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2017年01月01日讯】(接前文)

税收包括对外税收和对内税收。对外税收指与关税有关的一系列税收项目,主要对国外/境外而来的商品和服务收税。内部税收主要针对内部经济活动收税,包括所得税、商品税、消费税、福利税、基建税等。

一、高关税壁垒与工业发展

高关税是美利坚合众国成立后的一项关键政策。在此之前,各州自行制定关税政策。由于美国与英国贸易不平衡,美国政府为了扶持婴儿期工业和获得收入,华盛顿总统签署了高关税政策。后来美国关税水平大幅波动,但总体保持在较高水平。基于美国政府实施的高关税壁垒,19世纪中叶,美国北方工业逐渐发展,工业人口快速增加,经济实力不断壮大增强。

美国南北战争的实质是经济战争。美国北方经济逐渐转向以工业为主,发展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英国,当时英国的工业优势对美国工业有很大压力。南方种植园把大量优质原材料运到英国,支持与英国的自由贸易。1857年,主要代表南方的民主党推动法案,大幅降低进口关税。降税后,南方原材料更多卖给英国,而不是卖给北方。英国得到美国南方原材料后生产出优质产品,卖回美国市场,打压美国北方的工业。北方得不到南方的原料,又承压英国竞争,工业增长日益困难,北方因此非常愤怒,称南方为卖国贼。当南方决定分裂,北方就诉诸武力解决经济问题。

南北战争后,高关税壁垒成为美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量。北方打败南方后,美国联邦政府权力急剧扩大,全面掌控国家。联邦政府对南方军事管制,控制南方的各种活动,尤其是经济活动。各州权力被极大削弱,不能再与外国直接经济往来。联邦政府一方面限制南方的棉花等工业原材料卖给英国,以削弱英国的工业竞争力,另一方面实施高关税壁垒,阻止质优价廉的英国产品往美国销售,以扶持美国本土工业成长。

在此阶段,国际经济竞争主要是以国家为基础的企业竞争。无论老牌工业国英国和荷兰,新霸主美国,还是新兴国家德国、日本和捷克,各国企业都立足本国生产,再想方设法把产品销售到其他国家,也就是说,各国企业既要把本国产品打入对方国家,还要一起争夺落后国家的市场。在市场竞争中,生产和销售质优价廉的产品是企业竞争力的基础,例如洛克菲勒/美孚石油在中国市场开拓,既用免费赠送美国造煤油灯赢得中国消费者的好感,又提供美国产的优质廉价煤油,二者联手形成综合壁垒,控制中国市场份额。 

1929年大萧条后,关税竞争趋于白热化。由于各国企业在本国生产,本国的经营成本对国际竞争力有决定作用。为了在大萧条中求生存,各国纷纷发动贸易战,其中提高关税壁垒是最主要的手段。高关税削弱外国产品的竞争力,支持本国企业的产品内销,还支持本国产品到国际市场倾销。随着经济贸易战加剧,失业持续增加。

二、大政府的高所得税与低关税

一战前夕,美国快速进入国家社会主义经济阶段。美国社会主义的主要手段是以联邦政府为主导,实施印钞和对内征税。由于美国政府实施社会主义的过程中,企业和民众共同抵制,所以相对苏联、中国的共产主义和欧洲的社会主义,美国的模式更加渐进和隐蔽。在美国企业帝国主义时代,美国联邦政府力量弱小,西奥多·罗斯福通过反垄断法肢解洛克菲勒集团后,美国政府力量骤然强大,逐步掌控美国国内经济。 

1913年美国大政府正式成型,美国进入国家社会主义即帝国主义阶段,除了美联储成立,还产生一个重要措施,通过所得税法案。早在1890年代,联邦政府为了增加收入就提出征收所得税,但是企业极力反对,尤其因对外竞争力杀伤力过大而遭到国会多数议员否决。但联邦政府并没死心,而是积极想办法,通过反垄断法打垮大企业后自己摇身变成主要垄断者,垄断国内政治经济,然后建立美联储,又通过征收所得税法案。从此,美国一脚踏上国家社会主义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

战争是国家社会主义竞争的结果。在西方列强中,德日两国具有军国主义基础,并首先进入国家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德日两国为了挽救经济,通过战争抢地盘,试图建立欧洲统一市场和东亚统一市场(大东亚共荣圈)。德日的市场控制规模持续扩大,对美国的经济形成根本威胁。美国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双向出兵打击德日。

一战和二战先后爆发,联邦政府趁机征税,全面控制国家经济。美国参战一战后,为了平衡出兵后的财政赤字,大幅提高联邦所得税。一战后,社会再次反对征税,国会逐步降低税率。富兰克林·罗斯福上台后,全面实施国家社会主义经济。随着政府开支持续扩大,罗斯福除了废除金本位,还持续增加所得税以补充政府收入,最高税率达79%。美国参与二战后,罗斯福继续增税,即使低收入群体也得缴纳高税,最高税率达94%。更重要的是,政府设立名目繁多的税收,完全掌控经济运转,而且由于税收完全不透明,政府可以随意盘剥企业和个人,企业和民众实质成为政府的奴工。在印钞和税收基础上,政府实施国家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通过金融和税收机制控制生产和销售。

在高税收的背景下,美国生产严重停滞。二战后,在全社会的反对声中,政府开始降税,所得税在国家经济中的比重有所降低。1953年,国会准备继续降税,被总统艾森豪威尔阻止,在国会和总统的斗争中,艾森豪威尔利用自己在二战时期的威望获胜。艾森豪威尔推迟了一系列降税方案,包括公司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和消费税等税收的缩减,同时艾森豪威尔还实施经济补偿政策,强化国家社会主义经济模式。最终结果就是,高税收和经济补偿的模式,抑制社会的经济积极性,导致经济陷入衰退,这就是美国历史上的“艾森豪威尔停滞”。在艾森豪威尔任总统的8年内,日本借助美国经济停滞的契机,持续发展经济和研发投资,积极抢占美国经济份额,为1970年代开始的经济腾飞奠定坚实基础。

随后,美国在对内征税的问题上反复波动。其中,在肯尼迪、里根和小布什任总统期间大幅降低所得税。肯尼迪总统不仅以年轻充满活力的姿态打动美国民众,更在上台后积极降税。根据肯尼迪的政策,个人所得税税率由20%-91%的范围降到14%-70%,公司所得税率从52%降到48%。肯尼迪的政策与民主党总体政策不吻合,肯尼迪被刺杀后,民主党重回大政府路线。林登·约翰逊实施“伟大社会”计划,大政府全面控制社会生活。随着大政府扩张,持续提高税收的力量不可遏制,美国经济陷入严重的高税收、通胀和停滞。里根总统上台后,实施大规模的降税措施和缩小政府,以“里根经济学”创造美国新的大规模增长。而克林顿一上台,重新推动增税和政府扩张。小布什上任后又减税,加上战争开支,造成政府严重赤字。奥巴马上台后,立刻结束小布什的减税政策,疯狂增加政府开支,美国进入新的阶段,即大规模增税和大规模增加赤字并行。

到2016年,美国对内税收已处于较高水平。其中联邦的企业所得税为34-35%,各州所得税为0-13%,还有地方税,三项叠加,多数企业的所得税率在38-45%。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法律法规和奥巴马医疗,都大幅增加企业的实际税负(具体内容将在后文详述)。对于个人所得税,联邦政府税率分7个等级,10-40%不等,各州的个人所得税为1-16%。小布什时期,对所得税多类减免,以减轻个人所得税税负。奥巴马时期,个人所得税的减免全面取消,而且奥巴马医疗是强制措施,不参与医保的人也必须缴纳罚款,等于进一步增加个人税负。

美国在对内高税收的同时推动低关税的自由贸易。美国在二战后,开始重蹈英国19世纪的覆辙,推行自由贸易。当时主要国家认为,经济大萧条后的以高关税壁垒为主的贸易保护主义是造成二战的主要原因,所以美国推动更加顺畅的国际贸易,促使各国实施更加开放的贸易政策。冷战开始后,美国为了与苏联共产主义阵营抗衡,推动自由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定的框架下,由国际货币基金(IMF)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支持,许多国家在1947年10月签署了关税暨贸易总协议,并在1948年正式生效。在中国共产党把国民党赶走全面占领大陆后,美国开始扶持日本,对日本实施低关税。

进入21世纪,美国关税极低,属于世界最低的关税水平。整体上,美国综合关税的平均水平在3%左右,根据2011年的关税规范,大部分具体品类的关税在0-20%。

美国的对内高所得税和对外低关税相结合,导致美国制造业持续衰落。到2008年,次贷危机不仅是金融危机,更反映制造业危机。为了解救次贷危机,美联储疯狂印钞,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和联邦政府,联邦政府一边将资金投入低效/无效的产业,一边增加税收,很多州政府也大量增税。2008年后中国用各种优惠政策引进外资投资,为了躲避高税收,美国制造业争相外逃到中国,中国经济环境恶化后,美国制造业和其他国家制造业连带一些中国本土制造业一起又逃往东欧、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区。随着跨国公司的海外产业链日益完善,美国制造全面被抛弃,美国主要成为商品销售地。美国国内剩余的制造业,面对越来越沉重的税收和越来越残缺的配套产业链,不得不进入整体溃败阶段。

所以,川普(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出的对内减税和对外增加关税等,是促进制造业回流和保护美国制造业的关键措施,制造业的稳定发展才是强国之本。(待续,2016年9月30日)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