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洲为什么拒食活龙虾?(图)

2016-01-23 07:25 作者: 郑义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当今大陆的餐桌上,龙虾刺身是一道常见的菜(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1月23日讯】近来网上流传着一篇刘亚洲在一次龙虾宴上的即兴演讲,记录者加了一个标题,“残忍是会遭天谴的”。刘亚洲先生现任中共高级将领,挂上将军衔,在公众眼中算是一位思想比较开放的人物,常有些不合时宜的言论。网上不时有他的一些内部谈话,真假莫辩。这一篇谈话也是这样。但就我来说,宁信其有,因为不涉及敏感政治问题,伪造的动力不大。

讲话的记录整理者写道:2001年4月,“时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的刘亚洲到空某军检查工作。20日晚,军常委在招待所设宴招待刘亚洲及其工作组一行。席间上来一道凉菜:龙虾刺身。龙虾刚被活生生地剥去壳,肉被削成一片片的。它还活着。眼珠子滴溜溜转,放射出可怜的光。长须颤动。刘亚洲停箸于桌,脸露愠色。主人再三劝他,终不吃,却讲出下面一席话来。工作组一位成员悄悄用录音机录下了他的话。”

为什么不吃?刘亚洲解释说他见不得这种吃法。“如果为了表示新鲜,你告我一声也就得了,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我绝没有指责你们的意思,因为全中国都是这种吃法,都是这副德性!”他认为,动物是人类的伙伴,有许多并不比人类傻,甚至更聪明。它们也通人性,也应该在地球上享有生存的权利。有些动物是绝对不能再吃了,可以吃的也要改善吃法。再吃,或再残忍地吃,我们民族是要遭天谴的。

刘亚洲的这些说法我是完全同意的。残忍是要遭天谴的,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否则天理何在?甚至不必等天谴,便被邻居、邻国当下收拾了。蒙古铁骑的种族灭绝,希特勒的大屠杀,日本军队在中国的烧杀奸淫,结果如何?——有道是“天道好还”,这都是历史留给我们的殷鉴。

刘亚洲谈到他亲眼目睹的两件奇事。

其一是不久前去甘肃,看见草原上放牧的羊居然都穿着棉袄。听说是“因为土地干涸,无水,羊儿太渴,竟会趴在同伴身上去咬,咬破后吮吸鲜血,解渴。所以才给它们穿上棉袄。我大惊。羊儿都变成这副模样,它还是羊吗?是什么把羊儿变成了狼?变得残暴?是严峻的自然环境。是什么把大自然由美女变成丑妇?变得残破?是人。是我们。”我自然同意他的结论,罪恶是人造成的,但需要略加修正:羊羣穿的不是棉袄,而是旧衣服,原因也不是要喝血而是要互相啃毛。十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草原退化,羊羣吃光了地表草,还掘草拔根。再往后,快饿死的羊就开始互相吃毛。牧民靠卖羊绒生存,就祗能给羊穿上花花绿绿的旧衣裳。

其二:刘亚洲曾经读到过一篇文章,说内蒙古边境线上夜里行车,车灯下不停地看见野生动物横穿公路,有野猪、狐狸、野鹿等等。奇怪的是,所有的动物都朝一个方向逃跑,就是从中国往外蒙古跑。一受惊扰,宁可暴露在灯光下,也要冒着危险跑到外国去。这次来到内蒙古,特地私下验证一番,于深夜“大开车灯,奔驰了几十公里,竟连一个野生动物也没见到。我想可能是由于我们滥捕、滥杀、滥吃,大部份野生动物都绝迹了。连那篇文章中讲的情形都成了历史。走掉的永远走掉了,再也不复返。没走掉的都被吃掉了。突然,明亮的车灯下有个东西在蠕动,开过去一看,是一只刺猬。它有点拙笨,慢腾腾地,但居然也是朝着那个方向--外蒙古。天曰昭昭!”

看到这里,这个即席讲话的真实性又增加了几分:刘亚洲从政之前是位很有名的作家,这种满腔义愤的口气似乎还保留了几分文人的性情。这一段话我可以做旁证,不用说高级的哺乳动物,就连低等的鱼类也懂得一个真理:要活命必须逃离中国。多年前,我常去看看的《独立评论》有位网友去黑龙江游览,回来发了个帖子,题目是“没治,中国的鱼都叛逃到俄罗斯去了”。在漠河这个极北之地,他去拜访了最北边的一户老渔民,人称他是中国极北第一人。老人说,黑龙江中心线这边打不著鱼了,有时没钱买米了,就偷偷把小船划过中心线,到俄罗斯那边撒上一网。老人怕他不相信,又说,祗要往过靠一靠就有鱼了,有点怪哈?接下来的旅途中,这位网友在火车上遇到一位边防军上校,上校证实说:中国的鱼确实都叛逃到俄罗斯去了。我们这边用细网捕捞,对岸还发照会抗议呢。

刘亚洲把中国环境崩溃、资源枯竭的灾难归结到前人头上,认为这种危机“是中国文化造成的。中国文化有两点特别具有劣根性的东西,一是多子多福,二是不尊重生命,既不尊重人的生命也不尊重自然的生命。”“中国文化有相当残忍的一面。”“我们在承受上一代留下来的痛苦。”这种观点我不能苟同。生态环境问题基本上是一个经济问题,在中国经济问题,又主要是一个政治制度问题。他回避了制度问题,或者不是缺乏见识,而是其他可以想像的原因,这里就不必去细说了。仅就说吃,也是不能埋怨“文化残忍”的。

“君子远庖厨”是中国的一个古老的道德禁忌。《礼记》说,“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凡事有血气的动物都不要亲手去杀它。《孟子》里有一段孟子和齐宣王讨论道德的文字:齐宣王见有人牵了一条牛走过,是要杀来祭祀的,牛怕得浑身发抖,齐宣王心有不忍,就说放了它吧。牵牛的人问,那就不祭祀了吗?齐宣王就说,拿一只羊来代替吧。孟子据此赞赏齐宣王的不忍之心正是仁慈的表现。虽然没有赦免羊,但因为看见了牛痛苦就赦免了牛,君子有别于禽兽,有不忍之心,所以,“君子远庖厨也。”

将近三十年前我调查过发生于文革时期大规模人吃人群体疯狂,写了一部700页的大书《红色纪念碑》,因此,对残忍这个词汇是有一点粗浅心得的。我认为,残忍源于极权主义的结构,残忍是极权主义的必然逻辑。自然在这里不可能展开,毕竟我是想对刘亚洲先生拒食活龙虾的不忍之心表示附和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