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志清对文学敢提建言 评价鲁迅引争议(图)



一个没有广泛阅读中西方文学经典的人,无法很好地做学问。(图片来源:Pixabay)

1961年,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出版,这部著作与正统的文学史观有着较大的差异,对以前被忽略和屏蔽的作家钱钟书、沈从文、张爱玲等人给予高度的评价,张爱玲的《金锁记》被称为“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钱钟书被推崇为吴敬梓之后最有力的讽刺小说家,张天翼是“这十年当中最富才华的短篇小说家”。有评论称,《中国现代小说史》是中国现代小说批评的拓荒巨著,不亚于一次文学的革命。从这本书以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才进入西方高等院校。

由于《中国现代小说史》对鲁迅评价比较低,捷克著名汉学家雅罗斯拉夫。普实克(Jaroslav Prusek,1906年-1980年)立刻写了书评《中国现代文学的根本问题和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批评夏志清《现代中国小说史》的分析方法不够“科学”,文章指出其他所有现代作家都缺乏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的特点:“寥寥数笔便刻画出鲜明的场景和揭示出中国社会根本问题的高超技艺。”夏撰文反驳,这两篇长文都刊在布拉格东方研究院的杂志Archiv Orientalni上,现在已经成为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必读之作。

虽然夏志清对鲁迅秉持的意见与一般评论家不同,争议不少,虽然有些见解也会过时,但有一点令人佩服。那就是,他不仅是一个造诣深厚的汉学家,更是一个有个性和“洞见”的人,能言,敢言。这在文学(文化)批评已堕落成文学(文化)表扬修辞学的今天,尤其珍贵。反思夏志清说过的一些话,的确值得揣摩:

1、阅读精品,强调品位。在谈到一些现象时,夏坚持高昂的精英主义立场,他会指责美国1930年代以来的音乐每况愈下,品味“下流”。读书也是。他坚持不读金庸等人的书,认为会降低个人水准。

2、文学作品回归本位。夏先生非常反对人云亦云,尤其反对毫无文学品位和鉴赏力的人,认为多数研究者缺乏起码的优劣判断力和勇气,所以文学史书写错得一塌糊涂。同样,他也反对理论先行。因为,如果理论不适合,实际上就是在绑架文学文本。

3、强调打通。一个没有广泛阅读中西方文学经典的人,无法很好地做学问。因为这是一种必要的比较,否则,就很难真正确立作品的位元元次。在他看来,这些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只是今天的分科过于细密误人子弟,某些研究者可以研究得更深入。

责任编辑:云淡风轻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