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研究公司Wealth-X即将发布的世界十大亿万富翁排行榜显示,仅比尔・盖兹(BillGates)一个人的财富,和1000亿美元只差了100亿元而已。

这位微软创始人以893亿美元位居该榜单首位,紧随其后的是他的朋友、拥有735亿美元财富的沃伦・巴菲特(WarrenB uffett)。

點擊查看大圖
比尔・盖兹(Bill Gates)

可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兹承诺捐赠自己的大部分财富,并在鼓励其他亿万富翁也这么做。

前十位亿万富翁——九名来自美国,一名来自西班牙——他们的财富净值合计5820亿美元。

看到这庞大的数目是不是有点被吓到?5820美金都是不小的数目,何况后面还加了一个“亿”。

所以,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运用自己的财富是一个备受关注和有争议的话题。

在今天尤其是这样。有关金钱的议题——比如贫富悬殊和为富裕阶层减税——都属于当今最热门的话题。有史以来最富有的美国总统正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他的内阁成员也有不少是亿万富翁。

对有些人来说,如今的亿万富翁都是自私、贪婪的;而在另一些人看来,亿万富翁值得尊敬,因为他们将自己的名字和财富投入到一系列慈善事业中,有许多人致力于改善财富金字塔最底端人群的生活。

截止Wealth-X2015年最近一次统计之时,世界上有2473名亿万富翁,比前一年的数量增长了6.4%。

但要分辨这些亿万富翁真实和表面的样子,更加困难。有许多看起来就跟火车上坐在你旁边的家伙一样普通——或者像彭博(Bloomberg)那样,在地铁里站在你旁边,当时他还是纽约市长。(博隆伯格在Wealth-X的名单上排名第九。)

點擊查看大圖
彭博(Bloomberg)

肯定有盖茨、巴菲特和彭博这样想要拯救世界的亿万富翁,他们承诺捐赠自己的财富。前十位中的其他亿万富翁也参与慈善,不过他们仍然将主要精力放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上,比如亚马逊(Amazon)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Facebook的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以及Google母公司字母表公司(Alphabet)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分别排名第四、第五和第十。

然而,排在前10或前20之外的许多亿万富翁要低调得多。在被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提名为陆军部长之前,金融或冰球界之外有谁知道文森特・维奥拉(Vincent Viola)?他之前是一名石油商人,现为佛罗里达美洲豹队(Florida Panthers)的所有人。现在他已经选择退出了,又可以回归相对的默默无闻。

點擊查看大圖
文森特・维奥拉(Vincent Viola)

说到这一点,被川普选中担任商务部长的威尔伯・L・罗斯(Wilbur L. Ross)是总统内阁人选中最富有的亿万富翁。每隔几年,他就会因为正在进行的交易出现在新闻头条中,但接着便回归到富豪阶层的低调奢华状态。

點擊查看大圖
威尔伯・L・罗斯(Wilbur L. Ross)

通往亿万财富的道路

在很多国家,最好的老师也不会比一名普通的投资银行家赚得多,未来亿万富翁在什么行业起步,决定了他们能拥有多大规模的财富,以及这财富能以多快的速度增长。

在排名前十的亿万富翁中,有六人是在科技行业获得了财富。

但Wealth-X的研究发现,在上榜的所有亿万富翁中,处在科技行业的在全世界有114人,是人数第六多的行业。

金融业产生了最多的亿万富翁,有377人,占世界上所有亿万富翁的15%。第二多是工业集团,有317人,占13%。

在此之下,特定行业的集中度有所下降。房地产业以141人位居第三。自认为处在非营利行业的群体(意味着他们是通过其他方式获得财富,或者是继承)排在第四位,有122人。制造业排第五,有120人。

點擊查看大圖
Instagram首席执行官凯文・斯特罗姆。

Wealth-X表示,至2020年,全球亿万富翁数量将达到3250人,比早年预计的3873人少16%。这是因为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将放缓。

上榜的亿万富翁并非全都家喻户晓。

身家43亿美元的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马建荣就不太为人所知。他的公司是中国领先的纺织企业,为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彪马(Puma)和优衣库(Uniqlo)加工服装。

Instagram首席执行官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在硅谷肯定是大名鼎鼎——那些想要像他一样在33岁获得12亿美元资本净值的史丹佛大学(他的母校)校友也都知道他。但他不像Facebook的祖克柏那样广为人知。

对于钱多得几辈子也花不完的人,我们该期待些什么?答案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反贫困慈善组织乐施会国际联会(Oxfam International)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八名亿万富翁拥有的财富与全世界一半人口——或说36亿人的财富相当,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但对许多亿万富翁而言,慈善正变得重要起来。出现这种趋势,不只是因为巴菲特让最富裕人群捐赠至少一半财富的协议“赠予誓言”(Giving Pledge)的影响,也不局限于有慈善捐赠传统的美国。

但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哪怕他是个亿万富翁。彭博曾在2014年接受采访时回忆,在爱达荷州太阳谷举办的一个会议上,有一名对冲基金经理走到他面前,表示想在五年里提供10亿美元资金,用于改善纽约的公共教育。

“当我向他解释纽约每年的学校预算是220亿美元时,”彭博说,“他再也没跟我们联系过。”