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年轻朋友您们在哪里执勤?锦江广场还是光华剧院?

拥挤的大街还是空旷的小巷,要不在监守着一个像我这样口无遮拦,笔下生波的老头?不管在哪里,我都想念你们!屈指我们相别一百多天了,我好想念你们哟!

……难以忘记我们近六个月的相处,竟这样和谐融洽,比朋友还朋友,比亲人还亲人,你们每天送我去游泳池游泳,陪我上街溜达,送我去医院看病,还为我手提购买的物品……照顾无微不至,就像亲亲儿孙。你们8个彪形小伙子每天分4班监守我,认真负责,准时到点离点,从不延误,风雨无阻。只要我不外出,你们就坐在小区我住房前的椅上一步不离,度过了盛夏的炎热,秋燥的蚊叮,我送水你们不要,送蚊香又惋拒,使我十分负累,一个8O多岁的老人,为几篇臭文章累及8位警察,罪过啊罪过!……

……开初我们很敌对,我骂过你们,讽过你们。那时你们也不了解我,心里认为:这老头儿不是反革命也是暗藏的特务,一定想伺机推翻人民政权,看紧他看紧他,不能让他逃跑,不能让他继续搞破坏活动。时间久了长了,才知我是个少年追党的革命者,三代穷人的童工,一生爱说真话实话的记者文人。自此心地沟通,情感相融,有了忘年友谊。自此我向你们讲我国真正的历史,三年人祸的起因,以及反右文革……我变成了老师,你们倒成了学生,以至分别时相依相恋,把酒言欢!

……朋友,年轻的朋友!你们在哪里?我好想你们再来监守我!!!

……祝新年好!

……84老朽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