众没有想到,突然到来的高收入和高福利背后,是国家产品竞争力的急剧丧失。一方面,中国将低价产品倾销欧洲,挤垮欧洲落后国家的中低端产品生产,引发大量工作机会外流中国;另一方面,德国利用欧元区优势,大量占领欧洲的中高端市场,进行欧洲市场的持续扩张。当欧洲落后国家失去就业岗位,失业率快速提高后,怎么办?德国开始组织欧盟机构,以高福利为标准,借钱给这些国家花。这些国家的民众继续过着悠闲的生活,消费着中国和德国的产品。

所以,欧盟德国和纳粹德国一样,都是进行工业扩张。只是,欧盟德国改变了做法,不再用飞机坦克占领市场,而用欧元和贷款占领市场。另外,中国从德国进口持续增加,成为德国最重要的工业品倾销地之一。而中国对欧盟出口越多,经济增长越快,对德国工业品需求越旺盛。所以,德国从欧洲市场和中国市场两方面的经济考虑,都在积极推动欧盟区的深入一体化进程,支持欧盟官僚机构拥有更大的权力。 

不过,其他欧洲国家的利益受损陷入债务危机之中,导致欧盟各国分歧日益扩大。欧洲相对落后的国家加入欧盟后,虽然在短时间内以负债支持收入和高福利,但结果是负债日益增加。更重要的是,随着本国经济日益变差,失业率居高不下,意味着经济失去自身造血能力,尤其年轻人的失业率更高,得不到实用技术和经验的成长,国家经济失去未来。这些国家日益依赖借债度日,民众也因此变得日益懒惰。这种状态如同国家经济吸毒,只能形成恶性循环。

以希腊为例,在加入欧盟后,成长最快的部门是政府。因为,政府负责与欧盟打交道,从欧盟借钱度日,也就是希腊最具有利润的部门。而政府的贪污腐化、裙带关系、臃肿低效、懒惰迟缓的特点,也迅速传染到整个希腊。人们更多地想着从政府弄钱(政府从欧盟弄钱),然后支持自己的悠闲生活,而不考虑凭自己的智慧与勤奋从市场中赚钱。所以,希腊大部分公私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工作迟缓,效率低下。为了维持国家经济运转,希腊只能持续借债,越来越多地借债。

问题在于,债权人越来越看到希腊不可能还债,所以越来越反对借债给希腊,形成希腊翻来覆去的债务危机。于是,希腊与欧盟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而且欧盟内部其他国家在借钱给希腊问题上,矛盾也日益深化。欧元区内部其他相对落后国家,同样面临类似希腊的问题。只不过,因为这些国家的程度较轻,债务危机的频率赶不上希腊。

随着债务危机的深入,欧盟进入债务危机型经济循环。经济循环的主要模式是,在相对落后国家进入欧元区后,生活水平提高,市场规模扩大,德法等国趁机扩大市场,获得更高收入,德国也趁机解决两德合并后的高失业率问题。其中,由于德国内部实施经济保守主义和鼓励工业生产的措施,因此获得大量的企业利润和个人储蓄积累。随后,这些资金通过欧盟的银行系统,再将钱借给相对落后国家,支持这些国家的债务经济模式。债务国家借到钱之后,继续购买消费德国产品,支持德国的就业(工资)和利润。这种早期的债务经济模式,属于皆大欢喜,也支持欧洲的经济繁荣。

但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虽然美国是危机发源地,但实际上欧洲的内在经济问题更严重,受到的打击更大,引发欧盟进入债务危机型的经济循环。在债务危机中,类似希腊的债务国每次借债都会引发债权人的质疑,债务国随时会因为借不到钱而面临整个国家经济破产的危机。欧盟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即使小小的希腊破产、离开欧元区,都会直接引发欧元区和欧盟的解体。(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