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和余永定讨论人民币贬值:该听谁的?(图)

2016-11-19 09:30 作者: 刘晓博


【看中国2016年11月19日讯】11月17日,2016《财经》年会在北京举行,两位担任过“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的经济学家,在汇率问题上出现了显著分歧。


李稻葵(左)和余永定在2016《财经》年会上就人民币汇率问题激辩(看中国合成图)

根据国内“财经网”的实录,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曾在2004年到2006年担任过“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余永定先生,提出“让汇率由市场来决定”的建议,他的主要观点如下:

1、完全赞成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先生的观点,就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长期人民币贬值,人民币应该是一个强势货币。但目前,人民币确确实实面临着贬值压力,从总体上来说,来源于贸易。中国过去出口顺差非常大,现在出口顺差就有所减少。最重要的是资本外流,包括资本外套。

2、央行的政策是什么呢?我自己猜想,是适度干预外汇市场,让人民币有序的、逐步的贬值,最后达到均衡汇率水平。与此同时,加强资本管制。

3、如果不让人民币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决定,就必须对市场进行干预,虽然干预的程度有时候多一些,有时候少一些。这种干预的结果,首先要消耗大量的外汇储备,在过去两年中,我们消耗了超过8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当然这里头有估值作用等等,但这个数量是非常巨大的。大家可能对8000亿的概念不是特别清楚,我想强调一点,IMF的总资源一共是6600亿美元;在整个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世界各国政府所消耗的外汇是3500亿美元,我们是8000亿美元。很多分析家认为,这是藏富于民,我不否认,但有相当大的程度上这不是藏富于民,是损失了钱。

4、汇率贬值有这么可怕吗?我觉得没有这么可怕。我不否认,如果央行停止干预,可能在短期会出现所谓的超调,但我认为这个问题不大,我们是有能力来克服这种冲击的,只要我们做好准备。

5、总而言之,我希望能够及早下决心,让汇率由市场来决定,尽快实现汇率的市场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许多枷锁,专心致志的把我们的宏观调控搞好,把我们经济结构的调整搞好。

而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曾在2010年到2012年担任过“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李稻葵则明确反对“按照市场的方式管理汇率”,他形容这相当于“自杀”。根据“财经网”实录的李稻葵先生的主要观点如下:

1、从理论上讲,我们传统的模型都是用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的顺差,资本账户的顺差,以及物价水平,等等因素,来解释汇率的波动,但这个模型对中国可能不太适用,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巨大的,远远领先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流动性,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它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放大器,一个不稳定因素。当大家预期美元会贬值,每一块钱人民币都想往外跑,买房子或者买股票,到国外去。预期人民币贬值的时候,一旦这个预期形成了,资金就会往外走。如果汇率市场放开,汇率往下走,又反过来自我循环,形成一个正反馈。所以,这是中国经济与世界上任何经济体的模型不同的地方,因此,对预期的管理尤其尤其重要。

2、我个人的建议或预测,我认为明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甚至更少一点,为什么?这恰恰是中美之间无风险的财富管理的产品的利差,美国基本上是零,中国的银行大概无风险的理财产品4%左右,3%—5%,甚至比3%更小一点,这是管理预期的一个基准的空间。现在是6.8%,可能是7.1%。作为政策建议,我认为这个必须要坚持。同时我也相信,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不会那么天真,认为在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背景下,完全可以按市场的方式管理你的汇率,那恐怕是自杀式行为。

余永定先生生于1948年,李稻葵先生生于1963年,可谓两代学人。余永定出国留学6年,在牛津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李稻葵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还在美国、香港等地大学里担任过多年教职,在海外时间比余永定还长。

两个人都曾经担任过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深度参与过中国货币政策、汇率政策的制定,知道很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但两个人对未来人民币汇率管理的方式,却持有不同的看法。

余永定建议市场化,李稻葵认为这样做是“自杀”,到底谁对?

说实话,在目前的阶段,笔者赞成李稻葵;从长远看,笔者赞成余永定。或者,这正是两个人产生分歧的地方,或许就是因为他们强调的是不同时间点。

截至今年10月,中国全国人民币存款余额是149.74万亿,即便按照最新贬值之后的汇率(1:6.9)计算,中国的流动性也超过21.7万亿美元。这么巨大的流动性,当然是货币超发的结果,再往下追踪则是两大原因:经济低效和过分依赖间接融资(银行贷款)。

笔者此前曾说过:如果人民币马上实现自由兑换,即便是一步到位式贬值到8,或者9,也会有大量资金蜂拥而出,国内资产价格泡沫将瞬间破裂,其结果是对外开放以来的成果大半会被洗劫。

对于这种资金外溢的强大动能,余永定先生可能估计不足,李稻葵先生则语焉不详。说到这里,顺便“语焉不详”地补充一下:只要有机会,一些钱是一定要走的,哪怕打五折,也要走。所以,人民币贬值的均衡点在哪里,真的很难说,过度贬值是完全有可能的。

2017年是中国的“换届之年”,人民币汇率估计会采取李稻葵的建议,通过计算机会成本的差异,来控制贬值幅度。但在2017年1月20日美国换届完成之前,人民币可能会加速贬值到理想的位置再说。

中美两国“换届”的时间差,决定了最近是“快贬”,明年是“慢贬”。

长远看,人民币汇率需要迈向市场化,并最终实现自由兑换,但这显然是个漫长的过程。而且,这肯定要在IPO注册制改革之后才能实现。

IPO注册制改革才是未来中国经济的关键点。换句话说,不把企业上市的权利交还给企业和市场,中国经济的很多死结都打不开,包括高房价、高债务率、汇率高估、投资主体切换、发展模式转变等一系列难题。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