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还是杀羊羔?山东“百日无孩”运动(图)



暴戾的“计划生育”标语。(网络图片)

199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明确贯彻现行生育政策,严格控制人口增长。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计划生育跟GDP是一样的重要。完不成GDP任务要挨批,完不成计划生育任务也要挨批。当了官,谁也不喜欢被领导批评——被批评多了,这官还怎么升?所以对于任务,是官都会玩命地完成。

1991年4月27日,山东冠县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乡镇副书记以上的都参加了。会上通报了冠县已被省列为重点管理县,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县委书记曾昭起说了狠话:“我已经给市委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一年之内计划生育不能由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第一,我情愿接受党纪政纪处理,毫无怨言。……我们要痛下决心,用非常之法,下非常之力,干非常之事,立非常之功。也就是说,不管你这个镇,你这个乡采取什么措施都要将人口出生率降下来。今天这个会议是一个誓师动员大会,给大家五分钟时间考虑,看看能不能完成任务。能完成任务的要积极发挥作用,感觉力不从心不能按期完成任务的,立即让贤,要让能够完成任务的同志干。”五分钟过后,22个乡镇党委书记逐个表态。有两个书记不知发什么神经,罗列了本乡镇的种种客观困难,表示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曾昭起听完后就一句:“来人,铐起来,押下台去!”两个可怜的书记被武警带下去了,整个会场被吓呆了。曾昭起盯着全场:“先将两人关押半月,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违纪行为!”“嘶……”全场倒吸一口凉气。曾昭起板着面孔:“计划生育是什么,是国策。……作为一名党员,一名国家干部遇到问题不是积极想办法克服困难解决问题,而是躲着困难走,那要这样的干部有啥用?”有了两个倒霉书记的现实事例,一场“百日无孩”运动(5月1日至8月10日之间无小孩出生)在冠县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众所周知,在中国,运动未至,口号先行。于是,冠县大地上,挂满了一条条的标语,内容基本为:“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既然舆论已经造出来了,具体行动要尽快落实。首先,为了避免本地人之间顾及乡里人情,县政府专门从外地调来人员来做流产行动。其次,在各乡镇组建计划生育执法队,队员每天10元工资(1991年乡长书记工资每月不到130元)。另外,如果有人成功举报怀孕者,可以拿到罚款的百分之五提成。乡镇马路上,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村民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牌子。那一年是农历年的羊年,冠县百姓把这场运动称为“杀羊羔”。

网络上还出现了这样的描述:“我按照曾书记苗红根正的要求,对所有派出所计生干部,乡干部村班子成员来了一个大筛选,凡是有可能影响我们工作进度的一概调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我们乡不拖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后腿,确保乡在县委要求的从5月1日到8月10这百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在开会的时候,我当着全乡党员干部的面照本宣科地说:“为了完成县委给我们下达的计划生育任务,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刚读完会场就炸了,有几个人当场就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礼貌的干部,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县委就是这样要求的,你叫我怎么办啊?还是秘书反应快,当时就替我回答:“生出来就掐死!”一句话全场哑然,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因为都是本乡本土的,这一个村子的人不是本家就是亲戚,照顾人情的情况时有发生,搞的我很被动。要说还是我们曾书记伟大,他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他很少动用我乡武装力量,而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哈哈!目的达到了,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徇私啊!”

“对于为我卖力的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我自然给他们减轻后顾之忧。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其他乡的执法队都没有服装,我让他们都一律穿上了警服,远远一看威风凛凛。待遇上自然也错不了,每人每天10元工资。别小看这10元,1991年的10元能顶现在的100元用。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比干啥不强啊!在政治待遇上,我积极争取指标,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党,优先提拔为乡干部。几条措施下去,哈哈没有一个不给我玩命干的。”

2012年6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走读大中华“十字路口”的计划生育》。在节目里提到:“在1991年5月1日至8月10日,山东冠县曾发起了一次被称为百日无孩的运动,而张二力当时也去过此地。”节目里提到的“张二力”,是当时国家计生委规划统计司司长。在节目里,主持人特地向张二力问了此事,张二力承认:“因为我那年到山东去过,我的司机就跟我说,山东是搞得比较凶一些,这是肯定的很凶,但是我去看过,也是感觉是这样。”

直到1995年7月,国家计生委下发《关于印发在计划生育行政执法中坚持“七个不准”的通知》。从这“七个不准”,我们可以反证出“计划生育”和当时“百日无孩日”的惨烈。

一、不准非法关押、殴打、侮辱违反计划生育规定的人员及其家属。二、不准毁坏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家庭的财产、庄稼、房屋。三、不准不经法定程序将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的财物抵缴计划外生育费。四、不准滥设收费项目、乱罚款。五、不准因当事人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而株连其亲友、邻居及其他群众;不准对揭发、举报的群众打击报复。六、不准以完成人口计划生育为由而不允许合法的生育。七、不准组织对未婚女青年进行孕检。

有网友声称,1991年,那年是羊年啊,我才上小学,当时是见过很多很多的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个个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一个牌子,至于写的是什么,当年太小,没有注意看。不过广播不停的在车上播放着很严厉的政策,计划生育政策。“百日无孩日”那三个月,但凡是怀孕的妇女,不管你是计划内、计划外、第一胎、第几胎,哪怕是久病不孕而怀孕的妇女,都会被住起来强制流产,据说有的人(怀的是第一胎),再被计生队抓起来去引产的路上,生在了车里,小孩就被活活掐死......据说冠县冠宜春路上搭满了窝棚,住的全部是被抓起来流产、引产的人,本县医院是在做不完这些手术,被送到周边县市医院的也不在少数,据说很多孩子引产下来还是活的,就活活被掐死……冠县当时挖了大坑埋这些可怜的孩子,那些无辜的小生命,还未享受一天的人间快乐,就被丢弃在了阴森森的坑里……很惨绝人寰,很多人都是第一胎,最后被弄得再也怀不上孩子不在少数。

不管你怀孕几个月,只要还没生出来,一律引产,政策之严厉,在冠县历史恐怕是空前的。听家里人说,我们村里的几个怀孕的妇女都到冠县医院大街上搭窝棚,家里人还形容了一位孕期较长的妇女啊啊大哭的情景。据说辛集乡的一个大学生不满当时现状,说了些抨击的话,被绑在电线杆上示众(这个事是在辛集乡的亲戚家听说的)。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一个事实是,我老婆的家在一个镇上,她的嫂子因为当时快要生产而出逃,躲到了聊城辖区的一个亲戚家,一家人全躲出去了,她的大爷被抓了起来游街,有点株连九族的意思。

那一年是羊年啊,那一年冠县的孩子很少很少,你去冠县找1991年出生的孩子,相对于其他年份来说,太少了!听老人讲,那个运动时,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当时那位县委书记叫曾昭起,可是升官了,踩着无数婴孩的孤魂,平步青云了……

还有网友说,经常听老人说起百日无孩运动,老人说起就会落泪,爸爸妈妈也说过。在我之前是个姐姐,九一年的,也是流了,好可怕啊!这样的人就该绳之以法,竟然还让他升官!国法在在哪里?!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