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柳永考试失利 只因皇帝叫他填词去!(图)

2016-11-26 08:00 作者: 郑楚雄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学家难免想要获得功名利禄,可是中国文人柳永虽有文采,却惹得皇帝不高兴地要他去填词就好。(图片来源:Pixabay)

文学家真的看淡了功名富贵吗?每个文学家都能获得皇帝的青睐吗?

柳永参加殿试 皇帝要他填词去

先看看柳永一首词: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游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图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鹤冲天》

词的内容本没什么,不过是一个考试落第但还自恃有些才学的人,抒发他的郁结。词没有愤懑情绪,只有流于自我调侃而已。词的下半部更把生活寄讬于诗酒红颜之中,特别是最后的两句,明白说出要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清晰说出了他的人生抉择。

不过,事情没有因他的自我放弃而有终结。据说此一首遣怀之作,当时在首都汴京颇为流传,甚至传到皇帝仁宗的耳中。仁宗留意儒雅,务本理道,深斥浮艳虚薄之文,听到此作自然不很高兴。在柳永参加一次殿试时,皇帝说“此人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柳永因此落第(见《能改斋漫录》卷十六)。次年殿试,皇上仍是说“且去填词”,又落第,柳永此后逢人就自称“奉圣旨填词柳三变”,虽颇幽默,却含申酸。

试场不遇 容易寄情诗酒

柳永是否热中功名,不能定论,但殿试考完又考,肯定是寄盼望的。试场不遇,转个头来寄情诗酒,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生活方程式。

这方程式是不是适用于任何文人,我不敢武断,但即使生活在包容人才最著称的唐朝盛世的两大诗人李白、杜甫,生活路径和这却又有几分相似。当然其中所蕴含的或许比较深沉,比较洒脱,也比较洞达。

文学家不是不吃人间烟火的人,他们对功名利禄并不是天生的绝缘体。争逐名利,未必只图富贵,有时是一种改良社会的人生理想的催迫。

然而文学家毕竟不是权术家,也不是容易随处逢迎、善于吹捧拍托的人,因而文学家而追逐名利,很多时是以失败为终结。

当然失败的过程是晦涩的,但晦涩之中却有时见出睿智。这些人的作品,其中一个主题是对物质浮华不可恃的感叹,像李白写过一首《江上吟》,记在玉箫金管、美酒千斛、载妓随波的欢乐中体会“功名富贵若长在 ,汉水亦应西北流”。他的《古风・其九》因青门种瓜人原是旧日东陵侯的事实而嗟叹“富贵固如此,营营何所求”。他在《拟古十二首・其九》中,明白到“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因而说出“前后更叹息,浮荣何足珍”的说话。

看透浮名不可恃 如何消解郁闷?

杜甫也有相近似的人生经验。他看透了浮名的不可恃,他在《曲江二首・其一》中因静看经眼的繁花、江上小堂筑巢的翡翠、苑边高卧的麒麟,体会到“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他认识一位才高德广的郑虔(广文),在“甲第纷纷厌粱肉,广文先生饭不足”的时候,他伤人亦自伤,说着“德尊一代常坎轲,名垂万古知何用”。正因生活遭际的不幸,因而思想变得放旷,甚至在同一诗中表达了一个苦学一世的人的嗟叹:“儒术于我何有哉?孔丘盗跖俱尘埃!”他在听到好朋友李白的疑似死讯的时候,晚上友人经常入梦,在现实世界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境况下,他意识到即使拥有“千秋万岁名”,但当下的只是“寂寞身后事”。

既然荣华不可恃,怎样去消解郁郁苍生?及时行乐也许是方法之一。名传千古的李白的《将进酒》分明指出“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杜甫遇到同为不遇的郑广文,最喜爱的也是一同沉醉梦乡之中。当然沉醉之前是目空一切道德枷锁的放旷:“忘形到尔汝,痛饮真吾师”、“但觉高歌有鬼神,焉知饿死填沟壑”。

有时这种思想意识形成为一种对历史人物的批评准则。李白为什么在《古风・其十八》中指出“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这是因为有感于秦相李斯临行刑前,与子感叹不能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石崇因宠美妓绿珠而招杀身之祸(“黄犬空叹息,绿珠成衅仇”)。

旧社会实在太多这样子零落的故事,但能从当中透视出一种人生睿智,与及一种适当的处世方法,也未尝不是有意义的事情。作为文学家,你去争逐功名利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是失意居多的。但由失意的遭遇而启发出千古传颂的名作,对往后世代的人起著有丰富内涵的思想感染,我们还得多谢他们现实中的不幸。

宋仁宗讥讽柳永,打发他“且填词去”,作为草民一个,当然没得抗衡。但后事如何?柳永词流行民间,“凡有井水处皆歌柳永词”。他的作品占有北宋词坛一个重要位置,感染千万代人。

仁宗嘛?即使推行庆历变法失败也计算在内,大概没有太多人认识,也没有什么作品流传下来,影响及身而止。这不是应了杜甫所说的“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戏为六绝句》)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