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前校长 红色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最近,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在该校学报说有着十三亿人众的中国没有一个人能算得上真正的教育家。“红色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他的一番话引起了美国教育界人士对中国大学的激烈争论,国内网上也吵翻了天,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中国有关方面回应、评论、辩解,或者抗议,甚觉遗憾。

但是,我认为,虽然施密德特先生的言语很不中听,但不能不承认,他说的确确实实有道理,在某些方面真正说到点子上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中国教育的现状值得反思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听人家的批评也有好处。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施密德特大泼冷水,对中国教育工作者的敬业精神也颇多非议。他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师多,学生多,校舍多”。“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而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全一样,他们必须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而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 他还说“中国这一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这人好像在呼应国内正盛行的“倒教歪风”呢,一竿子打倒了一大片。新中国怎么能连一个教育家也没有呢?我们能不能掰开手指头算算,看看有谁能和民国时期的严复、蔡元培、胡适、陶行知、晏阳初相提论。这些人都有着自己的独立的教育理念并努力付诸实施。您还别说,还真难找到。因此,我们不能不承认,人家说的基本上是事实。这对于那些头脑发热,以为花上大把子就可以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教育家”就像是兜头泼了一瓢冷水。急功近利,没有思想自由、学术开放,和学者的献身精神,是建不成世界一流大学的!

中国现在有钱了,于是中国教育近年来超速发展,但这种超常规发展更像是吹起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教育泡沫,底气不足,危机重重。在教育产业化浪潮的推动下,大学在疯扩张。似乎在转眼之间,规模庞大的“大学城”便遍布全国。各个大学都在忙着大肆地,建设新校区,不顾质量地盲目扩招。这样快速发展的后果是:师资力量严重下降,学生素质严重滑坡。不称职的教师和不合格的学生出现在大学殿堂,如何能培养出合的人才呢?

施密德特也对中国大学争取跻身“世界百强”的雄心壮志嗤之以鼻。根据中国一些机构自己的“排名”,一些中国知名大学已经跻身“世界百强”。可是,施密德特却不买账他竟然引用基尔克加德的话说,他们是在做“自己屋子里的君主 ”。“他们把经济上成功当成教育的成功,他们竟然引以为骄傲,这是人类文明史最大的笑话。”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

对于中国大学近来连续发生师生“血拼”事件,施密德特认为这是大学教育的失败,因“大学教育解放了人的个性,培养了人的独立精神,它也同时增强了人的集体主义精,使人更乐意与他人合作,更易于与他人心息相通”,“这种精神应该贯穿于学生之间,师生之间”。他对中国教育的评价是,“他们计划学术,更是把教研者当鞋匠。难怪他们喜欢自诩为园丁。我们尊重名副其实的园丁,却鄙视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教师。”学术计划和计划学术,词序不同,意思差远去了。还得问问中国教育部,中宣部,以及有关行政部门,中国那些有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教师都跑哪儿去了?

施密德特眼光甚是锐利。他一个老外,居然能够看出“官本位”体制才是导致中国教育机的深层原因,太不简单了!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他说:“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主宰一切”。“ 文科的计划学术,更是权力对于思考的祸害,这已经将中国学者全部利诱成犬儒,他们只能内部恶斗。缺乏批评世道的道德勇气。孔孟之乡竟然充斥着一不敢有理想的学者。令人失望。”施密德特为此嘲笑中国大学“失去了重点,失去了向,失去了一贯保持的传统”,“课程价值流失,效率低,浪费大”。你不能不承认,这些话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这些话对我来说真是如醍醐灌顶,顿时茅塞顿开,然开朗。前天我还在为中国知识分子腐败找原因呢。施密德特先生解答了我的疑惑。

人们都说,愤怒出诗人,苦难出哲学家。是谁让诗人不敢发泄愤怒?是谁把哲学家圈进了办公室养尊处优?为什么孔孟之乡的学者竟然“不敢有理想”?他们的批判精神哪里了?答案是:权力的控制和权力的诱惑使得中国学者一个个变成了唯唯诺诺的犬儒,此导致了人文精神的失落和知识分子的堕落!

对中国大学的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科研造假等学术腐败,施密德特认为政府难辞其咎。他说,“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权是腐败的,那么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的腐败 ”。这揭示了中国教育腐败的深层原因。高!实在是高!虽然中国政府教育门还在不断吹嘘,教育形势一派大好,不是小好,而且会越来越好!那不过是自欺欺人。许多有识之士早已经看出了中国教育潜藏的巨大危机。大学中到处弥漫着的是一种功近利的扩张和媚世流俗的张扬,教授们长期浸淫于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低级薄的商业氛围之中,如何能保持纯净高尚的学术空气,激发出富于创造性的锐利的思想火花?

据报道,中国博士数量已经居于世界首位,而其中竟然一半是公务员。这真是滑天下之稽。二十年前,一位北大本科毕业生自愿报名去西藏工作,就被树为好男儿志在四方典型,报纸电台大肆宣传报道。那时政府官员中除了工农兵学员外,有几个人拥有正的大专文凭?如今,学士学位算得了什么?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僚都纷纷戴上了硕士、博士帽。至于这些学位的含金量到底如何,谁心里没有一杆秤?能糊弄得了谁?有戏语,“我们的官员都是时代超人,他们精力充沛,能做官、能治学、能赚钱,什么不耽误。想我当年专职读个学士都很吃力,他们比我强多了 ”。“什么都不耽误”的事儿还多着呢,比如左拥右抱搞腐败。不服不行啊!

知情人透露,有四种学历是造假的重灾区:党校学历,硕士博士学历,国际工商管理硕士学历,成人自学考试学历。以党校学历为例,许多党校根本不具备办学资格、管理粗、教学刻板,难以保证教学质量。多数学员应付性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混张文凭。由参加考试的人中有不少领导,还有熟人、朋友、关系户等,通融、照顾现象自然发生。考试抄袭、代考等作弊行为成了公开的秘密。地方党校似乎变成了官员不用通过国家一考试、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写论文(以上都有人代劳)、不用交学费(可
报销)而轻而易举拿到专科、本科、研究生学历的文凭零售点,与街头出售的那种假文凭没有多少区别。由于党校毕业文凭,在干部人事部门被认可,社会上许多人便蜂拥而,且一般情况下只要交钱,都给予录取,并能顺利毕业。至于硕士、博士学历,也早沦为许多领导干部,甚至高级干部贴金的东西,国际工商管理硕士学历也成了许多国有企业老板装点身份的东西,四种学历的声誉都受到极大的败坏,都存在学历腐败的问,都是水分学历和假学历的聚集地。假货充斥的教育,如何能取信于人?这是对神圣位的侮辱!

不用多说了。我只想说,中国社会的全面腐败已经迅速蔓延到了教育界,必须痛下决心加以治理。如果无动于衷,任其腐败下去,中国教育将彻底沦亡。中国那些头脑发热的政“教育家”们应当猛醒,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减少行政干预,给教育松绑,还中教育以自由和尊严,以挽救中国教育于万劫不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 标签 关键字
  • 耶鲁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