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风】微信群论之《论“煞笔”》 

2016-10-07 09:00 作者: 李唐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天行(傅雷)很高兴你在大学堂再次露面。

欣赏你这一席话:

“如果我真有能力保佑某个人,那我就要想办法让他倒楣,让他吃苦。我会尽全力让他处处碰壁,逼他进入绝境。只有苦难才能磨练一个人的心性,促进他的意识进化。我希望神不要给我平安,我希望神给我更多苦难。”

但有一半不认同。我相信,人间处处碰壁的倒楣者,不一定都是圣贤,但是圣贤几乎都是通过处处碰壁的倒楣经历而修炼过来的。

如果天或神将降大任于你,必然给你安排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空乏身、行拂乱所为的种种考验。但是这些考验,都是像明师给徒弟出的练习题,难度和深度都会因才而施,因层次而定,都是耐心而有序安排的最佳教程,绝不会让你去无休止地无畏、无味又无谓地四处碰壁,因为他希望让你在困难面前培养坚忍的勇气和克服它的智慧,而不是要你在一次次失败中丧失勇气、智慧、坚忍、耐性。

另外,我对你这次露面说出很多次“煞笔”的口头禅,想提出异议。

你上次露面曾启发我写了一篇《别人是镜,镜中是我》,让我领悟到,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对自己心灵、情感、观念有所触动的人,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感受,都可以看作是映出了自己某个角度或方面的一面镜子,尽管这面镜子会放大、会扭曲,甚至有时会令自己厌恶,但那正是发现自身隐藏很深和伪装很善的真实缺陷的良机。因为我们碰的壁,很可能是自己的心墙,我们突破的堡垒很可能是牢役自我的狱垒。

现在你把这一面面照出自我的镜子,只当作一面面挡路的墙,让自己的头一次次去撞,用自己的嘴,一次次骂自己的影像“煞笔”。可是那每一个"煞笔"都对着你自身某处它们的真身诉著委屈,它们多么希望你对自己更清醒,更宽容,多么希望你能修正自身而更智慧,因为只有那样,你的影像才会变得更清晰、更可爱、更智慧,不再“煞笔”。

那篇文章开头我把你比喻成唐吉柯德,是深具褒义的。不同于国内宣传的那种充满贬义嘲讽的论调,我读过的唐吉柯德的故事,给我的是一个不会武功但充满骑士精神的骑士形象。他的没有武功更让他的骑士精神纯粹而毫无功利与世俗的污染。他的貌似荒诞痴傻的思维与言行,正是能令他突破世俗和伪善的束缚而能独立思考、特立独行,并保持人性纯良与灵魂真实的一种法门。

然而,今天我看到你有一点做的不如唐吉柯德。唐吉柯德可以和大风车去拼命,但绝不会骂人“煞笔”,相反他对所见之人,特别是他们的苦难、困境和无助的迷茫,都充满同情,愿意竭尽全力去宽慰,去帮助。

就算我们确实很“煞笔”,那能全怨我们自己吗?我们自小到大就在迷魂汤里游泳,渴了喝一口,憋了撒一泡。努力中,学习如何通过精致的利己来包藏自私,用聪明人的狡猾来培养愚蠢。当我们偶尔清醒一些时,忽然看到正面对一个“煞笔”,当我们忍不住脱口而出时,有没有想过,这个“煞笔”很可能就是几年前的自己、几天前的自己、几分钟以前的自己。

人类要想不“煞笔”,该有多难?!我不相信进化论,但相信达尔文对这种难度一定深有体会,深恶痛绝。在他看来,人曾经都不是生命,后来才活了过来;曾经微不可见,后来才长到看的见;曾经不是东西,后来才成了个东西;曾经不是人,后来才有个人样儿;曾经没脑子,后来才长出猴脑儿猿脑儿人脑儿;曾经连煞笔都不是,后来好不容易才成了煞笔和非煞笔的混合体。每一个转变过程都充满了漫长、复杂、可逆又轮回往复的艰辛,达尔文痛苦地写下了这人类如泣如诉的历史梦境。一念出“煞笔”,如果能埋藏心里,尽情消化,吸收,改良、再造,将生成为智慧;如果脱口而出,就是一次抛弃自我,忘却历史,失去耐心的表现。

而耐心的失去,正在于自己一味追求碰壁,只专注于碰壁的痛感,而不能专注于如何破壁、越壁和超越自我的煞壁。

对你建言,也是对我反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