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赏枫天龙寺 沐浴大唐风(组图)

2016-12-5 12:00 作者: 贯明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京都岚山法轮寺内院的枫红。(摄影:贯明)

京都对于我,既是一处福地,也是一处十分神妙之所在。每当我来到京都,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转世再生之感。这绝不仅仅是因为京都大学曾是我攻读博士课程的母校,更多的因素是因为我熟读隋唐历史,经常遐想大唐盛世的辉煌岁月之故。日本的寺院、浴桶、家具和各种手工艺品无不散发着大唐遗传下来的传统文化气息,而美丽的古城京都,就连街道和服装也隐隐地浮现着大唐之风。

与我有缘的朋友经常问我:“如果去日本,最好先去哪里?”我总是回答他们说:“如果只能选择日本的一座城市,那你一定要去京都啊!”飒飒秋风,烈烈红叶,寂寂寺院,袅袅琴声。这座神奇的古城,春有哲学之路的樱花盛开,夏有比壑山顶峰的凉风绿树;秋有岚山的枫叶之美,冬有瑞雪银光闪烁。日本最美的“枫”景就在京都岚山,天龙寺、渡月桥、野宫神社、竹林小径,这里不仅山水如画,还有着无数散发着唐风古韵的亭台楼阁,与灼灼红叶相映生辉,一帧一画都让人沉醉,流连忘返。

天龙寺金秋赏枫红 曹源池灵秀显唐风

自1990年春天从京都大学毕业之后,屈指算来,阔别京都已经26年了。其间多次重返过日本,也数次再访过京都,但是都不是赏樱或赏枫的季节。此次来到日本,就算定了11月底这个金秋季节,再去看看岚山的枫叶,漫游岚山的名寺和竹林,重温大唐遗风。

在学生时代,京都大学的老师就告诉我:京都的东山区,寺院与神社最多。观建筑之美,清水寺为首选;看富贵辉煌,以金阁寺为尊;赏花草馥郁,平安神社最盛;若论池林之秀,当首推妙心寺。但是,如果在秋季赏枫,岚山的天龙寺内有世界文化遗产——曹源池,那里就是赏枫的首选之地了。因此,在坐了大半夜的夜间高速巴士在清晨抵达京都车站之后,我没有去住宿的旅馆,把行李寄存在车站之后就拿着相机直奔岚山了。


大本山天龙寺正堂。(摄影:贯明)

游览天龙寺的庭院入门票只需五百日元。但见枫红似火,风景如画。古色古香的寺院与秋风中的枫红交相辉映,宛如仙境。虽然人流不息,但无喧嚷,所以院内十分安静。天龙寺的历史可追朔到南宋时期,那时是日本的“镰仓幕府”末期,幕府仿照南宋的临济宗五山,命名了五所寺庙为“镰仓五山”(位于现日本神奈川县的镰仓市内)。镰仓幕府灭亡之后,日本后醍醐天皇为推行建武新政,命名了京都五山以取代原有的镰仓五山。在南北朝时期,京都五山成为足利幕府的主要支持力量之一。京都五山其实是日本京都五所著名佛教临济宗寺庙的并称。京都五山包括: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天龙寺是由足利尊氏为了祭祀天皇于1339年所创建,他聘请庭园设计名家梦窗国师以借景手法建造此寺,以岚山的起伏山脉为背景,将曹源池庭院融入其中。其庭院曲径交错,溪流潺潺,颇有诗意。另外,南禅寺被列为别格,位在五山之上,是日本禅宗的最高寺庙。天龙寺则为五山之首,位于岚山的主要街道上,而且又因其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殊荣,是岚山主要的风景名胜之一。

与其它历经沧桑的古建筑一样,天龙寺也曾经历过8次大火焚毁,原本建寺时的古老建筑都已不复存在,现存的建筑物大多是日本明治时代所重建的,只有曹源池仍保存了当时的美丽身影。曹源池的庭园设计优美独特,有白砂、绿松配上沙洲型的水滩,后面的远山溪谷取材自鲤鱼跃龙门的构想,因为四季都有花开,所以也被称为百花园。在如此美丽的庭院景色中,春天的樱花与秋天的枫叶,自然也成为最著名的景色。

   
世界文化遗产——曹源池景色。(摄影:贯明)

曹源池庭园是名园中的名园,据传说这所庭院是梦窗国师之作,也有人说是利用了龟山行宫的庭园。池子里配置着表现出鲤鱼力争上游瀑布的“龙门瀑布”及石桥等石群,也巧妙的借用右边的爱宕山及小仓山、正面的龟山、左边的岚山为背景,所表现出来的情景如同独特的日本画般美丽。天龙寺的殿宇全是日本明治时代之后重建,唯有曹源池庭园保留着创建当时的情景,非常珍贵。庭园是日本国家史迹,也是日本国家特别名胜指定的第一号。

在曹源池庭园中静坐,我的思绪如脱缰的野马飞出了现实的世界。眼前的景色似乎变成了隋唐时期的洛阳和古长安,大唐明君贤臣的辉煌盛世犹如梦境浮现在眼前。为文者以诗会友,风流倜傥;为武将金戈铁马,气吞山河!人世间纯洁的信与义,忠和守,大抵只存在于大唐那样的风土中、大唐那样的时光里。阵阵秋风掠过,我却在思绪中超越了时空,从这所美丽的庭院中嗅到了大唐的气息。

 
曹源池近景。(摄影:贯明)

走到庭院的尽头就是竹林小径了,嵯峨野竹林的秀美,并不在于竹子的霸气,而在于布局的巧妙。狭长略带坡度弯道的小径,挺拔的翠竹至上云霄,让人顿生豪情。走在小径内,但感山青竹秀,心旷神怡,一阵阵秋风吹来竹林摇曳的声响,犹如风铃,非常悦耳动听。

法轮寺奇遇“枫王” 枫林中突现灵芝

曾有人评价说,游览京都就是梦回长安,这个评价虽不是十分确切,但京都处处都能彰显出大唐的痕迹。除天龙寺之外,岚山地区还有很多赏枫点,渡月桥、野宫神社、常寂光寺、二尊院、宝筐院、大觉寺、厌离庵等等,范围之大景点之多,足以让人流连一整天,而且越往山里走越容易发现人少的赏枫点。岚山地区不同景点红叶欣赏时节不同,天龙寺、大觉寺等红叶开始时间较早,而岚山、常寂光寺红叶欣赏时节较晚。

游兴未尽,我一个人走出天龙寺之后,跨过渡月桥,又看到了桂川两岸的枫红。这个河川中间有一个小岛就是岚山公园。我信步走到公园,见到园内的食摊上小贩们正在叫卖着精美的各种小吃,就买了两个鲜肉包子权作午餐。就在公园内的地图上,我看到众多的寺庙之中有一所不起眼的小庙——法轮寺就在岚山公园附近,就按图索骥,找到了法轮寺的后门。

  
法轮寺的枫红与枫树灵芝。(摄影:贯明)

此时从法轮寺的后门走出了一位老翁,鹤发童颜,笑嘻嘻地我说:“客人是来赏枫的吧?但小寺内基本上没有枫树可看了。只有内院的一颗大树,巨枝参天,甚为壮观。本来不应让您从后门进去,但既然是来赏枫的,我就行个方便,带您从这里前往内院一观。”我正感错愕之际,他已经快步走进内院了。我跟着他走进寺庙的内院,但见多重的铁丝网包围着一颗大树,高约数丈,云雾缭绕之中,枫红似锦。这颗巨大的枫树堪称“枫王”,比普通枫树高出数倍,枝叶茂盛,正值荣光焕发之际。而周围的小枫树则大部分已经凋落了,我想施礼谢过老翁,转眼间他一闪身就不见了。奇妙的是在大枫树下却发现了一颗大灵芝,在枫红的衬托之下,光亮夺目。我感叹天地的造化,创世主的恩泽,在美妙的神游中按下了相机的快门。此次出游,刻骨铭心。神思奇遇,永留我心。贯明有诗为证:

岚山法轮寺,独游遇仙翁。

引我密林处,举目见巨枫。

树高约五丈,铁网绕三重。

大美天造化,锦绣出枫红。

参天红叶美,云雾遮碧空。

转眼低头望,老翁已无踪。

脚下灵芝现,疑是在梦中。

秋游灵秀地,沐浴大唐风。

 
岚山枫红。(摄影:贯明)

  • 标签 关键字
  • 京都 枫红 唐风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