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白崇禧劝阻 李宗仁投共自取其辱(组图)

2016-12-31 00:10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2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李宗仁1949年任国民政府代总统。

1965年,流亡美国的前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返回北京,震动了海峡两岸。

李宗仁,字德邻,是北伐抗日名将,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1948年当选中华民国行宪后的第一任副总统,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任代总统,代表国民政府跟虎视江南锦绣河山的毛泽东中共和谈,意图阻止共军过江,跟中共“划江而治”,保住国民党的江南半壁江山。

在大陆期间,李宗仁一直是反共的。1927年,蒋介石“四・一二”清除混入国民政府和北伐各路国军中的中共分子,所依靠的主力就是北伐国军参谋总长白崇禧和李宗仁的桂系第7军。中共在1949年极力策反李宗仁,毛泽东许诺让李当“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有人说,是因为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的威慑阻止,李宗仁才没敢投共。这种说法貌似有理,其实站不住脚。因为李代总统若真想投共,随时可以从广西、广东或其它地方飞去北京,汤恩伯根本就鞭长莫及。离开大陆远赴美国前,李宗仁就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组织了北伐勇将钟祖培等桂军坚持抵抗林彪共军。1950年代,李宗仁虽远在美国,依然十分盼望在广西坚持“反共救国总体战”的桂军能够打败共匪,然后争取美国援助,反攻收复中原。

那么,李宗仁为何后来又转向亲共了呢?若说对蒋介石不满是主因,那么李不必等到1965年,大可在1949年前国民党兵败如山倒的时候就去投共。这样看来,似乎还是中共的统战宣传和策反煽惑起了更重要的影响。

为统战台湾 周恩来让程思远策反李宗仁


右:李宗仁秘书、国民党中央常委程思远。左:程思远女儿、支持台湾蒋介石政府并多次慰劳国军的亚洲四届影后林黛。

程思远也是广西人,早年给北伐钢7军军长李宗仁当过秘书。之后留学意大利罗马大学,获政治学博士。其人在大陆期间,同时受到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蒋经国的器重。抗战期间曾任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秘书。后来又任李宗仁秘书。抗战胜利后,当选国民党中央常委,立法院立法委员。1949年任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主席蒋介石、副主席李宗仁)副秘书长。

1949年,中共窃取政权后,自然要对台湾的蒋介石国民政府统战。1954年3月,蒋介石在台湾正式罢免了李宗仁的“副总统”职务,而李宗仁也公开发表《对台湾问题的建议》,反对台湾独立和受美国“托管”。在这种背景下,周恩来决意策反李宗仁,选中在香港办报的程思远当中间人,前去游说蛊惑李宗仁。

不听白崇禧劝诫 受惑于中共晚节不保


北伐抗日剿共名将,民国时代唯一有“战神”称号者,中华民国第一任国防部长白崇禧。

此后的10年时间,已经先被中共迷魂的程思远受周恩来邀请,5次秘密从香港去北京与周商讨李宗仁回国事宜。当程思远第一次向李宗仁提出回大陆时,李宗仁的第一个反应是勃然大怒,怒斥程。但后来,程思远利用李宗仁漂泊海外,思乡心切的弱点,宣扬中共粉饰太平的虚假“新中国建设成就”。李年老昏聩,寂寞无聊,经常跟一群家庭妇女打牌打发时光,加上程思远巧舌如簧的蛊惑,终于鬼迷心窍,开始相信中共的鬼话。

李宗仁多年的老友白崇禧自台湾发出许多信函,晓以大义,劝李支持蒋介石国民政府,不要受共匪的煽惑,李宗仁却越来越不愿意听。1964年,李宗仁在美国纽约发表公开信,劝美国政府效法戴高乐政府调整美国与中共政权的关系,在台北息影多年的白崇禧于3月18日致电李宗仁:

  “总统蒋公率全国军民,尝胆卧薪,生聚教训,正在待机执戈西指,完成反攻复国大业。而我公旅居海外,迭发谬论,危及邦家,为亲痛仇快。最近阅报,法国与共匪建交之后,我公竟于2月12日致函纽约先锋论坛报,公然支持共匪,游说美国学步法国,与共匪调整关系。我公对国难既不能共赴,反为共匪张目,危害国家,是诚何心,是真自毁立场矣!自绝于国人矣!伏望我公激发良知,远离宵小,幡然悔悟以全晚节。”

但此时李宗仁再也听不进去了,一意孤行,在中共周恩来和程思远的秘密安排下,自美国前往北京投共。

1965年7月20日,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取道瑞士飞抵北京。中共为了统战台湾,给这位前国民党代总统以极高隆重的礼遇规格,由周恩来亲自带队去机场迎接,随行的还有彭真、贺龙、陈毅、叶剑英、罗瑞卿,还有原来的国民党高官或将领黄绍竑、傅作义、卢汉、邵力子、刘斐、杜聿明、宋希濂、廖耀湘等人,甚至还有末代皇帝溥仪。

到了北京,李宗仁也只能身不由己,在机场按照中共事先准备的讲话稿,照本宣科歌颂毛泽东中共,并称“我毅然从海外回到国内,期望追随我全国人民之后,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并欲对一切有关爱国反帝事业有所贡献。”

白崇禧坚拒投共 被周恩来污蔑“无远见”

李宗仁投共,让台湾蒋介石国民政府很难堪,也让白崇禧在台湾的处境艰难。白崇禧曾经很痛苦地对友人说:“德邻投匪,从此我更没有脸见人了。”

国民党败退台湾前,毛泽东和周恩来派出许多人,从武汉一直追到两广和香港,极力拉拢策反白崇禧,许诺让白“指挥30万国防军,保证地位不低于林彪”,但每次都遭到白将军的断然拒绝,他说:“自古汉贼不两立,历史歌颂的只有断头将军,绝无降将军。”白将军宁愿率领劣势装备的20万桂军跟百万林彪虎狼共军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不肯低头投降毛泽东中共。共产党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都无法让他屈服。许多国民党高官和高级将领如程潜、李济深、邵力子、陈铭枢、张治中、傅作义、黄琪翔、卢汉、蒋光鼐、蔡廷锴、陈明仁等人,望风而降,偏偏有“小诸葛”、“当代张良”和“战神”美誉的白崇禧逆风而行,不买毛泽东的帐。共产党吃不到葡萄,无颜下台,故此周恩来故意四处贬低污蔑白崇禧“无政治远见”。

李宗仁要当高官被拒 遭康生下毒谋杀

传说李宗仁回大陆后,提出想当中共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在中共体制中,全国人大委员长是跟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并列的最高职务,第一届委员长是刘少奇,副委员长也都是地位崇高的大人物,宋庆龄、李济深是第一届人大副委员长。在65年刚刚过去的第三届全国人大会上,原国民党大佬程潜、二级上将张治中都当选为人大副委员长,而李宗仁在国民党的地位资历,比李济深、程潜、张治中还要高,当个副委员长也是有资格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毛泽东对此没有答复。后来中共发动“文革”,这件事就再没有下文了。

也有传说,70年代后期胡耀邦任中共总书记主政时,曾经揭露李宗仁回大陆不久就死,是被康生下毒谋杀的。

不过,李宗仁求之而不得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后来他的秘书程思远却得到了,而且还出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许多职务。对于程思远为中共策反李宗仁回大陆,白崇禧将军十分鄙视,认为程思远是“卖主求荣”的小人。

1949年 新桂系各巨头分道扬镳


白崇禧墓园是台北市定古迹,刻着蒋中正总统亲笔为白将军的题字“轸念勋猷 ”,为白夫人的题字“淑行流馨”。

1949年,国民党兵败如山倒,新桂系各巨头在年底分道扬镳。李宗仁远赴美国。白崇禧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刻,再度不顾自己的荣辱安危,选择追随蒋介石政府去了当时风雨飘摇的台湾。虽然只剩下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主任委员何应钦)和中国回教协会理事长的头衔,没有党政军的任何实权,但国民党的每一次各种大小会议,包括跟校级以下军官开党员小组会,一级上将白崇禧都从不缺席,认真对待。每次会议后,他都认真写报告,写分析和建议,尽管所写的内容大多不受重视。

白崇禧(字健生)在台湾念念不忘反攻复国,纸上谈兵17年后,因心脏病突发,于1966年12月病逝。蒋中正总统在清晨第一个抵达殡仪馆,祭悼自己昔日的同志和战友,以国葬送走这位四星一级上将。2012年,台北市政府将白崇禧家族墓园列为市定古迹,石碑上刻着蒋中正总统亲笔为白将军的题字“轸念勋猷 健生同志千古”,为白崇禧夫人马佩璋的题字“淑行流馨”,还刻着副总统陈诚、陈立夫、于右任、张群、莫德惠等政要以及何应钦、顾祝同、周至柔、黄杰、黄镇球等黄埔系一级上将们缅怀悼念小诸葛“百战殊勋”的题词。

而1930年便对前程悲观失望的黄绍竑,离开广西去投靠蒋介石,被委任以国民政府内政部长、军委会军令部长等高官厚禄。抗战期间,黄绍竑任战区副司令长官,协助阎锡山指挥太原会战,又兼任浙江省主席,在浙江组建了54支游击队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1949年,百万共军陈兵长江北岸,黄绍竑受毛泽东所托,多次劝白崇禧投降,鼓吹“识时务者为俊杰”,遭到白的怒斥。后来又不听白崇禧的劝诫,一意孤行,独自一人去北京参加中共的政协会议。1957年被打成“右派”批斗,1966年在文革中不堪凌辱,自杀身亡。


抗战期间,新桂系三巨头合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右),广西省主席黄旭初(左)。(以上皆网络图片)

国民党在大陆时期,全国各省任省主席时间最长的广西省主席黄旭初上将,在连任19年省主席后,于1949年底移居香港,被聘为台湾总统府国策顾问。中共后来也想诱黄旭初回大陆,委派黄绍竑、程思远等人多次拉拢游说,但黄旭初根本不为所动,他不相信在中共统治下能有真正的自由,并预言大陆将有大动荡。黄旭初宁愿在港过着平淡清贫的生活,外出时跟普通香港市民一起挤乘公共巴士,闲暇时写文章在报刊上发表。不久前,以黄旭初在大陆期间日记为主要内容的《黄旭初回忆录》系列在台湾出版。黄氏回忆录从1920年代孙中山跟旧桂系陆荣廷展开护法斗争开始,一直写到北伐、抗战、剿共和大陆沦陷,被学者认为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视频【国葬】蒋总统祭悼白崇禧 白部长莅台特辑 五万军民祝白母90大寿)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