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雾霾源头 摄影师拍到的场景让人绝望(组图)



雾霾源头的照片,让人触目惊心(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12月31日讯】12月7日,北京启动了首个雾霾红色预警,华北地区再次大面积陷入雾霾的笼罩之中。尽管各种应急预案纷纷出炉,但人们似乎还是只能做“等风来”的键盘侠。导致近年来雾霾严重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摄影师卢广拍摄的钢铁重镇组图,借助影像的现实说明一个简单的道理,霾的源头其实谁都清楚。

从北京市区出发往南驾车50公里就进入河北省。11月,西伯利亚的大风尚未吹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烧煤味。河北是中国的钢铁大省,至2013年河北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连续12年全国第一,但另一方面,作为雾霾污染重灾区,河北唐山、保定、邢台、邯郸等地长期占据全国空气质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迁安市往西烟囱林立,每天滚滚浓烟在排放。


唐山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每天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恶英等污染物笼罩天空,
使天空出现泾渭分明的灰蓝二色,成为严重的雾霾。(以下照片皆由摄影师卢广拍摄)


迁安市的西面钢铁厂,灯火通明的钢城,夜间排放污染更严重。


2014年11月17日在迁安西部,为数众多的工厂利用烟囱直排浓烟。许多大型钢铁厂坐落于此,
比如迁钢、九江、松汀、燕山钢铁。这一地区每天都被烟雾和尘埃覆盖,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的土地长年累月被燕山钢铁厂的灰尘覆盖着、污染着。
整个村子现在居住过千人,1/3人以钢铁厂为生。


大杨官营村村民吴国兴和老伴张苏琴住的房子离燕山钢铁厂最近,每天早晨开门地上都有一层灰尘,
平时窗门不敢开,晒在屋顶上的玉米被燕山钢铁厂的烟尘覆盖了一层灰。


邯郸市永年县杜刘固村民在菜地里扎菜,离永洋钢铁厂炼铁炉只有一百多米。
村民韩京财双手粘满了炼铁炉飘来黑乎乎的污染物。


迁安市松汀村村民刘春付一家四口,妻子、儿子都有病没有工作,女儿初中刚毕业,
一家人只靠他开三轮车接送人赚钱,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妻子有医保3个月发1400左右,
每月还要吃药,他们家是村里是比较穷的人家。


松汀村民毛温秀今年60岁,他背着箩筐,手拿铲子去捡焦炭,他以此为生。


在迁安市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围墙外是污水排放沟,沟里的泥成为红褐色。


迁安市北营乡村民王玉彩在迁安钢铁厂当清料工10年,每月工资1600元,这工种是在炼铁炉输送煤带清理掉下来的煤,
工作环境非常脏。50多岁的王玉彩因为收入太低,一直没有结婚。从北营乡的家到工厂的距离有十多公里远,
每天一早离家,7点半左右开始清理煤渣的工作,脸上、嘴边、眼角都被染上了黑色的煤灰。


迁安市松汀村民刘兴贻一家4口,原有8亩地,从2000年以后政府不断征地,现在一分地也没有了。
这十几年来征地的费用一家4口人也只有6万元,现在生活带来影响,只好在路边开荒种地,现开出宽2米长100多米的路边地。


邯郸武安市体育馆耗资13亿建成。本地的不少中年妇女,每天会在固定时间来到这里:她们背对体育馆,
面向文安钢铁厂,跳起了广场舞。邯郸武安市区有十几个钢铁厂、电厂、焦化厂包围,不管刮什么风,城区污染都很严重。


邯郸市永年县永洋钢铁厂炼铁炉倒入铁矿时冒出的褐色浓烟。


在邯郸钢铁厂居民区附近张贴着很多治疗鼻炎、咽炎等疾病的广告。


邯郸市涉县天津铁厂周围的吸铁族,用小型拖拉机改装吸铁车,
每天能吸1-2吨左右铁末。


邯郸武安市文安钢铁厂氧气切割铁水包产生黄烟滚滚和刺鼻臭味。


邯郸钢铁厂每天都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恶英等污染物。


9月24日一个婴儿去世后被埋在田间。环境污染和没有婚前检查造成不健康的婴儿数量的增加。
平均每30秒诞生一个残疾婴儿,这是一个对家庭和社会沉重的负担。许多父母没有治疗孩子的经济实力,只能放弃。

治雾霾,不能等风来!

直到我拍不动为止 - 摄影家卢广和雾霾十年的较量

说实话这10年拍下来,总的感受是2005年到2009年的片子是赤裸裸的拍摄和记录污染的排放。2010年以后的很多作品,很明显的感到污染跟前几年就不大一样了。随着企业的发展,企业的数量在增加,随之而来的就是污染的量增加了好几倍。说到底,其实污染的量还是在增加。他们别没有按照国际的排放标准来做,都是根据自己定的标准来做。我们让那些投资几个亿的大企业关闭或者按国际排放标准做,他们肯定达不到,所以导致中国出现这么严重的雾霾。

特别是河北的邯郸、唐山这两个地区的钢铁厂,发展的太快。在六、七年前那边的钢铁厂都很小,但是污染排放是很大的。我2008年拍过邯郸钢铁厂,看着那些照片我自己都觉得触目惊心,虽然是只有一个两个炉,但是排放的是那种黑灰色的烟。现在呢,烟是白灰色的,但是炉多了很多,等于说还是污染的量增加了。

做报道摄影一定要把问题调查的清清楚楚,有些地方,可能群众反应很强烈的污染,我们去了以后不一定那么强烈,因为我不是靠一天靠一次,而是我会住在那里,住它一段时间,或者是我反复地去很多次,才能调查这个问题。

因为感觉自己年纪越来越大了,再干几年就干不动了。作为一个摄影师的生命也就结束了,要在这还能够干的动的几年当中,尽量的多拍一些片子,直到拍不动为止。而做这一切的动力,就是因为我深爱着自己的祖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 标签 关键字
  • 雾霾 源头 污染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