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丁格尔”是世界上一位伟大的护士,这一概念几乎人人皆知。

不记得从何时开始,“南丁格尔”这一个拥有着崇高精神的符码的人名已经烙印在脑海中了。影响某一领域的名人,总令人肃然起敬,而像南丁格尔这样为了实践生命理念,执意打破观念藩篱,从一名上流名媛成为了地位卑微的护士,并前往危险又艰苦的战场上来看护病人,实属罕见。其卓越的省思及为拥护信念的坚毅精神,如何不叫人动容呢?莫怪乎,夜晚提着灯巡视病患的南丁格尔,成为患者眼中心底的“天使”,与诗人笔下的“圣者”。

上天安排 上流社会的有志者

弗罗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1820-1910),是影响世界剧烈的名人。大众对她的认知,绝对牵涉“护士精神”。可是,南丁格尔之所以能够在世界上达成莫大成就,其内在精神与坚决的程度绝对超越了一般人的想像。因为想要成就一番功绩,可不是如囊中取物那般轻易。

在那个年代,当护士的都是没有接受过教育,贫苦又卑贱,举止粗鲁又马虎,且多会酗酒而被人瞧不起的年老女子。她们即使负责简单的医疗工作,也会加剧患者的伤亡,因而总让人无法安心地将医护工作放手交给她们。许多人宁可忍受病痛,也不愿意接受护士的看护,于是疾病成为人们急欲躲避的大灾厄。

那么,南丁格尔为何偏偏想要成为护士呢?这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自身若是缺乏动力与心魂,无形的力量岂会选择引领这样的人。

生于望族 订定奉献志向


南丁格尔虽出生望族,却愿意成为护士,来看护患者,令人听闻为之动容。

南丁格尔的父亲毕业于剑桥大学,在继承了亲戚的一笔庞大遗产后,即改换为亲戚的姓(南丁格尔),她的母亲则是国会议员的女儿。因此,南丁格尔一出生就身处在富裕又舒适的上流社会中,无需为生活奔波劳动与忧愁。她不仅可以接受充实又良好的教育,还可以学习多种才艺。可是正因如此,更无法让人理解南丁格尔为何宁愿放弃华丽的社交圈与自在遨游世界的娱乐活动,降低身分来当护士。即使她言诉的理想有多么伟大崇高或她的慈悲心有多么广辽,其心态与举动依旧是无法让人透析,也无法轻易说服他人来击破种种敌对的意见。南丁格尔首先要面对的,正是来自家人的阻挠。

虽说家人老早就觉察南丁格尔是个不太一样的孩子,可是他们以为她只是比一般人更加爱护小动物,更主动关照贫困人家罢了,殊不知南丁格尔居然还暗存想离家当护士的念头久久。他们以为南丁格尔宁可打扮得花枝招展,与他们一样,喜欢四处旅行或满足于未来当位少奶奶。他们最料想不到的,就是既高贵又有才华的南丁格尔,居然荒谬地想从事根本没有人会去尊敬的职业。

南丁格尔日渐成长,益发喜爱阅读,在学习新知之际,她亦开始思考人世间的事情。省思促成她在十二岁时,就立定理想——奉献自身,作对人类有益的事情。

坚定信念 充实医疗知识

家人都认为南丁格尔太不知足了,南丁格尔亦不免因为对自己的想法产生质疑而踌躇不已。可是,在1837年的某一个春日,十七岁的南丁格尔前往院中的小礼堂祷告,正向上帝倾诉自己的愿望时,居然听到了彷似来自遥远天际的回应。这声音告诉鼓励她不需犹豫,不需在意他人看法,只管勇敢地为贫穷患者奉献自身!南丁格尔坚信,这是上帝的召唤。她的信念更加巩固不移了。

虽说家人总想方设法的运用各种方式来让南丁格尔忘却深思后的苦楚,以及想当护士的强烈念头,但她总在听见旁人提及种种社会问题之后,就又更激昂地想要有所作为,并与结识的好友论究相关议题,甚至为了未来能一圆此志向而拒绝优秀青年的求婚。贺博士夫妇、德・文生大使、布列士别治夫妇、施德尼・赫伯夫妇等名流贵族,都是让南丁格尔增加新知与获得支持与力量的来源。

尤其是担任过陆军将领,在国会拥有一席之地的赫伯先生,更是在了解南丁格尔的智慧后,不断给予大力支持的一大人物。同时,他也是力荐南丁格尔前往战地担任监督重职,并于日后陆续给予她莫大帮助的重要人物。

当南丁格尔还得不到家人的支持时,只能郁闷度日的她依旧不忘充实医护方面的知识,与友人出国旅游时,亦前往伦敦的当地医院实地观察,或观摩孤儿院或慈善活动的组织与管理方式,或亲身参与医护工作。

接受医护训练 奠定基础


夜晚巡视患者的南丁格尔,被称为提灯的天使。

在1851年,对南丁格尔无可奈何的母亲终于应允,让她前往德国的开塞威特医院接受训练三个月,前提是她得低调,以免成为众人的笑柄。南丁格尔欣喜若狂。虽然她已经在此医院参观过,也与医院的创始人弗利德纳牧师讨论过种种医护事项,但当时的她可是处境艰困,无法如意的置身在护理场所中。直至家人许可,多年愁闷的她终可一偿美梦。

身为望族的她,在开塞威特医院自然是“异类”,而她的勤奋态度与聪慧,令弗利德纳牧师惊喜不已,直赞她是护士的好榜样。南丁格尔返回伦敦后,虽然免不了遭受母亲与姊姊的冷嘲热讽,所幸父亲已能体谅她的信念。当1853年,赫伯夫妇介绍“知识妇女疗养所”的义务性工作给她时,她的父亲还支助她生活费,只盼她能快乐地工作,从中获得满足。知识丰硕的南丁格尔自然又针对疗养所的问题,提出“设置紧急呼唤铃”、“升降机运送患者餐饮”等改革建议。此举立即击垮了众人对这位千金小姐的冷眼嘲讽,同时换来顺服的协助与赞叹。

克里米亚战争爆发 唯一的负责人选


南丁格尔的坟墓,位于英国汉普郡韦洛村圣玛加利教堂的墓地。(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当南丁格尔在思索自己未来的方向时,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了。土耳其与俄国爆发了战争。英法两国为了支持土耳其,亦投入这场战争中。

报纸社论报导了战场缺乏肯献身照料伤兵的护士。南丁格尔立即写信给担任陆军部长的赫伯先生,表明自己愿意上战场看护患者的决心。谁知,同一时间,赫伯也正写信给南丁格尔,由衷期盼这位全英国最适当的杰出人选能够担任政府的监督职务,领导护士队前往土耳其战地来照护伤兵。

计划一定,毁誉说词自有人传播,可办事稳牢的南丁格尔仍在一周内挑选三十八位适当的护士,办妥了英国政府交代的事项,还收到《泰晤士报》(The Times)与各地人士募集而成的七千磅慰问金。身负国家重责与被上流社会关注着的南丁格尔低调地避开了欢送场面,与护士队一齐前往战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