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力促两广统一 奠定北伐基础(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三)

2017-1-7 00:10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25年,东征讨伐陈炯明叛军总指挥、黄埔军校校长蒋中正(蒋介石)。

志向高远 蒋介石首先提出北伐主张  

国父孙中山生前曾经两次率军北伐,期望推翻北洋军阀,统一全中国。1924年9月,孙中山从广东韶关第2次出兵北伐,任命湘军总司令谭延闿为北伐军总司令,因为只有广东一省的资源和力量,又受到广东陈炯明叛军的强力阻击和湖南赵恒惕旧湘军的反对,这两次北伐均告失败。

孙中山病逝后,蒋介石继承国父遗志,于1925年7月向最高军事指挥机构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会”)提出“革命六大计划”,指出“革命势力西南与西北衔接一气,合力并进,黄河、扬子江两流域,皆不难定”,这是他首次向国民政府提出北伐主张。

但当时,广东国民政府内部意见并不统一,国府仍然只拥有广东一省,总共只有6个军的力量和资源,国民政府和军委会均由文人汪精卫任主席,蒋介石当时是军委会8位委员之一,尚未掌握党政军最高权力,苏俄也无意支持北伐,因此广东国府再次出兵北伐的时机和条件均不成熟。

拒绝赵恒惕利诱 桂系首领拥护广东国民政府


1920年代初期,早期新桂系首领(左起):总指挥李宗仁,副总指挥黄绍竑,总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白崇禧。

1925年7月,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新桂系打败7万云南入侵滇军,肃清旧桂系叛逆,平定统一广西,引起国内各方势力瞩目。临近的四川、贵州、湖南等省,都纷纷派员来广西观摩学习。湖南省长、受北洋军阀吴佩孚节制的旧湘军总司令赵恒惕派私人代表叶琪到广西,企图利用叶跟白崇禧、黄绍竑既为广西同乡,又同为保定军校同学的关系,游说广西跟湖南合作。赵恒惕许诺,只要李黄白三人赞成其“联省自治”的主张,湖南将帮助广西打下广东,广东地盘由李黄白三人支配。

李黄白三人就广西今后前途做了慎重讨论,一致认为赵恒惕的提议无异于昔日陈炯明、沈鸿英叛逆所为,赵恒惕其人过去就反对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1922年又反对孙中山北伐军入湘作战。李宗仁说,近年两广合作的很好,广东大元帅府派出一万范石生援军,帮助广西攻打旧桂系叛逆沈鸿英和云南唐继尧滇军,而广西后来也派出精兵,跟李济深粤系第四军组成南征粤桂联军,共同围剿肃清了广东南部的邓本殷叛军。李宗仁强调,最重要的一点是,广东是国父孙中山创建的革命大本营,革命策源地,以打倒军阀,推翻帝国主义,实现三民主义为号召,吾人既然已经许身革命,不能再逆时代潮流,开历史倒车。于是,李黄白三人拒绝了湖南赵恒惕的提议。

叶琪来广西,还顺便带来了湘军师长唐生智、贺耀祖等人的信函,他们都是白崇禧在保定军校的同学。小诸葛则乘机反过来做叶琪的工作,晓以大义和厉害关系,劝说叶琪顺应革命大势,回湘后做湖南保定系军官的工作,把湘军中的唐生智、贺耀祖等人也拉入广东革命阵营。李宗仁、黄绍竑也对叶琪加以劝说鼓励。

两广统一大势所趋 交换意见共同北伐

1925年9月,国民政府委任蒋介石为东征军总指挥,11月委任李济深为南征粤桂联军总指挥,先后率军彻底剿灭了广东境内的陈炯明、邓本殷叛军,于年底实现了广东全省统一。两广统一就成为大势所趋。

1926年1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设立常务委员会,以汪精卫、谭延闿、蒋介石三人为常委;文人汪精卫为主席,任国民革命军总党代表,谭延闿负责军需,蒋介石负责军事行动、组织与训练。

1月26日,国民政府主席、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汪精卫率谭延闿、宋子文等政要,代表国民政府来广西做慰问访问,他们由白崇禧陪同,抵达两广接壤的重镇梧州,受到广西军民热烈欢迎。汪、谭等人与李黄白三人初步交换了未来两广合作统一及共同北伐的意见。

李黄白三人又耐心说服跟湘军元老谭延闿、程潜有宿怨的湘军代表叶琪抛弃过去的成见宿怨,跟汪精卫、谭延闿两人会面,双方初步交换了未来湘粤合作的意向。李宗仁特派白崇禧作为广西方面的代表,赴广州跟国民政府进一步协商两广合作统一事宜。

虚张声势 白崇禧智促唐生智与广东和谈

湘军师长唐生智是前保定军校校长、北洋军阀吴佩孚的总参谋长蒋百里(著名军事学家)的得意门生,一向自视甚高,野心勃勃。广西在去年7月统一后,唐生智于年底致电黄绍竑,表示愿意服从孙中山三民主义。这是唐愿归附两广的最早表示。

鉴于唐生智有这样的初步意愿,白崇禧这次赴广州,为了促进桂、粤、湘三方合作,特意带上观望时局的保定同学叶琪同去。叶琪因担忧敌视广东的赵恒惕打击报复,只打算跟白崇禧秘密访粤,实地了解广东方面的情况,再做以后的打算。抵达羊城后,白崇禧为了迅速扩大赵恒惕和唐生智的矛盾,促使唐生智等人加速归附广东国民政府,故意让广东方面通过报界透露散布消息:“唐生智已派代表抵穗”,并宣传叶琪便是唐生智派来协商湘粤桂三方合作的代表。

唐生智早年跟孙中山任命的湘军总司令谭延闿、湘军元老程潜有过节,曾在湖南打败过谭、程二人,逼迫他们流亡广东,谭、程二人后来都成为国府政要。唐生智原本对广东心存疑虑,况且吴佩孚也极力拉拢他,最欣赏他的恩师蒋百里现在是吴大帅的总参谋长。而今,小诸葛白崇禧跟广东方面共同大造舆论,为他跟广东国府合作牵线搭桥。唐生智迫于压力,遂派出心腹幕僚刘文岛为代表抵穗,与广东国府进行试探性联系商谈,但进展并不顺利,因为谭、程二人尚不肯接纳唐生智。

白崇禧力促两广统一 广西加入国民政府

国民政府于2月19日召开两广统一特别委员会会议,筹划商议两广政治、军事、财政统一事宜,该特委会成员有国府政要汪精卫、谭延闿、蒋介石、李济深、宋子文和白崇禧6人。

白崇禧在广州负有建议广西和桂粤关系未来发展方向的重大使命,经过认真实地考察,他发现当时广东国民政府对广西仅抱联合态度,故他主动向汪精卫、谭延闿、蒋介石提出“先将两广军事财政确实统一”。

白崇禧并致电李宗仁、黄绍竑,阐述两广统一对于完成中国革命的重要性,广西应在政治上接受广东中央的政策和策略。“吾省军政前途,今后亟须上革命轨道。...... 欲担负革命工作,完成革命任务,在理论与事实上,均非将军、民、财三政与广东溶成一片,非中央支配不为功。政治关系省内,亦关系全国,自成风气,实不可能。军队更改编制,尤与财政关系密切。”“吾省若将财政自理,则于士兵生活问题必难解决。结果必有貌合神离之象。而于政治建设,结果亦将造成闭门造车之情境,将来必为革命之阻碍,而吾国家之命运,亦必因而延滞。”白崇禧鼓励李宗仁、黄绍竑说:“禧知两公对于革命重要,已有深刻认识,对于革命工作,已有坚确决心。历年奋斗,其目的在救中国,非救区区之广西也。.....两公有何意见,速电示为祷。”

白崇禧的恳切长电,使尚在犹疑观望摇摆中的李、黄二人坚定了归附广东国民政府,促成两广统一的决心。为避免电报往返交流耽误时间,李宗仁当即再派黄绍竑赴广州。

两广正式统一 桂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

广西自古出猛将勇士,有道是“广西狼兵雄于天下”。桂军具有悠久的光荣历史。据《续资治通鉴》记载,南宋时期,岳家军中有一支由桂人组成的军队,跟随一代战神岳飞英勇抗金,保家卫国。据记载,明朝戚继光抗击倭寇,所用的精锐大部分是广西人,袁崇焕曾经在宁远用一万多广西兵对抗20万满洲八旗兵。美军驻华司令史迪威将军说:“广西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广西新桂系原本有定桂和讨贼两个军,总共大约4万人,李宗仁希望中央给予两个军的编制和番号。但汪精卫不同意,说第8军番号已决定保留给湖南唐生智,以此为理由搪塞广西。黄绍竑见广东国府在军队编制和财政问题上为难,遂主动提议广西放弃编为两个军的要求,新桂系两个军合编为一个军,军以下的建制由广西自行决定。广西财政,暂由广西自收自支,广东中央只负监督之责。 

1926年3月14日,国民政府正式颁布《实行两广统一之决议案》,3月23日公布《两广合作宣言》,宣告两广在政治、军事、财政上实现统一合作:(1)广西省政府在中国国民党指导监督下,由国民政府直接管辖,受国民政府命令处理全省政务;(2)广西军队全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3)两广财政,受国民政府监督。这个财政方案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由于当时广西和中央财政都十分困窘,广西省的财政仍由广西自理,广西军队的军饷也由广西自筹,中央只作监督。故此,日后北伐初期,广西桂军的军饷完全靠自己解决,没有给广东中央政府增加军费负担。


1926年,约4万广西桂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图为抗战期间的桂系钢七军。

3月26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将新桂系两个军约4万人,统一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任命李宗仁为军长,黄绍竑为党代表,白崇禧为参谋长。第七军跟第一军和其他国军编制不同,不是仅有3个师,而是有9个旅,21个团,以及炮兵营、工兵营各一,第一至第九旅旅长按顺序为:俞作柏、白崇禧(兼)、刘日福、黄旭初、伍廷飏、夏威、胡宗铎、钟祖培、吕焕炎。同时,广西参照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黄埔军校)规模和训练内容,在南宁开办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6月1日,广西省政府依据国民政府《省政府组织法》改组成立,下设财政、民政、教育、建设四厅,推举黄绍竑为广西省主席。

示范全国 两广统一奠定北伐基础

广西正式加入国民政府,骁勇善战的新桂军加入国民革命军序列,使得当时国民政府拥有的军队增加到七个军。广西是除了孙中山创建的广东革命基地之外,第一个归附国民政府的省份。

蒋介石当时评价说:“这次广西统一的意义,非常重大,这是主义信仰的结果,不是革命武力的结果。以主义的力量收服人心,比之用武力去征服一省两省的地盘,价值大得多。”(《黄绍竑 五十回忆》台北龙文出版社)

白崇禧晚年在台湾口述历史说:“我为革命前途着想,希望广西加入革命行列后,能唤醒他省觉悟,故自动提议两广统一。此项提议不仅粤方之同志深表赞同,幸为李、黄二人所接受。两广统一于国民革命史上不是一件小事,因为北伐军能统一全国,悉赖以两广为基础。”(《白崇禧先生访问纪录》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台湾中正大学历史系教授、国民史和军事史专家杨维真等人认为,两广统一,不仅巩固革命基地,扩大革命武装力量,而且足以给全国其它省份做出榜样示范,以正视听。这给日后蒋介石领导北伐统一全中国打下重要基础。

1937年,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上将提出具体的抗日持久战和游击战战略。
1937年10月,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提出具体的抗日持久战和游击战战略。(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蒋介石第一时间联系他昔日北伐统一全中国的参谋长、远在广西桂林的白崇禧,要求与他当面讨论抗日对策。广西是全国第一个发表公开通电,支持蒋介石南京中央政府抗战的省份。8月4日,白崇禧乘坐蒋介石所派的专机飞抵南京,是第一位抵达首都、以实际行动支持蒋委员长领导全国军民抗战的地方高级将领。白崇禧被任命为军委会副参谋总长,再度出任蒋介石的最高军事幕僚长。为支持白崇禧开展工作,蒋介石又特意任命黄绍竑为军委会第一部(军令部)部长。此为后话。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