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的主要“成就”几乎只剩下“反美”。(网络图片)

美国不是不能反,对于美国不好的东西必须反,坚决反,这一点别说我们反,美国人自己也反,连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也看不惯。但我们这种反美,同卡斯特罗把反美当成个人、国家和整个民族的任务与目标很不一样。最近死去的卡斯特罗统治古巴大半个世纪,盖棺论定,他的主要“成就”几乎只剩下“反美”。

如果说冷战时期卡斯特罗跟着苏联跑,一度扮演苏联安插在美国后院的棋子,反美反华,还可以理解。但冷战结束后他继续高举反美大旗,就令人费解了。如果反美能够让古巴人过得更有尊严,如果反美能够让古巴人的生活水平稍为接近一点全人类的平均水平,如果反美能够让古巴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或者反美能够让古巴得到像前苏联那样的政治和经济支持,卡斯特罗反美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情况却恰恰相反,著名的革命者卡斯特罗以反独裁起家,却把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执政时间最久的独裁者。自然环境和人力、物力资源都相对富饶的古巴,在他统治了大半个世纪后,在物质上穷困潦倒,在文化和思想上更是一穷二白。整个国家已经接近动物农庄的状态。他的政治遗产除了“反美”,几乎一无所有。

我常常想,一个人不管以任何方式得到一个国家,而且拥有了整整大半个世纪的执政时间,不管他本性多么邪恶和自私,总应该心怀感激,总应该对得起没有起来推翻他的国民,总应该心怀慈悲给民众和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吧?但卡斯特罗用大半个世纪把自己弄成了古巴的代名词,而大半个世纪以来,他其实只在为一件事奋斗:让自己不下台!保持自己和家族对古巴一千多万人口的绝对控制权。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你可以让人民富裕,从而让他们一直允许甚至希望你呆在那里不下来;你可以让人民封闭,让愚民以为世界上只有你一个是救世主,缺了你天下大乱;你还可以用军警镇压那些想让你下台的人,你还可以……但聪明的卡斯特罗选择了一个更加冒险也更加精妙的方法:反美。

卡斯特罗挟持一千多万古巴人,以一个三流以下小国身份,长期对抗拥有三亿人口的头号世界超级大国美国。他就是以这种“勇敢”的形象著称于世的。在他反美之时,他得到了全世界不少人士的喝彩,在这种喝彩声中,没有几个人去质疑他到底为什么反美,以及他除了反美,又是怎么在对待自己的国家和国民的,总之,只要他还能发出反美的声音,表演各种反美的喜剧和闹剧,他在很多人眼中就是“合法”的,就是英雄。

其实卡斯特罗反美既不是出于意识形态,也不是出于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更和人民的福祉、安全没有一根毛的关系,他反美的唯一动机和目的就是担心美国人推崇的价值观与和平演变危及他一人的独裁统治!整个拉丁美洲几十个国家,几乎只剩下卡斯特罗还在实行靠一人、一家奴役一个国家。卡斯特罗如果不反美,能够在美洲大陆存在下去吗?

揭穿卡斯特罗反美的神话并不难,从卡扎菲到萨达姆再到委内瑞拉的查韦斯,还有东北亚的国家,哪一个不是以反美著称?甚至连当初普京执政后突然跳出来反美,都循着相同的路数:实行选举制度后的俄国无论在经贸、政治关系与国际事务上,都和美国没有太多交集,也不是美国一个量级的,而被美国类似选举制度选上来的普金,为什么突然激烈地反美?

──不久后大家都明白了:因为他想当一辈子的总统!他必须在俄国人和世界人民面前树立他反美的硬汉形象。这个“硬汉”靠一次一次地修改选举办法来延续自己的“独裁”统治。

卡斯特罗死了,对人类总体来说,肯定是有益无害的。可以预料,今后挟持整个国家,以反美为借口来维持一人一家统治的肯定会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但遍布世界各地的以反美为名而支持独裁的人,肯定不会一下子销声匿迹。卡斯特罗死了,他们还会痛心疾首地悼念他,发誓化悲痛为力量地继承他未竟的“反美”大业。

对善良的人们来说,只要记住,这些人反美几乎都不是出于国家利益和安全,和人民无关,更和什么反霸权的道德不沾边,他们反美的唯一目的就是想延续自己一人一家的独裁统治,不愿意放开紧握权力的双手。就这么简单,就这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