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默(图)

2016-03-17 08:26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03/16/20160316202747887.jpg
两会的沉闷气氛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3月17日讯】两会在沉重压力下召开

今年两会是中共“十八大”之后的第四次年会,开会已经超过一星期,大概再过5、6天会议就要结束了。从中、外媒体报导以及网络所传播出来的众多信息观察和分析,人们已经感觉到,今年两会和以前的两会状况有很大的不同。

到目前为止,有两份报告出来了,一份是俞正声的全国政协报告,另一份是李克强在人大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这两份报告出来之后,并没有看到像以往一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对这些报告有什么反应或者提出什么提案、议案,或对大会内容有相当细致的描述;今年没有,显得很沉闷,这是很罕见的。有人讲,政协开会变成一个“闭嘴大会”,不讲话了,这个现象是跟过去两会有很大不同的状况,并且很反常。我有一个感觉,就很像是强台风来临之前的宁静、沉默,正等待着暴风雨的到来。

今年的两会是在很沉重的压力之下和紧张的气氛当中召开、进行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都不愿意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面对记者们的包围、采访,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很不耐烦地摆摆手拒絶,尽快地离开了记者。

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当记者们看到刚刚上任的中国人大财经会副主任委员,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刘源,记者们问他:对新上任的职位有什么感想?刘源很有礼貌的回答“抱歉”,就走开了。可见连太子党们都不愿意或者不敢公开对记者讲话,那些普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也都很知趣地以不讲话为妙,免得惹事生非。这就显得是笼罩着两会的外在气氛和内在压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都不知道明天或后天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面对记者们都不敢讲话,深怕会成为第二个任志强。

两会气氛沉重的原因

为什么今年两会有这么沉重的压力和气氛呢?我想这和中共高层激烈的权力斗争有关,更和中共当局加强舆论管制、控制网络有关,并且和现在的经济形势有关。

首先,我要引用位于美国加州的“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最近披露一份可能是由中共中宣部发出来的《关于今年(2016)两会报导的通知》,这份通知包含21条规定,第1条规定:做好习近平参政协联组会的报导,重点做好反响报导;第2条规定:稳增长栏要做好相关典型的报导。

其余19条规定,包括要求各个媒体禁止报导有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雾霾问题、殡葬改革问题、医疗患病纠纷问题、代表委员个人财富问题、浙江省拆除十字架以及西藏代表配戴习近平的像章等敏感问题都不准报导,尤其楼市、股市、汇市等负面新闻一律禁止报导;涉及腐败报导、涉及到台湾、朝鲜、核武等新闻都要用新华社的通稿,不准自己采访和编稿。最离谱的一条规定,连漂亮的女翻译员也不准报导,过去曾经报导过这类的消息,同时要求各个媒体加强对待北京记者的管理,“一切行动听从指挥”。

这样一来,有的媒体记者就讲了,那基本上什么都不准报导了,就开哑会、开黑会了。这两会报导的21条规定,说白了就是两个内容:其一,要突出报导习近平在两会的活动,树立正面形象;其二,禁止报导中共当局腐败、黑暗面,以及面临的难以解决的经济、社会问题,以及人权、自由、言论的问题,凡是重大问题一律不准报导,要掩盖中共当局的所有负面形象。

《财新网》挑战规定

尽管如此,以胡舒立为总编辑的《财新网》挑战了这21条规定。中共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最近在开会之前,接受了《财新网》的采访,蒋洪在《财新网》3月3日发表的文章当中对目前的言论气氛表示:“两会本身就是议论国家大事,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讨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只不过,受某些事件的影响,现在公众也都有点迷茫,希望少讲些话。”气氛就是这样。蒋洪没有说明“某些事件”具体指的是什么。他还强调:“对于党内的事情,我作为党外人士,不说三道四;但是作为公民,表达的权利必须要保障。”

《财新网》对蒋洪的第一篇采访报导很快就被删除掉,这是3月3日发表的。3月5日,蒋洪再次接受《财新网》记者采访,对之前的发言在微信平台上被删除的事件,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他向财新网表示:“太可怕了!太让人惊奇了!我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违法、违规的内容。”“我是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委员谈自己的看法,不能说要得到特别尊重,但至少应该享有一般公民的权利,我在文中表达的看法是很慎重的,是经过反复考虑的,也听取社会不少人士的观点。”

《财新网》对蒋洪的第二篇报导也被删除了。3日删除,5日删除,到了8日,财新在英文网的推特上发表了很短几句话:“政协委员有关言论自由的评论令审查者感到不安”,也被删除了。所有有关“保障公民表达的权利”的报导通通删除,不管是中文的、英文的。

这些被删除的《财新网》报导就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尤其引起了美国和德国媒体的关注。人们注意到,《财新网》总编辑胡舒立的后台、靠山是王岐山,去年,王岐山和刘文贵厮杀、搏斗之时,胡舒立力挺王岐山,但是为什么这一次《财新网》为蒋洪教授报导3次被删呢?我想中间有另外一股力量插进来了,那就是中宣部。

这是中共高层的斗争,矛头针对着习近平和王岐山,另外,3次删除财《财新网》导是杀鸡儆猴,阻止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讲话。中共当局三年多来,连续提出来“军队姓党”、“党校姓党”和“不准妄议中央”之后,两会之前又高唱“党媒姓党”,把所有国家和社会的公器变成了中共党营化,这种做法实在不得人心。

任志强大炮按捺不住

任志强这门大炮按捺不住,他炮轰“党媒姓党”,从外表上看,任志强是针对习近平,但是任志强却遭到中宣部系统的狂轰烂炸,用文革大批判方式来批判任志强。这么一搞,就激怒了中共党内、军内对中共当局不断左倾的恐慌和不满,唯恐中国社会回到十年文革浩劫的年代,回头走毛泽东老路。这就触发了中共高层新一轮的斗争和摊牌。

网上流传的内部消息,据圈内人士讲,形势迫使习近平紧急下令,停止批判任志强,严令中共北京西城区委现在不得以任何名义处分任志强,以防止党内、军内发生“剧变”,并且就在前两天,让任志强以过65岁生日公开亮相,照片上网。

从“任志强事件”的发生和发展可以看到,两会前发生的“任志强事件”是非常复杂的事件,但是目前又以非常戏剧化的方式暂时告一段落了。尽管任志强炮轰“党媒姓党”,但是习近平还是下令“不能对任志强作任何处分、任何处理”。为什么?这里面就是中共高层党内斗争。

为了平息党内特别是军队内部的不满情绪,王岐山手下的中纪委刊物《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千人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表达了与“不准妄议中央”的提法完全相反,反而是鼓励人家去讲话,替任志强批判“党媒姓党”辩护了。《人民日报》也刊文“有的领导怕丢面子不愿听群众的逆耳之言”,也是在力挺中纪委,也是帮任志强讲话。

我们从处理“任志强事件”的过程来看,这种做法既违背了21条规定,更违背了“党媒姓党”的意图,又落得个“妄图新文革和走毛泽东老路”的骂名。这么一圈走过来,给人感到: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什么也没得到,还落了个骂名。

上两个月,中共当局一再下令,中共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们以及各省、市自治区第一把手公开表示,要拥护“习核心”,向党中央看齐。在这之前,我还以为两会上要把它真正落实下来,大家一致拥护习核心;不料,这件事情没有在两会期间成真,没有落实,却引出了“任志强事件”。可见中共高层斗争是个转折点,本来是要大家去拥护“习核心”的,结果反而变成不卖习近平的帐。

中共高层官员不卖习近平的帐,根本不给习近平面子和头衔,这样一来习近平的心情能快乐、能高兴吗?那绝对不会了!

全世界关心中国问题的人,可以看到,李克强在人大大会开幕式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一共响起45次掌声,尤其在报告结束的那一瞬间,最后一次掌声连续了26秒钟,这是连续时间最长的一次鼓掌,但是坐在李克强旁边,习近平的表情却是闷闷不乐,他居然不为冷汗满面的李克强鼓掌,这画面在网上、在全世界一发出来,你可以感到一定发生什么大事了,才能够使习近平有这样子的反应。可见中共高层的斗争是多么的激烈。

对习近平突然袭击

事情进一步发展,三月四号晚上《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这封公开信在中共宣传新媒体无界新闻上网,不久就被删掉了。《无界新闻》这个网是属于新疆自治区的官方网站,我相信这封公开信已经在中共内部迅速的传播了,这是今年两会的一个重磅炸弹,完全出乎习近平的掌控之外的大事情,他完全预料不到的,他的对手们对他突然袭击。

有人估计,这个公开信是出自于中共高层当中的反习派之首,有人讲,这是中共内部已经形成了“反习同盟”的一个强烈信号,这个同盟已经开始动作了,开了第一枪了,也可以说中共党内、军内的反习近平派已经开始对习近平上台三年半以来所作所为算总帐。

下一步发展趋势

那么下一步发展的趋势往哪里走呢?我个人的估计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习近平步赫鲁晓夫的后尘,被中共中央全会表决赶下台,第二个另外的可能,就是习近平尽快的决定推行政治改革,把中共推向自由民主化,这既保护了他自己,又使中国可以往前走。这可避免被赶下台。这可能性我估计随着现在的局势发展不会很久,要么就是习近平根本不利用这个机会,要么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时不待人,机不可失。

人们讲,如果中共还有十九大,那么习近平的走向、趋向,应该在十九大之前解决,也就是明年,如果中共没有十九大,那习近平也就不存在是不是中共总书记的问题了,他要另谋出路了,这两个可能性就摆在习近平和共产党高层斗争所有成员的面前。

经济下滑,股市下滑,财政赤字

今年两会这么样高压底下的沉默,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今年的经济下滑,股市下滑,财政赤字,影响到每一个两会的与会者。他们就提不起精神来,没有精力和兴趣去讨论贫富差距、环境污染、反腐败、解决民生问题等等,他们已经没有兴趣了。因为他们担心他们自己各个省市经济都在下滑,他们看不到前景。

回过头来看反腐三年,并没有给中共经济发展带来任何好处,老百姓也没有从反腐当中得到一点点经济或者金融的好处。在这里我要做个说明,我不是反对反腐,我不反对反腐,反腐应该是反腐廉政,问题是你反腐是场政治运动,是打击政敌、消灭政敌或打虎巩固个人权力,是为了防止政变,所以你的效果就完全不一样。所以他就依靠中纪委黑箱办案,不是公开的依法办案,不是通过媒体公诸于世的办案。

“官不聊生”和“官逼官反”

三年反腐造成了“官不聊生”和“官逼官反”的局面,过去我们常讲“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现在正好相反,“官不聊生,官逼官反”,这就是要习近平下台公开信出笼的一个原因之一。“官逼官反”的直接结果之一是什么?就是经济持续下滑,中共官僚们集体怠工不作为,任由经济下滑。那么反习近平势力正在通过经济下滑的压力要把习近平赶下台。

下面我就举两个很明显的例子,第一、国家发改委推出了十一大工程包,总投资是五万亿。那个计划开始于2014年11月26号,占全年固定资产投资的9%。但国家统计局发表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中国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只增加10%,是15年来最低的,这是中国近10年来调控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5万亿投资计划不能拉动中国经济

中央投资计划不断的发力,但整体投资却一路向下,进而使得整个实体经济不断承受压力,反过来又逼迫财政和货币政策再次加码,再次放水,要放水漫灌。究竟什么原因导致了2014年10月底开始到现在的5万亿投资计划还不能拉动中国的经济稳住上升呢?是什么原因呢?把钱投下去,根本不起作用,人们会不会对比呀?

什么原因导致你13个月,2014年11月到2015年的12月,13个月期间5万亿的投资计划,它所起的作用和效果,还不如2008年温家宝时代,26个月的4万亿的投资。他的4万亿投资,很明显的GDP上去了,而在李克强、习近平的时代,5万亿等于泡汤了,什么原因?我讲,社会经济活动是人的活动的结果,没有人的积极活动,也就没有了经济活动上升的结果。

中共官僚心态变了

温家宝时代和李克强时代的主管经济金融的官僚们,几乎是相同的一批人,不就先个几年功夫嘛,温家宝下令投资4万亿,对推经济有了一定效果和作用。但是到了李克强时代,投资了5万亿几乎不起任何作用,经济持续下滑,为什么?因为这些主管经济和金融的官僚们以及各个省市的主管、官员们,他们的心态变了。

在我看来这些官员们在反腐之后,这几年来,其中某些人,不说全部,某些人不喜欢为习近平卖命,他们就奉行一个原则,不做不错、少做少错,我干脆坐着位置不做事,任由中国经济下滑。李克强三令五申、拍桌子,也无可奈何,这就对习近平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其二,最近又发生了内鬼,家里有鬼的事情。根据香港《争鸣》杂志3月号的报导,李克强从2月13号起,召集了金融机构高层举行的一系列会议,央行、银监委和4大商业银行高层都到会参加。李克强在会议上谈到了,金融高层监管部门的内部问题,而且提到了最近的股市、汇市的异常波动、资金外流、以及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临近2%的临界点等等内容。

李克强拍著桌子大骂说有“内鬼”,“内鬼”在高层,内鬼不愿意收敛,还在内外搞鬼来测试、来挑战,这是上个月发生的事情。

上述我所讲的这两件事情的发生,绝对不是单独孤立的事情,它的背后必定有个政治势力的运作,也可以说是要习近平下台公开信的这批政治势力的运作,我想今后不会停止,所以我们密切的关注这场大戏继续在演。

由于经济下滑了,在市场产业、企业、就业方面,很多方面有很多的反应,首先是去产能、关工厂、裁工人。中共的《科技新报》报导,中国拼经济转型,准备大幅度的缩减煤矿、钢铁业的工作,估计影响人数高达180万人。但是有知情的人士向英国的路透社透露,中共为了清除僵尸企业,解决产能过剩和严重的污染问题,未来几年恐怕会造成600万人的失业潮,这仅仅还是煤炭和钢铁,如果在全国范围内,就各个行业来统计计算的话,我想远远不只600万工人要被裁减掉。

中共为了防止社会动乱,它就要把这些工人做安置,就要一大笔安置费用,现在光1年,今年1年估计要用1500亿人民币,3年至少要5千亿。在这种状况下,现在中共正面临了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财政赤字,财政赤字连年上升,没有办法制止,正好像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所讲的,中国的财政危机离悬崖不到1公里了。现在被逼得要采取一个不公开的、不宣扬的办法,就是对外国资本开放中国资本市场。

借助外国资本挽救中共政权

至今为止,这个消息中共一直不报导,可是外国媒体、外国的《金融时报》、路透社都报导了。你这样的做法,就是借助外国资本挽救中共政权,后果如何现在很难以预料。

再有一点,由于中国的财政赤字、政府的债务以及中国的资本大量的外流,所以美国著名的三大信用评级公司穆迪,穆迪公司把中共政府的信用评级从稳定降低到负面,它是根据你现在的事实。

三个原因,首先是财政继续恶化、债务增加。第二个资本外逃、人民币不稳定。第三个是面对改革方面的严峻挑战,中共迟迟不愿意进行改革。

所以我这里做个结束语,我的感觉是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所以他们面对记者,要么不愿意讲话,要么就不敢讲话。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高层激烈的权力斗争,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毫无掩饰,两会成了斗争的公开舞台了,并且中国经济下滑、财政赤字,也逼得习近平的地位不稳,可见中共当局正处在一个非常紧张的局面,处于一个大动荡、大变革的前夜,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