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歌作者们的悲惨下场


高声吹捧毛泽东的歌《浏阳河》,应该算是一首经典红歌啦。

据说毛泽东特别爱听《浏阳河》。有一经典的记载曰:1971年8月,毛泽东在湖南蓉园宾馆内观看电视转播,他听完了《浏阳河》后,情不自禁地说:“再来一遍。”转播现场听得指令传来,独唱演员赵海兰马上又唱了一遍《浏阳河》。这个资料显示了毛泽东对于《浏阳河》这一首歌是很享受的。

然而,在这个时候,《浏阳河》的作者们却都悲惨地当着右派呢!曲作者唐璧光和原曲改编者朱立奇、齐芝田被划为“右派”,开除公职,强迫劳动。作词者徐叔华稍轻,被划为“中右”,开除党籍。

《浏阳河》曲谱作者唐璧光的命运异常悲惨。1957年8月,被划为“右派”。受到监视的唐璧光接到电报,妻子难产。他偷偷翻越高墙而出,星夜奔赴家中。到家时,妻子已产下一个男孩。但是他无法享受初当父亲的欢乐,天不亮就赶回长沙。不久,他被关押到洞庭湖劳改农场,饱受苦难煎熬。1970年,唐璧光被遣送回原籍湖南东安县,他在师母家中找到了13年没有见面的儿子。孩子身有残疾,拄着拐杖。妻子已经离去,唐璧光从此带着儿子相依为命。

据说,红歌《浏阳河》最先的版本创作于1950年底,为徐叔华参加土改运动后而作,并在1951年“献礼”于中南海。

作者的这首歌,是其受土改运动感染而作,主题是拍毛泽东的马屁。1950年底,是向地主开刀、正杀得痛快的时候。土改运动杀了多少地主?有多少地主家破人亡?毛泽东的人肉盛宴,有《浏阳河》这样优美的曲子来助兴,可以让他的食欲更强。《浏阳河》作者本来也是跟着毛泽东吃人肉的小人物,却不幸也成为一道菜,词与曲作者一个不漏网全部当了右派,劳改的劳改,开除的开除,家破人亡的也有,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创作红歌的艺术家之中,著名的还有李劫夫。文革运动中的毛泽东语录歌就有许多是李劫夫谱曲的。他的代表作还有《我们走在大路上》、《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现在看到这些标题都很反感。李无疑是创作红歌最多的红朝艺术家,但是他的下场也是很悲惨的。

他因为由林彪集团案的牵连而被审查,于1976年12月17日中午12时,心脏病发作,猝死于“学习班”中。

从上述资料可见,红歌的血腥味很大。我是不唱也不听的,被动地听的时候当然很多,这是没办法的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颂毛的红歌肯定会被中国人民抛弃到历史的垃圾堆里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