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大崩溃(七)—欧洲篇之二

2015-10-15 07:45 作者: 生于0715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10月15日讯】(接前文)

欧盟官僚们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想法召集会议,尽可能借钱给深陷泥潭的债务国,维持欧元区和欧盟的运转。其中,德国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使尽各种手段。在希腊债务危机的中期,希腊宣布对债务违约,导致众多债权人损失惨重。在这个过程中,德国利用自己的主导国地位全力保护德国债权人的利益,也意味着其他债权人的损失更加严重。德国这种在关键时候,只顾自己、牺牲他人的行为模式,已经反复重演过。当一个组织的领导极端自私自利,这个组织的真实状况可见一斑。

在2015年的希腊债务危机闹剧中,虽然各国都参与危机问题的谈判,但是决定权仍然掌控在默克尔手中。进入这个阶段,所有人都知道,希腊不仅还不了旧债,就是新的债务也是有去无回。而默克尔之所以力主借钱给希腊,关键在于征收希腊的固定资产,以此冲抵账面损失。在未来,希腊无力还钱、同时欧盟也不再借钱给希腊后,过去借给希腊的所有款项都必须冲抵。那么,如果售卖希腊的固定资产,必然是德国债权人优先得到资金偿还。

所以,欧盟的债务危机型经济循环的实质是,即使知道放债有去无回,德国继续主控对债务危机的国家放债,而这些钱来自于欧盟各国。在未来,危机国家无法还债后,德国首先想法回收资金,减少自身损失,让其他欧盟国家的债权人做炮灰。

“政治正确”成为欧盟最后的维系手段。欧盟从开始就是经济联合体,经济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分蛋糕,经济不好之后一哄而散,甚至大打出手。随着经济形势日益恶化,各国利益矛盾冲突变得极为尖锐,随时面临解体。欧盟开始利用政治正确做最后的系统维系。笔者在《中国大物理》中分析过,欧美社会主义国家通过反复强调“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概念,支持社会主义的“平等奴役”制度。

平等奴役的意思是:国家似乎在倡导自由和平等,但实际利用这些概念实施对民众的奴役制度。奴役的方式是,掌控和依附国家政权的无神论知识分子(共产主义者)集团,以表面平等和团结的方式奴役社会中的劳动贡献者。平等奴役主要包括三部分:

1、集权化大政府:大政府以税收、金融(印钞机)和国企等方式实施高税收,并且推行高福利政策,垄断国家经济中的大部分利润进而从中获利。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人本主义价值观为旗号,倡导表面高尚的价值观,用中国话表达就是“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

2、支持纵容社会中的邪恶者: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主要基础是流氓恶棍。集权政府以人权为口号,实施高福利制度,支持邪恶者的懒惰和不劳而获。当邪恶者拥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后,积极进行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集权政府再以人权为口号,以对这些犯罪行为轻处罚,支持和纵容这些邪恶者懒惰和作恶。

3、剥削奴役社会中的劳动贡献者:集权政府制定极高税收,并且对所谓的偷税漏税等行为,进行极为严厉的刑罚(这时候就不说人权)。而且,国家采取严厉措施,限制守法公民的自主行为,对社会中的守法劳动贡献者进行剥削奴役。通过这样的方式,国家政权可以持续扩大对劳动贡献者的盘剥,攫取更多的社会财富。另外,由于社会中劳动贡献和守法成本极高,犯罪处罚极为轻微,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成为邪恶者,导致社会环境日益恶化。守法的劳动奉献者群体既需要努力工作养家、交税养政府和邪恶者,又需要应对越来越差的社会环境。所以,劳动者整体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况中,只能关心眼前的微观环境和利益,无暇关注政权的恶行和利益企图。

另外,国家政权通过“政治正确”,对青年人洗脑。大多数青年人缺乏对真实社会的认知,更关注看似高尚的目标,忽略国家政权利用这些政治正确概念疯狂敛财的真实目的。这些人因为支持高尚目标而支持大政府,也自愿接受大政府的盘剥,实际上成为集权政府的炮灰。而随着欧盟内部矛盾极为尖锐,导致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准备脱离欧盟,欧盟官僚无法说服这些具有清醒利益意识的国家代表者。因此,欧盟官僚强调政治正确,直接对被洗脑的民众实施宣传。

在经济和文化上,政治正确有效地延缓了欧盟解体的危机。由于技术持续进步,生产效率持续提高,工作和做贡献的人越来越少,即可以生产出足够的产品,支持整个社会的运转。同时,中国的血汗工厂经济崛起后,以数亿的奴隶劳工生产,给全世界生产天量的产品,产品也充斥欧洲市场。两者因素相结合,意味着在欧洲社会中,绝大多数人不用劳动,只需要做社会中的寄生虫就可以比较好地生存下来。

在欧洲各国的民主机制下,各国的共产主义政客通过推行高福利政策,获得社会寄生虫的支持,以维持自己统治。而当一些国家绝大多数人都变成社会寄生虫,劳动贡献者过少后,逐渐陷入负债累累的境况。例如,2010年,中国财大气粗时,希腊等国就希望中国购买其债券,支持本国的寄生虫经济模式。不过,中国在短期充阔买欧洲国家债券后,很快也扎紧口袋,只口头支持而不出钱。所以,欧盟必须出面,开始要求其他国家继续借钱给这些寄生虫国家,维持这些寄生虫国家的生存。

在这个时候,欧盟是欧洲大政府,各国是欧洲社会中的成员。欧盟必须通过盘剥劳动贡献者国家以团结和支持寄生虫国家。如果寄生虫国家倒闭,离开欧盟,那么欧盟巨大的机构和大量的官僚都要失业,依附欧盟机构生存的一些小国经济也将受到严重影响。所以,欧盟通过政治正确,一方面呼吁各国中的社会寄生虫支持,另一方面压制反对救助寄生虫国家的力量。

由于社会寄生虫已经占据各国中的相当部分人口,而且社会寄生虫必然支持欧盟。因为,如果欧盟解体,大政府瓦解,各国的无数寄生虫也将快速失去生存空间。所以,各国的社会寄生虫通过民主的方式,对本国政府施压。另外,大量被洗脑的民众因为高尚的口号,也支持欧盟的官僚们采取多种措施。而希腊债务危机闹剧反复上演,就是一个民意测验的舞台。

而欧盟官僚们也可以通过希腊危机闹剧,显得自己工作很忙,任务艰巨。媒体的舆论宣传同样聚焦于希腊人民的困苦生活(而不是着重刻画希腊的懒惰),宣传欧洲团结,要帮助支持希腊这样负债累累的国家,不要让这些国家的民众陷入悲惨的生活境况。欧盟这种以政治正确呼唤民意,削弱反对国的地位和作用,延缓了欧盟的分崩离析。

从深层社会的角度,政治正确持续加深各国矛盾。在欧盟官僚们为保护自己的权力地位奔忙,试图保持欧盟这个超国家的大政府时,故意忽略各国之间日益深刻的利益矛盾。欧洲各国的传统是基督教主导下的封建制社会,因为地理、历史、文化、外族入侵等多种原因,各国存在极大的差异。

以最简单的地缘历史,东欧和南欧是抵抗伊斯兰教的前线,同时东欧又是抵抗蒙古入侵的前线。另外,在二战后,罗斯福和丘吉尔把东欧卖给苏联,让东欧数十年遭受共产主义的残暴统治。在苏联和东欧剧变过程中,东欧国家的民众依靠天主教/基督教会,自发组织起来,以和平的方式瓦解共产党的统治。所以,西班牙葡萄牙对于穆斯林极端警惕,而东欧既反对共产主义也对穆斯林极为警惕。同时,西欧和北欧不需要经历东欧和南欧的斗争与战争,东部有东欧缓冲俄罗斯的威胁,大西洋对岸的美国为西欧和北欧提供整体军事屏障。

所以,西欧和北欧在十几个世纪以来,长期享受着几乎无成本的各种福利,经济自然相对更发达。在类似于家庭中娇生惯养的孩子,西欧和北欧自然形成任性和极端自私自利的综合特征。在历史上,这些国家的民众身处基督教腹地,积极反对基督教,试图完全消灭基督教对欧洲的影响。而反对基督教的方式包括法国人本主义无神论和德国的军国主义,后来演变成欧洲的社会主义。而且,德国还出钱出力,帮助列宁在苏联建立共产主义制度,法国再积极宣传鼓吹苏联共产主义。另外,德法等国还积极引入穆斯林以对抗基督教。早在二战前,希特勒就开始与穆斯林合作,支持英殖民地的穆斯林势力,共同实施对犹太人的压迫和种族灭绝政策,并且在二战中打击英国。二战后,苏联占领东德,西德成为西方国家抵抗共产主义的前线。西德人开始感受到危机,积极向美国靠拢。法国则仍处于腹地,继续实施反美亲苏的政策,从两边捞好处。(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